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從手機上來看的話,離第一個最近的畫圈的地方不是太遠,我心中一陣高興,這個地方就是前天晚上我做夢。夢見的那個地方,這早上起的本來就晚,再加上老韓這麼一折騰。現在已經是中午了。

大中午頭的太陽毒辣辣,我一個人盯着正午的日頭。就按照地圖上的路線往前走,額頭上冒出來的汗珠打溼了頭髮的前簾,粘在額頭上溼噠噠的難受的要死。我只好不停的把他們給撥拉到一邊去。

心裏面是非常的煩躁。體力倒是還可以,雖然早上也沒有吃飯,但是小吳不知道給我吃的那個黑丸子是什麼玩意兒,反正吃完就覺得這身上已經舒服多了,好像有使不完的勁兒一樣。

也不知道那裏面究竟是什麼?雬月來這裏面的目的又是什麼?

這樣在腦子裏面胡思亂想着,腳下已經不知不覺得到了地方。跟夢裏的一模一樣,好像先前在夢裏面的時候真的到過這裏一般。

被鐵絲綁着的木門,已經被雨水和時間沖刷的沒有原本的顏色,看起來就像一不下心就要碎掉一般。

就在我準備通過門縫先往裏面看了一看的時候,就聽見裏面傳來了一陣腳步的聲音。這一下子把我給驚着了,看了看四周也沒有任何可躲身的地方,而其他的地方,現在再跑過去也來不及了,眼下腳步聲已經到了門前。

心中想好再額,也罷,只好裝作沒事兒一樣往前走便是了。

剛要轉身就走,就覺得耳邊傳來一陣勁風,一擡頭看見了從半空中飄下來的雬月,接着他一把捂住我的嘴,一下子就跳到了旁邊的一個院子裏面。

在院子裏面落下腳之後,我仔細的聽了那夥人的聲音,爲首的就是魏徵,難道這就是魏徵的家嗎?

雬月也是懷疑魏徵有什麼問題?

腳步聲和說話的聲音,漸遠,這才聽見一聲卡塔的聲音,這是關門的聲音。從聲音上來判斷應該是有人來找魏徵商量事情,商量完了之後,兩人說這話走了,而魏徵也關上大門轉身就進了家。

那現在魏徵的家是進不了了,因爲裏面有人。

過了一會兒,確認沒有什麼動靜了,雬月纔開口道,“小胖妞想不想看看裏面有什麼東西?”

我趕緊點了點頭,這雬月這幾日一直在揹着我查案子,想不到今天竟然這麼好能帶着我進去看看?

但是,那魏徵……

還沒等着我開口,就感覺耳邊一陣微風,再看的時候就發現自己已經到了半空之中,接着就進入了魏徵的家裏面。

院子裏面非常的安靜,根本沒有有人的跡象,雬月沒有說話,直着身子網氣走,我也趕緊跟了上去。

雬月好像根本就不知道家裏面有人似的,他不僅一直往前走,還伸手就打開了屋門,那屋門是老式的兩扇木門,刷着黑氣,掉色掉的斑駁,我一看雬月拉開了屋門,心中倒抽了一口冷氣。

也只能跟着他一起往前走。

屋子裏面也沒有人,正在我懷疑的時候,忽然看見從裏屋裏面走出來一個黑影,我剛要開口喊雬月,因爲他現在正好是背對着那個方向,而我因爲是剛進屋所以尚且還能看到。

但是,雬月卻像是背後長了眼睛一樣,根本沒有等我喊出聲,已經轉投朝着那個黑影走去,那黑影一看雬月追身前來,他立馬長着兩條長長的胳膊就往前跑啊。

那速度非常的快。

但是,即便是他速度快的能上天,可是也趕不上雬月的瞬移快啊。

這個東西,我之所以沒說他是人,因爲那東西一看樣子就不太像人,偏偏有些相似,渾身黑呼呼的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但是胳膊長的能搭到膝蓋,臉上也覺得有些奇怪,頭上還帶着一個神色的帽子。

眨眼的功夫,雬月已經把他給抓住了,我也沒喲遲疑,趕緊上前去看看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

走近了,我就去看。

這一看我就樂了,這不是一隻大猴子嗎?穿上了衣服還別說真就跟個人兒似的。

“這人真有意思,怎麼把個猴兒放家裏面看家嗎?”

