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後來讓姐姐跟著一年級下學期的人一起上課,上完之後重新上的一年級。

姐姐住校之後,學校離家不算遠,騎自行車差不多十幾分鐘。

姐姐有一次放假,需要把被子什麼的都要帶回家。沒有人去接姐姐。姐姐以為家裡正忙著,顧不上她。

姐姐一個人拖著一大包被子,大中午的走回了家。

藥植空間有點田 走了半個小時。

最讓人覺得委屈的是,家裡並不忙,爸媽坐在電視機前看電視。

看見姐姐回來了,把東西接了過去,也不說為什麼自己沒去接。

姐姐還說自己在帝都工作的好好的,他們突發奇想,覺得子女三人都不在家,自己沒人照顧。

就讓姐姐回家工作,姐姐了解過母親的擔憂以後,就真的辭了工作,準備回家考在編教師。

結果回家之後被母親各種嫌棄,姐姐特別委屈。

姐姐是個特別有野心的人,畢業之後就留在了大城市裡,不怕辛苦,只想日子有奮鬥的目標。

為了母親回到家裡,真的做好了就在農村呆一輩子,留下來照顧他們。

結果還被嫌棄,說比不上誰家的誰誰。

姐姐越說哭的越傷心。

這樣的感受沈曼兒也體會過。 幸福

沈曼兒覺得自己的父母就像個孩子一樣,根本就沒有做好當父母的準備,雖然一直在摸索,但是並沒有做好。

他們雖然已經有了三個孩子,但是還都跟鬧著玩似的。

他們雖然辛苦工作,努力供三個孩子上學。

但是他們也只做到了這一點。

沈曼兒覺得父母對自己的關心幾乎沒有。對自己的關注也太少了。

但是有時候沈曼兒又想不到這些委屈。因為母親有一張巧嘴。

母親的關懷永遠在嘴上。

沈曼兒是個特別怕給別人添麻煩的人。母親的關懷,沈曼兒一般都是拒絕的,因為沈曼兒能感受到母親沒有說出來的話。

比如說,母親要是說:「好幾年沒買衣服了,給你添兩件衣服吧。」

這時候沈曼兒的回答是:「不用了,我上了大學再買就行。」

母親就會特別滿意的接著說:「也是,你現在學習正是緊張的時候呢,穿什麼不重要,等上了大學,我給你多買幾件好看的衣服。」

等沈曼兒上了大學,她開始用生活費買衣服。

母親見了,就會不高興,說道:「你現在上大學,買那麼多新衣服有什麼用?等你以後工作了,自己掙錢了再買。」

沈曼兒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父母都是這樣子的。

沈曼兒問過自己特別好的朋友。

朋友說:「我一般不用生活費買衣服,買衣服的錢,家裡另給,畢竟買一件衣服也要花不少錢呢。」

沈曼兒想應該是朋友家境好,就又問了問,朋友說道:「我家裡也是三個孩子,爸媽自己開店,條件也就一般吧。不過我媽從來不在我身上省錢。」

沈曼兒想到自己一直到大學,才不用穿別人的舊衣服。

還有自己從小到大就聽母親對自己說:「咱們家裡沒錢,爸媽賺錢也不容易,你要省著點花錢。」

「咱們家跟別人家不一樣。」

「衣服有穿的就行,不用花錢買新衣服。」

「你要知道你爸媽的不容易。」

沈曼兒這性格有些自卑,看不到別人對自己好,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父母。

別人對沈曼兒好一點點,沈曼兒就會覺得惶恐,覺得自己不值得。恨不多千倍百倍的還回去。

但是沈曼兒長大之後,也明白了自己家裡條件不是太好,但是也還不錯。

家裡也買了樓房,還買了一處院子。

沈曼兒意識到家裡不是沒有錢,但是母親十幾年如一日的在自己身邊說,你要知道母親的辛苦,以後要給母親養老。

沈曼兒聽多了也覺得特別反感。

沈曼兒不是不孝順的人。

沈曼兒的本性,自己的母親也不可能不清楚。

沈曼兒不明白母親的話意義何在。

母親可能是覺得自己用了畢生精力培養了自己的三個孩子。

孩子們長大了,就應該反過來孝順自己。自己也干不動了,不需要再付出任何的辛苦,就應該安享晚年。

母親甚至不想幫忙照顧子女的孩子。

影帝又在暗戳戳的逼婚 讓姐姐找對象的一個條件就是,對象的父母一定要年輕,這樣才會有精力照顧小孩。自己又什麼也不用管了。

沈曼兒有些無語。

沈曼兒從小沒有感受到母親多麼大的關懷,等長大了懂事了,母親的關懷比以前多了無數倍,雖然每句話都那麼虛偽。

但是沈曼兒相信了,就活在母親的那些關懷裡,覺得母親特別愛自己,自己的家庭很幸福。

後來沈曼兒不無惡意的想過,母親開始對孩子們各種關懷,是因為孩子們長大了,她要讓孩子們知道自己對他們付出了那麼多,回報的時候該到了。

沈曼兒不知道自己想的對不對。

沈曼兒還是活在母親特別好的信念當中。

姐姐其實也這樣想過。

因為有一次姐姐對沈曼兒說:「母親這是想什麼也不做,就等著安享晚年了。」

沈曼兒問道:「這是怎麼了?怎麼這樣說。」

姐姐說:「你知道母親剛才跟我說什麼嗎?她說以後你的孩子我絕對不會幫你看的。」

沈曼兒聽到這話,都能想到母親的語氣。那種特別霸氣的語氣。

