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我也只是努力做到小心謹慎。”紳士放下望遠鏡,“畢竟他們是世界性情報機構,資源豐富,能力超強,我們也得精明點。



原來紳士爲了以防萬一早就做了相應的準備,房間裏的熱源是用熱水管的塑料袋做成的人形,而車裏的幾個人是他僱來的當地人,現在這些人都已經成了他們的替死鬼。

“CIA正在不遺餘力的對我們進行滅口,看來這特·赦令比預想的還要難拿。”玫瑰搖了搖頭。

“這只是和他們鬥法的開始,拿到這東西不但是一種保證,也是對我們實力的一種肯定,只有這樣他們纔會在後面的營救行動中乖乖的合作。” 豪門遊戲太傷身 紳士有條不紊的說,“走吧,時間快到了。”

“願上帝保佑,一切順利。”蘇珊低聲祈禱。

“不可能,這種事情是不可能順利的,一波多折才正常,太順利就有問題了。”紳士一邊走一邊說。

“別貧嘴了,你到底是怎安排的,雖然這裏是邊境,但總不能然我們走着去巴基斯坦吧?”玫瑰問。

“嗯,跟我來。”紳士緊走幾步到了隊伍的前面,“別緊張,這一帶還是比較安全的。”

紳士帶着大家翻過了兩個山丘,在三公里的一個山坳裏找到了一架直升機,飛機上兩名駕駛員正腿上橫槍頭戴夜視儀的看着四周。

“你們遲到了。”一名飛行員放下手裏的槍對紳士說。

等到了進出幾個人才發現這是兩名亞裔飛行員,說的是英語,所以一時間看不出國籍。

“上了個廁所耽擱了。”紳士看了看飛機,“有點小。”

“足夠了。”飛行員說,“登機,我們走,我們趕時間。”

“我可是和布魯斯說的是要一架直升機隨時待命。”紳士揮手叫其他人登機。

“這個你得和他確認一下。

”飛行員爬回駕駛艙,“各位坐穩,我們要起飛了。”

巫妖關上艙門的時候直升機已經離開地面,沿着兩側的山谷低空向前飛行,而且速度非常快。

“這個高度飛這麼快,技術。”巫妖很佩服的說,“就是太危險了,保不齊撞到什麼東西。”

“能過躲避雷達,沒點技術也幹不了這活兒。”紳士看一下外面迅速倒退的山勢,“要過境就得冒點險,現在我們在CIA眼裏可能已經變成了全球通緝犯。”

“這一帶沒有武裝分子嗎?這麼低就算不撞山上也有可能被導彈襲擊。”瑪麗看着外面說。

“不知道,不過他們敢這麼幹就說明他們清楚自己在該什麼,布魯斯敵人絕對頭腦清醒。”紳士淡淡地說。

“爲什麼他們都是亞裔?難道布魯斯的隊伍中亞裔是主力軍?”巫妖不是很明白。

“其實我們對布魯斯背後的組織都一無所知,我也一樣。”紳士苦笑,“認識了這麼多年其實他纔是最神祕的,幸好他不是對手。”

“只要不是對手就好,管他是什麼人。”玫瑰說,“我們也沒經歷管這些事情。”

“剛纔我已經給所謂的副局長髮了消息,叫他不要在胡來。”紳士將用過的手機砸碎裝進一個錫紙袋以防止被追蹤到信號,“別以爲一次襲擊就把我們搞定了。”

“口頭警告有什麼用?”玫瑰不屑地說,“他們會以爲你除了叫囂什麼都不會做。”

“當然要做點什麼。”紳士笑了笑,“我已經通知外面的人把一份視頻資料送到半島電視臺,一旦播放可能他們的局長大人就該引咎辭職了!”

“你這麼肯定?”玫瑰不相信。

“當然,裏面有他的聲音,誰叫他當初那麼不小心了,我可不是故意的,這也是隊長留給我的一部分‘素材’之一,當初他告訴我這東西能保命,我還沒太在意,根本就不知道他留的是什麼東西,直到他出事我在翻找資料的時候才發現的。”

“你把他搞下臺會不會激怒對方?”蘇珊問。

“如果他們不希望更多的人引咎辭職就得和我們合作,至少在搞定我們之前必須和我們合作,否則我就給他們來一次政治災難,讓他們高層動盪,醜聞不斷。”紳士冷笑着說,“到了今天的地步我也就毫無顧忌了。”

