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想想還是這麼回事。

女人嗎,都是愛美的,尤其是這件禮物還是獨一無二的,沒有第二份,既能夠表達自己的愛意,也能夠讓陸傾城滿意,這麼想想,還是可以的!

「行!那今晚我就帶著傾城一起過去,幾點?地方?」

秦穆然點點頭,問道。

「晚上七點,就在我的格林大酒店。」

紀凌風笑道。

「行!」

說完秦穆然便是掛斷了電話,打算今晚帶著陸傾城去格林大酒店,參加這個拍賣會。 鬼胎,李若曦當初被穆皇后硬生生逼迫吃下的人種蠱演化而成!

按照黃大師的說法只有利用還魂草煉製爲萬靈丹纔可以化解李若曦腹中的鬼胎,這也是趙小川爲什麼要進入輪迴之地的重要目的。

只是趙小川看着眼前的紅毛類人猿,萬萬沒想到在他還沒有得到七葉還魂草時,李若曦體內的鬼胎已經成熟,並且將李若曦侵蝕成這個樣子。

“啊!混蛋,你到底想要做什麼?你說你到底想要我做什麼?”趙小川歇斯底里的大喊道,感到自己的每一根神經都要被怒氣充滿了。

“呵呵,不要激動!李若曦體內的鬼胎纔剛剛結成胎盤,想要瓜熟蒂落還有一段時間!”柯雲泣慢條斯理的說道:“況且救她對我來說只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

柯雲泣話音剛落,漆黑的夜空中一陣顫抖,一副滿是星光的景色出現在趙小川面前。

那片星光中一朵朵奇異的花朵不斷地隨風搖曳着,不斷地舒展着它們的身軀,在夜空中尤爲的扎眼。

“怎麼可能?這是..還魂草?六葉的,七葉的,還有八葉的!你怎麼可能擁有這麼多的還魂草?”

那片星光中浮現的花朵正是趙小川夢寐以求的還魂草,然而那數量之多足以讓趙小川瞠目結舌!

聽到趙小川的叫喊聲,那紅色巨爪上的李若曦一陣掙扎,不斷地嘶吼起來,彷彿想要將那片星光中的還魂草據爲己有!

“呵呵,看起來這叫做李若曦的小傢伙有些着急啊!這樣可不行!”柯雲泣的聲音響起,那些還魂草化爲星光消失不見。

隨即一道道綠色的閃電劈在了李若曦的身上,讓李若曦瞬間慘叫起來!

“你做什麼?”趙小川大叫道。

“噓!不要激動!”柯雲泣陰森的聲音響起:“放心吧!她沒有事情,只要你完成了我說的事情,她就一點事情都沒有!至於現在的她,我只不過幫助她壓制體內的鬼氣,讓你有更多的時間來到我這裏而已!”

彷彿是在驗證柯雲泣的話,李若曦的慘叫聲越來越低,身上的紅色長毛也漸漸褪去,慢慢地露出了人類的面孔,但卻卻昏睡了過去。

趙小川見狀,微微鬆了口氣,怒視着天空中的紅色巨爪,怒道:“你究竟想要我做什麼?”

這是趙小川第二次問對方同樣的問題,語氣中充滿憤怒和無奈。

他感覺自己就像是對方手心中的棋子,任由對方的擺佈,而自己卻一點反抗的機會都沒有。

“唔!做什麼?這個問題很有意思!”柯雲泣反問道:“你想要做什麼?”

趙小川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又想要開口,但是卻又被柯雲泣打斷了!

“你不要說話!讓我猜猜看!”柯雲泣像是一個孩童在玩弄自己心愛的玩具般說道:“你想要救出你的朋友,包括李若曦?你不想讓你的朋友收到一點傷害,想要保護他們?還有想要殺死了我泄憤?”

趙小川強忍着怒火,沉默不語,因爲他的心中確實是這麼想的。

“不錯的想法!可惜..不現實!”柯雲泣輕笑道:“冒昧的反問一句,你憑什麼保護你的朋友?或者說是殺死我?”

趙小川一愣,被對方的問題攔住了!

“身爲弱者的你可以做什麼?又能做什麼?在我面前除了像瘋狗一樣狂吠,或是像乞丐一般乞求着我之外,你有其他的選擇麼?”

柯雲泣的話像是一把把鋒利的刀子插進趙小川的心臟,卻又無法否認如果自己和對方硬碰硬的話,無疑是以卵擊石!

