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很快,黑色雷霆的本源之力就如同被安裝了大功率抽水泵一樣的湖,直接在葉晨那裡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通過葉晨的吸收,原本狂風大作,雷霆肆虐的漆黑環境,似乎都變數了一分。

一天一夜的時間過去,葉晨在系統的幫助下,將黑色雷霆的本源之力吸收完畢,自身的雷屬性親和力,也達到了了53那麼多。

閉眼感受了一下,葉晨能清楚的感覺到這些黑色雷霆對自己的親昵之感,似乎自己是它們的親人,玩伴一般。

葉晨很簡單的取得了黑色雷霆的控制許可權,然後葉晨便按照之前的方式,讓那些肆虐的黑色雷霆避開,形成了一個供人前行的通道。 酒店的房間里。嬌人躺在大床上左右翻轉,呼吸有些緊促。

雪紡睡衣柔軟的料子貼著她的皮膚,使得她姣好的身材原形畢露。

男人的手正在那嬌人的腿上摩挲著。

他雙眼放光,一副垂涎欲滴的樣子,口中還喃喃自語:「顧家這次是下血本啦。嘖,這皮膚。」

「啊!你是誰?!」

顧芊芊迷糊中被大腿一陣騷動給弄醒,她睜開眼,便看見這個肥潤、猥瑣的男人坐在床尾,手在她大腿上不安分的亂摸,頓時像受驚小獸一般,像床頭縮去。

「醒了啊,醒了也好,總比沒聲響來得刺激。」男人見她醒了,也吃了一驚,但很快卻更加興奮地靠了過來。

「你幹什麼?!」

顧芊芊推開他,隨即感覺到身體的竟然軟綿綿的,再也提不起一絲力氣,眼神中不由流露出一絲的驚恐。

這樣的反抗,終於讓男人有些不滿。

他憤怒地上前一把拉扯住顧芊芊的頭髮:「是你們顧家自己找上門,把人送到我這,還想反悔不成!」

自己找上門的?

顧芊芊心中疑惑,臉色慢慢發白。

她記得昨天和叔叔嬸嬸一起吃飯的,難道是他們在飯菜裡面加了什麼東西……

然而,不等她多想,男人的手已經迫不及待的伸向她柔軟的胸口,身子也重重的壓了過去。

「你別碰我!」

體內藥物的作用讓顧芊芊恍惚,她忙咬了咬舌頭,奮力的掙扎,手無意間碰到了床頭柜上的煙灰缸,情急之下就順勢拿起向身上的人砸去。

「砰」的一聲,鮮血很快沿著男人額頭流下,觸目驚心。

顧芊芊心裡十分害怕,但還是趁機推開男人,向門外衝去。

「媽的!臭娘們!」

男人咒罵一聲,捂著額頭,跌跌撞撞地跟了上去。

……

酒店的走廊內,顧芊芊抬著發軟的步子,一路小跑著。

頭很暈,眼皮很重,身體彷彿隨時都能倒下來。

更可怕的是,她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在慢慢變得發燙。

內心裡彷彿出現了一個魔鬼,在呼喚她回到那個色調曖昧的房間,去擁抱那個陌生又令人討厭的男人!

不,不可以!

顧芊芊用力地掐著自己的左手。

白皙的皮膚上,留下了鮮紅的印記,而疼痛也讓他盡量保持清醒的意識。

終於,她跑到了電梯門口,按下下樓的按鈕。

但可氣的是,那冰冷的大門卻緊緊閉著。

6樓,8樓……

電梯上的數字跳動的並不慢,但在顧芊芊眼裡,卻有如龜爬。

12樓,13樓!

終於,「叮」的一聲,電梯到了。

可沒等到電梯開門,髮根就傳來一陣疼痛。

「還想跑?臭娘們!」

男人追了上來。

他一手捂著臉,頭上的鮮血讓他看起來格外猙獰,抬手一揚,一巴掌就打在了顧芊芊的小臉上,絲毫不留情。

「啪——」

伴隨著一聲脆響,顧芊芊只覺得被打得眼冒金星,臉上火辣辣地疼,不斷往後退去。

這時,電梯門正好打開,她身體一個沒支撐柱,便倒向了電梯內,頭撞在一個人的腿上。

下一瞬間,顧芊芊感到,自己被一支有力的臂膀攬住。

她不由得抬起頭來,發現這是個年輕的男人。

精緻的衣裝,還有同樣一絲不苟的頭髮,沉冷的臉上帶著凜意,像冷峻的青山。

他不耐煩地皺眉、低頭,看見顧芊芊的臉,忽而微怔。

「媽的!老子可是花了大合同換的你,今天我不玩個盡興,就別想給我跑!」身後的男人凶神惡煞地攆了上來。

但當他看清攬著顧芊芊走出電梯的男人,頓時呆若木雞,結巴道:「聶,聶總,您什麼時候回來……」 「我何時回來,需要通知你?」聶博弈面無表情,聲音卻帶著譏諷。

這個男人他認識,沈樟南,出了名的下賤、好色。

「不,不不,當然不用!」沈樟南吞了一口口水,「聶總你看這人……」

他話還沒說完,就迎來兩道冷劍似的目光,立馬閉嘴。

聶博弈何等人物,名動P市。

並且現在是NR集團最大的股東,南屏省沒人敢惹的大人物。

他只是NR的小董事,怎麼敢去和聶博弈要人。

「呵呵呵……既然聶總有興趣,那我就不打擾了。」

他不舍的看了眼倒在聶博弈懷裡,似乎連頭不敢抬的顧芊芊,轉身就走。

真是他媽的倒霉!

