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想明白這個,周偉光定了定心神,直接打開了臥室的門。

只是,這剛一開門,就看到一隻女鬼,真的站在牀邊上,不斷的啜泣。

眼看着周偉光開門進去,那隻女鬼慢慢的轉過身,看了周偉光一眼。

這一眼,周偉光心裏開始緊張了。

她想要做什麼?會不會對自己不利?

周偉光萬萬沒想到的是,那隻女鬼竟然跪倒在了他的面前。

“我知道你有本事,你快救救他吧。”那隻女鬼哭泣着說着。

“什麼意思?”

шшш¤ ttκá n¤ C○

這讓周偉光相當的詫異,她這話是什麼意思?她不是來害人的嗎? 重生之薔薇花開 還有,就算是什麼情況,她居然還來求着自己就這個男的。

“旁的先不說,你先救救他吧,這要是再耽擱下去,恐怕他就要……”那隻女鬼哭泣的更加嚴重了。

周偉光心裏不理解,但是擡頭看了一眼那邊的那個男的,果然,他的魂魄已經有要離開的意思了。

這要是真的離開了,這個男的也就算是徹底沒什麼希望了。

算下來,這個事兒雖然是三叔抓了這個男的,但是把這個男的魂魄撞亂的,終究是張昊天的家。

所以,自己是有責任幫忙弄好的,不然,這個罪過真的就要落在張昊天的腦袋上了。

快走了兩步,周偉光站在那個男的身邊的時候,他的狀況已經不太好了。

爲了能儘快的解決這個男人身上的問題,周偉光小心的把他身上的那些魂魄一點點的導出來,然後再一點點的聚攏,最後,重新放回到身上。

這事兒說起來簡單,但是真的做起來,哪兒就那麼的簡單啊!等到把這一切全都做好的時候,周偉光已經累的不行了。

荒原紅城 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周偉光轉過身,先是看了看離着比較近的那隻女鬼,之後又看了看女鬼後面的那個女人,“可以了,沒事兒了。”

“真的嗎?”那個女人糾結的說着,看的出來,她十分的擔心,但是又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走過去看看。

這種事情,換做是誰都會心驚膽戰的,畢竟這是誰都沒接觸過的範疇。

系統穿梭之福妻滿滿 所以對於這個女人心裏的擔心害怕之類的情緒,在周偉光看來,也都是可以理解的。

只是,現在真的就任由這隻女鬼留在這裏嗎?

倘若這隻女鬼有害人的心思,那自己留着她繼續在這裏,豈不是就算是縱容她了嗎?

心裏開始擔心這個男人了,周偉光覺得,自己需要好好的找這隻女鬼聊聊,至少了解一下她的目的,也好知道她爲什麼會在這裏,還有,知道了這些,也好試探一下,看看這隻女鬼是不是有害人的意思。

這要是沒有那就再好不過了,但是要是真的有傷害這個男人的心思,那就真的不能留下這隻女鬼了。

只是,現在這個房子是人家的,這人也還都在門口站着,自己應該如何找這隻女鬼說說話呢?

就在周偉光愣神兒的時候,那個女人開始擔心了,不斷的說着求證的話,希望周偉光可以十分確定的說一聲,這個男的,也就是她的丈夫,很快就會醒過來,還會和從前一樣。

看的出來,這個女人的傷心難過一直是忍着的,但是到這個時候,也纔算是徹底的發泄出來。

“放心好了,不會有事兒的。”周偉光說着安慰的話,但是這些話在周偉光看來,也就是忽悠忽悠人了。

怎麼可能會沒什麼事兒呢?那邊還站着一隻女鬼呢,並且看的出來,那隻女鬼對這個男的是有一些感情在裏面的。

要是這隻女鬼僅僅只是來看看這個男人的,那也還算是好的,就怕這個女鬼是來找這個男人麻煩,或者是想帶着這個男人一起離開這個世界,那就不好辦了。

想到這一層,周偉光轉身又看了那個男人兩眼,想給他隨便看個面相。

然而,還沒等怎麼看呢,那隻女鬼就已經到了周偉光的跟前了。

“你能幫幫我嗎?”那隻女鬼幽怨的說。

周偉光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了,或者說,都不知道是否應該回答。

先不說是答應還是不答應,就說現在要是在這裏跟這隻女鬼說話,那邊站着的那個女人會不會覺得很可怕?