“我總算知道爲什麼隊長要你藏起來了。”玫瑰看着他說,“你不是美國人,你不會因爲幹了這種事情而有負罪感,那不是你的國家,也沒有效忠的責任。”

“或許吧。”紳士笑了笑,“不過我的藏匿完全是個意外。”

兩個小時之後他們下了飛機,步行三分鐘離開山地在公路邊找到了停在那的兩輛車,他們馬不停蹄的前往接頭地點,雖然對方不守信用的進行了空襲,但該做的事情還得做,他們必須讓CIA知道沒那麼輕易解決這件事,想要一個相對好的結局就得全力合作。

路上他們就已經得到了消息那份送到電視臺的視頻文件播出之後引起了不小的動盪,現在CIA正在焦頭爛額中,紳士冷笑着再次撥通了那個電話,對方很憤怒,但紳士也沒客氣,幾句話既然對方啞口無言了。

“所以別耍花樣,痛快點把我要的東西送來,並且準備好營救小分隊,不要太多,二十個就夠,人交給我,我帶他們去任務地點。”紳士根本就沒有一點商量的口氣,而是很直接的說。

“你以爲你是誰?敢對我發號施令?”對方徹底怒了。

“我是能讓你們焦頭爛額的人,如果對我沒辦法就按照我說的做,否則……我就再發一條給電視臺,你覺得呢?如果你願意我沒什麼意見。”紳士冷冷地說。

“你……你……狗孃養的。”對方無話可說,只能無奈的罵了一句。

“成您看得起,我的這點陰謀詭計和你們幹過的相比簡直算不得什麼,太膚淺。”紳士笑了笑,“地點已經發給你了,別耍花樣,否則……哼……”說完他直接將手機丟出車窗,隱約之間他好像聽到聽筒裏對方憤怒的咆哮……

此時美軍基地的那名便衣男也不好過,上面的咒罵已經讓他連頭都擡不起來,原本以爲兩次空襲徹底解決了棘手的麻煩,看現在卻收到消息人家完好無損的又在暗地裏給了他們一悶棍,現在局長大人已經連夜去找總統商量對策。

掛斷電話自毀便衣男擦了擦腦門上的冷汗轉身回到作戰室,裏面的人都看着他,他有點惱怒:“看什麼看,找到信號源了嗎?”

“找到了,正在縮小範圍在巴基斯坦。”一個情報分析師說。

“屁話,那也叫找到嗎?現在差不多全世界都知道他們要到巴基斯坦拿特·赦令,拜託各位加快進度好嗎?我們時間不多了,被一羣這樣的人牽着鼻子走,而我們卻擁有這個星球上最尖端的技術設備都無法找到他們,很丟臉的,各位……”便衣男憤怒的咆哮,顯然他是在將自己挨的那頓罵轉嫁到在場的所有工作人員頭上。

醫流高手 沒人吱聲,大家都清楚這老傢伙發瘋的原因,不過人家說的沒錯,擁有世界上最先進的間諜設備都無法追蹤幾個用不同手段躲避他們的傢伙的確有點丟臉,只是他們這些軍方的情報分析部是不瞭解他們正在對付的是什麼人,“黑血”的人有多詭詐……

紳士的所作所爲真的見效了,對方不敢在有所異動,至少在明面上開始按着紳士的要求去做,特·赦令在紳士他們前往阿富汗之時就已經從美國啓程前往巴基斯坦,不得不說這個間諜組織考慮問題足夠周全,做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的準備,果然,現在還得靠這一紙特·赦令來挽回局面,再過兩個多小時就會送到紳士約定的交易地點,而紳士他們已經提前一個半小時到達,剛剛到了沒多久他們就發現了附近已經有很多可疑人員在活動,很明顯這些人是剛剛趕到的特工,他們正在佔領有利位置,控制交通要道,紳士明白,不管那個所謂的副局長說的有多好CIA都不會束手就範的,肯定會在暗地裏做一些準備來對付他們……

看過《最強僱傭兵》的書友還喜歡 紳士安排的會面地點是個集市,時間是在清晨,到處都是人,便於渾水摸魚。

“這裏已經被控制。”玫瑰乘坐人力車穿越集市從另一側的小巷下來,一邊走一邊低聲通過單兵電臺說。

“意料之中。”紳士在耳機裏說,“他們不可能那麼聽話。”

