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慕知寒起身,說:「哥,沒事的話,我先走了。」

慕洛琛抬眸看了他一眼,微微的點了點頭,沒說話。

慕知寒見狀,心頭更加的鬱悶,大步的走到書房門口,然後嘭的一聲關上。

蘇瑾年聽到慕知寒的聲音,輕聲問:「知寒也在嗎?」

「嗯。」慕洛琛淡淡地應了一聲,說:「這麼晚打過來,有事嗎?」

「沒事。」蘇瑾年有些緊張,「我只是得知慕……慕爺爺的事,想跟你說幾句話,你現在很忙嗎?如果忙的話,我等下再打電話給你。」

三天前,她就知道了慕老爺子沒的消息,可是那個時候,她沒能給他打電話,因為她知道他那個時候的情緒一定糟糕到了極點,還有就是,他說過,慕老爺子的死,和裴老爺子脫不了關係。

她不相信裴老爺子會做出那麼殘忍的事情,但不相信歸不相信,她還是不想讓他因為她而想起裴老爺子的。

顧慮再三,她還是選擇在今晚打電話。

「現在不忙。」慕洛琛望著窗外,面若冰霜,聲音卻是夾雜著淡淡地笑意說,「瑾年,不用為我擔心,爺爺年紀大了,早晚會走到這一步,我已經看開了,不會因為這事,再責怪什麼人。」

「真的嗎?你、你不怪……」蘇瑾年話說到一半,又把裴錦德名字咽了回去。

「怪,不過為了你,我可以不怪他。瑾年,我父親現在還在他手上,只要他放了我父親,我可以跟他好好的相處。」

「那我立刻打電話告訴裴爺爺,求他放了慕伯伯。」蘇瑾年滿心歡喜的說。

「嗯,好。」慕洛琛頓了下,又說:「謝謝你,瑾年。」

蘇瑾年羞澀地說:「阿琛,你跟我客氣什麼。」

「是我忘記了,現在我們是一家人了。」慕洛琛淡淡地說道。

「嗯。」

蘇瑾年低低的應了一聲,臉頰上飛了雲霞。

一家人……

他這麼說,是準備接受她,和簡汐分開了嗎?

蘇瑾年想到這個,心頭如小鹿亂撞。

心思恍惚了好一會兒,蘇瑾年又想到了葉簡汐,雖然知道這樣很對不起簡汐,但她真的好喜歡洛琛,喜歡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欠簡汐的,她會用其他的補償……

而且……

現在簡汐不是跟瑞典王子在一起嗎?

一切都很美好,不是嗎?

慕洛琛不知道蘇瑾年是怎麼想的,他只要藉助她向裴老爺子傳達一個消息……他的確有認輸的念頭,只是礙著面子沒辦法說出來罷了。

相信,他這番話傳過去,裴老爺子一定會很開心。

而接下來,他會讓裴老爺子更開心。

目光落在桌子上的一張全家福上面,慕洛琛周身的溫度越來越冷,氣場也越來越強大。

護花高手在都市 掛斷了蘇瑾年的電話,慕洛琛對著門口朗聲叫了一聲:「進來。」

周文達應聲推開門,進入房間。

慕洛琛冷聲道:「從明天開始,找人開始收購公司的股票。」

「是,少爺。」

周文達應了一聲,準備退出去。

可在他離開之前,慕洛琛又說:「聯繫其他二十七個人,我接下來要用到他們,不論他們在哪裡,都儘快召集回來。」

周文達頓了下,很快明白,他是要聯絡慕家其他二十七個暗衛,「知道,少爺,我立刻去辦。」

慕洛琛微微的頷首。

周文達退出了房間。

慕洛琛看著他出去,雙手支撐在桌子上,坐了很久都沒有說話,夕陽斜照在他身上,將他的身體分割成明暗分明的兩部分。

漸漸的,夕陽一點點的墜落,他身上最後一絲光明也被蠶食。

他全身融入了黑暗中,像是蟄伏的野獸,隨時準備吞沒一切……

蘇瑾年聽著電話那邊傳來的嘟嘟聲,臉頰上的紅暈許久沒有褪去。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拿起電話,再次撥打給裴老爺子。

電話一接通,蘇瑾年就開口說:「裴爺爺,洛琛跟我說,他想和好,裴爺爺你能不能既往不咎,把慕大伯放了?」

裴老爺子聞言,怔了好一會兒,才緩聲問:「慕洛琛真的跟你這麼說了?瑾年丫頭,你可別誆我。」

慕洛琛之前那麼狂傲,現在跟他低頭認錯了?

