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很快,黎曉曉到達了教堂門口的墓地。

濃霧瀰漫、一片寂靜,半個鬼影都沒有。

“阿蕾莎!”黎曉曉喊了一聲。

無人應答。

黎曉曉撓撓頭,正準備去附近別的地方找找,一羣烏鴉忽然撲棱棱的驚起!

萌犬總裁的小魚妻 教堂的警笛又響了起來,周圍拾荒的鎮民飛快的朝教堂跑去。

黑暗降臨。

黎曉曉警惕起來,不停的四下張望,生怕身邊刷出個鐵頭哥冷不丁給他來一下子。

他身嬌體弱可受不了。

不過,鐵頭哥沒瞧見,卻瞧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吳楓!”黎曉曉揮手大喊。

喊完他才發現,吳楓身邊還有一個奇怪的傢伙,胖的跟顆球似的,脖子都幾乎看不到,臉上畫着滑稽的小丑妝,拎着個大勺子,還學他背後背個鍋……

鍋?

黎曉曉愣了一下,視線停在那鍋子上,雖然,顏色和他的鍋子不同,但款式卻是一模一樣的!

巧合?還是……

黎曉曉移動目光,對上了小丑的眼睛。

四目相對,霎那永恆,空氣中似乎跳動着電光,將二人的目光緊緊相連,每一個眼神,都擦出不一樣的煙火……

“臥槽!”黎曉曉驚呼一聲,下意識的就凝聚出了火焰刀叉!

對視的那一瞬間他就明白了!那個看起來滑稽無比的小丑,乃是他的煞氣所化!同時,也是副本中的‘隱藏BOSS’!!

同源的兩個靈魂,沒有和平共處的可能,不是你死,便是我活!

必須殺了他!

黎曉曉身形一閃,急速攻向小丑! 嗤嗤!

艦隊司令 毫無預兆的,一簇簇兇猛的地獄荊棘自地下鑽出,張牙舞爪的將黎曉曉團團包圍!將他那幾乎看不清的身形逼停了下來。

黎曉曉一刀砍斷一根纏向他的地獄荊棘,怒視吳楓,“吳楓,你什麼意思?!”

“抱歉。”吳楓歉意的看着黎曉曉,“你現在還不能殺他,所以,麻煩你在這裏等一下吧。”

又是幾簇地獄荊棘長出來,徹底封死了黎曉曉的去路。

小丑衝着黎曉曉咧嘴一笑,朝他揮揮手,便轉身一蹦一跳的朝着緊閉的教堂門而去。

“吳楓!你想幹什麼?!”黎曉曉怒吼,“那傢伙是什麼東西你看不出來?爲什麼要阻攔我?!”

“稍安勿躁。”吳楓笑着,“等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嗤!

“安你妹!”黎曉曉揮舞着火焰刀斬殺着擋在面前的地獄荊棘,“擋我者死!”

吳楓的臉色陰沉下來,“別逼我動手,黎曉曉,你不是我的對手!”

“你特麼不是已經動手了嗎?!”黎曉曉此刻簡直要氣炸,“勞資明白了!你是想和那個怪物聯手對付我,然後讓他取我而代之對吧!”

“原來你不傻啊。”吳楓沒有絲毫被拆穿後的尷尬,微微一笑,“那就沒辦法了,雖然我並不想親手殺你,但這世界就是這樣,弱者,只能去死!”

死字一出,地獄之門大開!不光是圍困的地獄荊棘,許許多多具有恐怖殺傷力的地獄植物噴涌而出,將黎曉曉徹底淹沒!!

嘭!

小丑撞開了教堂的門。

克里斯貝拉的信仰,可以將黑暗阿蕾莎拒之門外,但卻擋不住小丑。

畢竟本質上說他們完全是兩種東西,黑暗阿蕾莎是完全由阿蕾莎的黑暗面凝聚而成的一個幽靈,而小丑的本質是‘煞’,他和寂靜嶺裏所有的怪物都不一樣,他可以無視克里斯貝拉那可笑的信仰,大大方方的走進教堂。

而且,小丑的記憶即黎曉曉的記憶,他知道如何去破壞那份信仰、讓阿蕾莎的本體順利降臨。

是的,小丑現在要做的,就是羅斯在原電影裏做的事情。

“女士們,先生們!”小丑微微鞠躬,滿臉微笑,大聲說着,“今天,是你們知道真相的日子!”

小丑的聲音極大,扮相也極爲搶眼,所以教堂裏所有人都扭頭看向他,克里斯貝拉、寂靜嶺鎮民、還有呆在教堂裏的五個玩家。

坐在角落裏的侯美伊看到小丑,面色刷的蒼白無比,一把揪住旁邊的井月光,手指都在顫抖。

“怎麼了?”井月光低聲問侯美伊。

“隱藏BOSS……”侯美伊指了指小丑,“就是他傷了我……”

聞言,井月光和林直一都是面色一肅,另兩個玩家更是往後縮了縮,貼在牆上恨不得自己變成不可被毀壞的背景板……

“隱藏BOSS怎麼會跑到教堂裏來?”林直一皺眉。

井月光搖了搖頭,“看看他想幹什麼。”

小丑並未看到被井月光和林直一幾個玩家遮住的侯美伊,也沒把那羣玩家放在眼裏,他用演講的口吻一字一句的說着:“過去的三十年裏,你們一直以爲自己生活在‘天啓’後的世界裏,所以纔會如此扭曲和絕望,但事實並非如此!”