這房間裏,似乎應該就只有他們三個人,一個昏迷不醒的男人,一個自己,再就是那個女人了。

要是在這裏對着空氣說話,還說的這麼怪異的話,這個女的會不會胡思亂想?

這邊剛剛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要是再讓這個女人知道她家裏有一隻女鬼的話,也不知道會不會嚇壞了。

就在周偉光猶豫着的時候,那隻女鬼已經跪在了他的面前了。

“我知道這個事兒不太好說出口,但是我真的很希望你可以幫我一下,求求你了。”

那隻女鬼帶着哭腔說着,看着那個樣子,也是相當的誠心的希望周偉光可以幫忙了。

周偉光也覺得有些於心不忍了,但是房間裏還站着一個女人,這麼直接說,真的好嗎?

轉身又看了看那邊的女人,周偉光更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女人像是意識到了什麼問題一樣,瞪大了好奇的眼睛看着周偉光,“那個,是不是還有什麼事兒……”

女人的話沒說完,眼神就已經左右飄了起來了,像是在周圍尋找什麼東西一樣。

周偉光自然知道這女人在想什麼,爲了不讓這個女人過於擔心害怕,周偉光只能微微一笑,“什麼都沒有,放心好了。”

這話說完,女人顯然還是不太放心,總覺得這個房子裏有什麼東西一樣。

“那個,大師,我想問一下,我家是不是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啊?”

那個女人問的怯生生的,就好像是害怕自己說完這些話,就被家裏的那些東西給掐死了一樣。

這房子這段時間一直都是這樣的,冰冷的不行,就算是說這個房子沒什麼事兒,估計也沒人相信了,誰家房子能大夏天的還這麼冷?

周偉光聽的好笑,還真的是第一次有人這麼稱呼自己。

“放心好了,沒事兒的,沒事兒的。”

這話說的心虛,周偉光轉身看了看那隻女鬼,想要知道,這隻女鬼到底是什麼情況,爲什麼要繼續留在這裏,還有,這個事兒也真的是讓周偉光好奇了。

爲了搞清楚這些事兒,周偉光又看了一眼那隻女鬼,用眼神示意她,讓她跟着自己出來一下,只有離開了這個房子,自己纔可以在不嚇壞了這個女主人的前提之下,和這隻女鬼好好的說說話。

女鬼很聰明,一看周偉光的眼神就知道了,也沒吭聲,從地上慢慢的站了起來之後,乖乖的站到了門口,那個意思已經很明顯了,就是在等着周偉光,只要是他往外走了,女鬼就肯定跟上去了。

爲了能儘快的跟這隻女鬼聊聊,周偉光又簡單的說了幾句安慰的話給女主人之後,急匆匆的離開了。

剛一走到樓下,周偉光就開始問仍舊還藏在樓道陰暗處的那隻女鬼,“你現在可以說了,你到底是誰,爲什麼留在這裏,還有,你找我是想讓我幫你做什麼?”

女鬼沒開口,倒是先哭了起來。

“嗚嗚嗚嗚,這裏是我的家啊,我纔是這個家的女主人啊!”

這斷斷續續的話,讓周偉光心裏一顫。

“什麼意思?”爲什麼這隻女鬼說這裏是她的家,還有,爲什麼她纔是這個地方的女主人,這裏面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說來話長了,大概半年之前,我們家裏還都是好好的,那次放假,我跟我老公決定出去旅遊,當時就想找個偏一點的地方,一來是空氣好,二來,那種人跡罕至的地方風景也都是沒被人破壞過的,肯定更好看。

我們當時是開了好幾個小時的車,纔到了那個在網上找了很久的地方,據說那個地方平時人比較少,並且風景是真的很不錯,並且我們當時是真的在網上看到了一些好看的照片,就以爲那個地方真的很錯。

但是等我們到那個地方的時候,發現根本就不是那麼一回事兒!

那地方確實是人跡罕至,但是並沒有所謂的好看的風景,有的就只是一個老宅子,還是那種一看就知道很多年沒人住過的老宅子。

我倆知道被騙了,就想着趕緊離開比較好,省的留在那裏怪嚇人的。

但是那個時候天色都已經不早了,加上還開始下雨了,我倆沒辦法,就只能進了那個老宅子,想着先暫時避避雨,回頭等到雨停下來了,再離開這裏也就是了。

結果我們誰也沒想到,這一等,就是一個晚上啊!

