• 未分類
  • 0

“我們的幫主徐柒虎到底在哪裏?”

賀封冷哼道:“自從他那日追你進入玄武山脈之後就徹底失去了蹤跡,別告訴我你不知道他的行蹤,他究竟是生是死!”

“這個問題倒是問對人了。”

聞言,林隕不禁輕笑道:“也只有我才能回答得上來,我也不騙你,其實你們幫主徐柒虎已經死了。呵,別用那種眼神看着我,徐柒虎又不是我親手殺的,他是死在一頭實力強大的妖獸手上。”

“當真如此?”

賀封眼眸寒芒畢露,沉聲道。

“當然了,我騙你們做什麼?”

林隕笑道:“不過嘛……其實他會死在那頭妖獸的手上,也跟我有一些關係就是了。所以,如果你們非要給徐柒虎報仇的話,找我還是不會有錯的。”

“副幫主,殺了這小子,替幫主報仇雪恨!”

“沒錯,殺了他!還有幫裏這麼多的兄弟都是死在他手上的!”

一時間,羣情激奮,火狼幫衆人皆是雙眼血紅,怒吼聲連連不斷。如果不是賀封遲遲沒有下令,他們一定會第一時間就衝上去撕碎了林隕。

“我很驚訝,在這種局面下,你居然還敢承認是你害死幫主的?”

賀封目露忌憚之色,沉聲道:“看來你今日的確是有備而來……”

他還在猶豫要不要現在動手,因爲他活得實在是太謹慎了,他生怕林隕故意殺入火狼幫這件事情其實是後者事先跟城主張啓山謀劃好的事情。

衆人皆知兩位城主關係不和,互相都想要幹掉對方,所以他不能不考慮其中的危險性。要知道,羅浩可是他火狼幫最大的靠山,如果林隕今日出現在這裏的目的就是爲了當做一個誘餌來引出羅浩,然後將羅浩伏殺在此地,又該怎麼辦?

攝政王妃很難為 ,他一定會非常無語的。

哪來這麼多的陰謀詭計和埋伏襲殺,林隕只是一時熱血上頭,這才衝入了火狼幫中,根本就未曾跟張啓山有過任何的計劃可言!

“賀封,既然你們不動手的話,那就不要怪我先動手了。”

下一刻,林隕話音剛落,他手中的青雲劍便是化作一道寒芒脫離掌心,以極快的速度飛出!

御劍術!

“混賬!”

還未等賀封反應過來,火狼幫內一名苦海境大成的武者便是被林隕一劍穿喉!甚至連發出遺言的機會都沒有,只能絕望地倒在地上,看着那一地的血泊就此斷氣。

“賀封,我倒要看看是你出手救他們的速度快,還是我的劍更快!”

林隕笑了笑,精神力御使的青雲劍再度化作電光劃破天際,一時間消失在衆人的視線內。衆人警惕無比,根本就不知道該從何處去防禦那柄如同鬼魅般的劍鋒。

“你找死!”

見狀,賀封立刻爆發出驚人的威勢,朝着林隕轟殺而去!

這些人都是他火狼幫的中堅力量,他當然不能眼睜睜地看着這些人死在林隕的劍下,真要是全都死光了就剩下他一個人,豈不就成光桿司令了?

“早就該動手了嘛!”

林隕輕笑一聲, 影后與當紅歌手假戲真做了

賀封到底是神橋境巔峯的強者,以他如今的實力,絕對是不可能正面抗衡的!當然,他本來也沒有打算過要跟這個傢伙正面戰鬥!

只見那青雲劍不知何時飛回他的身邊,他立刻踏上劍身,整個人騰空而起!這才堪堪避開了賀封的攻擊!

“他竟然會御劍術,而且速度極快!我恐怕殺不了他……”


賀封的臉色陰沉地可怕,他心裏可謂是憋屈至極。他還尚未突破靈臺境,根本就沒有御空飛行的本領,又沒有遠程攻擊的強力手段,所以他只能眼睜睜地看着林隕飛上空中,自己卻是無可奈何!

不僅如此,林隕御劍飛行的速度之快,甚至就連一些靈臺境武者都未必追得上。

“賀幫主,你剛纔不是想來殺我的嗎?”

站在半空中,林隕大笑道:“怎麼現在就慫了呢?你倒是飛上來殺我啊!”

未到靈臺境的賀封,是無論如何都殺不了林隕的。可這麼一來的話,林隕就佔據了戰鬥的主動權,雖然他未必能夠殺得死賀封,卻是完全能夠殺其他人!

他要殺的,可不止是賀封一人,而是火狼幫的全部人!

他今天就要在賀封的眼皮子底下,一個個地殺光火狼幫的人! “死!”

林隕腳踏青雲劍,精神力卻是一心二用,再度御使地上屍體手中的一把劍!

那把劍猝不及防地朝着距離最近的一名築元境武者殺去,對方始料不及,根本沒有機會躲避,當場就被刺穿了心臟,倒地身亡!

一心二用,同時御使兩把劍!

這一幕看得地上的賀封目眥欲裂,臉上滿是震驚之色:“他爲何能夠同時用御劍術御使兩把劍?!”

“賀封,我今天倒要看看你能夠保住幾個手下……”

林隕臉色微白,目露猙獰之色。

同時御使兩把劍,對他的精神力消耗也是成倍地增加,但他絲毫不在乎。因爲他有大量的積分,可以無限地補充自己的精神力,根本就不用擔心精神力耗光的情況發生!

這種一心二用的御劍方式,其實他也是第一次使用,原本只是抱着嘗試一下的想法,結果居然真的能夠成功!不得不說,就連他自己都感到十分意外!

