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想到這,林天陽不由哈哈大笑起來。

林悠兒撅着嘴,對這爲老不尊的爺爺,真是感覺太無語了。


……

“阿嚏。”

姚洪忍不住打了個大大的噴嚏。

現在的他早已經將斗篷換了下來,重新換回了衣服,正在行走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他揉了揉鼻子,心想:難道我感冒了?

不過隨之就被他拋之腦後,想着這次的收穫,臉上露出開心的微笑。

他這次收穫頗大,不僅將狩獵大賽的參賽資格搞到手,而且空間戒指中還裝滿了各種高級靈藥。

有了這些靈藥,至少三個月時間內,肯定是不缺少靈藥了。

當然他最開心的還是狩獵大賽的參賽資格,這樣他就有機會得到冰水火雲花種了。

只要有了冰水火雲花種,並且成功培育出來,那他就相當於有了一樣厲害無比的武器。

要知道冰水火雲花,最低級的攻擊,都有地級以上的實力,而隨着這花的盛開,實力更是無比強大。

他明白狩獵大賽,參加都是五大家族和一些大家族的子弟,這些人的實力肯定很高,都是實力強大的人。

雖然姚洪的實力增長速度很快,但是修煉纔不到一個月而已,和那些修煉十多年的青年俊傑相比,實力肯定跟有所差距。

所以他打算去外面歷練三個月,看看能否快速增長實力。

“恩?有人跟蹤?”

姚洪微皺眉頭,腳步頓了頓,微微偏頭,他感覺到身後有人跟蹤自己。

姚洪再次跟上次一樣的把戲,直接引的跟蹤者進入無人的小巷中。

那是一名長相十分普通的青年,實力不強,只有人級兩層的實力,姚洪一掌擊在青年的後頸處,青年便昏倒在地。

難道是林家人?姚洪望着昏迷的青年,想了想,便不由搖搖頭,很快排除在外。

他剛纔換衣服的時候,十分的小心翼翼,以他的本領,就算是地級高手,一有動靜,絕對能夠第一時間發現。基本上林家不可能發現的。

而林家排除在外,與姚洪有關係的就剩下一家了,那就是耿家。

所幸,他有先見之明,提前告訴了姚柔,要她去王家住一段時間。

王家雖然不及耿家勢大,但是也是靈水城的大家族,要想在王家動動姚柔,耿家還需要好好掂量掂量實力。

“耿家?三番五次的對付自己,我是不會放過你們的。”姚洪恨恨道。

而姚洪卻沒發現,在他剛出小巷的時候,旁邊另外一個正在買東西的青年突然轉過身,望着姚洪離開的方向,急匆匆的回去報信了。

……

當耿雲急匆匆將這件事情告訴了耿天之後,耿天驚訝的說道:“出城?”

“恩,據眼線彙報,姚洪向着回家相反的方向,應該是出城。”耿雲說道。

“好,你既然不想呆在城內了,那就永遠不要在回來了。”耿天愣了一下,立刻哈哈大笑,含着陰冷的笑意。

耿雲也是陰冷的笑起來了,姚洪不出城沒事,他耿家還有所收斂,可是出了城,發生什麼意外就不關耿家的事情。

笑過之後,耿天不由問道:“耿傲怎麼樣了?”

“還是老樣子,每天恨姚洪恨得要死,恨不得是親手殺死他。”耿雲如實稟報的說道。

“恩,你派人去通知他,告訴姚洪的方位,讓他馬上趕去。”耿天眼中閃過一絲厲色,陰笑的說道。

“是。”耿雲點頭說道。

“對了,你在派人將姚洪給攔住,萬一出城後,找不到他人了。”耿天想了想說道。

“是,我這件事情我去就行了。” 偷心遊戲

“你?”耿天驚訝的說道。

耿雲微微擡頭,不由挺直了胸膛,說道:“這次我剛突破到人級五層,阻止姚洪應該沒問題,而且我還要先將姚洪暴打一頓……”

……

當姚洪出了城外,立刻催動真元,狂奔向着森林外奔跑。

一路上倒是平安無事,路過幾個一級小妖獸,見沒什麼威力,也就直接跳過,向着遠處狂奔。可是就在奔跑了將近三十里地的時候,姚洪突然停了下來,眨了眨眼睛望着前面不遠處的耿雲。

“嘿嘿,姚洪今天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耿雲嘿嘿冷笑,真元剎那間釋放出來,強勁的真元沖天而起。

人級五層!

