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想到這裡,蘇慕婉臉色古怪的看了洪錚一眼。

洪錚自然不知道她腦袋裡面在想些什麼,只是一味的趕路。

二人的速度很快,再橫渡眾多山脈之後,終於漸漸的靠近了摘星頂。這是一座與天齊高的山脈,聳入到了雲霄中,抬頭看不到盡頭。

山峰下,已經漸漸的圍聚了不少修士,等待著摘星頂的開啟。

「我只負責幫你解決通天大境的高手,那些小角色,我不會出手的。」蘇慕婉慵懶的說道,伸了一個懶腰。衣物都要撐爆了,露出了她那驚心動魄的身材。

一些修士剛好見到了這一幕,只感覺血脈噴張,鼻子都快要流出鮮血了。就是洪錚,也多看了一眼,臉色有些發紅,感覺體內的血液有些躁動。

蘇慕婉大奇:「小哥哥,你還算有救啊。」

「走開!」洪錚很是無語。

「陪我說說話。」蘇慕婉喋喋不休,想套出長生秘力的消息。

但洪錚就是油鹽不進:「走開啊!」

惡魔通緝令:親愛的,別跑 蘇慕婉不屑的撇撇嘴,捋了捋腮邊雪白的髮絲。頓時,一些修士眼睛都看的直了。一名身穿華服,法相乃是人形的修士走上前來,痴迷的看著蘇慕婉:「這位仙子,你好。」

他雙眸中露出了狂熱之色。

真是個極品啊,自己活了這麼多年,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角色。

蘇慕婉眼珠子轉了轉,有些惶恐的退後,抱住了洪錚的胳膊,柔柔弱弱的說道:「夫君……」

卧槽!

洪錚差點仰天噴出一口鮮血:「撒手!誰是你的夫君,走開。」

身穿錦衣的修士一愣,而後眯起了眼睛,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洪錚一眼,大刺刺的說道:「怎麼稱呼?」

他心中很是膩歪,這麼漂亮的一個女修士,居然已經有夫君了?

不過沒關係啊,這麼漂亮,放走了多可惜?

「在下中域孫可,可否認識一下仙子?」錦衣修士彬彬有禮的問道。

「夫君,我怕。」蘇慕婉裝出了一幅柔柔弱弱的樣子,眸中積蓄起了水霧,讓人忍不住要呵護。

洪錚算是明白了,眼前這隻蒼蠅要不走的話,自己有得頭疼了。而後,他轉過頭,黑著臉,一巴掌抽了出去,將那錦衣年輕人直接抽飛,差點將他的法相都是打散。

「卧槽,這人好猛。」

「你看他身穿金甲,頭戴鳳翅紫金冠,一般像這種打扮的人,都特別屌。」

「比如呢?」

「一隻猴子也是這麼打扮的,多屌。還有那個呂大布,老婆也有這麼漂亮,也兇猛的一塌糊塗。」

「兄台說的好有道理,我信了。」

獵心遊戲:邪惡總裁太生勐 洪錚:「……」

蘇慕婉:「……」

見到洪錚這麼強大,直接一巴掌將中域來的天才都差點打散,也無人敢靠近了。不過依舊有很多人將視線投遞在了蘇慕婉的身上。

魔女蘇慕婉的名聲,他們大都聽說過。但見過真人的,卻沒有幾個。除非修為達到中域小天帝,何沖之那種層次的。

摘星山脈高聳如雲,磅礴無比,雲層只是在半山腰中,迷濛神秘。眾人抬頭,眼中都出現了炙熱之色。

那上面可是有蘊含了輪迴奧秘的序列圖。

乃是出雲古皇留下,若是能夠參悟,就能夠轉世重生,以證大道。這種修為,沒有幾個人能忍受的住。

「外界超過極限的高手進不來,所以進來的,都是一些小魚小蝦。」蘇慕婉說道,難得很正經。

「就算進來,也是法相進入到此地,有天地規則的壓制,並不能發揮出巔峰實力。所以你的壓力,並不大。只是那幾尊通天大境的怪物。」

洪錚點點頭,這個他早就知曉了,但還是有些疑問:「那你准帝的修為,是怎麼能進入到此地的?」

蘇慕婉青絲飛揚,仰著臉龐:「我啊,當年進入到這裡的,只是魂魄,借卵重生而已。」

「鳳凰卵這麼厲害,一蛻變就讓你重回通天大境?」洪錚有些吃驚,他當初鑄造真龍根基,也才突破了靈體大境啊。

「那是一顆百萬年神卵……」蘇慕婉道。 第四百九十八章摘星頂開

洪錚真的有些羨慕蘇慕婉的機遇了,當初龍宮內的那具龍屍要也是有百萬年的光景,自己是不是也能夠直接突破到通天大境?

