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很快,夜宵攤的老闆就端上來幾盤山南市的地道小吃。

顧藏鋒和譚青璇兩人吃着小吃,喝着白酒,繼續開始閒聊起來。

顧藏鋒忽然想起了什麼,歪着頭看着譚青璇:“青璇,我記得之前在學校,你說要我幫你揍一個人?那個人就是墨木豪?”

譚青璇尷尬的低下了頭:“確實是他……只是……沒想到……他在你面前這麼不經打,就跟大人揍小孩子一樣,一點還手的餘地都沒有!早知道你這麼強,當初我就算是死皮賴臉的也要叫你特意跑一趟山南市,把這傢伙打得哭爹喊孃的跑回墨家,這樣我這一次訪問,就眼不見心不煩了!”

“哈哈!”顧藏鋒笑了起來,“你們……很熟?”

“從小一起長大的吧!小時候覺得他挺能打的,挺優秀的,再加上他對我很關照,就覺得他是我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可是隨着自己的長大,發現其實他也和其他紈絝子弟沒什麼區別,喝酒,賭錢,玩女人,一樣都沒落下!但是那個時候發現已經遲了,家裏早就徵求我的同意定下了我和他的婚事……所以……我就逃離了譚家,跑到湖東市第一大學繼承老頭子的衣鉢成爲了湖東市第一大學的校長!”

“那現在呢?”

“現在?”譚青璇忽然皺起眉頭,一臉疑惑的打量着顧藏鋒,“上一次你不是出現幫我解圍嗎,也不知道你給老頭子灌了什麼迷魂湯,老頭子對你喜歡的不得了,一個勁的誇你!在老頭子看來,你迥然就是他最佳乘龍快婿!”

“哈哈哈!這叫英雄間的惺惺相惜!”顧藏鋒笑了起來。

“呵呵,英雄之間的惺惺相惜?我看你們兩是臭味相投!你們倆都不是什麼好東西,身邊的女人一個比一個多!也不知道那些女人怎麼想的,一個個的跟沒有腦子一樣飛蛾撲火,往你們身上貼!我就不明白你們倆到底有什麼值得那些傻女人着迷的地方!”

“那你呢?”顧藏鋒直直的盯着譚青璇。

譚青璇在股藏在直白的注視之下,不禁感到一陣面紅耳赤,呼吸和心跳在這一刻也加快了。

譚青璇對於自己的反應感到十分震驚!

自己這是怎麼了?這傢伙在調戲自己啊!爲什麼自己會有一種害羞的感覺?

自己活了快三十歲的,什麼場面沒見過?居然會因爲顧藏鋒的一句話而感到害羞?

難道……自己也成了不久前自己嘴裏的傻女人?

想到這裏,譚青璇不禁呆呆地看着顧藏鋒。

顧藏鋒看到譚青璇的反應,不由得也是感到一陣發呆。

這女人……

桌上的氣氛瞬間變得安靜而又曖昧,這種安靜和曖昧甚至愈演愈烈。

……

一頓飯之後,譚青璇瞥了一眼桌上的三個空白酒瓶,此時譚青璇才明白了顧藏鋒爲什麼會對於一瓶白酒感到如此不屑!

這尼瑪……還是人嗎?這可是白酒啊!你就算是喝白開水,也不能喝這麼多吧?

身爲大學生物方面專業的譚青璇,這一刻很想把顧藏鋒解刨,研究一下顧藏鋒的身體構造!

吃完宵夜,顧藏鋒攙扶着已經有點頭暈的譚青璇回到了賓館裏。

此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其他的老師都早已經回自己的房間睡覺了。

顧藏鋒推開了譚青璇的房門:“早點睡吧!”


“你要走了嗎?”譚青璇歪着頭看着顧藏鋒。

“不然?難道你還想留我過夜啊?”

“那你想不想留下來過夜嘛!”譚青璇朝顧藏鋒眨了眨自己一雙美麗的大眼睛。

“嘶……”顧藏鋒不由得感到一陣面紅耳赤。

自從自己和譚青璇發生了那晚上美妙的誤會之後,顧藏鋒感覺譚青璇無時無刻的不在吸引着自己。

或許是譚青璇超高評分的顏值和身材,或許是顧藏鋒體驗到了初嘗禁果的美妙,或許是隨着兩人相處時間的變長好感也進一步遞增,又或許是兩人之間數不清道不明的關係,顧藏鋒每次見到譚青璇都有種把持不住地感覺。

最終顧藏鋒覺得還是自己的理智佔了上風,顧藏鋒笑着看着譚青璇:“怎麼?難道你想成爲你剛剛嘴裏說的那種傻女人?”

譚青璇直勾勾的看着顧藏鋒,朱脣微啓:“如果對象是你,我會願意成爲這種傻女人!”

“!!”

顧藏鋒已經無法用言語來形容自己心中的震撼了!

譚青璇的這句話,無疑是在向自己吐露心聲!

“你喝多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唔……”

譚青璇猛然撲上前抱住了顧藏鋒,就這樣,顧藏鋒再一次被強吻了!

顧藏鋒此時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現在的女人都是怎麼了?蘇傾城喜歡強吻自己,柳依然也喜歡強吻自己,現在譚青璇也不止一次的強吻自己!

究竟是自己太保守了,還是這個世界太奔放了?