“根本沒有什麼天啓!寂靜嶺外面的世界,依然生機勃勃,只有你們,被困在這個鬼地方!這個被你們自己製造出的煉獄裏!無可救贖!因爲,你們都被詛咒了!”

“明白了。”林直一聽了這句話恍然大悟,“剛剛那句話好像是羅斯的臺詞吧,這傢伙,在幫阿蕾莎!”

“那羅斯去哪兒了?”

“不知道……”林直一分析道,“既然他在做羅斯做的事情,我們暫時按兵不動,等阿蕾莎出來再見機行事。”

井月光點點頭,幾個人,靜靜的看着小丑的表演。

教堂裏那羣寂靜嶺的鎮民,顯然被小丑說的話驚呆了。

他們一直堅信,三十年前寂靜嶺的大火乃是‘天啓’降臨,天啓降臨、世界毀滅,惡魔四處出沒,控制了寂靜嶺的出入口,纔會將他們困在這裏。

他們以爲,全世界都和這裏一樣,已經成爲惡魔的樂土。

可是這個陌生人卻說,外面的世界是生機勃勃?只有寂靜嶺如此?並沒有什麼天啓?這一切都是他們自己造的孽?

……無稽之談!真是無稽之談!

幾秒後,鎮民們反應過來,自然是完全不相信小丑的話,克里斯貝拉也開始發聲,“大家不要相信他!他不是人類!他是惡魔!抓住他!燒死他!”

“惡魔!惡魔!”

“燒死他!燒死他!”

當即,幾名強壯的鎮民涌上去將小丑控制住,往中間拖着。

小丑沒有反抗,更沒有生氣,依舊笑嘻嘻的揹着臺詞,“燒死我?這就是你對策?”

“燒死你所畏懼的?燒光不受你控制的?哈哈哈……”

小丑大笑起來,“克里斯貝拉,你可以的,你用這些鎮民的恐懼來控制他們,三十年前,你唆使他們燒死了一個無辜的女孩阿蕾莎,現在又要來燒死一個想要喚醒你們的人?”

“不管你們燒死多少人,也無法自欺欺人的否認你們的罪行!更無法否認阿蕾莎曾經經受的痛苦!”

這時候,小丑已經被拽到了克里斯貝拉的面前。

克里斯貝拉平靜的看着小丑,“惡魔,那個女孩和你一樣,是罪惡的化身!”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NoNoNo……”小丑搖着腦袋,一臉滑稽的認真,“你纔是罪人,殺人犯!劊子手!你故意醜化無辜的阿蕾莎,讓她受盡折磨,現在你又害怕阿蕾莎的復仇。你們所謂的信仰就是自欺欺人!終將爲你們帶來滅頂之災!”

小丑嘲諷的看着克里斯貝拉,說出了最後一句臺詞,“別騙自己了,你現在就站在地獄的門口,孤立無助,因爲上帝早就拋棄了你們!”

嗤!

忍無可忍的克里斯貝拉就如電影裏一般,抽出了隨身的匕首,狠狠的刺進了小丑的胸膛!

拒嫁天后:帝少的緋聞嬌妻 連侯美伊全力都無法傷害到的小丑身體,卻被這一刀輕易的刺穿!

鮮血,染紅了匕首,小丑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看着小丑的笑臉,克里斯貝拉一個哆嗦抽出了匕首,鮮血順着刀尖滴落在地板。

啪嗒!

啪嗒!

這是黑暗降臨的前奏…… 沒有什麼讓人頭皮發麻的BGM響起,只是一片安靜。

黑暗安靜的蔓延。

無數碎片剝落、飛舞,教堂裏的光,被黑暗漸漸吞噬。

中央的火盆坍塌了,露出一個深不見底的坑洞,一根根鐵蒺藜猶如觸手怪的觸手,自深坑中慢慢浮出,愈來愈多。

最終,一團密集的鐵蒺藜託着一張病牀浮在了教堂半空,被燒的面目猙獰的阿蕾莎,靜靜的注視着教堂裏所有人,所有的……仇人!

黑暗阿蕾莎也現身,站在坑洞邊緣,微笑着看着這一切。

看清阿蕾莎面孔的一瞬間,教堂裏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而下一秒,隨着第一聲尖叫聲響起,那些對阿蕾莎心懷恐懼、恐懼着自己曾經罪惡的寂靜嶺鎮民如同炸了窩的老鼠,尖叫着四處逃竄,想要遠離阿蕾莎,想要遠離這張契刻着他們難以饒恕罪行的臉。

忽然!

圍繞着阿蕾莎的那些鐵蒺藜動了!猶如蟄伏已久的毒蛇撲向早已盯上的獵物,迅如閃電!

