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感受到對方並沒有敵意,玉龍飛才恭敬的迴應道:“玉龍飛!”

“好名字!”玉龍飛話音剛落,金壁手臂一揚,伸出大拇指對着玉龍飛誇獎道:“玉龍,玉龍,定是大家族的後代,而且以飛爲名,定是你祖輩對你寄託的希望!好名字!”讚歎中,他手臂更是揚了起來。

“呵呵,族長過獎了!”進入金龍家族前,看門的刑輝剛對玉龍飛讚歎一番,雖說他講的很偏,有種扯淡的感覺,但聽到這的玉龍飛,很是滿足,畢竟被別人誇獎誰不願意,難道只有別人對自己破口大罵才樂意?眼下聽到金壁誇獎的他,隨即還禮道:“族長,聽說你受過傷?”

他口氣很是和善,好像老朋友在關切對方一般。

聽到他的詢問,金壁揚起的手臂,在空中顫抖了片刻,之後才猛的落了下來,用一種擔憂的眼神望了靈兒一眼,當看到靈兒並沒有多大的感情波動時,才緩緩的說道:“我受傷這事,本想瞞着靈兒,但眼下看來,我是不能將這個祕密帶進棺材了!”說道這,他眼中不由多了一絲暗淡。

“父親!”

“靈兒,莫慌!”生怕靈兒情緒波動起來,金壁才解釋道:“小兄弟,既然大長老能在你面前講我受傷這事,想必你修爲在六星鑑定師以上吧?”

玉龍飛隱藏實力的能力,向來很強,再加上這段時間晉升爲六星鑑定師,他對實力的隱藏更加厲害起來,眼下若不是博天嘯這類人,定不能看出玉龍飛的真實實力。

金壁對自己的恭敬,給了玉龍飛很深刻的印象,因此他沒有反對而是輕輕的點了點頭:“恩!”

儘管金壁已經猜到玉龍飛的實力,但看到他的點頭,心中的激動卻無法安奈住:“這是真的嗎?”此時的他,兩眼中盡是不可思議,他們金龍家族蝸居在這兒,正是由於仇人太多,爲了家族的存活,只好藉助古墓,還有山前的大陣。像那些能夠到達這的六星鑑定師,他們大多是家族的仇人,想讓他們救自己,簡直不可能,而且這件事,自己還不能大肆宣揚,因爲若是讓仇家知道自己受了傷的話,那家族就有大災難了。

本以爲自己已經沒救的他,看到跟前的玉龍飛竟然點頭,再次有了生機,只要這個小夥幫自己治好病的話,那自己的家族又可以長存下去,這樣的喜悅,比他當族長時還振奮。

感受到父親的喜悅,靈兒也耐不住喜悅,才從太師椅上站起,開心的朝金壁跑來:“父親!”

見狀,金壁猛的拉住了靈兒的手,兩人就興奮的轉起了圈子。

“父親!”

“靈兒!”

兩人的目光中,已經映射出興奮之情。

感受到他們的興奮,玉龍飛嘴角不自覺流露出了笑容:“靈兒——雪兒——父親”一時間,這三個名字,同時冒入他的腦海。

“龍飛小友,我第一次看到族長這樣興奮,若是將族長的病治好的話,我們家族定當重謝!”幸福是會傳染的,靈兒和金壁的幸福,也傳到了金鐵卜身上,此時他正滿臉感激的望着玉龍飛。

“放心吧,我會盡力的,只要你之前說的話算數就可以!”儘管玉龍飛已經被興奮衝昏了頭腦,但他的理智還是告訴他,他這次是爲金龍引導符而來,所以抑制住興奮的他,很是平靜的望着金鐵卜。

“沒問題,沒問題!”興奮下,金鐵卜連連點頭。

可能是聽到了兩人的攀談,金壁才鬆開靈兒的小手,很是興奮的朝玉龍飛點了點頭:“龍飛小友,要是真能把我的病治好的話,想要什麼,儘管開口,只要我金壁能做到,就算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

“族長果然爽快!”男人就應該有自己的豪爽,不然很難成大器。玉龍飛相信跟前的金壁,是頂天立地的大丈夫,他說的話定然算數。

“大長老,將其他長老叫來,我要爲龍飛小友擺桌宴席!”這段時間,金壁生活的雖然和無病時相差無異,但他卻是裝出來的,這種痛苦只有他知道,眼下得知玉龍飛是六星鑑定師的他,很是興奮,爽快的朝金鐵卜擺了擺手。