“青璇!你冷靜一點!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唔……是在勾引我犯罪……”

“那你就犯罪吧!”

譚青璇的這句話,讓顧藏鋒僅存的一絲理智徹底迷失了!

顧藏鋒將譚青璇抱進了房間,一腳將大門踹上。

今夜,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 清晨的陽光照進了房間裏。

此時躺在牀上顧藏鋒和譚青璇兩人正相擁在一起。

兩人早就醒來了,一直都是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對方。

譚青璇的眼神極其淡定,就彷彿自己剛剛做了一件吃飯喝水一般的尋常事。

不過這一切都只是表面現象。

真實的情況是……

譚青璇現在心裏很慌,可以說是慌得一批!

譚青璇不由得懊惱自己昨晚發什麼神經喝那麼多酒,事實證明女孩子在外面需要少喝酒。

譚青璇神色複雜的看了一眼顧藏鋒。

兩人的第一次,可以說是意外。

但是……同樣一件事,第二次發生了,那還能叫意外嗎?

第二次發生這種事,還能用意外安慰自己嗎?

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譚青璇覺得自己應該重新審視一下自己和顧藏鋒之間的關係了!

和譚青璇的慌亂截然不同,顧藏鋒多少有點坦然的感覺。

感受着自己手臂和肋部傳來驚人的柔軟,顧藏鋒不由得摟緊了自己懷裏的譚青璇:“青璇……”

“嗯……”譚青璇不由得感到一陣緊張。

譚青璇知道,顧藏鋒是打算和自己敞開了說話。

“要不……你就跟了我算了吧……”

“你覺得我是我昨晚說的那種傻女人嗎?”譚青璇扭過頭靜靜地看着顧藏鋒。

“額……”顧藏鋒尷尬的低下了頭。

自己說這樣的話,確實沒有事先考慮過譚青璇的想法,自己這樣說,好像是有點渣男的意思……

譚青璇靜靜地看着顧藏鋒。

譚青璇的腦海中不斷地想着自己和顧藏鋒的經歷。

從兩人頗具誤會和曖昧味道的相遇,再到顧藏鋒大發神威在學校解圍,再到及時出現在家裏人身邊給自己解圍,再到力克劫匪,再到那晚上美妙的誤會,再到昨晚的事情……

譚青璇忽然覺得,似乎顧藏鋒身上有種神祕的東西無時無刻不在吸引着自己!

自己對於顧藏鋒,並不排斥,甚至……還有種好感,這種恰到微妙的好感,上可昇華爲男女感情,下可退化到朋友相惜。

而這種好感的走向,一切的決定權,都在自己手上!

或許是受自己父親和自己家庭氛圍的影響,對於顧藏鋒身邊圍繞着這麼多女人,譚青璇並沒有顧及。

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但是也只有英雄才會招蜂引蝶般的吸引衆多美女,不是嗎?

這恰恰能說明顧藏鋒的優秀!

想到這裏,譚青璇這顆塵封多年的心產生了強烈的悸動,而最終,譚青璇也下定了某種決定!

“你還沒回答我呢!你覺得我是我昨晚說的那種傻女人嗎?”譚青璇繼續重複着自己的問題。


“我……我覺得你不是……”顧藏鋒輕輕嘆了口氣。

但是在顧藏鋒看來,自己已經和譚青璇發生了關係,而且還是在美妙的誤會之後第二次發生這種關係,真要讓顧藏鋒假裝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並且放棄譚青璇,顧藏鋒捫心自問,自己是做不到的!

想到這裏,雖然顧藏鋒嘴裏說着不是,但是卻把譚青璇摟得更緊了。

不管一個人說什麼,身體的表現都是最誠實的!

譚青璇通過顧藏鋒的肢體語言已經察覺到了顧藏鋒內心深處的想法。

譚青璇不由得笑了起來:“傻子,顯然我是了!”

“啊?”顧藏鋒驚呆了。

“啊什麼啊?你的內心是更傾向於我不是這種傻女人嗎?”


顧藏鋒深深地吸了口氣,突然壓在了譚青璇身上,顧藏鋒已經用實際行動回答了譚青璇的問題!

梅開二度。

迥然如同一對甜蜜小夫婦的兩人洗漱完畢。

在譚青璇的整理下,顧藏鋒整齊的穿好了自己的衣服,兩人攜手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早上好啊!校長……”恰逢從門口路過的孔沐風聽到譚青璇房門打開的聲音,孔沐風甚至都沒有回頭就打着招呼。

或許是孔沐風覺得看都不看別人一眼就打招呼,這樣似乎沒什麼誠意。

孔沐風又回過頭看了一眼譚青璇的房門。

當看到顧藏鋒從譚青璇的房間裏走了出來,孔沐風微微一怔:“嗯?難道我記錯了?不好意思啊,我還以爲這是校長的房門呢!原來是你的,狼……顧老師,早上好!”

“早上好!”顧藏鋒做賊心虛般的朝孔沐風打了個招呼。

就在孔沐風準備轉身離開之時,譚青璇也從房間裏走了出來。

“額?”即便是見多識廣的孔沐風,這一刻看到同在房門口的顧藏鋒和譚青璇,孔沐風不由得驚呆了,“臥槽?你們……你們倆?啊?”

譚青璇俏臉一紅,低着頭甚至都不敢解釋什麼,趕緊從樓梯口跑了下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