“還真讓你說對了,這東西就是給他看家的,我先把它給綁了,小胖妞,你幫我看着他點,如果他有什麼動作趕緊叫我,我去找點東西。”

“好!”

我應下之後,雬月就進屋了,我就在一邊看着這個猴子,雬月用大粗繩子把他給拴在了院子裏面的一棵樹上,他一邊看着我一邊朝着齜牙咧嘴。

一會兒的功夫口水已經滴滴答答的滴了出來。

雬月說要進去找東西,那這東西會不會就在這個猴子身上啊,魏徵既然把這猴子當成是看家的,那也很有可能把東西藏在他的身上,因爲剛纔看那猴子別的本事沒有,就是跑的快,那就說明,一旦猴子跑了,東西也就安全了。

想到這裏,我已經開始動手了。

那猴子開始躲着我,他一邊用手推着我,一邊藏到一邊去。我伸手就將猴子的手給拴住了,但是,身上根本就沒有。

不過我還是覺得東西就在他的身上。難道是藏到了肚子裏面就?

這倒是是一個不錯的辦法。

把雬月從屋子裏面叫了出來,

“怎麼了,小胖妞,他有沒有傷到你。”

雬月一聽我喊他,就急急忙忙的朝着我跑了過來。

我朝着他擺了擺手問他的東西有沒有找到,他搖了搖頭說沒有,我指了指身邊的猴子說道,“那你看他身上,會不會是在它的身上。”

雬月聽我這麼說眼睛也是亮了一下,他立即就要下手找,我趕緊阻止了他,“沒有,沒有身上沒又,我已經找了,我懷疑會不會是在他的肚子裏面啊。”

他一覺得有道理,伸出手來朝着那猴子的肚子裏面伸去,我覺得嚇人,一下子就躲在了他的身後。也不知道他的手是如何伸進去的。

反正等我回過頭來看的時候,發現他的手上似乎也沒有沾上什麼東西,而那猴子也沒有任何的問題,只是看到我們手裏面的東西時,他齜牙咧嘴的朝着我們叫着。

雬月伸出手來,給我給我看了手裏面的東西,竟然是一個黑色的珠子。

“這是什麼?”

“冥王珠”

雬月低聲說道,然後示意我不要動,他轉到我的身後,好像是將手放到了我的脖子上面,接着便感覺到了一種異樣的感覺,緊接着雬月已經將我攬起來在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到了我們的房間。

“你把它放到哪了?”

到了房間,我壓低聲音問雬月道,他笑了笑沒有說話,只是搖了搖頭,道,

“小胖妞,這幾天爲夫可是累壞了,你可要好好的犒勞我一下。”

哼!

我冷哼了一聲,瞪了他一眼,昨天晚上不是剛……

可是還沒等我離開他的旁邊,他已經長胳膊一撈就把我撈到了他的懷裏面,一邊在我的耳根子後面呼着氣一邊輕聲的說道,

“我不管,我要吸陽氣,我就要吸陽氣……”

跟雬月鬧騰完,我覺得自己已經好久沒有吃飯了,雬月拍了拍手,便看到眼前多了一個小人,穿了一身深色的衣服,不過即便他是穿着深色的衣服,我還是一下子就認出了他,這不是李二丫嗎?

怎麼給穿成了這個樣子?

一邊覺得好笑,再一看的時候,發現他的手裏面竟然端着一頓豐富的飯菜,她自己看着也直在吞嚥口水。

這雬月可是真有本事,不僅能讓李二丫聽自己的話,而且更了不起的時候,竟然讓他在美食的誘惑之下,也能抵抗得住。

我實在看不下去了,就對李二丫說道,“你要是想吃,就趕緊吃吧?”

她一聽我這麼說,趕緊把托盤放下,連連的給我擺手道,“不用不用,我有的吃,主母趕緊吃吧。”

接着,李二丫就不見了。

“你把李二丫怎麼了?”

