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慕容澤:「我去就是了。」

百里柔:「真乖,對了,順便把朝政收回去,讓你父皇歇歇,好不容易才扔了,又要讓他再去。」

慕容宸:「母后,明日的宴會我就不用去了吧。」

慕容煜:「你也得去,你們妹妹都有人要,你倆呢?」

慕容澤:「我很不想成親。」

百里柔:「爺,你看你兒子,就不想我抱孫子。」

慕容煜:「你別惹你母後生氣。」

慕容澤:「母后,強扭的瓜不甜。」

百里柔:「不甜也要扭下來。」 “這就是我和你說的那位鳳棲縣遊樂設備廠的齊經理,我的銀河i型遊戲手柄就是從他手中拿的貨。”王顥把齊格介紹給了南宮龍曌。

“齊老闆你好。”南宮龍曌向齊格伸出手來。

“這位是我在黃鶴市的朋友,南宮龍曌,這次參加了實況足球手柄類的比賽,很有希望拿冠軍。”王顥向齊格也介紹了一番,說到冠軍的時候他還向齊格擠眉弄眼了一番,顯然是心照不宣的意思。

“南宮你好。”齊格和南宮龍曌互相握了握手。

“齊老闆,上午九點多鐘的時候,你是和楚小妹一起過來的嗎?”王顥向齊格問了一聲。

“哪個楚小妹?”齊格不太明白的表情。

“就是楚豪大酒店的楚總。”王顥提示了一下。

“楚總?不認識。”齊格搖了搖頭。

“你怎麼進會場的?”王顥不甘心地向齊格又問了一聲。

“你不是把寫着我名字的邀請函放保安那裏了嗎?我報了你的名字和我的名字,他給我換了這個入場證。”齊格指了指自己胸前的牌子。

“我說不會的吧?你肯定是眼花了。”南宮龍曌推了王顥一把。

“嘿嘿,我可能是看錯了。”王顥也覺得不太可能,能和楚小妹在一起的人,中午的時候,怎麼可能跑到自助區來吃肉包子?

……

大多數參賽選手都在前天或者昨天就到了,少數是今天上午過來的,中午的時候基本全都到齊了。

比賽安排在下午和晚上,主要是爲了方便國外選手倒時差,以免影響到他們的競技狀態。電子競技和其他運動項目不一樣,正式比賽就那麼一、兩天的時間,特別是這種邀請賽,預賽決賽基本一天時間就搞定了。

下午是預賽,晚上是決賽,決賽結束,選手們拿了獎金可以立刻離開,或者在楚豪大酒店再免費住上一晚。

比賽前,王顥拉着齊格跑去了油彩志願者那裏,讓志願者在他們兩邊臉上各畫了一幅小國旗。

“以前做職業選手的時候,一到賽場我就會熱血沸騰,因爲我知道我們代表着一個國家,一定要拼盡全力爲國家爭取榮譽!”王顥在志願者畫小國旗的時候,表情很神聖地向齊格說了一下。

雖然他現在只是個商人,但只要曾經爲這面國旗戰鬥過,就永遠難以忘懷那種努力爭勝的使命感,今天只能做一名觀衆了,但他的心情同樣很激動。

“嗯,能爲國爭光的感覺肯定不錯。”齊格對王顥的話表示了贊同。

“這位哥哥,你長得好帥啊!”畫油彩的小姑娘看着齊格棱角分明、陽光帥氣的臉,忍不住有些臉紅。

“你長得也很漂亮。”齊格只好禮貌了一句。

“嘻嘻,口不對心。”油彩小姑娘一眼就看出了齊格的敷衍。

“是真的。”齊格連忙誠意十足地補了一句。

華國選手在此次比賽中全都配備了銀河i型手柄,王顥控制着在此次邀請賽之前並沒有對其他國家發貨,這導致這次的邀請賽,所有項目都沒有任何懸念可言,華國選手下午的時候,以壓倒性優勢殺入所有項目的決賽,而在晚上的決賽裏,已經決出的項目一項冠軍也沒有旁落。

這一幕讓在場記者和觀看直播的觀衆極爲振奮,要知道華國的選手在電子競技大賽中,特別是手柄類比賽中,從來沒有取得過如此輝煌的戰績。

(作者注:網絡小說和諧一切真實名稱,所以只能用華國人之類的代稱,大家明白怎麼回事就好。)

這次國際邀請賽的最後一個比賽項目,也是此次邀請賽的重頭戲,是手柄賽車項目。楚雲嫙參加了這個項目的比賽,並且順利進入了晚上的決賽,最終和她對陣決出冠軍的,是袋鼠國的選手霍頓。