因為這話明顯就是,母親經常掛在嘴邊的。

沈曼兒安慰了姐姐,說:「我們要是出別的事,母親也會管我們的,她只是這麼說。」

姐姐無奈的說:「好吧。」

我們都不知道,為什麼母親總能輕易的刺傷我們的心。

沈曼兒曾經也想過原因,把這歸結到自己太小氣,太矯情了。

但姐姐不是,姐姐是個脾氣特別好的人,特別能包容人。但是媽媽還是氣哭過姐姐好幾次。

沈曼兒覺得媽媽但很多想法都是有問題的。有時候跟她沒有辦法跟她交流。

母親的想法還正常,隨著別人的說法而改變。這樣的人最可怕。

別人說:「你的三個孩子都在外地,等你們老了,出了點什麼事,他們都趕不回來。」

母親聽進心裡了,所以把姐姐喊了回去。

後來又聽別人說:「你的大女兒在帝都工作,真是讓人羨慕,工作輕鬆,掙得也不少,關鍵是老了之後有保障。」

母親聽了覺得很有道理,又讓姐姐回帝都上班了。姐姐總算鬆了一口氣,開心的回了帝都。畢竟姐姐的夢想還是能奮鬥。

母親總是想起一出是一出。

沈曼兒已經不想再去跟母親較真了,母親可能自己說話都不過腦子。母親像個小孩子一樣。

沈曼兒再也聽不了母親那些嘲諷的話,那些話總能扎到沈曼兒的心,讓沈曼兒覺得自己一無是處。

決定以後不能掉以輕心,不要在母親面前露出想法。

惡魔首席的棄妻 省得就像沈曼兒想要買書桌一樣,被母親嘲諷餐桌還容不下你了。

母親無法體會到沈曼兒想買書桌的最根本的原因,就算沈曼兒說了以後,母親也不會接受。

沈曼兒無比慶幸自己當初選擇了堅持自己的想法。要不然不會呆在帝都,不會碰到炎龍宇。

對了,炎龍宇。

沈曼兒從夢中驚醒過來。

看到躺在自己身邊的炎龍宇,鬆了一口氣。

幫你離婚 真怕自己陷在夢裡出不來了,那些夢魘能讓自己越陷越深。

沈曼兒湊到炎龍宇身邊,覺得自己現在已經很幸福了。

沈曼兒是個很知足的人。 幫助

炎龍宇也醒了,見曼兒有些愁眉不展,有些不解。

曼兒最近好像心情變化有些頻繁,也不知道怎麼了。

沈曼兒說:「剛才夢到了些以前的事情,有些難過。」

炎龍宇將沈曼兒摟了過來。

沈曼兒感受到了炎龍宇的安慰。她雖然已經從夢中脫離出來,也明白自己不能老是陷在以前那些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上。

但是沈曼兒還是做不到。

她頻頻走神,老是忍不住回憶自己跟母親的那些談話。

每次自己信心滿滿的去找母親,希望得到母親的支持,得到母親的理解。但是每次都讓人失望。

她每次希望從母親那裡得到力量,可是每次母親都會讓她變得消極。

可能連母親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可能就是沈曼兒情感太細膩了。

炎龍宇見沈曼兒並不想說,也就沒有問什麼。

打算明天帶沈曼兒出去散散心。

第二天,兩人到外面散步。

到處都是勞作的人們。

沈家的水稻已經種好了,沈曼兒也是在這裡種水稻之後,才想著去了解一下水稻是怎麼種的。

現世的水稻應該先撒到有水的地里,鋪上塑料膜,等到長出苗來,再挪到別處去。也就是人們說的插秧。

沈曼兒也只是大致瀏覽了一下,大體就知道這麼多了,裡面可能還有漏洞。

沈曼兒實在不感興趣,也就沒有再去了解。

兩人走到田地旁,看到一個老婆婆坐在田地梗上,雙手捂著喉嚨,看上去痛苦不堪。

沈曼兒連忙走過去,查看老婆婆的狀況,老婆婆艱難的說:「我嗓子干疼。」

然後擺擺手,示意沈曼兒離開的別再圍著她了,心煩。

沈曼兒仔細回想,咽喉腫痛有什麼快速止痛的方法嗎?

對了,沈曼兒突然想到大拇指有一個穴位,放血就可以快速止痛。

沈曼兒拉住老婆婆的手,偷偷從空間中拿出一把小刀,快速的划向那個穴位。

老婆婆還沒反應過來,沈曼兒就做完了。

老婆婆剛想指責沈曼兒,結果發現自己的嗓子不疼了。

沈曼兒說:「老婆婆,現在不疼了吧?」

老婆婆說:「真的不疼了,你是怎麼做到的?」

老婆婆覺得很神奇,自己以前就有這毛病,那時候還能有靈草,隨便吃一些,就有效果。

現在沒有靈草了,自己只能忍著了,沒想到居然被一個小姑娘治好了。

沈曼兒其實也不知道有什麼機理,只是沈曼兒的弟弟有一個朋友,那個朋友的母親特別喜歡收集一些養生的書籍。

沈曼兒跟著弟弟如果他朋友家兩次,看到書翻著看了幾眼。正巧看到這個穴位。

沈曼兒如果只是看了幾眼,肯定不敢冒冒然給別人弄的。

沈曼兒之前自己有一次咽喉腫痛,想起了這個穴位,就拿自己試了試,沒想到效果特別好。

沈曼兒剛才見到老婆婆這樣,第一反應就是給穴位放血。

老婆婆察覺到到自己真的不疼了,很是開心,對著沈曼兒說道:「姑娘,真是謝謝你。」

沈曼兒不好意思的說:「沒什麼,您沒事了就好。」

沈曼兒謝絕了老婆婆想拉自己回家,做飯招待自己的心意。

沈曼兒和炎龍宇接著往前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