那個晚上我記得,我當時總覺得有誰在盯着我看,但是周圍根本就沒有其他人,我跟我老公說了這個感覺,他就覺得是我沒事兒找事兒,還說我自己神經過敏,讓我趕緊睡覺,睡着了,也就不會胡思亂想了。

但是我真的睡不着啊!那種感覺很奇怪,我真的從來就沒覺那麼強烈的被人盯着的感覺。

整整一個晚上,我都是在這樣的感覺當中度過的,說是驚弓之鳥也不過了。

但是白天的時候我已經是累個半死了,再這麼熬着,我也受不住了,就在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我就睡着了。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我發現我已經不是我自己了!

另外還有一個我,正在跟我老公說話,就像是他們纔是夫妻,我是個局外人一樣!

我想跟我老公說話,但是他聽不到,不管我做什麼,他都感覺不到,我當時以爲我自己已經死掉了,但是要是我真的死掉了,那陪在我老公身邊的女人又是誰?

爲了搞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我乾脆跟着他們回到了這裏,但是這根本就沒什麼用處,我老公還是聽不到我說話,感覺不到我的存在。

本來我以爲一直都會這樣了,今天我看到了你,我覺得你就是我的希望,所以我求求你了,一定要幫幫我,千萬要幫助我啊!我真的不想就這樣下去了。”

那隻女鬼哭的快要斷氣了一樣,要不是鬼沒有眼淚,周偉光真的擔心這裏會鬧洪水。

“你說的這個事情,我從前還真的沒遇到過,你等我回去好好想想,之後再來找你如何?”

周偉光是真的不知道,同時也不想在這裏浪費太多的時間,畢竟那邊周瑩瑩還相當的危險,自己不能把周瑩瑩那邊的事兒給丟沒了。

女鬼還想請求一下,這事兒對於女鬼來說,也真的是相當嚴重的了。 但是女鬼看着周偉光的這個樣子,也知道他現在肯定有什麼着急的事情要辦。

“你,大概什麼時候才能……”

女鬼怯生生的問着,生怕周偉光的話都只是敷衍,自己的事兒,目前看來,也真的只有他纔可以幫忙了。

“你放心好了,我這邊的事情一忙完,我會立刻來找你的,也是這一兩天,放心吧。”

周偉光爲了能儘快的離開這裏,回到周瑩瑩的身邊,也只是含糊的答應了,然後轉身急匆匆的離開了。

小心的進了張昊天家的大門,周偉光發現周瑩瑩還在睡着,心裏說不來的踏實。

真好,周瑩瑩還沒醒過來,這要是真的醒來了,還知道怎麼疼呢。

在感慨之後,周偉光又想到了張昊天那邊,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有沒有找到他們想要找的東西,還有,這都出去這麼長時間了,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周偉光心裏着急,但是也知道,現在不是打擾張昊天的時候,說不這會兒他們正在忙什麼,要是打擾到了,那不好了。

於是周偉光默默的放下了手機,重新回到客廳,坐在了前世的身邊。

前世剛纔看周偉光一進門奔着周瑩瑩去了,也沒吭聲,現在看着周偉光坐到自己跟前了,前世左右也是無聊,乾脆也隨便的跟周偉光說幾句話,權當是打發時間了。

“剛纔的事兒,怎麼樣了?”前世問。

“還行吧,也還算是順利。”周偉光含糊的回答。

這事兒卻還算是順利,當然了,要是去掉那隻女鬼的話,但是實際,那隻女鬼也真的沒做什麼阻攔,甚至還求着自己,希望自己可以幫助她的丈夫,當然了,前提是那個是她丈夫。

“那你還回來的這麼慢?”前世不是很明白了,不是沒什麼事兒嗎,爲什麼還耽誤了這麼長的時間?

既然沒什麼事兒,那不是應該早些回來的嗎?