「別想太多,我也是機緣巧合。而且那枚神胎,蘊含了磅礴的生機。但是沒有神魂,便宜我了。」蘇慕婉淡淡的說道。

洪錚點點頭,隨後調息自己的狀態,將氣勢積蓄到了巔峰,等待著摘星頂的開啟。

嗤!

一道虹光極速從天際盡頭接近,轟的虛空都是在隆隆作響。化為一個面貌俊秀的年輕人。他雙眸極度有神,炯炯發光,像是兩盞神燈。光芒電射,讓人不敢直視。

中域三王之一的怒目天王!

緊接著,八面佛王胡昭,金翅禽王計不落,也是降臨到此地。

中域三王一出現,場面上頓時鴉雀無聲。

三股強大的氣息驚天動地,壓蓋四方。眾人只感覺呼吸都是有點困難了。這三人,乃是超級高手,亦是進入此地的三個最強者。

恐怕只有中域小天帝,衡言測,何沖之,楚軻幾人能夠比擬。

叮!

叮!

叮!

一陣金鐵錚鳴聲出現,一桿白帝而骨矛從天際盡頭迸射而來,扎在了地面上。矛桿顫動著,帶起了層層幻影。隨後化為一根身穿銀白長袍,連髮絲都是雪白的年輕男子。

小白帝出現。

而後,一口帝劍橫空而來,巨大無匹,鋒銳氣息四濺。

劍谷傳人之一的劍一出現了,帝劍無堅不摧,釋放不朽氣,劍光照耀釋放,寒光爍爍,讓人睜不開眼睛。

中域小天帝,楚軻,聯袂出現在此地。

嗡的一聲,虛空都是在顫鳴著,一口大鼎從天而降,化為了何沖之。他眼神掃了一圈,最後停留在了洪錚與蘇慕婉的身上,身軀一震,眼眸瞪大,眼中露出了震驚之色。

八面佛王胡昭亦是發現了洪錚的蹤跡,眼中出現了殺機,他低低低吼:「是你奪取了我的混元一氣!」

總裁的新娘 蘇慕婉鳳眸中殺機森然,盯著何沖之,冰冷的開口:「找到你了啊。」

何沖之大驚失色,被一名無缺的准帝盯上,他萬分沒有活命的機會。當下就準備散去自己的法相,回歸到外界。雖然很窩囊,但要比連同神魂都是被擊殺要好上很多。

「過來!」蘇慕婉伸出如玉一般的右手,探了過去。如同探囊取物一般,跨天而過,直接將何沖之抓在了自己的手中。

「你膽子好大啊。」蘇慕婉眸光閃爍,就要將何沖之的法相擊殺。

「慢著,我來!」洪錚眉心一閃,一桿鑽心矛出現,讓人眉心刺痛。能夠連同神魂將法相擊殺的鑽心矛!

何沖之面色大變,惶恐的說道:「洪錚,你不能殺我!」

洪錚不說話,直接沖了上去,手持鑽心矛,直接釘入到了何沖之的眉心中。

啊!何沖之發出了凄厲的吼叫聲,法相一下子裂開。

外界,何沖之身軀猛然的腐朽,魂燈破碎,徹地的消散在天地間,被擊殺!

眾人一下子離洪錚遠遠的,他手中有鑽心矛,要是被他擊中,將會死的很徹底,連轉世的機會都沒有了。

八面佛王胡昭正準備向洪錚衝去,看到了蘇慕婉之後,眼中露出了不可置信之色。很顯然,他認識蘇慕婉。

蘇慕婉抬起頭,對八面佛王嫣然一笑。

頓時,昭佛王只感覺遍體生寒,不敢再寸進。他眼中露出了忌憚之色,心中喃喃自語,想不到這個魔女出現了,並且還沒死。只是,怎麼與這個洪錚走的這麼近?

與蘇慕婉走的近的,基本上都沒有什麼好下場,最後都是被虐死。據說,曾經有通天大境的高手占她的便宜,最後連屍骨都沒有找到。

那被洪錚一巴掌抽飛的孫可眼中出現了慶幸之色。這個女人,看上去人畜無害,但比洪錚還要危險。

一巴掌將鼎天古教的天才高手給直接抓來,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這是何等恐怖的實力?她又到底是誰?

怒目天王低下頭,眼中露出自信之色:「在摘星頂上,修為都是被壓制,蘇慕婉,不見得比我要強多少。」

「我有靈體大境無敵之勢,就算是在摘星頂上碰到蘇慕婉,我也不會太過於忌憚。」金翅禽王計不落亦是非常自信。

眾人心中各懷心思,最輕鬆的就是莫過於蘇慕婉了。

「摘星頂,我就不上去了,我會看著你,摘取了序列圖之後,你立刻下來,我帶你走。從你摘取序列圖,到那三尊通天大境的高手蘇醒,只有半刻鐘的時間,時間非常緊急。不能有絲毫的耽誤。」蘇慕婉很難得沒有開玩笑,而是面色凝重。

三尊通天大境的高手,一旦發生大戰,很有可能將整個無邊海域都是給打裂。甚至連七十二懸浮島,都將不存在了。

「好。」洪錚說道,抬頭看向摘星頂。那裡有九階白玉天梯,誰先第一個登上去,誰就能夠摘取序列圖!

