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成老前輩被小銘說的有些啞口無言,似乎是沒有想到小銘的思路和分析這麼的清晰,不過成老前輩自己內心也是十分的高興小銘能夠如此反駁自己,因爲小銘的反駁代表着小銘內心的成長,同時也意味着小銘將來能夠達到的實力高度。

要想成爲一個強者,那麼就得必須有強者的覺悟,而覺悟的過程卻是一個恍惚之間的過程,一個不會被自己發覺的過程。

這一切都是成老前輩的心理活動,或許成老前輩一開始那麼貶低血翳一族是故意的,重要的是想引導小銘內心的思想!

小銘看着成老前輩疑惑的眼神,笑着解釋道:“魔族爲了就一個人可以放棄整個世界,而人族卻是爲了世界而拋棄大多數的人。我魔就是如此,尊貴的信仰,絕對的執行度,我相信魔族將來一定是人,妖兩個種族高攀不起的。既然如此,那麼世界上的種族戰爭不妨由我魔族來解決好了!”

說着,說着,小銘的眼神中漸漸地展露出一抹霸氣,這讓成老前輩想起了一個人,也曾經是和小銘一樣,眼神中透露着這種竟然想要一統人妖魔三族的霸氣!

不過,老者到底還是你前輩,之間成老前輩緩緩站起身來,與其頗爲灑脫地說道:“誒,夢想雖然沒有什麼用,可是總歸是不佔地方,小傢伙好好努力吧!不努力你就不會看到你可以這麼失敗!”

成老前輩說到最後也是情不自禁地笑了起來,小銘的眼神瞬間沉了下來,一頭黑線,受驚若寵啊!

成老前輩潑出的這段話也是絕了,瞬間把小銘從自己內心的那種霸氣地想要一統人妖魔三族的理想中拉回到了現實中。

小銘雖然有點不愛聽老者說的話,不過良藥苦口利於病,忠言逆耳利於行,這個道理小銘還是懂的,因爲這是將來做一個統治者應該有的基本思想!

只是,小銘是在不是很喜歡成老前輩最後的那種捧腹大笑哎!真是有點搞不清楚,這個住在自己納靈中的老者生前確定是一名強者嗎?怎麼感覺是個愣頭青啊!

小銘這麼想到,下意識地說出來一個詞語,“戲精!”

幸好,成老前輩的笑聲還是十分給力的啊!足夠掩蓋小銘的低語了。

小銘也沒有拖沓,趕緊坐起身來打着一遍又一遍的始界拳的拳法,而成老前輩看到小銘開始修煉,也是自覺地合上了嘴,不再發出殺豬一般地恐怖笑聲,而是恢復到平日裏的那種嚴肅,坐在一個靈力所化的椅子上,看着小銘的靈技練的如何了,順便在一旁做着一些指導。

……………..

許久,小銘的汗水已經浸透後背,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累到不行地說道:“成老前輩,不行了啊!”

成老前輩雖然很驚訝小銘會練到這個程度,看來督促小銘修煉完全不和自己挨邊啊!成老前輩暗中說道。

不過成老前輩還是一個老戲精的啊!翹着二郎腿,悠哉地嘲笑道:“不過如此嘛!”

對於成老前輩不是很用心的嘲諷,小銘也是用面部表情上的無語來回應。

小銘略微休息後,問道:“成老前輩,爲什麼你只給了我始界掌的掌法啊!難道後幾式的掌法不在了嗎?”

成老前輩故弄玄虛地回答道:“年輕人嘛!不要心急,心急的話是吃不了熱豆腐滴!”

不知道爲什麼,小銘總是覺得這個成老前輩總是在故意找自己的茬,可是又不討厭他,反而冥冥中確實有一種信任。

索性,小銘也沒有必要再去多問,時間到了,這成老前輩自然是會把靈師境要修煉的掌法交出來。

等到小銘恢復體力後,站起身來,“那,成老前輩,我就先走了,中午還有事要辦呢。您自便哈!”