我笑着看向身後的雬月,他撇了撇嘴,微微笑着說道,“你過來親爲夫一下,爲夫就告訴你好不好?”

切!

我冷哼了一聲,愛說不說,不惜的聽,便自顧自的吃起了托盤裏面的東西。 我在前面吃着飯,雬月從身後伸出身子來抱着我。道。“我不過是給了她一個安定的生活地點,她當然高興了。自然要爲我效勞了。”

我一驚,也顧不上吃手上剛撕下來的雞腿了,“你把他弄出去了?”

雬月點點頭,

“你怎麼會把她弄出去呢,那先前王導的事情你怎麼不出手。”

雬月臉色沉了沉。似乎有點生氣,不過很快又恢復了臉色。捏了捏我的臉蛋,“還真是那你沒有辦法。小胖妞。”

他接着給我解釋道,“王導他們是什麼?是明目張膽進來的生人,大家都已經開始關注了,而李二丫呢。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死人,誰會管她,說不定那一天就給這裏的野獸給吃了。有什麼號納悶的”

他這已解釋,我才恍然。事實的確是像雬月說的這樣,但是,這王導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了。他們是昨天下午的時候開始走的。現在應該早該到家了,不知道他們會以什麼樣的方式再回來呢。

我晃了晃頭,暫且先不管把,便自顧自的開始吃飯。

吃過飯,我又看了看外面的人,大家還是無精打采的。

“你今天不出去辦事了?”

自從我們來了之後,雬月幾乎每天都要出去辦事,今天不出去我倒是有些新奇。

“今天的事情在這裏辦?”

雬月開口說道,臉上帶着一絲邪魅的笑容。

“什麼事兒?”

獨家專寵:撲倒吸血鬼老公 我開口問道。

他低頭在我的額頭上吻了一口道,“彆着急啊,等會兒你就知道了。”

他一邊說着,一邊還自己冷冷的笑了一聲,臉上邪魅的神色大放,我看的有些癡迷。

正說着,忽聽外面,一陣敲門的聲音。

“咚咚咚……”

我看了一眼雬月,這纔有些疑惑的走下牀,順手將托盤裏面食物給收了起來。

“誰啊?”

我把手放到門把手上面先是問了一句。

“莫大師,是我啊。”

這是周叔的聲音,我沒有立即開門,接着問道,

“怎麼周叔,什麼事兒啊。”

對於周叔將屍體的事情告訴王導,然後引導這王道導了到了這地方,我還是有些耿耿於懷不知道他究竟是無心還是有心。

“村長來了,說是有事情?”

他又接着說道。

強愛掛名妻 шшш tt kan co

村長來了?

我看了一眼身後的雬月,他朝着我點了點頭,這纔打開了門。

看了一眼,果然周叔的背後跟着的是村長。

這村長自從第一次帶我們打了這個院子裏面之後,這還是第一次樓面呢。

“莫大師啊,照顧不周,照顧不周,千萬不要怪罪啊。”

落跑皇后:陛下求放過 村長的聲音仍舊有些蒼老,只是跟着上次見面也不過是四五天的時候,他的聲音好像更加的蒼老了,連臉上的褶子也多了不少。

好像一下子就老了十歲一樣,我趕緊說道,“已經很好了,村長不比客氣,只是不知村長此次前來到底是所謂何事啊?”

村長蒼老的聲音被我的打斷,然後聽我說完,他才接着說道,“我們村子裏面啊,每月的月底都會做異常法事來超度人們的亡魂,這個法事有一個條件就是凡是村子裏面的人都要參加才行”

法事?

我一聽愣了一下,也不知道這事兒該怎麼辦,略一思索,便跟老村長說道,“這樣吧,村長,因爲我也不是這裏帶頭的,你得容我跟他們商量一下,等商量好,我就去你家給你報信怎麼樣?”