一條條鐵蒺藜揮舞着纏向一個逃跑的寂靜嶺鎮民,將他提到了半空,隨即數根鐵蒺藜向四面八方一扯……尖叫聲戛然而止,那位寂靜嶺鎮民,被分屍成一塊塊細小的血肉四下飛濺!

全身的血液如同雨點般落下,站在下方的黑暗阿蕾莎張開雙臂揚起頭顱,沐浴在這血雨當中,一臉的舒爽。

復仇的感覺,真特麼爽歪歪!

這不過是個開端。

這些在寂靜嶺苟延殘喘三十年的罪人,根本不是阿蕾莎一合之敵,只能毫無反抗之力的被屠殺着……

教堂裏掀起腥風血雨。

五個玩家縮在最角落,面色發白的看着這一切,他們都不是新手了,但寂靜嶺這樣慘烈的場面,在恐怖電影裏也是極少見到的。

小丑對屠殺這些手無寸鐵的寂靜嶺鎮民並沒有興趣,雖然阿蕾莎復仇的場景很壯觀,但他也無暇欣賞,外面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他。

殺死主人格,成爲黎曉曉身體的唯一主人,這對他而言比任何事都重要。

以他現在的實力,殺死黎曉曉的主人格是十分輕鬆的事情,阿蕾莎已經開始享用她勝利的果實,接下來,輪到他了。

他轉身朝教堂外走去。

看到小丑出了教堂,林直一和井月光都鬆了口氣。

對付阿蕾莎和黑暗阿蕾莎已經夠兇險的了,如果再加上這個能把輕而易舉侯美伊打成重傷的小丑,他們還玩個屁,趕緊的洗洗睡了得了。

好在這小丑似乎對屠殺鎮民和對付他們這些玩家都沒有興趣。

目送小丑踏出教堂的門,井月光掏出了封印之書,一臉肅然,“開始吧!”

林直一點點頭,深吸一口氣,腳尖點地一躍而起,眨眼間穿過羣魔亂舞的鐵蒺藜落在阿蕾莎的病牀上。

病牀上的阿蕾莎眼睛一眯,附近幾根鐵蒺藜飛速的纏向林直一!

林直一身上蕩起金色光芒,凝聚出一個蛋形的護罩將他嚴密的保護起來,那些鐵蒺藜纏繞着護罩發出令人牙齒髮酸的咯吱聲,卻無法傷到林直一分毫。

阿蕾莎面無表情。

但她控制的那些鐵蒺藜,除了追殺寂靜嶺鎮民和託着病牀的,全部都涌向林直一,瞬間在空中纏成一個鐵蒺藜球,緊緊勒着林直一。

從外面看,已經完全看不到林直一的身影了!

包括侯美伊在內,其他玩家都吃驚的看着這一幕,他們沒想到林直一不去攻擊相對好殺的黑暗阿蕾莎,反而去挑釁無敵的阿蕾莎本體……腦子秀逗了嗎?!

這下子,他要完蛋了吧!

侯美伊如是想着,轉頭看井月光,卻發現井月光不見了!再張望四周,到處都看不到她的人影,井月光消失了!

“不好!”另兩個玩家齊齊驚呼,一個摘下背上的盾牌護在身前,另一個捏緊了手中的黑色短棍,滿臉緊張。

因爲林直一企圖攻擊阿蕾莎本體的緣故,他們這些原本被阿蕾莎本體無視的玩家,也遭到了敵對!

兩根鐵蒺藜朝着站在侯美伊麪前的兩個玩家狠狠抽過來!

手持短棍的玩家實力稍強,眼疾手快一棍子抽在了襲來的鐵蒺藜上,竟將那根鐵蒺藜生生抽了回去,而另一個持盾的玩家就沒那麼好運了,連人帶盾一起被抽飛,在空中劃過一個弧線狠狠的砸在了教堂門口附近!

不過,這傢伙雖然實力不濟,但人倒是很機靈,見自己已經距離教堂門口不遠,立刻一個翻滾滾出了教堂,離開這個恐怖的屠宰場。

“次奧!沒義氣!”持短棍的青年氣憤不已,一邊緊張的防備着再度襲來的鐵蒺藜,一邊快速對侯美伊說,“快趴到我背上,我帶你出去!這兒沒法呆了!”

侯美伊傷勢也只是恢復了四五分,但逃跑還是沒問題的,她一隻腳輕輕一躍跳到了青年的背上,同時抽出自己的魔法杖,“你防着前面,我防着後面,一起殺出去!”

“嗯!”

好在阿蕾莎抽調了大部分的鐵蒺藜在對付林直一,侯美伊和青年玩家才得以有驚無險的逃出了教堂。

阿蕾莎並沒有太在意。

整個裏世界都是她的地盤,雖然她本體無法動彈行動不方便,但外面還有鐵頭哥呢!

先把眼前這個膽大包天的傢伙殺死再說!

就在阿蕾莎本體的全部注意力放在林直一身上時,之前消失不見的井月光忽然出現在阿蕾莎牀背後!

她一手抓着牀頭固定身體,另一手捧着一本展開的無字書,狠狠的摁在了阿蕾莎的臉上……

頓時!!!!

整個教堂,彷彿時間凝固了一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