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劇
  • 0

情況不對,則立刻衝進來救人。

在被戳破內心隱藏的最大秘密后,逃出門外的江遠程,遇到了蹲守在外的王叔。

然後事情便演變成了現在的場面。

「泯滅人性的東西,我呸!」

退伍后在楚家當司機,平日裏西裝筆挺不苟言笑的王叔,怒tui了一口。

白昊蹲下身,低聲道:「這麼多年,藏着這樣的秘密,你一定過得很辛苦吧。」

先前一言不發的江遠程。

在聽到這句話后,突然如三歲幼童般控制不住地嚎啕大哭。

王叔在旁嘀咕了一句「鱷魚的眼淚」。

白昊並未評價,只是想起一句話——

【人,果然是複雜無比的一種生物!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你說這江遠程可惡嘛?

的確可惡至極!

對當時天真無邪懵懂無知,親昵叫着他父親的芊夏出手,毀了她的人生。

你說他可憐嗎?

摯愛的妻子隱瞞真相與他結婚,讓他喜當爹抬不起頭來,多年不辭辛苦的奮鬥拼搏成了一場可笑至極笑話……

那他對和自己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卻有父女之名的芊夏,究竟抱有着怎樣的情感呢?

白昊相信,恨是真的恨。

每次看到她,都會想起那些不願去觸及的傷口。

所以才會想要用一場車禍,抹消掉她的存在。

可就如江芊夏所說,從昏迷中醒來的她,無意間聽到對方在病床前聲淚俱下的懺悔。

並且再隨後的十年裏。

面對雙目失明腿腳不便的芊夏,明明擁有更多的迫害機會,卻仿若良心發現似的,再也沒有動過手。

如果只剩下單純的恨意,根本不會如此。

真的很是矛盾。

「帶我這裏吧。」

作為當事人的江芊夏,看到名為父親,同樣給自己帶來一生無法揮去黑暗災禍之人,抱頭痛哭的模樣。

語氣不忍對着白昊請求道。

面對這樣卑微的請求,白昊自然也不忍拒絕。

王叔的車已經停在樓下。

一行人離開了此地。

「有想過以後該怎麼辦嗎?」

坐在車裏,聽着雨水擊打車窗的聲音,白昊對着意識中的她詢問道。

「嗯,我現在年齡還小,而白昊哥哥你還正在上大學。我想去到省城專門教育我這種人的特殊學校,學習一些知識,等哥哥你有空的時候,來學校看看我便好。」

這是她早已經做好的打算。

儘管想要對方成為自己的依靠,但依靠並不是無底線的依賴。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

不能為了自己的人生,去犧牲他人的人生。

她也不想成為白昊哥哥的負擔。

只要能在以後的人生里,能夠偶爾見見面說說話就好。

在遇到困難堅持不下去,覺得傷心難過的時候。

能有個人會耐心傾聽自己的煩惱,摸摸自己的頭,成為內心的依靠就好。

只要內心存在着一個想念的人,那不管分隔再遠,都不算徹底的離別不是嗎?