周偉光覺剛纔的事兒也不是什麼太大的事兒,再說了,自己做這個事兒也都是光明正大的,也沒什麼不可以說出來的,乾脆,直接把剛纔那隻女鬼的事兒,當做是打發時間的談資說了出來。

“還有這樣的啊,這不是搶嗎?”在前世看來,那隻女鬼還真是相當的可憐,自己的丈夫被不知道什麼東西給搶走了,自己現在也只能是站在旁邊看着。

不過,到底是什麼東西做了這種事兒?光天化日的,這麼明目張膽的搶?

“我也不是很清楚,本來也沒想多管的,這些事兒你懂得,還是少管較好,但是人家都那麼求着我了,我也沒好意思拒絕,給答應下來了,但是你看看,現在周瑩瑩還這樣呢,我怎麼還有心思管其他的?所以等到周瑩瑩好了之後再說吧。”

周偉光忽然有些後悔了,自己剛纔爲什麼要答應,爲什麼呢?

這答應下來倒是簡單,可真的要去幫忙,不這麼簡單了!

首先不說別的,說自己現在沒那麼多的時間啊!周瑩瑩這邊的事兒還沒解決完呢,再說了,算是周瑩瑩這邊的事情全都搞定了,外面還有那個將軍虎視眈眈,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又來找什麼麻煩了。

越想,周偉光心裏越後悔,但是現在這個時候也沒是更好的辦法了,既然都答應下來了,總也不能不辦。

想來,這個事兒應該也不會太麻煩了,所以回頭等到張昊天他們回來了,自己再過去看看也是了,爭取早點解決了那邊的問題,省的以後麻煩。

周偉光心裏是這麼盤算的,但是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爲什麼好好的,一個晚的時間,這人能被別的什麼東西給佔據了呢?

越想周偉光越不明白,想來,這個事兒還真的要自己親自去看看才能知道了。

與此同時,張昊天還在迷霧摸索,但是現在,他已經覺得那個聲音近在眼前了。

“你是誰?你想做什麼?”

張昊天大聲的問着周圍,因爲不知道那個傢伙到底是在哪個方向,所以只能轉着圈兒的一點點的問。

“呵呵,你來找我,還想問我是誰?”

之前那個咿咿呀呀的聲音漸漸停止,最後,還說了這麼一句話。

張昊天沒明白,“我找你?”自己來這裏,可從來不是來找什麼厲鬼的,自己是來找那朵花的,自己只要那朵花。

“不是來找我,你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那個聲音反問。

這把張昊天問的更加糊塗了。

自己真的不是來找這隻女鬼的,真的不是! 靈氣復蘇之空間楊柳 但是爲什麼這隻女鬼會有這樣的想法呢?難不成,真的有很多人想來找這隻女鬼嗎?

想來,這不過是一隻女鬼,那些人來找她能做什麼?估計這個世界,除非是有什麼特殊目的的,不然,沒誰會想去找女鬼吧。

張昊天心裏是這麼想的,但是不知道應該怎麼說出來較好,還有,這件事兒還沒弄明白呢,還是先看看再說。

“你說很多人來找你,我覺得我跟他們不一樣,我不是來找你的,我是想借用你這裏的一朵花。”張昊天簡單額的解釋。

這個事兒,自己真的是無辜的,自己從來沒想要找什麼女鬼,無非是路過這裏的時候正好遇到了,還不是自己想要遇到的,這完全是強買強賣了。

要是有辦法,還真的不想遇到這隻女鬼了呢!畢竟自己現在着急尋找那朵花,這隻女鬼的出現,真的算是耽誤自己的事兒了。

“我只說一次,我並不是來找你的,我是希望可以找到那朵花救人的,所以,你要是以爲是我來找你,所以才弄出這些東西來,那大可不必了,希望你可以幫助我,我知道你很好。”

最後張昊天還不忘記誇讚這隻女鬼幾句,希望她可以看在這些好聽的話份兒,儘快的撤掉這裏的迷霧,也好讓自己可以儘快的找到那朵花所在的位置。

當然了,要是這隻女鬼能帶着自己找到那多花兒,那簡直是更好了!

不過,這個想法也僅僅只是一閃即逝了,因爲張昊天知道,這種事情真的只能看那隻女鬼心情了,人家心情好了,纔會帶着自己去尋找,心情不好,沒準兒還會給自己找來更多的麻煩。

在張昊天想着這些的時候,那隻女鬼再次開始大笑了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