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後門偷看的幸運星,心中都有些不舒服,手指微微握緊,似乎想要出門教訓那些流氓一頓。

「別忘了,她的本質是什麼。」

古凡的話像是一盆冷水一樣,將幸運星潑醒,無形之間自己怎麼會同情那個吃人不吐骨頭的魔女??

這一切,都是她偽裝出來的。

她如果肯施展真正的實力,絕對能輕而易舉的將那些流氓撕成碎片,但她現在的做法更能博得同情。

果然!

這樣的一幅畫面,讓周圍的人們憤怒了。

那些信徒再也看不下去了,骨瘦如柴的他們憤然站起,怒氣沖沖的望向幾個流氓。

角落裡那些苦行僧們,更是接二連三的將眾人包圍,手中甚至還多出了一些「木刺」「生鏽鐵錐」等一些道具。

流氓頭子感覺事情不妙。

幾十號人團團把自己圍住,那些平日里不敢反抗,當牛做馬的窮苦倖存者,竟然會為了那個修女不顧生命危險威脅自己??

「請你不要侮辱我們的信仰!!」

「這裡是純凈之地,不是你們隨便能挑事的。」

幾個難民信徒,說話聲音擲地有聲,特別是那些無欲無求的苦行僧們,更是隨時準備付出生命和敵人拼了。

瘋了。

這些人有了信仰之後,全都瘋了。

一滴冷汗從流氓頭目鬢角留下,最後只能惺惺的撂下狠話:「很好,你們給我等著,下次我會再來的,到時候可沒那麼容易解決了。」

說罷他便帶著幾個兄弟離開了,心裡暗暗發誓,下一次一定帶著「進化者」或者更強大的「狩獵者」大人來找回場子。

幾個地痞流氓走後,那些信徒紛紛圍上來。

「芸芸修女,你沒事吧?」

「那些混蛋,沒傷到你吧?」

「可惡,芸芸修女你放心,這裡始終是一片凈土,那些混蛋敢再來,老子就和他們拼了。」

圍繞在修女芸芸身邊的男人,嘴裡不是撂下狠話,發誓會拚命將芸芸保護。

芸芸擦了擦身上的污跡,心疼的說道:「大家不要為了我做傻事,傳道的路途上艱難坎坷,這是無垢之主對我們的考研。」

她像是一朵聖潔的白蓮花,借著環境與氣氛,默默地將那些教條刻印在人們心中。

誰都沒注意到。

芸芸那純凈無暇眼底的最深處,一抹得逞的戲謔笑意。

……

…… 玩弄人心。

她時而溫柔神聖,時而嫵媚妖嬈。

芸芸在聖潔與魔女之間來回切換,只有看透真相的人,才知道她的本質是如此的可怕。

撫慰了那些義憤填膺的信徒,修女芸芸中午小憩之時回到了後院,看到幸運星那複雜的眼神痴痴笑了一聲:「剛剛一直偷看人家,怎麼也不知道幫我一小下?」

嬌嗔的語氣又酥又嗲,另幸運星打了個激靈。

古凡穿著改造后的主教衣物,從內屋走了出來緩緩說道:「你眼中,那些流氓地痞反而是利用的工具,幫你維持住自己被欺凌的弱者形象,我們出現豈不是幫倒忙?」

「主教大人,你可真的很懂人性呢。」

芸芸掩嘴偷笑兩聲,婉兒繼續說道:「今晚,我們有一個小小的聚會。」

聚會?

濟世會的聚會?

古凡眼神稍稍一動,同時露出一絲擔憂之色,冷聲說道:「我剛從暴雨城歸來,暫時不宜出現在公眾場合內,容易暴露身份。」

「沒想到被稱之為獨眼梟雄的張雲,現在居然會害怕暴露。」

魔女芸芸嘖嘖調笑道:「不過你不用擔心,能夠參加這次聚會的,全都是濟世會的狂信徒,無論是身心都獻給了偉大的主宰。」

「沒有得到認證是無法進入的。」

認證?