被他吩咐到的金鐵卜隨即點了點頭,接着就要朝房外走去。

“對了,你帶龍飛小友來的吧?”金壁只顧着高興,卻忘了站在金鐵卜身後的客店老闆,現在金鐵卜走開,他纔看到了客店老闆,因此也是非常興奮的望着客店老闆。

“小的正是!”金龍家族族長那是何等人物,在他們城池中,像一些社會名流,才能接觸到他,像他這種小角色,想接觸到他,比登天還難,這一次要不是玉龍飛的緣故話,他豈能見到這座城池中的大哥級人物,被金壁問道的他,想都沒想,拱着頭朝金壁拜了一拜:“小的乃城池入口處那家客店老闆!”

“刑輝,給這位老闆十萬賞金!”此時的金壁哪能顧得聽這些,手一揮就朝刑輝吩咐道。

“是,族長!”

“十萬?”這個數字,雖然比金鐵卜的“隨便拿”要少很多,但卻讓老闆感激的很。在這之前,金鐵卜雖說放下話說,想要多少就拿多少,但作爲一名小角色的他敢隨便拿嗎?要知道,金龍家族是這座城市的龍頭老大,他們不招惹自己就算好,若是自己真獅子開口,雖說拿的話,惹怒了他們怎麼辦?爲了不惹怒金龍家族,他曾盤算着,從他們錢莊拿一萬金幣。

畢竟貪婪的人,沒有好下場,所以金壁的話,也是讓他實在沒想到。

“二十萬!”看到客店老闆沒有做聲,金壁以爲他不滿意,隨即一揮手,很是豪爽的朝他說道:“二十萬夠嗎?”

“這一下,客店老闆徹底傻了!”二十萬那是個什麼概念,自己的客店經營一年,也就能獲得幾萬的收入,但那還不是淨收入,而且還得在運氣好的時候,眼下金壁一開口就是二十萬,這讓他的小心臟怎能忍受住?

在他的聲音下,玉龍飛算是對金龍家族有了徹底的認識:“強悍!”難怪他們的每座房屋的邊緣都用黃金鑲嵌,看來這不是吹噓的。

“想要多少,你開口吧?”啞口無言的客店老闆,多少讓金壁有了興趣,滿臉笑容的望着他。

“夠了,夠了!”被震驚住的客店老闆,在這個聲音下,終於張開了口:“謝謝金族長,謝謝金族長!”


“那就好,那就好!”聽到客店老闆迴應的金壁,才點了點頭示意自己很滿意。

見到父親這樣滿意,在他跟前的靈兒很是開心的朝刑輝擺了擺手:“刑輝,帶他去取錢吧!”

“是,小姐!”靈兒難免如此文靜,聽到他吩咐的刑輝,默默點了點頭,拉了拉客店老闆的衣袖:“跟我來吧!”之後,就朝房間外走去。

有點傻乎乎的客店老闆,這才朝玉龍飛等人道別到:“謝謝金族長的恩惠,謝謝龍飛前輩,小的這就告辭!”話音剛落,就有點踉踉蹌蹌的走出了房間。 ~~~二更到,兄弟們儘可宰殺~~~

在他走後不久,去喊其他長老的金鐵卜也走了進來,此時幾個家丁,正端着大盤小盤的東西,跟在他身後。

“擺在桌上吧!”走近玉龍飛等人,金鐵卜才朝玉龍飛客氣的說道:“龍飛小友,請入座吧?”

“請”聞聲,玉龍飛忙朝金壁擺了個請的姿勢。

“來者是客,龍飛小友請!”金壁很是開心,忙朝玉龍飛回禮道。

“呵呵!”就這樣,玉龍飛被他們安排到正座上,在他的右手邊,金壁正給他斟茶倒水。

“族長,我來吧!”見到金壁要親自爲玉龍飛斟茶倒水,金鐵卜忙過去接應。

可是,還沒等他將手伸過去,金壁就朝他擺了擺手:“大長老,今天我高興,我給龍飛小友斟茶倒水!”

玉龍飛長這麼大,還沒受到過前輩這般對待自己,眼下金壁對自己這樣客氣,他多少有點不適應起來,準備去接過茶壺。

“龍飛兄弟,你這般見外?”看到玉龍飛在阻攔自己,金壁臉色頓時不好看起來:“來者是客,來者是客!”