說完,還給了成老前輩一個幸災樂禍的表情,看來這納靈中的紫色靈氣 可是得成爲成老的夥伴了啊,終究,還是有點寂寞的啊!

這次,成老前輩竟然 出奇地沒有去回懟小銘,而是接下了小銘對自己的打趣,表情有點嚴肅地說道:“小銘,血翳蛇的事情你也知道了,那麼我想你是可以相信這個種族,只要你在,血翳蛇就會重新回到四大妖族的地位。”

說完,成老前輩看着小銘離去的背影,眼神中充滿了希冀。

小銘沒有回頭看成老,自然是不會注意到這些,小銘向後擺了擺手,大聲地說道:“知道了,我做的事情怎麼會讓你失望啊!”

看似調侃的一句話,同時也暗示了小銘的做法是與血翳一族保持着友善的關係。

站在原地的成老看着小銘消失在紫色靈氣所構建的的霧氣中,苦笑着說道:“老朋友,我想,你當初請求我的那件事可以擺脫給眼前的這位命中註定不會平凡的少年了啊!”

………….

小浮想在這裏跟大家說,對於血翳蛇的故事,血翳之後的決斷究竟是對還是錯呢?對又何妨,錯又何妨,只是,有些時候我們之所以去做一些看起來對自己不利的決定是因爲我們想去做,而不是爲了其中的利益,不是嗎?血翳之後做的決定雖然對於整體種族來說不是很好,對她自己那就更不好了,可是一個種族如果衰敗了,那麼它要是不被滅族的話那麼終究會達到新的高度。

小錯誤會讓人慢慢成長,而失敗後的痛苦確實讓人可以重生!血翳之後給血翳族帶來了災難,可是血翳之後並不是出於貪慾而做的決定,那麼就要看她做的這個決定對不對了,一場賭博罷了。 走出納靈始界的小銘心中也是舒暢了許多啊!有些時候把內心的想法和自己的親朋好友吐納一番,即便是和陌生人也行,心中總歸會是有點舒服,而內心的鬱悶也是會減少許多,這樣會更加有利於做事情。

從牀榻上下來,小銘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不曾想現在已經是午時了,屋子中沒有一人在,想來小鯉可能在她自己的屋子裏修煉去了吧!

推開房門,鬼叔也已經在客棧二樓的棧道上等待着,只因爲小銘昨天和鬼叔說是今天中午要去小二的家拜訪一下。

小銘對於鬼叔會早早地等待也沒有表示地太驚訝,說道:“鬼叔,一切都準備好了吧!”

鬼叔點了點頭,聲音比較平淡地回答道:“都準備好了,少主,我們隨時可以出發!”

小銘對於鬼叔的辦事能力還是比較放心的。

一會,北冥就從客棧外面走了進來,通過鬼叔的描述,北冥是僱了兩個苦力來幫自己擡着小二,畢竟總不能要北冥和鬼叔揹着這個小二吧!

要是這樣的話,任誰看了都會有些難受,而且小銘等人本就是可以直接不用去管小二的生死的,因爲這本來就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

鬼叔身爲靈皇境的強者,除了唯自己家的少主馬首是瞻,其餘的人恐怕鬼叔還沒有放在眼裏。北冥的實力相比較於鬼叔自然是無法相提並論的,不過北冥將來的地位一定會比鬼叔高的,實力就跟不用說了。

這些小銘都懂,自然是不會鬼叔和北冥沒有和自己商量而做的這個決定。

小銘站在客棧的一層,似乎是想起了什麼一樣,突然轉頭對鬼叔問道:“鬼叔,小鯉去了哪裏啊!”