“你打算怎麼辦?我們的人都在外圍,不需要進去嗎?”玫瑰不是很懂紳士的意思,裏面沒有自己人怎麼安排會面。

“不需要,再過一會兒進去容易出來就難了,他們還沒有完成部署,按照這個特工分部的密度估計很快就會有更多的人進入這一帶地區,現在我們要做的應該是遠離這裏,而不是進去。”紳士在高出通過望遠鏡盯着集市說,他也是剛從裏面出來,“至少有三個狙擊小組已經就位,現在他們已經控制了集市的進出口,一些店鋪裏的老闆也已經換成了他們的人。”

“這完全是要把我們一網打盡的節奏。”另一側巫妖一邊敲着電腦一邊不時的將一塊塊大餅塞進嘴裏,這是他剛從集市上買回來的早餐。

“玫瑰,你帶人先到撤離點待命,這裏我和巫妖能應付。”紳士邊說邊放下望遠鏡,他面前的電腦上整個市區的3D圖像已經繪製完成,這是根據衛星圖掃描和地圖對照之後根據程序複雜運算自動生成的,當然這玩意兒也是布魯斯提供的,地圖上整個集市囊括的區域已經加深了顏色,而有CIA特工的地方也已經做了特別標註,詳細到沒個點有幾個人,使用什麼武器,就連控制範圍也都用不同顏色標出來。

“你們兩個?”玫瑰以爲自己聽錯了,“你們兩個能搞定?對方可是有大批人手。”

“放心,我已經做好了安排,他們肯定不會輕易交出特·赦令,但我也不是那麼好騙的。”紳士笑了笑,“放心,一個小時之後我們會去找你們,做好撤離準備。”

玫瑰沉吟了片刻纔開口說:“好,我們隨時待命。”

高門庶女 “OK。”說完之後紳士再次拿起了望遠鏡,“我們的副局長在什麼地方?”

“他會來?”巫妖頭也不擡地問。

“當然,我是叫他親自送來,否則我是不會露面的。”紳士低下頭敲了幾下電腦,屏幕上立即出現了十幾個監控畫面,這是剛纔他們進入集市在關鍵點安裝的微型監控設備,基本上涵蓋了集市的沒個關鍵點,視頻畫面上的每個出現的人面部都已經被系統自動識別然後和資料庫進行對比,當然,這還是布魯斯提供的,現在他們真是有種離開布魯斯就寸步難行的感覺,在“黑血”出事之後他們幾乎失去了所有的資源,現在也只能依靠布魯斯提供的資源求生了。

“你又沒見過他,怎麼確定他會露面?”巫妖自始至終都沒能跟上紳士的思路,基本上搞不懂他到底要幹什麼。

“當然有辦法。”紳士又看了一眼集市,“收拾東西,我們換個地方,他們的人過來了,這個點肯定會被他們佔領。”

“那是自然,這裏視野這麼好。”巫妖收起電腦拿起身邊的M4A1,“基本上所有的觀察點都被他們佔領了,這是最後一個,那我們去哪?”

“去一個他們覺得根本不可能去的地方。”紳士一邊走一邊打開監聽設備,在這之前他已經提前“拜訪”了幾個觀察到,並在這些地方安裝了監聽設備,這樣就可以保證聽到特工們的通話內容。

引風人 “他們已經完成了集市內部的部署工作,如果我們剛纔再晚一點出來估計就沒那麼容易了。” 刀戈弄影 紳士一邊走一邊說。

“肯定的,他們可是行家。”巫妖接通另一部分監聽信號,點太多靠紳士一個人聽是沒辦法全部控制的。

這麼一來CIA的基本動向都已經被紳士掌控,只是時間快到了那個什麼副局長還沒露面,紳士並不着急,反正已經給對方下了最後通牒,大不了在發一份視頻出去,報一下醜聞,自己手裏幾份並不完整的視頻文件還是能應付一陣的,不急親愛的副局長大人恐怕也沒膽量讓這種事情繼續曝光。

“系統識別到赫斯的聲音。”巫妖在一邊說,此時他們正在集市臨街的一間空房子裏,這是紳士剛剛租下來的。

“他也來了?估計副局長也該到了。”紳士拿出手機發了消息。

“已經確認他的位置,在入口左邊的店裏。”巫妖將監控圖像切出來,這是先一步經過聲音比對確認身份之後從監控中找到的,赫斯坐在店裏正在和另外兩個人說這話,衣服已經換上了和本地人一樣,除了樣貌之外看起來他還和本地人區別不是很大,只是要健壯不少,赫斯大概四十幾歲的樣子,看起來很乾練,目光銳利。

“估計副局長大人也在附近,對了他叫什麼來着?”紳士一邊敲着電腦一邊問巫妖。

“麥當。”巫妖說,“還沒對比到他的聲音。”

“我已經給他發了消息,估計很快就會有迴應。”紳士將圖像切換到集市入口附近,“我盯前面你盯後面。”

“你說他帶來的特·赦令會不會是震得?”巫妖有點點心,這東西誰也沒見過,怎麼確定真假?