古凡頓時明白過來,恐怕所謂的認證,就是通過那個碧玉色的小蟲子,通過它完成對信徒的改造,使其由內而外變成主宰的狂信徒。

一旦被主宰的意識貫穿,通過碧玉色的小蟲子控制,人類絕沒有可能再反抗,更不會出現姦細。

所謂的狂信徒,都是全身心奉獻給主宰的瘋子,如果不被類似的方式「污染」成自己人,絕對沒有資格參加濟世會內部成員的聚會。

恐怕……主宰們做夢也不會猜到,真的有一個人類繞過了它們的操控,成為了一個姦細二五仔。

「主教大人,沒有參加過類似的聚會?」

魔女芸芸並沒有太大驚訝,繼續說道:「也對,整個暴雨城只需要您一位忠實信徒就夠了,而我們這些弱小的信徒只能抱團取暖。」

「最近裁決所的動作越來越大了,我們的同胞損失了很多呢。」

暴雨城只有張雲這麼一個忠實狂信徒,其能力是得到主宰認可的,而且勢力分佈並沒有那麼複雜。

正義之城就不一樣了。

這裡匯聚了各方人馬,上百個聚集地都在這裡安插了些許眼線,再加上曙光聯盟官方成員也大批入住進要塞,裁決所更是把目光彙集在這……

濟世會的邪惡教徒,想要光明正大的發展是不可能的。

他們被分散成了幾十上百股分流,有可能是富甲一方的商人,也有可能是醫院裡的醫生,亦或者是像芸芸這樣成為某個破舊教會的修士。

狂信徒在暗中,秘密的發展著自己的勢力,十分的隱晦,十分的複雜。

即便某一兩個被發現消滅,卻也不影響大局。

「另外,我們成員很多,牽扯正義城塞的各行各業。」

「聚會將會有很多人出現,有時候我們需要彼此之間的配合,也會有許多金錢利益方面的交易,某些信徒不願意暴露身份,可以進行某種程度上的化妝。」

魔女芸芸繼續解釋道:「比如,帶上假面偽裝,都是可以的。」

這豈不就是和假面舞會一樣了?

仔細一想,也能夠理解聚會的意義,分成上百股小勢力的濟世會,經常會碰壁遇到一些困難,需要同伴們的幫助。

但是……雖然大家都是忠實的狂信徒,但卻不代表能彼此之間互相信任。

某一個信徒被捕捉抓獲,通過某種能力來獲取情報也是可能的,貿然暴露身份可能會有滅頂之災。

所以這個聚會的狂信徒們既互相信任,又彼此猜忌隱藏身份,看似十分矛盾實際上卻很真實。

古凡點了點頭,通過魔女芸芸知道了一些聚會上的規則與禮儀,比如隨意打探別人身份是很不禮貌的,某些交易可能會由第三方來傳遞完成。

「沒想到短短數月時間,濟世會就已經發展到這種程度,錯根複雜而隱秘。」

「它的組織結構十分隱秘,經由主宰污染幾乎不可能產**細與叛徒,只有我是例外,所以不可能存在徹底滅除的可能。」

古凡在心中腹誹自語,濟世會從最初光明正大的發展,一直到現在遁入地下,越發變得嚴密隱晦。

不但證明信徒們變得越來越狡猾,更證明「主宰」逐漸適應了人類的思維邏輯,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閑聊了幾句,魔女芸芸便起身離去繼續傳教。

古凡思索片刻,手中出現一絲冰刃,找到一塊木板輕旋切割,製作出一個帶有【神藤】符號的面具,示意自己正是神藤屬下的狂信徒。

「這次聚會,應該能揪出很多濟世會的小尾巴。」

古凡淡淡自語,眼神卻是看了一眼遠處牆角下的陰影,繼續說道:「但不能太過心急,到時候我會給予一份名單,你們暫時將其鎖定順,再藤摸瓜搜索到更多有用信息,等一個合適機會……」