鬼叔對於這些小銘日常可能問到的一些內容還是比較熟悉的,換做現在的話來說就是,鬼叔成了小銘的生活助理了。

鬼叔沒有猶豫地回答道:“哦,少主,小鯉她和黑剪出去逛街去了,女孩子嘛!在屬下看來沒有什麼奇怪的,總是喜歡上街買一些小東西。”

聽到小鯉和黑剪出去一起去買東西了,小銘心中總歸是有那麼一些不踏實,難道是因爲黑剪的底細小銘不熟悉嗎?

看着小銘微微皺起的眉頭,鬼叔似乎是猜到了什麼,因爲鬼叔在小銘小銘很小的時候就一直陪伴着小銘了。

鬼叔表情一肅,說道:“少主,黑剪乃是屬於魔族中的北冥家族,也就是和北冥是同一個家族的,她和屬下很早就認識了,大概在魔域還沒有被攻破的時候,少主可以信任她,屬下可以用自己的項上人頭擔保!”

說着,鬼叔也是單膝下跪,驚呆了一旁的北冥,北冥暗道:看來這鬼叔對魔族的忠誠度,對少主的在意不亞於自己啊!

小銘也是沒有想到鬼叔搞這麼一出,不過鬼叔這麼做也是徹底打消了小銘心中的疑慮,如果放在以前的話,小銘是根本不會懷疑黑剪的,可是經歷了目前的這麼多,以及小銘對小鯉勝過於自己生命的在意,小銘在不清楚黑剪的來歷後自然是不可能相信的。

可是,鬼叔的一番話小銘可是十分信任的,況且小鯉現在已經出去了,難道再委派北冥把小鯉找回來?對於魔族中的黑剪來說無疑是一種內心不信任的傷害,對於小鯉來說,小銘則是把小鯉保護得太周全了,而且小鯉也應該不會喜歡這種足不出戶的感覺,因爲小鯉將來是要和小銘一起面對困難的人,不可能做瓷娃娃。

想歸想,可是,小銘也是疾步走到鬼叔的身邊向鬼叔解釋了一番,說是皇城內總歸是可能有四大家族的人對小鯉出手,小銘有點擔心。

鬼叔還是比較相信小銘說的話的,因爲在鬼叔的心中小銘是自己唯一的親人有是君臣。

一聽到自己家的少主原來是爲了這件事情擔心,鬼叔倒是拍着自己的胸脯自信滿滿地說道:“少主不必擔心,就算四大家族的高手齊聚也是傷不了黑剪一分一毫的,保護小鯉的安全自然是不在話下。”

小銘心中還爲自己懷疑黑剪而自責,可是後腳鬼叔就敢拍胸脯保證,小銘也是滿眼黑線,不知道自己心中究竟該怎麼想了。

這時,明事理的北冥站出來笑着調侃道:“少主,我想有黑剪前輩保護小鯉是沒有問題的,畢竟黑剪前輩可是可以吊打鬼叔的強者啊!”

聽到北冥也是如此的認可黑剪,小銘心中的擔憂也是放下了,因爲小銘的貼身保鏢是鬼叔,有些時候也得給小鯉整一個啊!

雖然鬼叔相信黑剪,連北冥都在叫着黑剪前輩,或許對於一些當事人來說會心生妒忌,怕黑剪取而代之,不過對於小銘來說這是不可能的。

因爲小銘的這個小團體要想壯大就必須會來一些新人,而小銘又不是白手起家,其中有魔族十幾年的籌備,在面對每一個突如其來的魔族之人的時候,一定的防備之心還是得有的,不過最終的目的是相信加入的人,而不是嫉妒,甚至怕別人取而代之自己。

…………

北冥僱傭過來的兩個人擡着擔架上的小二行走在街道上,向着皇城中的平民區前進着,路上的人雖然很好奇擔架上的人,不過卻是沒有圍觀,只是瞅着小銘一行人。


仔細觀察小二,你就會發現小二的兩隻胳膊和兩條腿都沒有了,對於一個沒有修煉的人來說,這或許是他的一種解脫吧!因爲小二平時就是十分的懶惰,屬於現實生活中的那種混吃等死一類型的人物。