一時間,趙小川心中升起一絲不忿,同時不斷思考着自己和對方的差別。

隨着時間的過去,之前的想法再次漫上他的心頭!

“力量!沒錯!我和他之間最大的差別之一就是力量!因爲他有力量所以可以將我玩弄於鼓掌之中,而我如果有了比他更加強大的力量,那麼我就可以戰勝對方,甚至殺死對方,從而保護我身邊的人!”

彷彿厚厚的陰雲中透出一縷陽光,趙小川忽然有種明悟,思路越來越清晰。

“力量,我需要更加強大的力量!”

這個念頭不斷地在趙小川的腦海中盤旋着,重複着,他的一雙蛇瞳一般的鬼眼越來越亮。

周圍的血霧鬼靈似乎受到了他的影響,在空中的旋轉越來越快,逐漸形成一道巨大的血色旋風,並且將趙小川包圍在風暴中心。

紅色巨爪上的紅色長毛似乎受到了旋風的牽引,脫離了紅色巨爪,在天空中不斷化爲一道道紅霧鬼靈。

紅色巨爪和李若曦的影像漸漸消失不見,融入到旋風之中,只留下柯雲泣的一陣狂笑。

“哈哈,沒錯!輪迴者,沒錯,這個世界就是由力量組成的!感情會欺騙人,信任會背叛你,所有的一切都是虛幻的,只有力量,只有自己掌握的力量纔是真實的!”

“擁有力量,你纔會看清這個世間的本質!擁有力量,你纔可以在這個世界隨心所欲!所以,儘量的強大吧!強大吧!”

“強大到不要讓我失望的境界,強大到讓這天地都顫慄的世界吧!只有這樣你才配成爲完美的試驗品,只有這樣你才配得上我偉大的計劃!”

柯雲泣的聲音還在天空中迴盪。

驟然間一束腥紅的光束從旋風中射出,擊中了那正在分解的紅色巨爪。

柯雲泣的聲音瞬間嘎然而止,緊接着一雙碧綠的,磨盤大小的蛇瞳在紅色的旋風中亮起!

紅色旋風微微一滯,緊接着趙小川的爆喝聲響起。

“柯雲泣,你等着!我一定會殺了你的!”

隨着爆喝聲的響起,那些紅色的旋風瞬間像是旋風中心涌去,眨眼間消失不見,而周圍則再次恢復了一片黑暗。

咚咚咚!

像是戰鼓響起,又像是某人的脈動,天地間一個充滿頻率的聲音漸漸響起,而那聲音則來自於黑暗虛空中站立的趙小川。

趙小川睜開眼睛打量着周圍,先是露出迷茫的神色,但逐漸像是想起了什麼,眼中的光芒越來越亮,就好像是兩點星辰在夜空中散發着耀眼的光芒。

隨着光芒越來越強盛,那調動的聲音也越來越大,越來越急,直至整個空間似乎也開始顫抖起來。

咔嚓嚓,一陣清脆的聲音響起!

原本漆黑的空間以趙小川爲圓心,一道道裂縫像是周圍擴散開來,同時無數的光芒從那些裂縫中射入,將周圍的黑暗驅散開來。

周圍的空間像是玻璃的碎片慢慢掉落,然後李正義再次顯現在趙小川的面前。

“大,大人,你沒事吧?”

軒轅鐵看着發愣的趙小川緩緩睜開眼睛,感覺一股強大的氣勢從他的身上澎拜而出,然後瞬間消失,有些戰戰兢兢的問道。

趙小川轉頭向着軒轅鐵望去,軒轅鐵和趙小川對視的一剎那,頓時感覺自己的心臟停止了跳動,然後連忙低下了頭顱。

“這是趙小川?還是輪迴者本身的面目?”

幾乎條件反射一般,軒轅鐵腦中冒出這麼一個念頭,心中產生一種惶恐,同時腦中不斷盤旋着剛纔一瞬間看到的趙小川的眼睛。 與紀凌風打完電話以後,秦穆然便是拿著手機,打了陸傾城的號碼。

陸傾城可能正在辦公,無人接聽,等秦穆然開到瀧江別墅的時候,陸傾城的電話便是回撥來了。

「喂,剛剛在開會的,怎麼了?」

陸傾城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了過來。

「今晚我帶你出去參加一個活動,預留出時間。」

秦穆然並沒有說是拍賣會,要不然的話,陸傾城說不定會拒絕,這樣子的話,他的目的豈不是達不到了?