見耿雲施展出人級五層的實力,姚洪不由驚訝瞭望了他一眼。


這傢伙前幾天才人級四層的實力,沒想到才幾天時間便突破到了人級五層。

姚洪有唯我獨尊訣的先天優勢,自然幾天內突破一個層次很簡單,可是耿雲有什麼,竟然可以幾天內突破到人級五層,不由的讓姚洪小小的驚訝的一把。 “是不是很驚訝?很意外啊?”

姚洪驚訝的表情,耿雲看在眼中,嘿嘿冷笑,心中不由得意無比。

上次被姚洪暴打一頓,他落荒而逃的時候,耿雲就將姚洪給記恨上了,尤其是還將自己的功法讓姚洪搶走了,更是心理不痛快。

在他以爲他會敗給姚洪,完全是實力等級的差別,他想只要自己突破到了人級五層,一定能夠將姚洪打得落花流水。

所以這段時間,一有空耿雲邊抓緊時間勤加修煉,經過這段時間的努力,他從人級四層終於突破到了五層。

“纔不過人級五層而已,就得意成這樣了,要是你達到人級六層,還不是翻了天啊。”姚洪心中撇了撇嘴。

耿雲雖然突破到了人級五層,讓他有些驚訝,但還不至於讓他落荒而逃的地步。

要知道姚洪他早就達到人級五層巔峯,只差一步就達到了人級六層。就算只是跟耿雲是同一級別的,姚洪也有自信,三招之內,將耿雲殺死。

“只要你交出如影步和化掌來,我便饒你一條狗命如何?”見姚洪不說話,還以爲是怕他呢,耿雲狂笑不已,然後說道。

“你知道化掌?”姚洪眉毛一挑,這次倒是露出意外的表情。

“哼,你搶了我家少爺的武技,我家少爺自然懷恨在心,當然記得。所以你識相的話,就將武技還給我,不然這裏荒郊野外,你到時候肯定死無全屍。”耿雲哼了一聲,說道。

姚洪眉頭皺了皺,沉默不已。他並非是怕了耿家,而是在想另外一個問題。


原本以爲那次在當鋪過後,耿天早已放棄了化掌,他也早就拋向腦後了。

沒想這次讓耿雲親口提了出來,讓他很是意外。

他修煉了化掌,知道化掌是個厲害的武技,雖然是黃級上階武技,但要修煉成功的話,肯定堪比玄級武技。

若非如此,也不會讓耿天現在還放在心上。

不過姚洪有個疑惑,以姚洪對耿雲的兩次接觸,明白耿雲這人心胸和耿天一樣狹窄,尤其是從來不做沒好處的事情。

可這次卻單獨過來,卻沒有叫任何人過來幫忙,實在很奇怪。

“哦,看來耿天很大氣啊,不親自來,竟然派你這個手下敗將來,不怕我到時候跑了嗎?”姚洪想了想,淡淡說道。

“哼,那是少爺信任我,一定能夠打敗你。”耿雲自信的笑道。

“怕是你家少爺都不知道化掌落在我手中吧?”姚洪話鋒一轉,用嚴厲的口吻說道。

聽了姚洪的話,耿雲眼神閃爍,嘴角抽了抽,一副驚慌失措的表情。

“看我果然沒有猜錯,你獨自來殺我,是想瞞着耿天,獨吞這化掌吧。”望着發慌的耿雲,姚洪眼睛一亮,冷笑說道。

“沒錯,耿天讓我去追查化掌落到誰手中,我就追查到你手中,我沒告訴耿雲,我就是想要獨吞。甚至我都告訴當鋪老闆,讓他閉嘴不讓他說出去。”

“知道爲什麼?”