老村長停了之後,渾濁的眼珠子轉了兩下,這才點頭道,“好,那你儘快啊,我嗯今天晚些時候就要開始往山後頭走了,路上要用不少的時間。”

其實跟村長說要跟大家商量,最重要的是想跟雬月商量。

現在在村子裏面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大家都把我當成是主心骨了,即便我去問他們也肯定說看我的意思。

我開口問雬月的時候,雬月連思考都沒有思考,開口就說道,“去,當然去啊”

“那這些人呢?會不會又危險?”如果到時候帶着大家去了,萬一出了事兒,到時候就不好辦了。

“沒事兒,他們的目的不是他們!”

不是他們?

我一愣。

“那是誰?”

“是你!”

雬月非常乾脆的跟我說道,然後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我冒了一聲冷汗,“爲什麼是我!”

“你要管了,反正到時候你什麼都不要做,我就保證什麼事兒都不會發生。”雬月說着翻身已經下了牀。

到了院子裏面,現在老韓不在這裏,自從跟我哦鬧翻了,之後大概是覺得自己也沒有臉在這裏面帶着了額,所以不知道去哪裏了,我也不管他。

把大家召集起來,跟大家說了現在有這麼個事情,然後老村長讓全部的人都要去殘疾啊,問問大家的意見,若是有不想去的就跟我說。

大家紛紛表示只要我去的話,他們就跟着去看看,反正又沒啥事兒。

這些人還真是無知者無畏啊,他們在這裏混混吞吞的過日子,完全不知道這裏面的種種風險啊,但是,我肯定要盡力保護大家的安全。

商量好了之後,我帶着大家一起到了村長的家門口,敲響了門口。

門沒有鎖,我直接就進去了。

就在這個時候,就看見老村長從屋子裏面急急忙忙的跑出來了,他看都我進去的時候,他的眼神變得非常的兇狠,但是也只是一瞬間的功夫,就有露出了那種渾濁的眼神,跟我說道,

“既然莫大師都已經安排好了,那我們現在就走吧。”

他匆匆的帶着我們出了門,好像很害怕我們會進去一樣。

也不管他,既然他現在已經出來了,就只好也跟着他出來了。其實剛纔進他的家裏面,我只是非常的好奇,想要進去看看,來到這村子裏面這麼多天了,跟我們打交道的也只有魏徵和老村長。

別說是串門,現在連別人的一句話都沒有說着呢,而且看剛纔村長那惡狠狠的眼神,就知道他們很害怕我們會進入他們的家。

既然害怕的話,爲什麼還要讓我們來呢,這不是前後矛盾嗎?

真是搞不懂。

村長走在最前面帶着我們,我們一路跟着他到了村頭,路徑茅草房的時候,還特意看了一樣。不知道這李二丫是不是也是從外面遷過來的外來戶,爲什麼會這麼巧他們家裏面的嗯都死於了非命。

等下次見到李二丫的時候一定問問他,如果真是的額外來戶的,那是不是說明從外面進入這個村莊的人都會死。

剛出了村,就看到前方有不少的人,正在慢悠悠的朝着山的後頭走去。

一看之下,好像都是一些村子面的老人和孩子。

也是了,年輕精壯的人都在後山幹活呢,他們當然只需要在後面等着就行了。

這出了村的路並不是我們先前進村的時候走的那條路,而是另一條,直通這村子南面的一座山,腳下走的也是山路而且很窄,所以一羣人走得比較小心。

但是,即便是我們走的很小心,我們這羣人的行走速度比前面的那羣人要快的多,所以很快就趕上了他麼了。

我和雬月是走在最前面的,這個時候,便看到了一個老太太正在揹着一個筐子,走得哎呦哎呦的

看着這老太提真不容易,揹着一個大筐子還要走山路,筐子被一塊布給搭着,也不知哦啊這裏面是什麼東西。

我能升級萬物 “老奶奶,我幫你揹着吧!”

重生之家族財閥 山前就準備幫那老奶奶被筐子,誰知那老太太一看背後我有我這麼一各一人,顯然是嚇了一跳。

她沒說行也沒說不行,反正是筐子是沒給我。

我們比老太太走的快,很快就要走到他的前面去了,既然人家不樂意讓背,我也不好意思死皮賴臉的幫人背吧。

說話間,我們已經走到了老太太的身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