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從天水域到荒域,就算冰晶小舟代步,也需要一段很長的時間。

對於這些時間,羅無生自然不會浪費。

現在先煉化那元力精華,快速的提升境界。

那乾玄冰焰的話,之後在慢慢煉化,也沒有什麼關係。

閃婚蜜愛:神秘老公別撩了 只要他的境界上去了,實力自然也會大大的提升。

而在羅無生離開的時候,之前先一步離開墓穴的雪柔晴,雙眼看著身前不斷翻騰的巨浪,臉色有些微微一沉,同時有些不甘。

那墓穴的主人,先將她傳送出來,就說明她已經被淘汰了,沒有資格繼承他的傳承。

神火境的傳承,就算以後不能進入神火境,也有很大的機率,進入真魂境。

她此次進入墓穴,就是為了那神火境的傳承,沒想到他們三個家族,都作為了羅無生的陪襯。

只是現在,她等了半個時辰,還是沒有其他人影,從墓穴之中出來。

這讓她的心中,有些凝重擔心不已,會不會是出其他的事情了?

可是一想,羅無生都沒有出來,應該不會出其他的事情。

然而她不知道的,乾玄為了避免羅無生跟她碰見,就將羅無生傳送到了其他地方。

就這樣,時間一點點過去,從白天到了黑夜,還是沒有任何人,從墓穴之中出來。

這讓她的心中,不覺得更加擔心。

一部分是對自己家族子弟的擔心,另一部分是對她自己的擔心。

如果進入的所有人,只有她一個人出來,那麼這件事情,可要變得非常嚴重了。

因為冰冷兩家,一定會認為神火境的傳承被她給得到了,那樣的話,到時候他們雪家,就要遭遇滅頂之災了。

又或者將她抓起來,逼迫她交出神火境的傳承。

如果真的有神火境的傳承,她其實也不用這麼擔心,好好修鍊,等突破真魂境可以再出來。

可是現在沒有,想要突破到真魂境,難上之難。

這樣一來,她連玄妙宗都不好回去了。

只要她回玄妙宗,第一時間就會被知道,到時候反而更加的危險。

因為在神火境的傳承面前,就算是那些真魂境的長老,也無法抵禦誘惑。

這樣看來,只能再等下去,或者隱匿,找一下其他地方,有沒有傳送出來的人。

一想到這,雪柔晴趁著黑夜,慢慢的向著四周而去,想要尋找其他的人,哪怕一個也好。

尋找的同時,她的心中,又有些奇怪。

為什麼連羅無生都沒有出來?難道是在接受的傳承之中,需要耗費很長的時間?

不管是不是這樣,她現在不能輕易的出現在人群之中,除非能找到其他進入墓穴的人。

而這樣,轉眼間三天過去了。

三天的時間,冰古島三大家族的所有人,臉上都浮現出一抹陰沉之色。

期間派人出去尋找,但是沒有發現任何之前進入墓穴的身影。

至於之前那巨浪,他們也派人去看過了,但是也沒有發現什麼人影。

如果所有的人,都死在墓穴之中,那他們三個家族,將損失慘重。

「難道所有的人,都死在墓穴裡面了?」

雪印袍男子神色凝重,不願相通道。

雪柔晴可是她的女兒,也是雪家以後的希望,絕對不能夠有任何事情。

身形一動,向著海底深處而去。

但是海底深處,除了一連串崩碎的海底懸崖,沒有其他的人。

至於從那崩碎的海底懸崖,他感到了一股心悚的力量波動。

冰冷兩家的強者,也同樣向著海底深處尋找,但同樣沒有任何的找到。

這讓他們的心中,有一絲極強的不甘預感。

隨之轉眼間,又過去三天之久。

朕要娶你 三個家族,一遍又一遍的尋找,但還是沒有尋到任何的身影。

至於冰古島的其他勢力,對於三大家族的行為,感到疑惑不已。

雖然他們知道三個家族,派人進入了一處地方,但是不知道那是什麼地方。

狼性總裁:總裁前妻太迷人 而現在看來,所有的人,都可能死在了那裡面。 「這樁婚事可是皇後娘娘賜下的,程家這到底是打的我妹子的臉,還是打的皇後娘娘的臉?」

「你們說我能忍得下這口氣嗎?」

姜錦炎說著說著,臉上就憤怒了起來。

就好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樣,咬牙說道:

「我當時氣惱程雲海胡說八道,又怒他詆毀皇後娘娘,一時沒忍住就衝進去跟他們起了爭執。」

「我年少氣盛跟他們動了手,與程雲海廝打的時候耿宏毓從旁幫忙。」

「我的確傷了他們,可他們也打了我啊。」

姜錦炎直接二話不說,就將身上衣裳拉了下來,露出了後背。

「嘩——」

外間一片嘩然間。

圍觀的那些女子都是紛紛捂著眼,那些男人倒是看的清楚。

只見姜錦炎原本白皙纖弱的後背之上,青青紫紫的一大片,還有幾處傷口還流著血,看著傷勢不輕。

而堂間離得近的黃顯幾人更是沒一個錯過,姜錦炎身上這傷可不是假的。

他後背有道痕迹像是什麼東西砸的,從背心直到腰間,那肌膚上都充了血,紅腫起來一大片,看著就疼。

只是姜錦炎臉上保護的太好,沒瞧見什麼傷勢,所以他們才未曾留意。

身旁的周遠眉心一皺,將他衣裳拉了起來。

「你也受了傷?」

「當然了,他們那麼多人。」

姜錦炎像隨口解釋了句,不以為意的拉著衣襟遮住了身子后說道:

