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很快,車子停在了華都別墅的28號別墅門前。

司機再一次幫忙將薄夜衾攙扶下來,為了感謝司機的幫助,薄夜衾讓傭人給了司機一個紅包。

司機很高興。

等到他將車子開到別墅的大門前時,他停了下來,把紅包拆開。

這一看不得了!

裡面居然有一千塊錢!

這一千塊錢,比他兩天跑車的純利潤還要多!

司機非常興奮,連忙給顧妙妙這個顧客評價了一個最高評價,而後再驅動車子離開。

這時,一輛寶馬車從正面開了過來。

顧甜甜看到那輛黑色的車,和駕駛座上的司機時,神情一怔。

「等等!」

因為顧甜甜突然的驚叫,嚇了霍奕一跳,連忙踩了剎車。

還好,前方沒有車,沒有出現車禍。

但是這也讓霍奕的心裡起了波瀾,他看向顧甜甜:「怎麼了?」

顧甜甜因為她這一叫差點出了車禍,也不敢說實話,只是裝作很累的樣子說:「剛剛感覺到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不好意思奕哥哥,嚇到你了。」

霍奕知道她是身體有些問題后,寬慰著:「沒事,你也不是故意的。」

車子再次發動,緩緩駛入華都別墅。

顧甜甜的心,卻沒有在回來路上時的那麼輕鬆和得意了。

那個專車來到的地方是華都別墅。

能住在這裡的人,家裡資產最少是上億的。

顧妙妙為什麼會認識這裡的人?

難道,馬博城給顧盼盼也買了華都別墅的房子?

那個殘廢是馬博城的人?

應該是馬博城的人,不然無法解釋為什麼顧妙妙會出現在這裡。

28號別墅里。

看著桌上的幾道菜,顧妙妙調侃。

「怎麼?錢大跳水了?這次招待我就只用了五道菜?」

薄夜衾也不覺得尷尬,而是淡淡笑著。

「這幾道菜是我上次發現你比較愛吃的菜,特意放廚房做的。我錢雖多,但浪費可恥。」

一聽他這麼說,顧妙妙特意盯了盯五道菜。

是糖醋排骨,醬肘子,烤鴨,酸菜魚和辣子雞。

顧妙妙:……

她能說上次她會吃這些菜,只是因為這幾道菜離她近嗎?

還是算了吧。

會傷害薄夜衾身為主人待客的心靈,從而影響他的病情。

「謝謝。」

她道了謝,坐下。

就在她拿起筷子準備吃米飯時,薄夜衾夾著一塊醬肘子放到了她的碗里。

「多吃一點,你太瘦了。」

顧妙妙再次道謝,然後埋頭吃肉。

當她的醬肘子好不容易快要吃完時,她的碗中又出現了一根雞腿。

當雞腿快吃完時,她的碗里又出現了一根鴨腿……

「謝謝,不用了!」

她嚴重懷疑薄夜衾是把她當成豬在喂,並且有了證據。

薄夜衾見她腮幫子鼓鼓的,覺得很可愛,就像是一個小倉鼠一樣。

那一刻,他好像明白好友白墨雲是女兒控的感覺了。

要是他有一個像顧妙妙一樣的可愛的女兒,他可能也是女兒控。

吃了飯,薄夜衾是在傭人的幫助下上了樓,等到薄夜衾躺在床上后,傭人們便又下樓,去準備薑汁水。

偌大的房間里,很快只剩下了他們兩人。

「你自己能脫嗎?」

顧妙妙有些好奇的問著,其實她更想問,為什麼薄夜衾不讓傭人幫他把褲子直接脫了,反倒把人給趕下去。

薄夜衾挑眉:「你是在懷疑我?」

顧妙妙聳了聳肩。

「那你繼續。」

薄夜衾其實這幾天的時間內,能夠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大腿處是有變化的。

雖然只是一些類似螞蟻咬了的微弱刺痛感,但是好比以前那些什麼都沒有的感覺好。

他伸出手,解開了皮帶,解開了西裝褲的扣子。

但要進行下一步的時候他就像是突然被人按了暫停鍵一樣,愣在了那裡。

顧妙妙只是一眼,就看出了問題。

「下次,不該逞能的事情,還是不要逞能的好。」

她走上前,纖細又冰涼的手指,放在了薄夜衾的腰間。

當她的指腹觸碰到自己的肌膚時,薄夜衾覺得腰部的皮膚,就像是被火灼燒了一般,讓他有些坐立難安。

「腰微微抬起一下。」

薄夜衾照做。

下一刻,他就看到顧妙妙那張巴掌大的小臉沖著他的臉湊了過來。

薄夜衾的心提到嗓子眼。

顧妙妙,是想吻她嗎?

如果是的話,那他要不要躲開?

雖然以前有一些女人也想碰她,但都被他驅逐了。

可是不知道為何,當那個人變成是顧妙妙的時候,他就有點不太想躲了,甚至還想閉上眼……

但現實嗎,往往就是和人內心腦補的不太一樣。

顧妙妙只是從他的腦袋下方,拿出來了一個枕頭,塞在了他的腰部,方便她脫褲子罷了……

鼻尖,還殘留著一些顧妙妙身上淡淡的香味。

薄夜衾的心中,莫名湧入一些失落感。

但很快,他就將那股失落壓下。

他堂堂一個26歲的老男人,怎麼對顧妙妙一個十六歲的少女有這種非法的邪念?

他是想女人想瘋了吧!

鄙視了一番自己后,薄夜衾便收拾好心情,告訴自己。

他對顧妙妙好,只是為了報答她對自己的治腿之恩,僅此而已!

薄夜衾腦海中閃過萬千思緒的時候,顧妙妙已經把他褲子扒掉,順便把腿上的針都扎完了。

只剩下最後的曲骨穴處。

她拿著銀針,「內褲也脫了吧。」

「啊?」

剛剛調整好自己心態的薄夜衾,聽到顧妙妙這麼說,一張英俊的臉龐爆紅。

「這個……要不你讓別人扎?」

見他臉色爆紅,顧妙妙也笑了起來。

「沒想到,你還是一個純情老處男啊!」

她居然調侃他!

薄夜衾假咳了一聲,「我只是覺得你是個女生,而且年齡還小……」

「在我眼裡,男人和女人都一樣。而且,我是學醫的,你們男人的大寶貝,我也看過不少。」

薄夜衾的手微微攥緊。

該死的,為什麼他的心裡會有一股酸味?

顧妙妙見他紅著臉,攥著手,憋著一股勁,以為他是真的害羞。

沉思了片刻,說著「你的這根針必須在三分鐘之內插進去,叫莫代宇來,那是不可能的了。找傭人,他們扎不到穴位,可能還會出現其他的問題。不如,我蒙著眼睛扎吧。」

「蒙著眼睛扎針?」 殺了石平后,洪宇徹底不行了,他本來就已經受了很重的傷,強行動用「火速衝撞」這個能力后,身體無法負擔,差點就掛了。

躺在地上,因為有九蛻金蠶蠱的震懾,那些毒木蜜蜂沒有攻擊他,但火爆蠻熊卻快速沖了過來。

洪宇再次感覺自己要死了!

不過,洪宇從一次次險死還生,又險死,又還生的循環中已經明白了一件事,他有主角光環,死不了!

要是不小心真死了,那就是自己猜錯了,認倒霉吧!

結果他還真是踩了狗屎運了,火爆蠻熊衝過來后竟然真的沒有攻擊他,而是又好奇又興奮的圍著他打轉,連四周毒木蜜蜂的瘋狂攻擊都不在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