“父親,我來吧!”向來沒有倒過水的靈兒,這一刻如同成長了幾歲一般,忙去幫父親。

而就在三人你推我往的過程中,一名穿着粉色衣服的女子,緩緩走了進來。

“族長,什麼事,這麼高興啊?”女子一進門,飽含笑意的臉頰就展現在衆人跟前,望着笑意正濃的臉頰,金壁忙朝她擺了擺手:“金霞,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龍飛小友,六星鑑定師!”

“你好,龍飛朋友!”相比於金壁,被稱爲金霞的女子,則是年輕的很,看到玉龍飛的剎那,她不由伸出手,就要朝玉龍飛握手。

見狀,玉龍飛趕忙將手伸了出去:“你好,金霞仙子!”

“喔,你知道我的名字?”女子對於玉龍飛稱呼很是吃驚,她不敢相信,這名男子會叫出自己的稱號!

“呵呵,仙子果然人如其名,美麗!”玉龍飛不太會稱讚女子,但這段時間的成長,也讓他的嘴,變得甜了起來,若是放在尚佳琪跟前,尚佳琪肯定會說他是個小白臉,畢竟會說話的男子,都是小白臉,而她之所以會看上玉龍飛,八成是因爲他的笨拙,不會說自己好話,而且更有一點,他體膚有點黝黑,但卻是相當的健壯。

聽到玉龍飛對自己的誇讚,金霞仙子的笑容更燦爛起來:“龍飛朋友,這般年輕,就有如此實力,佩服佩服!”

“仙子過獎了!”玉龍飛向來低調,金霞仙子的話剛落,他就笑了起來。而在這笑聲中,他更是對金龍家族暗歎起來。

若是他沒猜錯的話,在這幾個長老中,年齡最大的莫過於大長老金鐵卜,但他卻沒有說什麼,而是甘願聽從金壁的話,要知道金壁頂多就五十歲,而他卻已經鬍子一大把。

還有他跟前的金霞仙子,若是不出所料的話,她也就二十八九歲,她能夠擔當金龍家族長老,這又能說明什麼?

恐怖!絕對的恐怖!

在他震驚中,三長老金山,還有金雄就跨步走了起來。

金雄滿臉鬍鬚,兩隻眼睛圓鼓鼓的,一看就是豪爽之人,一進門,他就喊了起來:“族長,今天怎麼大擺筵席了?難道知道我大雄受累了嗎?”

說話間,走到桌子旁跟前的他,伸手就要去抓桌上的雞腿。

“金雄,休得無禮!”就在金雄的手要抓到雞腿時,大長老金鐵卜忽然喊住了他。

“怎麼了,平時我就這般吃,你們都沒說什麼,今天爲何不可?”顯然,他只顧着吃,完全忘了正座上的玉龍飛。

聞聲,金壁猛的拍了下桌子:“金雄,沒看到桌上有客人嗎?”

“厄……”被他提醒到的金雄,才注意到正座上的玉龍飛,慌忙的擦了擦雙手,睜大着眼珠子,很是愧疚的將手伸出,就要和玉龍飛握手:“在下金雄,兄弟不會在意金雄的魯莽吧?”

見狀,玉龍飛忙將手伸了過去:“玉龍飛,呵呵!”

咔嚓!!

笑聲中,兩人雙手一握,頃刻間玉龍飛的臉色頓時漲紅,對方的手勁太大了,他完全沒有想到這樣的結果。

“金雄!”見到玉龍飛漲紅的臉色,金壁忙喊道。

“我當是什麼人物呢?小角色也坐在正座上!”說着,便將盤中的雞腿抓了起來:“嗯,今天這烤雞腿不錯,還合胃口!”

說着,就是得意的吃了起來。

啪!啪!

金雄的無禮,再也讓金壁的臉面掛不住了,他一拍桌子,猛的站了起來,很是氣憤的望着金雄。

可能是他拍的力氣太大,他剛剛拍下後,他身體就顫抖起來,頭也有眩暈起來:“你……”說話間,就要躺下去。見狀,靈兒忙去扶自己的父親。

“族長!”這一刻,在他跟前這夥人都慌了,忙去扶金壁。


可是,還沒等他們靠近,金壁就朝金雄揮了揮手:“你……給我……向……龍飛……小友道歉!”他說話很是艱難,說完此話的他,幾乎昏迷過去。


“哼!”

頃刻間,數隻眼都對準了金雄,不過金雄並沒直接向玉龍飛道歉,而是將頭偏向了一邊:“在我金雄的詞典中,還沒有屈服這個詞,除非他比我強,不然休想讓我道歉!”