“楚總!楚總!”楚豪大酒店的員工們一起爲楚雲嫙加油着。

“女神必勝!女神必勝!”南宮龍曌和王顥等人也一起爲楚雲嫙吶喊助威,他們心裏很清楚,有銀河i型手柄的助陣,楚雲嫙肯定能贏下這場比賽。

過來採訪比賽的記者也各種吶喊,現場的氣氛在這一刻達到了最高~潮。

霍頓是手柄類賽車項目的世界冠軍,是這次邀請賽國外重量級選手之一,霍頓爲人一直很傲慢,他認爲的電子競技強國是袋鼠國、米國、德國,在亞洲也只看得起島國和泡菜國的選手,從來不把華國的選手放在眼裏。

但是這次的比賽讓他很有些意外,居然最終是一位華國女選手和他對決,而且在比賽開始之後,他用盡全力,始終無法和楚雲嫙拉開距離。兩人的賽車交替領先,在感覺着情況不對之後,霍頓決定利用自己嫺熟的撞車技巧引發楚雲嫙失誤,確保自己能取得比賽的勝利。

可惜的是,在雙方的賽車發生撞擊之後,楚雲嫙的賽車並沒有失去控制,但霍頓的賽車卻因此減速被拉開了一個車身的距離,之後霍頓儘管用盡全力追趕,但仍然輸掉了這個賽道的比賽。

霍頓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起來,他根本不認爲自己會輸,更不認爲自己會輸給一名華國的女選手,但這件事現在卻是實實在在地發生了!

現場陷入了一片歡樂的海洋,華國選手距離囊括所有項目冠軍又近了一步!

原本對電子競技不太關心的各大網絡媒體,收到前方記者發回的報道、發現這次的比賽在網絡上的熱度越來越高、搜索指數也越來越高之後,連忙臨時增加了直播頻道,把比賽現場的畫面放在了電子競技頻道、體育頻道的首頁,有的甚至放在了整個網站的首頁進行直播報道。

關注這場邀請賽的人越來越多,根據某權威技術網站初步的統計,在各門戶網站觀看現場直播的網民數量已經達到了八百多萬,並且還在迅速增加中。

手柄賽車決賽一共有五個賽道,只要贏下其中三個賽道就可以贏得比賽的冠軍,現在楚雲嫙距離勝利只剩兩個賽道了。 【次日一早】

慕容煜:「夫人,收拾好了嗎?」

百里柔:「著什麼急?我再怎樣現在是皇后,她們等著怎麼了?」

慕容煜:「是是,夫人是皇后,讓大臣夫人等著正常。」

百里柔(換好衣服)「煜,綰髮你來」

慕容煜:「好,為夫給你綰一輩子的發也行。」(扶她坐在梳妝台前拿了梳子梳理她的長發)

百里柔(挑了幾支簡單的發簪)

慕容煜(給她戴上)「好了。」

百里柔:「要不要上妝呢」(抬頭看著他)

慕容煜:「為夫幫你(幫她上好妝)好了。」

百里柔:「謝謝煜。」

慕容煜:「謝什麼?雪兒她們是過來這邊還是直接去御花園」

百里柔:「讓她們過去就是。」

慕容煜:「好」

【柔影宮】

玉影(還在賴床不起)