「啊?什麼活動?要我過去?你不是一般都不帶我嗎?」

陸傾城有些意外。

秦穆然一向都是自己行動,而她的重心都放在盛康集團上面,所以也沒有時間陪她一起過去。

「沒有,這不是知道你沒有空嗎?今晚帶你出去一起玩下。」

秦穆然神秘地說道。

「好吧,幾點?」

陸傾城問道。

「七點,我六點半來公司接你。」

秦穆然看了看時間,說道。

「行,你到了打電話,我下來。」

陸傾城看了看行程,今天也沒有什麼特別重要的事情,於是點頭答應道。

攝政王的將門寵妃 不過女人的直覺總是很準的,秦穆然今天一反常態,肯定是有什麼事情瞞著自己。

「好!」

秦穆然點點頭,便是掛斷了電話。

轉眼,夜幕已經到來。

漆黑的夜色之中,中海瞬間煥然一新,換了一層衣裳,再次躁動了起來。

五光十色,車水馬龍。

下了班的人們,如同放飛了自我一般,盡情宣洩著一天的辛苦。

千山獨行 白天被老闆,上司壓榨了一天了,到了晚上說什麼都要發泄出來。

秦穆然開著瑪莎拉蒂來到了盛康集團的樓下,打了個電話給陸傾城,陸傾城很快便是從樓上來到了大廈門口。

上了車,系好安全帶,陸傾城看著秦穆然,好奇的問道:「什麼活動?這麼神神秘秘的。」

「一個拍賣會,小風喊著我們兩個去看看。」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你什麼時候這麼喜歡去拍賣會了?」

陸傾城一雙眼睛上下打量著秦穆然,問道。

「果然啊,男人一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陸傾城點點頭,話裡有話地看著秦穆然說道。

「怎麼會呢!我有錢嗎?我一分錢都沒有!」

秦穆然感覺到陸傾城目光之中的異樣,瞬間求生欲滿滿的。

「我的錢都是我老婆的,好男人怎麼能要錢呢?男人一有錢就變壞!我的賬單可簡單了!」

秦穆然保證地說道。

「呵呵,但願如此!秦家主!」

陸傾城冷哼一聲,說道。

「當家的,你這話就見外了!我對你的一顆心,那是日月可鑒,天理昭昭。」

秦穆然臉上一笑,立刻安慰道。

「少說這些,還不開車,一會兒遲到了!」

陸傾城瞪了眼秦穆然,說道。

「得令!」

秦穆然臉上一笑,於是便是迅速發動了汽車。

一陣馬達的轟鳴聲傳來,瑪莎拉蒂瞬間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等來到格林大酒店的時候,門口的停車場已經停了不少的汽車。

這裡豪車雲集,絲毫不比當初中海大酒店門口的少,簡直就是一個迷你版的五年大比啊!

秦穆然將車停下,便是有熟悉的人自動上前接過車鑰匙,將秦穆然和陸傾城引了進去。

「見過秦大少!」

門口迎賓的諸位美女看到秦穆然以後,臉上瞬間帶著笑意。

連忙問好。

他們都知道秦穆然與自己家大少的關係,紀凌風可是特意交代過了,見到秦穆然就跟見到自己一樣,他們自然是不敢怠慢的。

不過,今天看到秦穆然的身旁還帶著一個美女,她們就不敢開什麼玩笑了。

不過倒是多看了幾眼陸傾城。

這不仔細看還好,一看的話,瞬間他們感覺自慚形愧。

陸傾城無論是顏值,還是身材,還是那氣質,都十足地碾壓了他們。

這樣貌,就算是放眼整個中海都沒有幾個人吧。

紀凌風聽到秦穆然來了,也是急忙走了過來到:「然哥!嫂子!」

「紀大少好!」

陸傾城有禮貌地回了一句道。

「然哥,嫂子,你們來的剛好,走,我已經給你們安排好位置了!在包廂裡面,可以看到整個拍賣會。」

紀凌風說著就將秦穆然和陸傾城向著格林大酒店最為豪華的包廂里引了過去。

即便是陸傾城都沒有想到格林大酒店裡會有這麼豪華的地方。

她之前已經來過很多次了,可是這裡,她還是貨真價實地第一次到來,頓時感覺有些意外。

「嫂子,怎麼樣?還滿意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