裴老爺子不信。

蘇瑾年見他不信自己,有些焦急的說:「當然是真的,裴爺爺,我什麼時候騙過你了?阿琛他是真的知道錯了,只不過他沒辦法拉下顏面跟你說罷了,裴爺爺,你平日里最疼我了,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跟阿琛和好好不好?」

「傻丫頭,你讓爺爺再考慮考慮。」 裴老爺子被蘇瑾年磨得無奈的說。

蘇瑾年哪裡肯依他這麼含糊不明的答案,繼續說:「爺爺,你還考慮什麼呢,大家都是一家人,鬥來鬥去的沒意思,和平相處不好嗎? 轉身償愛 爺爺,你就答應我吧。」

裴老爺子在心底冷哼了一聲,是他想斗嗎?由始至終,都是慕洛琛護著葉簡汐,他才會想著去對付他的。

當然這話,他不會跟蘇瑾年說,現在她對他還有用。

「瑾年,你別為難我這個老頭子,我倒是想和好,可是就怕洛琛當面一套背後一套。這樣,你要是相信爺爺,就說服他,讓他跟你一起到裴家來和好,他真的來了,我絕不為難他,這樣總可以了吧?」裴老爺子說道。

蘇瑾年猶豫了下,說:「那好,爺爺,我們就這麼說定了,你可不許反悔。」

「決不反悔。」

裴老爺子笑著說。

「謝謝爺爺。」

裴老爺子說了聲不客氣,便掛斷了電話。

背著手站在書桌前,琢磨了好一會兒,裴老爺子覺得這事情有些不對,自己剛害了慕洛琛爺爺,他怎麼可能那麼快就示好?

慕家雖說失去了慕老爺子,但也沒衰弱到一點抵抗力也沒有。

對,以慕洛琛的性子,他也絕不可能那麼輕易地放過害他爺爺的人。

他忽然讓瑾年這麼說,一定是在耍詐。

裴老爺子這麼想著,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想騙他可沒那麼容易。

拿起電話,裴老爺子撥打了一通電話,對著電話那邊說:「明天,進一步實施計劃。」

他要把慕家一步步的逼到絕路,到那個時候,慕洛琛再求饒,他就相信他是真的在求饒!