“我會找人鑑定的。”紳士說,“他們不敢玩兒的太過。”

“但願如你所料。”巫妖嘆了口氣,“在營救行動開始之前我們還有不到十個消失了,已經推遲了幾次,這次能保證時間安排不會再有差錯嗎?”

“當然。”紳士看了一眼時間,“就算他們不合作我們也得按時行動,不能在等了,哪怕就我們幾個也必須動手。”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巫妖說。

“嗯,僞裝程序做好了嗎?”紳士問。

巫妖點了點頭:“好了,設備隨時可以用,但要控制好時間,否則他們很快就會發現我們的位置。”

“我們能有多少時間?”紳士一邊問一邊拿出一個新的單兵電臺。

“這要看對方的能力,最長五分鐘,最短一分半,我會全程監視,在他們將範圍縮小到一百米的時候中斷通信,然後重新僞裝。”

“好,那就開始吧,在這等我消息。”紳士起身往外走,同時拿出手機又發了一條消息出去,很快屏幕上的赫斯站起來離開了店鋪。

赫斯出了門徑直向集市走去,耳機有人給他指方向到了左邊的一個攤位站定,老闆看着他,赫斯沒說話,只是拿出是美元放在攤位上,攤主收起錢從後面拿出一個包裹放在桌上。

赫斯很警惕,沒有去碰包裹,攤主很不耐煩地揮揮手叫他拿走,赫斯還不動,攤主生氣的將包裹丟在地上又踢了一腳,赫斯見沒有危險才小心的撿起來、打開,裏面是一部單兵電臺。

赫斯皺了皺眉,將耳機帶着另一隻耳朵上。

“赫斯先生很謹慎,如果設備壞了聯絡不上我責任你來負。”紳士在耳機裏說。

赫斯左右看了看,四周全是人,幾個人特工混雜在人羣裏。

“別找了,我可沒那麼容易被發現。”紳士說,“麥當局長呢?他怎麼還不露面?難道是我的誠意不夠?那我就再放一份資料給電視臺。”

“他來了,不過別忘了,他可不是你想見就能見到的。”赫斯一邊說一邊往前走,

“這是約定的一部分。”紳士說,“如果你們不想合作大可以不用如此興師動衆,這次是不是把在巴洛基斯坦駐紮的外勤特工都調遣過來了?”

“說吧,具體的交易地點,我沒閒情逸致和你扯淡。”赫斯有些急躁地說,其實他是在轉移話題,紳士的準備工作如此詳細還真出乎他的意料。

“痛快,那我也就不廢話了。”紳士說,“叫麥當拿着特·赦令到集市中央的空地等。”說完紳士直接中斷了空話。

“該死的。”赫斯罵了一句按住自己的通話鍵說,“找到他的位置了嗎?”

“時間不夠。”耳機裏的聲音很無奈。

“照他的要求做。”耳機裏突然傳來麥當的聲音。

“太冒險了,對方可能另有所圖。”赫斯覺得這麼做不妥。

“你有其他辦法嗎?”麥當問。

赫斯沉默。

兩分鐘後麥當出現在集市中間的空地上,這傢伙五十幾歲的年紀,看得出不是那種坐辦公室的文官,身材挺拔,目光炯炯。

赫斯跟上前將單兵電臺交給他,麥當皺着眉帶上耳機:“我到了。”

“我看見了。”紳士說,“別擔心,所有的制高點都被你們控制了,我對你沒威脅。”

“你打算怎麼交易?”麥當直截了當的問。

“我的先確認你的總統特·赦令是不是真的。”紳士不急不緩地說,“到旁邊的攤位上坐下,我們好好聊聊。”

“我沒時間閒聊。”麥當看着四周,赫斯站在他身後同樣目光到處亂轉。

“看來是不賞光嘍。”紳士陰陽怪氣的說,“別那麼不給面子,我們可是很有誠意的,否則……”這話說的軟中帶硬,還帶着些許的威脅。

“哼……”麥當氣哼哼的坐下,他很無奈,原本他以爲自己不用露面手下人就能搞定這件事,自己來只是爲了以防萬一,可現在看來好像沒那麼簡單,手下人動用了各種偵查手段都沒能達到目的,一直都無法確定對方的位置,