「我也沒有摘取過序列圖,但是序列圖在此地這麼多年,都沒有被摘走,可見是非常危險的。摘星頂上,很有可能有大兇險,你……要小心。」蘇慕婉眸子亮晶晶的,盯著洪錚。

洪錚再次點頭。

蘇慕婉忽然想起了什麼:「你既然都有長生秘力了,只要不意外隕落,能夠活很長時間了,為什麼又要冒著生命危險,去摘取序列圖呢?」

洪錚抬起頭,看向皇城的方向。那裡似乎有一個身穿鳳袍的女子,正在對著他淺笑。

「因為……我要復活她。」洪錚語氣中很是堅定。

「男的女的?」蘇慕婉有些奇怪。

「女的。」洪錚道。

「為了她,你連性命都可以忽視?」蘇慕婉輕聲問道。

洪錚再次點點頭:「是的。」

蘇慕婉臉上的笑容忽然變的很僵硬,她心中升起了一股奇怪的情緒,連她自己都是說不明,猜不透。

「一切小心!」蘇慕婉囑託。

轟隆隆,天地突兀的震蕩起來,整座山體迸發七彩神光,充斥在天地間。神光百萬道,洞穿虛空,照亮無邊海域。整個法相大界,都是被這道光芒所佔據! 第四百九十九章登摘星頂

摘星頂開啟了!

豪門禁愛:吃定小情人! 洪錚火焰金睛,眸子呈黃金色,望斷虛空,看向摘星頂之巔。在他的視線中,一幅神圖懸浮在雲霄中,上面有無數玄奧的赤金色符文在遊走。

那就是序列圖!

也可以說是李輕依的序列圖!

李輕依前身乃是出雲古皇,晚年前一戰,或許是感應到了自己要隕落,在摘星頂上留下了一幅序列圖。

按照古老的傳說,靈魂是由特殊的符文組成的。當相同的符文,以完全相同的序列組合在一起,便是相當於重生。

而且,序列圖上面的符文,不能夠有絲毫的差錯。上面包含了億萬符文,若是錯了一個,那麼李輕依便不再是李輕依了。

所以洪錚在奪取的過程中,還要保證序列圖不能夠受損,上面的符文不能夠被打亂。三個通天大境的高手,隨便出來一個,都能夠將洪錚滅殺。

通天大境的高手有多可怕?

白玉涵當年隨意一擊,便是捏爆了驚雷宮,由此可以看出通天大境高手的實力。

摘星頂光芒璀璨,山體搖動著,迸發無量光,照耀在了眾人的臉上。眾人全部抬起頭,看向摘星頂。

一些弟子身上出現了無數道意識,那些是外界的高手神識灌入到了其中。只要他們一得手,將會立刻將這些弟子接應回外界。

所有人都是有後手。

唯獨洪錚沒有。

所有人都無比緊張。

唯獨洪錚沒有。

自從他在奇葯魔地重生,他一直是靠著自己走到了這一步。沒有龐大的勢力作為他的後盾。與洪行簡相逢了幾次,給他的幫助卻是極為的有限。

尤其是現在,完全要靠他自己。

「緊張嗎?」蘇慕婉看向洪錚,出乎意料的沒有煩洪錚。

「不緊張,大不了我陪著她死。」洪錚輕聲說道,語氣很是堅定。

蘇慕婉面色有些黯淡:「她……對你很重要嗎?」

洪錚大步踏了出去,快步向摘星山走去。想了想,他回過頭:「如果我能活著回到皇城,我告訴你我與她的故事。」

他的背影很孤單,但是卻站的筆直。以自己的脊樑擎起整個蒼穹一般。蘇慕婉忽然覺得,有一種安全感。這種感覺來的很奇妙,連她自己也不清楚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小哥哥,加油。」蘇慕婉開口。

洪錚點點頭,推開了雙翅,準備飛入到摘星山上。

但剛剛飛出百丈,就被一股沉重的力道砸在了他的身上。差點將他砸落在地面上。

「飛不上去,只能走上去。」洪錚落入到山腳下。

此刻,八面佛王胡昭,怒目天王,金翅禽王計不落顯然早就知曉。二人沿著山脈,迅速的向上方攀登而去。

緊跟在後面的是楚軻,衡言測,中域小天帝,劍一,小白帝等人。幾人的速度都很快,快速的登山。

帝皇府的蘇震天,蕭薔薇等人則是緊隨在其後,不肯浪費絲毫的時間。

只一瞬間的時間,就超過了幾百人,開始向摘星頂攀登而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