想到慕洛琛跪在地上求饒的樣子,裴老爺子冷笑了一聲。

「根據本台最新報道,慕氏集團股票大跌,很多人大量拋售股票,現慕氏集團的股票兩天內已跌破十個百分點……」

「本台剛得到消息,慕氏集團股票再次出現大跌,慕氏集團連續大跌,專家分析這次大跌,可能和近期出台的政策有關,如果政策不轉變,慕氏集團的股票有可能進一步跌下去……」

新聞報道的聲音源源不斷的傳出來,慕洛琛面無表情的關了電視,然後起身往外走。

門口黎曼見到他出來,忙跟了上去:「總裁,目前我們公司的股票,被一個幕後黑手收購,已經有百分之七的股份,在那個人手上。」

而現在,那個人依舊在收購。

按照這個趨勢下去,只怕那個人聯合公司其他古董,可以和慕洛琛勢均力敵,甚至將慕洛琛趕出慕氏集團。

慕洛琛聽到黎曼的話,冷聲道:「我知道了。」

黎曼等著他說對策,可直到抵達公司樓下,慕洛琛都沒其他的話。

黎曼有些傻眼。

慕洛琛出了電梯,回眸看著愣愣的黎曼,問:「還有其他事情?」

「沒有。」

黎曼搖了搖頭。

慕洛琛沒聞言,繼續大步的往前走。

慕氏集團外面很多記者和小股民圍堵在慕氏集團的門口,見到他出來,立刻湧上前,大聲的朝著他說話。

公司的保安上前,護著慕洛琛往車的方向走。

等上了車,開出慕氏集團,已經是半個小時后。

慕洛琛冷聲吩咐司機:「回家。」

他已經連續四天沒回家了,今天是老爺子的頭七,他必須回去。

車子緩緩地向慕家老宅駛去,到了慕家院子里,車子穩穩噹噹的停下,慕洛琛下了車,管家走到他跟前,彙報家裡的情況。

慕洛琛聽他說完,眉頭緊緊地皺在一起,但依舊沒說話。

待到前廳,管家停住了說話。

慕家所有人在慕洛琛進來的那一刻,將目光聚集在了他身上。

章子芩雙眸紅通通的看著她,咬著牙說:「你還知道回來?你爺爺屍骨未寒,你爸爸還在監獄里,公司股票大跌,你都去幹什麼了?」

「我今天不想吵鬧,只是回來看爺爺的。」

慕洛琛走到馮梓雲跟前,說:「二嬸,爺爺幾點下葬?」

馮梓雲回答:「十二點。」

慕洛琛淡聲說,「現在十一點了,開始吧。」

馮梓雲心裡微微有些不痛快,如今的慕洛琛今時不同往日,他怎麼能用命令的語氣跟她說話?

可心裡不痛快歸不痛快,她還是念著慕洛琛幫過她的份兒上,聽從他的話去做事。

馮梓雲去叫工人進來,抬老爺子的棺材。

慕洛琛靜靜的望著老爺子的棺材不說話。

章子芩在他身邊,在被他嗆聲后,安靜了一會兒,但很快又忍不住說:「洛琛,你到底要不要救你爸爸?你在這個世上只有他一個親生父親,你之前因為葉簡汐,把你妹妹偷偷摸摸送到澳洲我可以既往不咎,現在你難道要眼睜睜的看著他死嗎?」

「裴錦德那麼心狠手辣,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都進去一周了,肯定被折磨的不成樣子了……」

章子芩不停地說話。

慕洛琛眉頭皺的越來越緊,眼底的不耐也越發的濃重。

章子芩說了好一會兒,見他不肯答應自己,心一狠說:「阿琛,你若是真的狠心至此,我就去找裴錦德,把我手裡的股份賣給他,換你爸爸出來……」

章子芩話音一落,慕洛琛驟然扭頭看向她,目光如劍,直直的刺入章子芩的眼底:「你要是敢動奶奶留給你的股份,我絕饒不了你。」

他說話的聲音平靜,可卻透著深深的寒意。

章子芩被嚇得連哭都忘了哭,怔怔的看著他。

豪門囚愛 慕洛琛盯著他好一會兒,對一旁的管家說:「大太太不舒服,把她扶到後院休息,葬禮也不用參加了。」

大太太三個字,讓章子芩更愣了,她忽然發現,洛琛從她說出那句話之後,就沒再稱呼她……媽。

這是她的兒子嗎?

為了利益,父親可以不管,連自己的母親也不認。

章子芩感到心寒。

管家聽慕洛琛的話,讓兩個傭人,把章子芩帶往後院。

傭人靠上前,章子芩才回過神來,看著慕洛琛的側面,她生生的打了一個寒顫。 章子芩被帶走後,葬禮照常舉行。

下午一點鐘,葬禮結束,慕氏集團的股票再次跌停板。

慕洛琛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正準備離開慕家,慕家的幾個長輩趕過來,跟他討要說法。

慕洛琛被堵在門口,進退不得。

雙方僵持了十多分鐘,慕洛琛冷冷的看著慕家的幾個長輩說:「誰若是覺得我做的不對,我可以雙手奉上慕氏集團的掌控權。」

這話一出,現場的氣氛尷尬到了極點。

哪怕他們覺得慕洛琛現在不作為不妥,可現場的人,誰能代替他執掌慕氏集團?

上次老爺子擅自決定,讓知寒取代洛琛,令慕氏集團股票大跌的慘痛教訓,至今還歷歷在目,猶如昨天發生,他們怎敢再一次冒險?

慕洛琛見幾個人不說話,綳著臉上了車。

幾個長輩眼睜睜的看著他離開,沒一個人敢上前的。

慕氏集團連續跌破一周后,沈清華找上了裴老爺子。

裴老爺子乍接到沈清華電話的時候,還有些覺得突然,但考慮到如今沈家和裴家的關係,他還是讓沈清華過來找他。

兩人商定的是十號早上。

當天晚上,沈清華輾轉反側的睡不著,從第一次破處之後,他還從來沒這麼緊張過。

他怕自己在裴老狐狸跟前露陷,明天要走的一步,是計劃里最重要的一步。

若是裴老狐狸不上當,那麼最直接的結果便是……慕家會被裴家整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