暗影之中,似乎有什麼東西蠕動了幾下。

那是暗影之觸吳澤接受了命令,最後又潛伏下去。

「那我呢,那我呢!!」

幸運星等不及的跳出來,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問道:「我有什麼重要任務嘛??」

古凡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說道:「你帶給我幸運就足夠了,另外幫我照看曼曼。」

幸運星大失所望。

原來自己只是一個「吉祥物」般的存在啊。

……

……

夜幕降臨。

芸芸並沒有再次「狩獵」榨乾那些可憐男人。

她穿上了一件不符合修士身份的露背晚禮服,臉頰戴上了一扇刻印著詭異圖案的面具,似乎代表著她所信仰的無垢之主。

同時她也為古凡準備了另一套禮服。

如果古凡身份暴露的話,她隨之也會暴露,兩人臨時隱藏身份,竟扮成了一對情侶。

「好了。」

「我們出發吧。」

魔女芸芸,嗤嗤笑道:「今晚的舞會上,可還有不少娛樂節目呢。」 世界上沒有公平。

有人的地方,就會有差距。

能力不同,境遇不同,做出的貢獻不同,最終得到的享受也是不同的。

古凡與魔女芸芸,來到了正義城塞最後放某一做莊園之內,雖然庭院中的草木還沒開始種植培育,紅地毯一側的地面上都是坑坑窪窪的泥洞,但過段時間將那些蔥鬱植被栽培其內,必將又是另一幅生機盎然的場景。

正義城塞剛開始動工,這座莊園也差不多。

它內部的主殿已經建立好了,使用了上好的石料木材,設計風格融合了西方貴族與一些華夏風,顯得奢華高貴又富有一絲古韻。

這樣的一座豪華莊園,可不是擁有錢就能建造的。

「這座莊園的主人,把控著正義城塞中的軍火生意。」

魔女芸芸笑著說道:「他在正義城塞之外,有著一座獨立的軍工廠,而且還有著自己的私人部隊,可以說是真正的權貴了。」

沈雁。

這個正義城塞中大名鼎鼎的人物,被成為軍火大亨的他,沒想到也是濟世會中的一員。

這次聚會的開銷與場地,完全由這位大佬所負責。

他已是正義城塞中的權貴,頗有種肆無忌憚的感覺,在他心裡就算自己的身份被識破了,巨大的利用價值也不會另官方拿他怎麼樣。

而且……他自己就算是半個官方人物。

莊園周圍,許多全副武裝的戰士守護著。

他們手中的武器十分精良,都是經過特殊加工改造后的產物,附近更是有許多進化者與狩獵者承擔護衛的身份。

「請出示您的請柬。」

進入莊園之前,一隊人馬攔住了芸芸與古凡。

青翠玉指夾起一張淡紅色的請柬,雖然帶著面具但似乎仍能看到那魔女微微勾起嘴角,還有那充滿誘惑力的笑容。

「這位先生……」

請柬是單獨一份的,守衛又指向了古凡,魔女芸芸在一側說道:「他是一位資深會員,但剛剛來到濟世會。」

守衛隊長有些為難了。

他能確認魔女芸芸,確實是「會員」之一。

她帶來的另一名會員應該也是真的,但按照規矩必須通過長老的審核才行。

「抱歉,按照規矩我們需要請示長老。」

守衛的隊長連忙進入莊園,請出一位老者出來。

那老者滿頭華髮,行走之間顫顫巍巍,目光中卻閃爍著異於常人的智慧,周圍人看向他的目光也都充滿了敬意,赫然正是口中所說的長老了。

古凡淡淡看了他兩眼,感覺這位長老應該是一位老學究,渾身上下都充滿了知性,用一句俗話就是……研究學問的人。

這種人,通常也會有很高的地位。

末世幾乎廢除了曾經世界的一切規則,新世界的法律與規則自然不可能幾個人一商量就倉促建立,必須還有足夠知識支撐才能創造出應有的框架。

這時候,研究學問的老學究就有了他的作用。

他能洞悉人性,根據歷史的以往種種錯誤,還有目前人們所面臨的威脅與困難,給予出種種參考意見,往往就是這些意見構建了新世界的規則。

不簡單。

魔女云云說過,濟世會的勢力已經蔓延到方方面面,僅僅是其中兩個人就已經佔據了非常重要的位置。

「這位先生是新面孔啊。」

長老露出慈祥的笑容,同時伸出一隻手說道:「那麼就由我來驗證您的身份吧,主的氣息無法偽造。」

驗明身份的方式很簡單。

只需要證明自己是「主」忠實的奴僕就可以了,釋放出些許主宰的氣息,即可證明自己身心都歸順於主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