“你這傢伙,真不懂事!”這個時刻,金雄還是如此執拗,多少讓後來跟進來的金山不解,因此他快步走到了金雄跟前,將金雄擋在了身上,非常誠懇的向玉龍飛道歉道:“龍飛小友,我這個兄弟就是這樣執拗,你不要和他一般見識,我代表這個兄弟,向你道歉!”

“沒事的!”玉龍飛並沒有生金雄的氣,只是有點震驚金雄的力氣爲何這般大,在他和金雄握手之前,他已經預料到對方會這樣,而且他也在手上留了一手,但他萬萬沒想到的是,對方手中的力氣竟然這般大,自己在他跟前,竟然沒有一絲建樹,好在金壁喊住了他,不然自己真不知會被他捏成什麼樣。

聽到玉龍飛說自己沒事,即將抽過去的金壁,才慢慢緩過來,有點愧疚的望着玉龍飛:“龍飛小友,還望你不要往心裏去,來,來,嚐嚐我們家族大廚的手藝!”說話間,拿起筷子,朝玉龍飛指了指桌上的菜後,就夾了一塊青菜,塞到了嘴中。

由於玉龍飛的實力,已經增長到一定境界,因此他幾個月不吃飯,也沒有大礙,眼下嚐到金龍家族的菜餚,他如同吃到美味佳餚一般,吃的津津有味:“不錯,不錯!”他邊吃,邊砸着嘴,聽着這些聲音,還很愧疚的金壁,才笑起來:“龍飛小友喜歡就好,來,吃吃,要是不夠的話,再添加!”說着,就要朝門外喊。

“金族長,夠了,已經夠了!”這一桌,足足擺了三十六個盤,他們七個人吃的話,已經足夠了,而且都是大盤菜,因此他們絕對夠吃。

這頓飯,他們吃了有兩個小時,當把飯吃完時,太陽已經落山。

望着門**進的夕陽,金壁的眉頭不由一皺:“龍飛小友,如今的我,已經如同西下的夕陽,若是沒有遇見你的話,我怕是活不過多久,還好,我遇見你了!”說道這,他失望的眼神中,再次有了希望。

聞聲,其他幾人都齊聲喊道:“族長,你不會有事的!”

吃飯過程中,他們已經瞭解到,玉龍飛是一名貨真價實的六星鑑定師,因此對他也是敬佩幾分,儘管這樣,之前與玉龍飛有不愉快的金雄,還是不敢相信這個事實,眼前這傢伙只是二十出頭的毛頭小子,他會有這般實力?要知道,整個家族中,天賦最強的莫過於靈兒,可惜她由於種種原因,不能進行更強的修煉。不然,二十歲的她,走出去定會是稱霸大陸的強者。

眼下的玉龍飛無名無分,只是偶然闖進整個家族的,因此他堅信跟前的玉龍飛,並沒有真正的實力,或許是族長判斷錯了。

儘管他心中有種種揣測,但此刻的他,卻不敢張口說出來。要知道,剛纔若不是金山的話,此時的族長,還不知怎樣懲罰自己,眼下能不惹族長,不惹就是了。

就在他揣測中,玉龍飛忽然張開了口:“族長,只聽說你受傷,但並不知你受的何種傷,能否讓在下一看?”

再強的醫生,若是不對病人的病情查探一番的話,他也無法給病人治病,何況玉龍飛只是普通的醫生,所以他需要看一下金壁的傷口。

“靈兒,金霞你們迴避一下吧?”聽到玉龍飛的詢問,金壁不由朝靈兒還有金霞吩咐道。

“父親!”顯然,此刻的靈兒想在父親的跟前,看看父親的傷口。

可是,她話音剛落,金壁就瞪了她一眼:“靈兒,不聽話了?”

“父親,靈兒最聽話了,靈兒這就出去!”生怕父親生氣,再將傷口擴增,靈兒慌忙答道,之後就不捨的走出了房間。

咯吱!

聽到兩人合上門的聲音,金壁才走到牀邊,準備將衣服脫下。 金壁乃金龍家族的族長,主導着一切,若是他因病辭去的話,那金龍家族的實力,定當縮減一大截,到時候金龍家族就會成爲人人捏摸的軟柿子,儘管這樣,敢捏摸的都是實力強勁之人。


俗話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金龍家族就算被人捏摸,也輪不到無名小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