事情到了這個時候,耿雲乾脆直接撕破臉面,臉上露出一絲猙獰,說道:“沒人想要一輩子做別人的奴隸,我不想,真的不想,可我沒得選擇。”

“我一出生就是在耿家,我家祖上三輩都是耿家的奴隸,連自己曾經的姓都沒有了,只能掛着別人的姓過日子,自家的姓早就快忘記了,你說可不可悲?”

“外人以爲我們生活在耿家很風光,實際上我們連狗都不如,主人心情好的話,可能給我們點好處,可主人心情不好的話,就把我們一腳踢開。”

“我不想再過這種日子,我要人生掌握在我的手中。”說到最後,耿雲昂天大吼,聲音透露着一股悲涼。

姚洪臉色平淡,望着發狂的耿雲,靜靜沒有說話。

“嘿嘿,所以,姚洪你要不然將武技給我,我饒你一命。要不然讓你的命留下,我從你身上拿到武技,你選哪一樣?”耿雲說道。

“不好意思,我哪樣都不選。”姚洪淡淡的搖頭。

“嘿嘿,既然如此,姚洪你受死吧。”耿雲臉上帶着瘋狂的殺意,向着姚洪便衝了過去。

人級五層的真氣外露,沖天而起,化作一條遠古巨龍般,指向了姚洪。

接下來,耿雲一瞬間就消失在眼前,如影步第三層,耿雲突破到人級五層,隨之而來的如影步第三層也隨之學會。

姚洪定定的望着耿雲消失的地方,沒有任何動靜,彷彿被嚇傻了一般。

“姚洪,去死吧!”耿雲身影一閃,直接在姚洪的身邊閃現。

在他的手中多出了一個帶有綠芒的匕首,眼中閃過一絲戾氣,向着姚洪的胸膛處捅去。

眼看着匕首即將捅入姚洪的身上,耿雲眼中閃現着興奮的目光,這匕首這綠芒的匕首帶有劇毒,要是被匕首劃破傷口,幾秒鐘的事情就解決了生命。

可是,耿雲剛露出的笑容一下子凝結了,因爲眼前的姚洪消失了。

就突然一下子,在他眼前就消失了,無影無蹤。

“你覺得如影步第三層只有你會嗎?現在讓你看看什麼是第三層如影步。”

耳邊忽然姚洪的聲音傳來,耿雲身軀一震,這聲音就在耳邊,清清楚楚的,可是面前卻空蕩蕩的,看不到一絲人影。

耿雲忽然震驚了,要知道如影步姚洪纔不過修煉了十幾天而已,竟然將第三層如影步修煉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這讓修煉了好幾年纔剛剛踏入三層如影步的耿雲來說,不由嫉妒無比。

同時耿雲也知道他不是姚洪的對手,後退想要離開。

“想跑?你跑的了嗎?”姚洪的冷冷道。

一聽姚洪的聲音,耿雲心知要糟,想將全身的真元護住,可是已經晚了,他被姚洪一腳踹飛了出去。

姚洪的身影突然在耿雲的面前閃現,他冷冷一笑說道:“你不是需要化掌嗎?我來打給你看。”

轟轟轟。


在耿雲恐懼的眼神下,姚洪打出了十五掌,速度非常快,一瞬間就打完了,並且十五掌全部打在耿雲的一個地方。

彭。耿雲的身體落地,噗嗤一聲,接連吐了好幾口鮮血。

他的身體外看似沒有什麼事,可身體內卻收了很嚴重的內傷,若不趕緊醫治,會吐血而亡。

“不要殺我,求求你不要殺我。”見姚洪緩緩走來,耿雲恐懼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