趙羽:「影兒,該起了,你不是答應母後去御花園參加賞荷宴嗎?」

玉影:「不要起,我才不去看那些個大臣的千金呢。」

趙羽:「為何?」

玉影(揉了揉眼睛醒來)「你是不知道,之前那些大臣的夫人非要我和姐姐去見她們兒子,我才不去呢。」

趙羽:「這樣啊,那我去準備衣服,咱們該去還是得去,不然母後會不高興的」

玉影:「可是我怕那些千金盯上你怎麼辦?你是我的駙馬。」

趙羽:「我只是你一個人的。」

玉影:「要不我們不去了,去找二哥怎麼樣?」

趙羽:「忘了?今日二哥也在宴會。」

玉影:「也是,你給我拿衣服吧。」

趙羽:「好,我給你拿,今日穿什麼顏色?」

玉影:「不知道。」

趙羽(在衣櫃里看了看,挑了一套金白相間的宮裝)「就這套宮裝吧,很適合你。」

玉影:「小羽哥,你看著挑,一般這些都是宮女挑。」

趙羽(拿出衣服)「以後我幫你挑。」

玉影:「好啊,那就麻煩小羽哥了。」

趙羽(關上衣櫃回到床邊)「換上吧」

玉影(拿了衣服穿上,綰好發)「小羽哥,不好看嗎?」

趙羽(看著面前的人,一套金白相間的宮裝,腰間纏著白玉金絲束腰帶,袖邊領口,是金線的兩指寬封邊,外罩一件廣袖拖地外衫,綉著梅花,腳上踏著金絲祥雲繡花鞋。髮髻輕挽,簪著一隻金色的鳳凰步搖,眉心一顆硃砂色的水滴眉心墜,系著一條金色墜白玉的髮帶。略施粉黛,輕點朱唇,一身與生俱來的驕傲與靈氣環繞,顯得那樣的絕色傾國,好似一隻佇立的鳳凰,不可一世。)「好看,我家夫人最好看。」

玉影:「咦,小羽哥,你什麼時候學的這麼油嘴滑舌的了。 獨家暖愛,總裁太霸道 和以前都不一樣了?(好奇的看著他)

趙羽:「有嗎?時辰不早了,我們趕緊去御花園。」

玉影:「我的團扇和手帕」

趙羽(替她拿上,把手帕放到懷裡,把扇子給她)

玉影(和他一起去御花園)「我們呆一會就回來好不好?小羽哥」

趙羽:「為何?」

玉影:「我最不喜歡宴會。」

趙羽:「回楚國后,應該會有不少,你即是公主,又是侯爺夫人,你就躲不了。」 同時,華國選手距離囊括所有項目冠軍也只剩下這兩個賽道了。

儘管霍頓很不服氣,但在接下來的比賽裏,楚雲嫙無懈可擊的操作沒有給他任何機會,最終楚雲嫙直落三局,以三比零戰勝了世界冠軍霍頓,拿到了最後一個項目的冠軍。此次手柄類電子競技邀請賽五個大項共計十八個小項的比賽到此全部結束,華國選手囊括了全部十八項冠軍!

“我有話要說。”

就在所有人準備慶祝的時候,霍頓站起身向場內大喊了一聲,他的隨身翻譯也及時把這句話翻譯了出來。

現場頓時安靜了下來,霍頓是這次邀請賽最大牌的國際選手之一,他說的話在電子競技界是很有影響力的。

“我認爲這次的邀請賽有貓膩,華國選手採取了不正當手段偷走了冠軍。”霍頓大聲發表着他的看法。

現在網絡上通過各種渠道觀看直播的網民數量已經突破了兩千萬,霍頓說的話通過網絡大範圍傳播了開來,一石激起千層浪,網民們不由得義憤填膺,各種彈幕大罵了起來。

“我知道我說的話你們會很生氣,但華國選手確實是使用了不正當的手段,偷走了冠軍,他們的不正當手段,就是這個手柄!”霍頓抓起了楚雲嫙放在桌上的銀河i型無線手柄,把它展示給了現場所有的記者。

現場記者連忙讓他們帶的攝像師給了霍頓手中的手柄一個大特寫,想弄清楚這個所謂的不正當手段究竟是什麼。

“現在,我想問我的對手,敢不敢讓我用這個手柄,她任選另外的手柄和我對戰?如果不敢,或者換了手柄之後輸給我,那麼就證明了她的冠軍是偷的!”霍頓見達到效果之後,當衆向楚雲嫙提了出來。

早在其他項目國外選手全面淪陷的時候,細心的霍頓就注意到了華國選手手中的手柄。他發現所有這些拿了冠軍的華國選手手中的手柄,都是同一個廠家、同一種型號的手柄。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廠家生產的,但毫無疑問,華國選手整體實力如此大幅提升,肯定與這個詭異的手柄有關。

原本霍頓認爲以自己的實力,就算華國選手使用這款手柄和他對戰,他也一樣會贏。但沒想到他居然輸了比賽,而且輸給華國一名女選手,讓一直獨霸手柄類賽車項目世界冠軍的霍頓心裏很不爽,感覺很沒面子,所以當場對比賽結果進行了質疑,要求換手柄重賽。

如果楚雲嫙不同意重賽,那就坐實了華國選手以不正當手段偷取冠軍的事實;如果楚雲嫙同意重賽,在霍頓看來就算楚雲嫙再拿出同樣一款手柄來,雙方同一個起跑線的情況下,她是絕對不可能再次贏下他的。

霍頓這番話之後,整個賽場都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楚雲嫙的身上。整個網絡上的彈幕也都安靜了下來,無數網民關注着直播視頻裏楚雲嫙的反應。

現在這件事,已經不僅僅是一場電子競技比賽的事情了,而是上升到了國家榮譽的層面。

有幾名拿了冠軍的華國選手,爭先恐後地把自己手中的銀河i型手柄通過賽場工作人員向楚雲嫙遞了過去,如果換手柄,肯定不能比霍頓的差啊!