“不用怕,這附近都是你的人,而我就孤身一人。”紳士說,“那麼現在讓我看看特·赦令。”

“來看吧,是假的你直接可以殺了我。”麥當將一個大信封拍在桌上氣哼哼的說。

“在確認真假之前我是不會露面的。”紳士說,“拿出來,放在桌子上。”

麥當沒動,赫斯打開信封將特·赦令取出來放在桌面上,過了好一陣紳士都沒說話,赫斯有點不耐煩了,“你打算怎麼確認?”

“看來要那在手裏才能看清楚。”紳士在耳機裏說,“到對對面的鋪子裏。”

赫斯擡起頭,對面是一家雜貨店,裏面沒人,只有老闆懶洋洋的坐在椅子上,麥當還是沒動,只是對赫斯點了點頭。

赫斯拿着特·赦令進入雜貨店,裏面亂糟糟的擺滿了各種貨物,赫斯一一按照布魯斯的吩咐將特·赦令裝進信封卷好綁在屋頂垂下的一根繩子上,之前這條繩子上掛了個放東西的籃子。

“等一下聯繫你。”說完紳士就再也沒了東京。

赫斯盯着懸在眼前的特·赦令,他不知道紳士到底要幹什麼,反正****令就在眼前,隨時都可以拿回來,只要對方不露面自己就不會離開半步,就在這時,耳機裏傳來手下人的聲音:“信號來源就在店裏,我們的人馬上就到。”

赫斯不動聲色的掃視着整個店鋪,老闆向死人一樣繼續靠在門口打盹,彷彿根本不關心赫斯要在他的店裏幹什麼。

“局長先走,我在這裏就行。”赫斯低聲通過單兵電臺說。

“人道了再說,不差這一會兒,省得他起疑。”麥當不動聲色的說,他很清楚紳士能看到他們的一舉一動,負責保護他的特工已經有兩個不動聲色的移動到了門口,隨時準備衝進去。

“確認了,就在後面的房間裏,他在移動,好像是在往後門走。”耳機裏有人報告。

“截住他。”赫斯說。

“後面是另一條街,我們的人正趕過去,放心,兩個出口都已經被我們堵住,他跑不了。”

“該死的,叫他們動作快點。”赫斯罵了一句,就在這個時候貨物中突然連續出現幾聲悶響,幾乎同時數道閃光同時亮起,赫斯明白,是閃光彈,而且還是好幾枚同時爆炸……

赫斯只感覺自己雙眼劇痛,什麼都看不見了,他的第一個反應不是隱蔽,而是去抓掛在身前的特·赦令,這東西至關重要,絕對不能有半點閃失,可是讓他意外的是他連續抓了幾把卻什麼都沒摸到,身前空蕩蕩的,特·赦令不見了…… 赫斯不是豬頭他明白自己摸不到特·赦令有可能是方向問題,畢竟眼睛現在什麼都看不見,反正現在門外都是自己人,他還真不怕****令被人搶走,幾枚閃光震撼彈的威力的確不小,雖然他能硬扛着沒趴在地上,但依然是雙眼什麼也看不見,耳朵一陣持續的轟鳴。

敵人太狡猾了,赫斯不得不承認這一點,在這方面他們的準備的確不夠充足,一直都在被人牽着鼻子走,原本他以爲麥當局長精心安排的這個局肯定能讓對方束手就擒,可現在看來他們真的是太理想化了,敵人比他們預想的要難對付的多,真不愧是“黑血”培養出來的士兵,不但是作戰勇猛,玩起陰謀詭計來絲毫不遜色於他們這些專業的特工。