其實這個想法,還是他從上次跟石宣大戰時產生的靈感。當時他便是一心二用,同時施展御劍術和操縱機關傀儡,雖然精神力的消耗很嚴重,但他勉強還是能夠吃得消的。

如今他系統再度升級,精神力最大值達到2000點,操縱起來更是得心應手!

直到這一刻,他才終於意識到精神力強大的好處,尤其是對於他這種會使用御劍術的武者而言,簡直就是一件大殺器!


咻!

又是另一柄精鋼長劍在林隕的操縱下竟是再次出動,又有一名火狼幫之人死在劍鋒之下!這一次,死的竟是一位苦海境巔峯的武者!

賀封當場就被氣得半死!

無因其他,只因林隕居然放棄了剛纔殺人的那把劍,而是換了另一柄掉落在地的長劍!

他現在才明白過來,原來林隕使用御劍術的目標根本就不受限制,他隨時都可以御使場上任何一把無人握持的劍!

如此一來,他的殺人方式就會變得詭異無比,誰都猜不到下一刻會有哪一柄劍從哪個方向飛過來!

其實這些火狼幫之人常年在刀口上舔血,他們的戰力也談不上有多弱,如果是在提前知曉攻擊會從哪個方向過來的情況下,他們也未必會中招。

偏偏……林隕的攻擊沒有任何規律可言,而且還是無聲無息,沒人能夠預料到!

正因爲這樣,在這短短不到片刻的時間裏,他們這裏就已經死去了好幾個人!

“所有人聽令,把地上掉落的劍都給撿起來!”

賀封厲聲喝道。

他認爲,只要把場上這些無人握持的長劍都給提前控制住了,林隕就根本沒有機會使用御劍術!

“倒是挺聰明的……不過真的有用嗎?”

林隕輕笑道。

只見下一刻,他驀然盯住其中一名苦海境巔峯的武者,無冥魔戒的能力瞬間激活!那名武者眼中閃過一抹迷惘之色,旋即他手中的長劍竟是脫手而出,直接將他的心臟給刺穿了!

就算將在場所有的劍都給控制住又能如何?

還是得死!

“林隕!你這個卑鄙小人!”

眼看着自己的手下一個個莫名其妙地死去,賀封怒不可遏,大聲吼道:“只要我賀封一天不死,必定跟你不死不休!”

“廢物!就只會說這些沒用的話,真有本事的話就上來殺我!”

林隕冷笑一聲,根本就沒有理會賀封的憤怒,生死之戰,只要是能夠擊殺敵人那就是強大!至於你用什麼手段,根本沒人會在意,世人從來都只會記住最終活下來的勝利者!

失敗者,就必須迎接悽慘的死亡!

不到半個時辰的功夫,林隕便是將火狼幫殺了個大半,今日之後,就算火狼幫沒有滅亡也是元氣大傷!那賀封根本就不敢再去追擊空中的林隕,他此時跟僅存的幾名武者一直站在一起,隨時都在提防着林隕故技重施,用御劍術殺死他的手下們!

他的心裏憋屈至極,想他堂堂的火狼幫副幫主,混跡江湖數十年,在刀口上舔血的狠角色,今日居然會被一個不過十多歲的少年給逼成這副模樣……

“下一個,就輪到你了!”

林隕心中殺機暴增,所謂擒賊先擒王,他終於打算對賀封下手了!

對方雖然是神橋境巔峯強者,但在他用無冥魔戒震懾住對方的情況下,再輔以必殺一擊,未必不能將對方當場斬殺!

嗡!

一陣劍鳴,賀封身後一名武者手中的長劍有所異動,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力。他第一時間便是催動真元,要去控制住那柄發出動靜的長劍!

然而,那柄長劍在林隕的精神操控下卻是並沒有殺死持有它的那名武者,而是轉移目標,直接朝着賀封刺了過去!

“想殺我?哪有這麼容易……”

賀封冷笑一聲,如果是他這些神橋境之下的手下們,或許會擋不住這些凡鐵的突然刺殺。可他卻是神橋境巔峯強者,距離靈臺境也只差最後一步了,就算他站在原地任憑這些連玄器都不是的凡鐵攻擊自己,都未必會受上半點的傷!

鐺!

果不其然,那柄長劍刺向了賀封的胸前,卻是連對方的肉身都沒能刺破,反而是自身碎裂成了兩半!

“小子,你還嫩的很!”

“是嗎?”

正當賀封得意之際,他耳邊卻是陡然傳來了一個淡漠的聲音,如同死神低語!

他臉色劇變,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在心中萌生!

譁。


下一刻,他只覺得一股神祕的力量在他身上一晃而過,他只覺得整個人的意識都陷入了一種難以言喻的狀態,他的身體動彈不得了!

鏘!

緊接着,他看到了此刻的林隕手持另一柄上品玄器長劍!一身凌厲無比的氣息攀登到了極致程度,在賀封的眼中,林隕彷彿化身成了一柄絕世寶劍!鋒芒畢露!

“我這一劍,可是養了好幾天的,好好享受吧。”

林隕輕笑道。

沒錯,他手中的這柄上品玄器,正是他事先用養劍術溫養的那柄劍!

這是他的底牌之一!

劍出!

這一劍,林隕用上了劍心和真元之力!他沒有絲毫的保留,其目的正是要將此刻被無冥魔戒弄地動彈不得的賀封一擊斬殺!

只要殺了賀封,火狼幫自然就會變成一盤散沙,任他宰割!

“不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