白昊遲疑了片刻。

他猜出了此時的江芊夏內心所想。

儘管想着能夠待在自己身邊,但卻不願成為自己的麻煩與負擔。

於是他點了點頭,同意了下來。

++++++++++++++++

最近兩天作者這邊出了些問題,所以更新有些虧欠。

正在努力調整,恢復穩定雙更。

感謝大家的支持!這本書比較難寫,會盡量努力的! 「娘,娘,你在哪裏……」

一個小女孩光着腳奔跑在滿是瓦礫和殘骸,屍體的大街上,一路上到處都是死去的人,在這個孩子的眼神里,只能看到濃郁的恐懼,再無其他。

沒有一絲,孩子那純真的眼眸。

炮火從她身邊飛過,劃破了他的臉頰,在她身後不遠處爆炸。

爆炸的氣浪和彈片將他掀飛了不知道多遠。

小女孩倒在地上,渾身噴涌著血液,劇烈地顫抖著,她想爬起來,但掙扎了許久,仍然是徒勞無功。

最終,她支撐身體的手臂和瘦弱的身軀還是倒了下去。

再也沒能,站起來。

「爹,我……我不想死……」一個小男孩渾身是血地躺在父親懷裏,嘴角噴涌著大口的鮮血,還是失去了氣息。

一個男人眼睜睜地看着,妻子在眼前被炮火所轟成碎片。

數不清的人被強弩貫穿,被騎兵衝撞而死,這些人里有士兵,自然也有無辜群眾。

無數的生靈,在此隕落。

在這東京城內,每時每刻都在死人,死亡,如同恐懼的陰影,閻王的索命符,籠罩在所有人的頭上。

然而,掌權者還在肆無忌憚地大肆殺伐。

「……」

士兵們一臉茫然地看着王稟,還有些茫然失措,不知道到底怎麼辦。

「都是傻子嗎,沒聽見我說的!」王稟抽出玄鐵劍便砍死了附近兩個士兵,怒吼著喊道:「調集所有投石車,床弩,給我轟平附近所有房屋,炸出一片空地來!」

這一下,那些禁軍士兵再也不敢違抗命令,或者是把王稟的話當耳邊風了。

「轟!」

「咔嚓——轟隆!」

無數爆炸聲混雜着從天而降的火球,在那些苟延殘喘百姓的驚恐眼神中,砸向了已經殘破不堪的城市,每一處房屋聚集區。

趙構看着王稟的方向,也只是冷笑一聲。

不愧是個乾脆利落的人,老子早知道你是高俅的人,但這份魄力和果斷,倒遠不是常人能辦到的。

不過,董雙……

趙構高高地昂着頭,一躍而上了一座高大的房屋,他看着董雙還在浴血殺戮的那處街道,只是冷哼一聲。

看樣子,你馬上就要死在這裏了。

眼睛一瞥,趙構能清晰看到,高俅已經離董雙不到三條街了。

是你自己要選擇留在這裏和他們同赴黃泉,明明有殺出去的力量,卻要為這個女人報仇而選擇放棄一切,你這種優柔寡斷,婦人之仁的人,已經不值得……

和我趙構合作了啊!

腿下爆發般發力,趙構只是迅速往前衝刺,他沒去參與高俅與董雙的衝突,他明白目前最重要的事是什麼。

「來人,把李師師那女人帶過來!」

而這邊,董雙在城內大開殺戒,已經徹底殺紅了眼,難免有無辜百姓也被捲入刀光劍影下,石寶劉贇也和董雙一起殺的渾身重傷,怒吼著連連嘶吼,殺得附近的禁軍手斷腿殘,血腥不已。

「小子,我來跟你鬥鬥怎麼樣?!」

正在浴血拚殺的劉贇大戰到了另一條街道處,將敵人殺得支離破碎,他突然發現,附近的人已經全部退去了。

而前方的街道盡頭,只有一個高大健壯的中年男子堵在那裏,看上去,大概在三十五六,劍眉星目,一身殺氣。

「怎麼,這裏就只剩下你和我了嗎?」

劉贇將衣袖一紮,整個人站直了身子,拔出腰間的酒囊喝了一大口,便將袋子一甩,冷眼看向了那個人。

那個人只是冷笑一聲:「真有你的,「飛龍將」劉贇,能殺光我手下五個大隊,看樣子你是也服用了類似高太尉研發的密葯吧?」

「我說你到底還打不打,老頭。」劉贇將金槍隨手扛在了肩上,只是雙手勾在槍桿上笑着說:「你說是吧,「神刀候」王稟?再拖下去,你的人可就被我大哥殺光了?」

「他要送死是他的事,我也不嫌多拿幾個人頭。」王稟看着劉贇,只是冷笑不已:「很幸運,你是第一個看到我全力的人!」

殺氣!

不知道為什麼,劉贇只覺得在那一瞬間,捕捉到了一絲,極其強烈的殺氣!

話音未落,王稟的刀已經拔鞘而出,猛地劈落,如同雷霆萬鈞的風暴一樣,砍向了劉贇的腦袋。

「鏘!」

最後一瞬間,金屬碰撞摩擦的刺耳聲響震懾蒼穹,劉贇右腿後撤了一步,拼盡全力抵擋着這道攻擊,一邊死死地盯着王稟的刀所攻擊軌跡。

然後,這下輪到王稟震驚了。

「砰!」

「砰!」

「砰!」

猛地一偏頭,借力在地上一直翻滾,王稟只覺得那種恐懼如同死神一般一直籠罩着他,讓他膽戰心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