“完了,以楚小妹的實力,就算再給她一個銀河i型,她也不可能打敗霍頓。”南宮龍曌皺起了眉頭。

“確實,同樣使用銀河i型手柄的情況下,比拼的就是雙方的真實實力了,楚小妹不是霍頓的對手,這下華國在國際電子競技界的臉要丟盡了!”王顥也是一臉焦急鬱悶的表情。

王顥暫壓了手柄對國外的發貨,用銀河i型武裝華國電子競技界,就是有個私心想在這次邀請賽中,讓華國選手揚眉吐氣,沒曾想霍頓在最後時刻來了這麼一手。

楚雲嫙顯然心裏也很清楚這件事,所以在霍頓向她提出新的挑戰條件之後,她一時有些楞住了,並不知道該怎麼應對。

這件事,不管她答不答應,她和所有華國選手都已經成了輸家,不答應等於給霍頓和國外媒體落下口實;而答應下來,她十有八~九會輸掉比賽,到時候臉會丟得更大,不僅僅把她自己的臉丟光了,還把整個華國電子競技界的臉都丟光了,她會成爲華國電子競技界的歷史罪人。

“華國電子競技選手的水平很低,整個國家的電子競技水平都很低,在國際比賽中根本就拿不到成績,就象他們的游泳項目一樣,如果不是吃興奮劑,根本拿不到獎牌,連決賽都進不了。”霍頓見楚雲嫙不敢應戰,立刻對着鏡頭再度侃侃而談起來。

在場所有華國觀衆和華國記者聽到霍頓的話之後,都感覺很是羞辱,但是,一時之間卻找不到可以反駁的話語,現在這情況,除非楚雲嫙應戰,然後對霍頓戰而勝之,否則不管說什麼都是自取其辱。

“他們這次確實是靠着手柄纔拿了所有的冠軍,我知道這手柄可以提升選手的實力,先前也訂了一批這手柄的貨,但供貨商壓着貨不發。”泡菜國槍戰選手,這次決戰銀河號的亞軍選手李明鎬也向記者發表了一番言論。

“難怪我們輸掉了比賽,丟掉了冠軍,原來華國選手靠的就是這款手柄啊?華國選手水平不行,偷冠軍確實很有一手。”其他國家落敗的選手也紛紛發表了他們的看法。

霍頓藉着這段時間,用手中的手柄操作了一番面前大屏幕裏的遊戲,身爲一名蟬聯無數次手柄賽車項目冠軍的國際知名職業選手,霍頓立刻感受到了這手柄的神奇,也更加肯定自己是輸給了這個手柄,而不是對手。

“看來我的這位對手是不敢應戰了,算了,你們華國人這次就偷走所有的冠軍吧,以後我將在所有比賽中拒絕與任何華國選手交手。”霍頓見楚雲嫙一直沉默着,於是又大聲宣佈了幾句。 玉影:「哥哥他知道我不喜歡宴會,他才不會閑的沒事辦宴會呢。」

趙羽:「乖,在辰國就一次。」

玉影:「早知道就不答應母后了,大夏天的跑來御花園曬太陽。」

趙羽:「如今後悔也晚了。」

玉影(跟著他)

【御花園內,眾位夫人和千金都是三個一群五個一夥的在說話】

內侍:「太上皇,太后,國主,王爺駕到。」(扯著嗓子喊)

眾人(跪下)「太上皇,國主萬歲,萬歲,萬萬歲,太后,王爺,千歲千歲千千歲。」

慕容煜:「平身,都起來吧」(扶著自家夫人坐到上面)

眾人:「謝太上皇。」

百里柔:「各位夫人都坐吧,本宮昨日見這蓮池的花開著不錯,一時興起就辦了宴會,本宮辦這宴會的目的不止是為了賞荷,還有就是國主和王爺的年紀也不小了,所以本宮和太上皇商量一番,借著宴會讓他們選鐘意之人。」(看著下面都是精心打扮過的千金小姐)

內侍:「雪珊長公主和楚國國主駕到。」

玉龍(陪著珊珊)

雪珊:「天佑哥,不用這麼小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