走着走着,小銘漸漸地就注意到了一國之都的皇城種也是有乞討的人,只是在皇城的中央根本不會遇到,只有到了平民區,纔會遇到這種人。

或許是小銘從沒有見過這種現象,也或許是因爲小銘一行人的裝作比較不符合這平民區的穿着,小銘一行人漸漸地受到越來越多的人的關注,不過卻是沒有人敢上去詢問,畢竟傻子都知道,小銘一行人種,除了小二和僱傭的兩個人之外,哪一個都不是他們能夠惹得起的。

路過一名乞討的女人,她穿着破破爛爛的衣服,腳上都是破洞的鞋子,披頭散髮,隔着一米遠就能夠聞到一股酸臭味。


她微眯着眼,看着手中缺了一角的瓷碗,不知道在等待着什麼,或許是死亡吧!

突然,她的眼界中出現了一個男子,一個她不認識的男子,這個男子便是小銘。

乞丐擡頭看着蹲下看着自己的小銘,沒有說話,不過眼中卻是在祈求着什麼,那是對生活的憧憬,也就是奢望小銘能夠給她一些錢財。

小銘似乎並沒有着急着從自己的褲兜裏拿錢贈給這個地上的乞丐,而是笑着說道:“回答我幾個問題,我給你三十枚金幣,如何?”

坐在地上的乞丐似乎沒有想到天上會掉下這麼的財富,眼中又充滿了對生活的期待,因爲三十枚金幣對於她來說乃是一個天文數字,三十枚金幣也是能夠維繫一個沒有修煉之人的家庭一年的開支了,想想自己一會就可以吃到飯,乞丐笑着點了點頭。

乞丐用自己髒兮兮的手抓了抓自己亂糟糟的頭髮,眼中神采飛揚,看來是準備好答題了。

小銘饒有興致地問道:“我見你也是隻有十七八歲的樣子,年紀輕輕的,爲什麼出來乞討啊!你有手有腳的,爲什麼不去找點活幹來養活自己呢?”

乞丐聽到小銘問的問題,低頭看了一下身上破舊的衣裳,衣裳上面有好幾個洞,勉強能夠遮擋住自己的身軀,可是看上去卻是那麼的不雅。

擡起頭,她忍住沒有讓自己哭出來,或許是從來沒有一個人這麼問候過自己,她的嘴角微微下彎,那是委屈,卻沒所有屬於她的淚水。

嚥了一口氣,她似乎平復下了自己的情緒,嘶啞的聲音如同多日沒有喝水一樣,說道:“這位少爺,我剛生下來就沒人養,有個好心人家把我收養了,誰曾想那是個人販子,當我大了一些的時候,他把我賣到了青樓,當作有錢人的工具,我受不了那裏的氛圍,只好想辦法逃了出來,可是那青樓背後的老闆卻是很有勢力,在這一帶沒有人敢惹他,據說他還是一名靈境的人,修仙者,我被抓回去好幾次,後來等我再逃出來的時候,才發現我除了那裏能去,別的地方我一旦去了就會有人告知青樓裏面的人再把我抓回去,毒打一頓。”

小銘細細地聽着乞丐簡述完自己的人生經歷,心中也是有些同情,本以爲眼前的乞丐是因爲懶惰混吃等死,那麼小銘只會視而不見,可是這種情況的話,對於小銘而言似乎就不能見死不救了。

沉默片刻,小銘就要開口的時候,鬼叔彎下腰來對着小銘低聲說道:“少主,您就得了一個人可是救不了天下所有的人啊!一直都有這樣的人,還請少主慎重決定,當然無論少主做什麼決定,屬下都會支持的。”