「黃大人,臨遠伯,這京裡頭的貴公子誰沒私下打過幾回的。」

「我打了他們,他們一群人也打了我,各有吃虧,這個我認。」

「可是程雲海和耿宏毓的命根子可不是我毀的,誰知道他們是不是打瘋了之時不小心踢著了,轉過頭來就賴在我身上。」

「我也是男人,好端端的廢了他們命根子做什麼?」

臨遠伯聽到姜錦炎避重就輕的話,頓時怒道:「你休得狡辯,當時有人在場,分明說是你廢了我兒。」

程家的一個小廝也是急聲道:「伯爺說的對,是小人親眼所見。」

姜錦炎看著他:「你是?」

那人急聲道:「我是程公子的小廝。」

姜錦炎看著他:「你說你親眼所見?」

那人點點頭。

「那你可看清楚了,我是怎麼廢的他們二人?」姜錦炎道。

那人急聲道:「當時你和公子他們打了起來,你趁亂出手,我們根本來不及攔著,等聽到慘叫停下來時,公子他們已經……已經壞了……」

「哦?」

姜錦炎回首看著他:「那也就是說,你只知道我們打起來的時候,你家公子是好著的,打完了之後,他就壞了,你根本就沒瞧見是誰傷的他們?」

「我,我親眼看到的……」

「你說你親眼所見,那你倒是說說,我何時動的手,怎麼傷的人,用的是手還是腳,如果是手的話是左手還是右手,是腳的話是左腳還是右腳?」

「還有,你說我傷了他們,那我先傷的是程雲海還是耿宏毓,用的什麼姿勢傷的人,當時旁邊站的是誰,可還有其他人瞧見?」

姜錦炎跪坐在地上,一個問題接著一個問題,直接將那人給問蒙了。 第兩百六十三章一口真元

至於這些天里,雪柔晴已經發現墓穴裡面的人都死了。

對此,她不敢回雪家,否則給雪家帶來的就是滅頂之災。

不,不對,應該還有一個人活著,那就是那天荒神宮的羅無生。

那神火境強者將她傳送出來后,肯定要跟羅無生說什麼事情,其中傳承肯定不用說,所以絕對不會讓羅無生死。

只是那羅無生不知道被傳送那裡去了,以至於她沒有找到。

但是如果想要知道羅無生有沒有死亡,去荒域的天荒神宮附近就知道了。

以羅無生的天賦,只要一出現,肯定會有所消息傳出。

如果羅無生還活著,她不介意將此事傳出去。

當然,她不會立即這麼做。

因為她要拿這件事情,去要挾羅無生,讓他交出神火境的修鍊功法。

其他的寶物,她可以不要,但功法,一定要得到。

一個強大的功法,不管是修鍊速度,還是真元力量,都會有顯著的提升。

對於她以後突破到真魂境,有很大的幫助。

至於前提,是要將羅無生給找到。

想著的同時,向著荒域天荒神宮的方向,快速的而去。

就這樣,轉眼間十天過去了。

冰古島三大家族一次又一次不斷的尋找,從遠處的擔心,到最後的心痛。

這麼天賦子弟全部死亡,他們三大家族損失巨大。

而雪印袍男子,回到冰古島雪家之後,發現雪柔晴的魂燈還亮著,連忙將其熄滅。

魂燈不滅,就代表人還沒死。

說明雪柔晴有可能逃出來了,但因為一些原因,沒有回雪家。

不管是什麼原因,雪柔晴還活著的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讓其他人知道,否則會對雪家帶來危害,甚至滅頂之災。

另外在他們有所各想擔心的時候,羅無生已經出現在了荒域之中。

這一段時間元力精華煉化修鍊,境界有著明顯的提升。

按照這個速度,很快就可以將境界提升到了化元境後期巔峰。

至於接下來,自然還是元力精華煉化修鍊。

冰晶小舟由靈石提供前進的動力,不需要消耗羅無生體內的靈力,只要稍微控制前進的方向,就可以了。

隨之就這樣,轉眼間直接過去一個月之久。

這一個月,羅無生身上的氣息,再次提升了不少,離巔峰越來越近。

但是這時,羅無生先暫停了元力精華的煉化。

因為從現在開始,羅無生要開始凝練出他的第一口真元。

只要凝練出第一口真元,他的實力必將再次提升,可以作為底牌。

一般情況下,凝練出真元,都要等到天府境後期巔峰,但是那只是一般情況下,跟氣血境的時候一樣,不需要達到氣血境後期巔峰,就可以修鍊出屬於自己的靈力,只是這樣稍微困難一些。

想的同時,雙眼一閉,感受體內全身的靈力。

清晰感受后,慢慢的調動體內的靈力,向著其中某個特定的點而去。

對於真元凝練,他早已熟悉。

只要不出什麼意外,凝練真元什麼的,根本不成問題。

真元一般比靈力要霸道兩倍,但羅無生估計,他凝練出的真元,至少要比靈力霸道三倍。

另外他的靈力,比一般的靈力的,也要霸道個三倍。

這樣一來,他凝練出的真元,要比其他一般的真元,要霸道強大了許多。

隨著凝練,羅無生身上的氣息,一個波動,直接暴漲了開來。

凝練真元,有點跟壓縮空氣很像,就是將靈力,慢慢的凝縮到一個程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