這麼一個好貨色,沒想到要便宜了旁人!

……

「你還清醒嗎?」

聶博弈伸手拍拍她的臉,沒得到回應,卻反被抓住了手。

女人腳尖一踮,嘴唇就湊上來,稍顯凌亂的長發之下,是一雙已經變得迷離的眼。

嗯?

猝不及防,聶博弈一愣。

他不缺逢場作戲的女人,卻沒人敢主動親吻他。

她竟然敢?

聶博弈一把捏住顧芊芊的臉頰,她卻攬著他的脖子,想再親吻。

「再不清醒,可就沒機會了。」

只是一個吻,竟然能讓他有了反應。

而此時的顧芊芊只覺得腦海一片渾濁,只知道身體好熱,需要解渴。

那個魔鬼,在藥效的作用下,已經完全佔據了她的內心!

「你自找的!」

一陣搖晃,她被抱了起來。

天旋地轉,或是真實,或是做夢,此時她已經無法抗拒了。

夢裡,豪華套房的床柔軟極了。

一雙手覆在了她的身上,讓她的身體不由得一抖。

但很快她就沉迷了。

不同於先前那人的粗魯,這雙手細膩,修長,時而溫柔,時而霸道,不斷在身上遊離,挑逗著自己。

「嗯……」

舒服的感覺讓她的嘴裡不禁發出一聲呻吟,藥效的作用讓她更加興奮到了極點,只有渴求的慾望。

下一瞬間,下身一陣鈍痛,耳邊傳來男人滿足的低吟。

「啊…別……」

她本能的想推開壓著自己的人,卻被扣住,拉伸過頭頂壓在床上。

隨即,男人就毫不客氣的開始挺進,動作更談不上溫柔。

下身被劈開的疼痛讓她承受不住,雙手又被控制著,只能委屈的看著身上的人,顫抖著開口。

「求你……」

女人的表情讓男人更加變本加厲,他壓低身子,咬著顧芊芊的耳垂。

「床上求男人,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一時房間里曖昧的喘息,以及那奇妙的感覺成了她今晚僅有的記憶。

……

第二天中午。

顧芊芊醒來時,身子略微牽動,下身便傳來一陣酸疼。她低頭一看,發現身上到處都是斑斑點點的吻痕。

昨晚……發生了什麼?

她主動親了一個陌生男人,接著他們……

「顧小姐醒了啊,我是聶先生的助理。聶先生早上還有會議所以已經走了。」

懊惱中的她嚇了一跳,循聲望去,見一男人站在門外。

聶先生?昨晚那個男人?

「先生走之前已經叫人把衣服準備好了,就放在床尾。您旁邊有一份合同,還有一張支票。您看看,選一個。」他指了指床頭櫃。

什麼意思?

顧芊芊望過去,這是……

她狐疑的拿起合同,眼睛迅速掃了幾眼,驚訝的瞪大了眼。

情人?

他居然要自己當他的情人?! 顧芊芊收起驚訝的表情,把合同放回原位。然後讓門口那位助理離開,隨後自己進了洗手間。打開淋浴,讓水沖刷著自己,看見鏡子里狼狽的身體,想到那男人的支票和合同,她面色一暗。

最珍貴的第一次竟然沒了?而且居然還被以為是那種女人,還提出了當他情婦的荒唐條件?

什麼人啊!

她伸手關掉淋浴噴頭,拿了條毛巾擦拭,眼淚卻委屈得流了下來。

但這又能怎麼樣?

算了,就當是一夜情吧,反正這個社會一夜情多得是,更何況是當時那種情況。

擦乾了眼淚,顧芊芊心裡默默安慰自己,也只能這麼安慰自己,現在有更讓她在意的事!

這件事情一定是有人策劃好的,而能做到給她下藥的,就只有叔叔嬸嬸了。

……

另一邊,NR集團總裁辦公室。

「你說她都沒選?」

聶博弈慵懶的坐著,儘管還是面無表情,可是語氣裡帶著些許驚訝。

陪了一晚居然不拿錢,這做的什麼虧本生意。

「聶總,您看這事情應該怎麼辦?」

助理吳珂站在一旁,手上還拿著被退回來的合同和支票。

怎麼處理?

他輕笑,「把這女人找出來。」

……

回到顧宅已經很晚,顧芊芊進門就見叔叔嬸嬸坐在客廳里,表情凝重。

「叔叔嬸嬸你們……」

啪!

她開口正想質問,卻沒想到嬸嬸任麗英就衝過來甩了她一巴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