說完,鬼叔又直起了身。

穿越之秦夢蝶 ,心中也是有些無奈,本想把這個小乞丐受了,給小鯉當作侍女,可是現在想來不得不慎重考慮了,因爲如果這個沒有絲毫修爲的乞丐知道了太多她不該知道的祕密的話,那麼她就會更加危險,而小銘等人也會爲她沒有任何修爲而分神來保護。

最終,小銘把一袋錢交給眼前的乞丐後離開了。

臨走之時,乞丐站起身來問小銘叫什麼名字,小銘沒有說話,只是不停地向着前面走去。

不過小銘沒有看見的是,他身後的乞丐向他鞠了三個躬,再次擡頭時已經眼睛溼潤了,這個乞丐是個懂得感恩的人。 穿過人羣,很快就來到了小二的家中,一路走來,鬼叔都在想着自己對小銘說的那些話是不是惹得自己家的少主不高興,可是即便鬼叔說的話,小銘可能有些不是很愛聽,可是鬼叔依舊要出言,因爲鬼叔說的是一件十分現實且能夠讓小銘內心深思。


來到一個門子看起來十分破舊,甚至半扇門都沒有的門口,小銘皺了皺眉,對於平民區的認識又提高了不少。

北冥指着眼前的這戶人家,語氣頗爲自信,想必昨天北冥就來到這裏尋找了一下這戶人家,“少主,這便是那小二的家裏了,屬下先去敲門。”

小銘點了點頭,示意北冥可以去敲門了,身爲魔族的少主,地位崇高,身邊有屬下的時候,自然這些事情就是屬下去做的了。

鬼叔的輩分要比北冥高出不少,所以這個打雜的事情也就是北冥來做了,而北冥也是十分樂意地去做這類型事情。

北冥沒有一腳踏進這戶人家,而是很有禮貌地敲着那僅有半邊的門,要是平常的話,平民區的人要是找這戶人家有什麼事情,應該是不會敲門,而是直接走進去找裏面的人。

不一會,這戶人家的院子裏就傳出了招呼聲,“誰呀!進來吧!”

北冥回頭看向小銘,眼神中似乎在暗示着要不要直接進去。

小銘點了點頭,既然人家都告訴進去了那就進去好了,而且在這大街上也是十分不好,總之就是入鄉隨俗嘛!

可是尷尬的一幕就出現了,因爲門子只夠兩個人肩並肩地行走,而一扇門又被緊緊地關住了,擔架上的小二自然就是很難被擡進來。

終於,費了好大的勁才把小二擡了進來,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幕,清醒後的小二眼中出現了一抹傷感,經歷過大悲大痛的他,再次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心中難免有些傷感。

小二的家中院子不是很大,可是還是能夠站下小銘一行人的。

屋檐下,一個看起來年紀大概有三四歲的女人頭上披着一塊小小的抹布,臉上洋溢着笑容,把弄着手裏的鍋,炒着香菜,對於她來說做飯似乎是一件十分快樂的事情一樣。

炒菜的中年女子也是注意到了小銘等人,到底還是一眼就能看出小銘等人不是平民區的人,嚇地手一抖,鍋裏的菜被賤出了些許油滴,燙傷了手。

中年婦女趕緊把鍋移開火竈子上,用嘴對着被燙傷的地方吹着氣。


小銘趕緊說道:“這位大娘,您慢點!”

我的女友是富二代 ,儘管被燙傷很痛,可是依舊笑着說道:“沒關係,沒關係,這又不是第一次被燙傷了。”

中年女子禮貌性地回答了小銘後,試探性地問道:“這位少年,你們是來?”中年女子問的時候小心翼翼的,生怕觸犯了小銘。

小銘對於中年女子這麼謹慎,心中也是能夠理解的,畢竟他們不像是小銘,一生下來就不用擔心錢不錢的問題。

小銘笑着給這位中年女子解釋着,“這位大娘,我們把您的丈夫送了回來,您丈夫在賭桌上輸了不少的錢財,賭場有賭場的規矩,輸了錢卻又拿不出來自然是隻能押下身體上的一部分零件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