說起和“黑血”的糾葛赫斯當然清楚,這一切都起源於那個現在混的風生水起的馬丁,他利用“黑血”幹了很多勾當,有很多局裏都不是很清楚,不過倒是給國家換取了無數的政治利益,不過也留下了一大堆隱患,比如這次‘黑血’出事就直接導致這些見不得人的任務被公之於世的危險,那樣的後果恐怕連總統都承擔不起,所以他們要找到本·艾倫消除這個後患,但現在本·艾倫和他的手下去了什麼地方沒人知道,可以肯定是被某個勢力控制了,但對方的身份還不清楚,但對方的目的卻直指那份本·艾倫私自留下的任務備份,據估計,那份備份文件中包括簡報錄音、任務視頻,馬丁甚至局長的聲音都可能出現在裏面,因爲“黑血”最受寵的時候局長和副局長都接見過本·艾倫,這小子如果當時使用了某種無法偵測的錄音設備記錄了整個會面那過程的話一旦公佈出去後果將不堪設想,所以上面纔會不遺餘力的要追回這些東西,總統也是爲了減小風險,避免出現更大的政治危機才簽署了這份特·赦令,但爲了保證消除後患局長和麥當副局長都一致決定要先找到這個和他們接觸的紳士,然後以他爲突破口尋找本·艾倫的下落,只是之前在阿富汗負責追蹤的特工利用職權空襲了紳士的落腳點,那傢伙不知道情況有多複雜,天真的認爲幹掉紳士和他的同伴就能永遠掩蓋這個祕密,簡直白癡到了極點。

不過那名特工的這一舉動引起了上層的注意,據說已經被控制調查,上面懷疑他是混入內部的間諜,現在正在覈實取證,至於真假赫斯不知道,他也沒心情關心這些。

等赫斯反應過來特工已經陸續趕到,附近全都是自己人,透過模糊的視線他看到副局長麥當坐在一邊,有人在幫他處理眼睛,看來他也一樣遭受了閃光震撼彈的攻擊,附近還有幾個人的狀態和他差不多,應該是之前跟過來負責保護麥當的特工。

“抓到那王八蛋了嗎?”赫斯揉着眼睛問。

“沒有,根本就沒看到人。”不知道是誰在旁邊回答,因爲耳朵還在嗡嗡作響,所以感覺聲音很遙遠。

“沒堵住?讓他跑了?”赫斯愣了一下,覺得有點不可思議,後面自己人不少,怎麼可能讓他跑了?就算是堵截的特工速度稍慢但也不至於連影子都看不到吧?

“是個身上帶着信號轉接器的孩子,有人給了他一百美元,對方在誤導我們……”

“也就是說那雜種根本就沒來這。”赫斯緊鎖眉頭,“那他到底要幹嘛?”

很顯然這是一個誘餌,對方在吸引他們的注意力和人手,但對方的最終目的是什麼呢?赫斯怎麼也想不通,按理說特·赦令才應該是對方的真正目的,可在沒特·赦令的情況下搞這麼多花樣究竟是爲了什麼呢?對,特·赦令呢?剛纔自己可是沒抓到,難道真的是摸錯方向了嗎?赫斯心裏一沉,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詢問提特·赦令是否開在。

“我們被耍了。”就在這個時候麥當先開口了,“不過沒關係至少特·赦令還在我們手裏,有這東西他們肯定上鉤。”

“那就好。”赫斯的心總算是放下了,原來是有人先一步將特·赦令收了起來,怪不得自己摸不到。

“對方到底要幹什麼呢?這麼折騰根本就拿不到特·赦令。”麥當自言自語地說,他已經徹底搞不懂對方到底想幹什麼了,難道是害怕了不敢露面?不可能,麥當馬上放棄了這個念頭,以對方的行事風格來看絕對不會臨陣退縮,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目的性的,所以對方肯定在暗地裏進行着某種準備,只是自己還沒想到罷了,或許是自己的佈置還不夠全面,有很多地方存在漏洞,是不是因爲自己來的人太多了對方決定放棄在這裏交易呢?麥當一時想不通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特·赦令在就不愁對方不再次送上門來。

“他們肯定還在附近。展開一輪搜索,但願能有點收穫。”赫斯揉着眼睛說,他努力讓自己的眼睛早點能看清東西,只是眼淚流了無數視力還是沒有恢復到他想要的狀態。

“不必了。”麥當說,“我們沒抓到他們,他們也沒達到目的,有特·赦令在他們會在聯繫我們,我們還有機會,看看能否繞開轉接設備重新定位。”

“好吧。”赫斯點了點頭,“的確拿不到東西他們肯定不會罷休的。”

“把特·赦令收好。”麥當說,“你的手真快,我還真沒看見你藏哪了。”

“我……”赫斯一驚,“沒……沒有啊。”

“沒有?”麥當一下站起來,“自始至終就你在店裏。”

“我真沒收。”赫斯有點糊塗了,不過他也明白出事了,趕緊把自己剛纔的經歷說了一遍。

“見鬼了,東西不可能憑空消失。”麥當扶着一邊的桌子站起來,“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