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張權並不知道李家在針對他做一些調動,這段時間蜀南倒是一片祥和的氛圍。

自從白恆倒台以後,房地產這一塊,被溫華房產的趙秀直接搶駐了進來,目前溫華房產和張權的關係倒是不錯,張權甚至都和趙秀進行了一次聯手的促銷。

而染雲市場部的人也是無所不用其極,知道了張權和趙秀的關係以後,立刻聯繫了趙秀手下的一些銷售主管,打算利用房子和手機進行捆綁銷售。

凡是購買了手機的,都可以在溫華房產這邊享受一些購房的折扣。

而反而是準備去溫華房產購房的人,都能夠免費得到一台染雲手機。

這樣一來,兩家公司倒是迅猛無比的時間了共同的發展。

張權也沒有閑着,回了一趟萍鄉。

張家村內,現在人人都十分羨慕老張家,張權的名頭已經傳遍了整個萍鄉,張家村的人自然也是知道,張權現在了不得了,染雲手機,這可是一個國內享譽美名的大品牌,因為這件事情,還小小的讓張家村在萍鄉火了一把。

而張權驅車回到了張家村,在家門口停了下來,現在誰還敢上門鬧事?張權一家在張家村不知不覺間,竟然成為了十里八鄉最出名的一家。

「張權回來了,老頭子,快出來。」

田桂芳聽見了車子的聲音,立刻就推開門,這時候張家人都走了出來,正巧,江家的江健和江山也在這裏。

「張權回來了啊。」

江健笑着說道。

。 「誰讓你們往這裡拉泥沙的,經過了我們同意了沒有?污染環境你不知道?」為首的一名男子一臉兇相的說。

「我們蓋房子是經過批准的,你們有什麼問題嗎?」趙安然走上前。

「批准?你們是經過誰的批准?告訴你,這方圓十里都是大頭哥的地盤,除了他沙場的沙子和他水泥廠的水泥都不能進往市區裡面拉。」一名黑瘦的漢子喝道。

「你們這是不講道理。」趙安然氣不過,要跟他們理論:「我們是杏林居重建,這是經過官方批准的。」

「什麼狗屁官方?告訴你,在豐陵我就是官方。」為首的那名男子指著自己道:「以後看清楚我這張臉,大頭哥知道不?」

「你們……」趙安然還要說什麼,但是被陳宇攔下了。

「你的腦袋確實是比較大。」陳宇把趙安然護在身後道:「我來。」

「恩,好。」趙安然點點頭,有陳宇檔在她跟前,她覺的十分的安全。

「小子,想建房子,有水泥和沙的需求記得來找我。」大頭把一張名片塞到了陳宇的手裡:「價格公道,童叟無欺。」

「一定會的,之前不知道這一帶是大頭哥罩的,以後會注意的,但你看這幾車水泥和沙已經拉過來了,就讓我們用了吧,後面的需求量還有很大,後面的全從你那裡進。」陳宇笑道。

其實陳宇清楚,這幾個孫子就是沙霸,雖然打的嚴,但總免不了有幾個漏網之魚的,他只想心平氣和的把杏林居趕緊蓋好,不想和這些孫子們起衝突。

可是這孫子卻給臉不要臉,陳宇心平氣和的跟他說話,他卻完全沒有把陳宇給放在眼裡。

「我給你臉了是吧。」大頭點了一根煙,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後口中的煙霧噴到了陳宇的臉上:「你沒聽懂我的話嗎?除了我的沙,其他地方的一粒沙子也休想用。」

「你這就有些不講道理了。」陳宇笑了笑道:「聽著,我不想惹麻煩,我只想快點把這裡蓋好。」

「這幾車沙子我用了,後面的都從你那裡進,如果你同意,我們大家都相安無事,如果你不同意……」

「我們不同意怎麼了?小子你很張狂啊,你不打聽打聽我們大頭哥是何許人也?」大頭身邊的一個小弟推了陳宇一把,抄起手裡的鋼管狠狠的砸在一邊的車上。

嘩啦一聲,那輛拉沙的三輪車前檔玻璃被他一鋼管敲碎,車上的司機敢怒不敢言,默默的下車躲到了一邊。

「小子,你要弄清楚,這裡是我的地盤,想從別的地方進沙門都沒有,告訴你,明天開始,你家的沙和水泥漲十倍,誰敢給你送沙,我弄死他。」大頭掐滅了手中的煙丟在地上。

「你這樣,很不禮貌啊。」陳宇皺了皺眉頭。

「禮貌?你算老幾,我們為什麼要對你禮貌啊。」那個黑瘦的漢子又上前張狂的叫道。

陳宇突然一掌抽了出去,啪,黑瘦的漢子身體向一側重重的一歪,然後撲通一聲砸在了三輪車油箱上。

他的腦袋像是爛西瓜一樣噗的一聲響,緊接著鮮血就淌了下來。

「你他娘的還敢動手?兄弟個,上…」大頭大怒,抄起手裡的鋼管就向陳宇砸了過來。

陳宇反手奪過了他手裡的鋼管,將大頭一鋼管給抽翻在地上。

然後他右手一揮,手裡的鋼管重重的砸在了最前面幾個人的臉上。噗噗噗,幾個人應聲倒地,他們嘴裡的牙被砸掉大半。

既然動手,那就肯定不會客氣了,陳宇沖入人群當中,抄起手裡的鋼管,對著這些人沒頭沒腦的砸了過去。

砰砰砰,幾個人應聲倒地,大凡被陳宇手中鋼管接觸到的,要麼斷手斷腳,要麼被一棍砸暈。

一圈下來,十幾號人已經沒有人能站著的了,陳宇手中的鋼管也彎了下來。

他把手中的鋼管一拋,走到了大頭的身邊。

「混蛋我告訴你,我堂哥認識有大佬,你敢再動我一根手指頭我弄死你。」大頭一邊向後退一邊叫囂道。

撲通…陳宇一腳下去,結結實實的踩在了這貨的腦袋上。

砰…這貨的威脅聲馬上變成了慘叫,他大聲慘叫道:「疼,疼,輕點。」

「什麼不好去做,做沙霸?真夠給你爹媽長臉啊。」陳宇冷笑一聲道:「給你一個機會,從明天開始,以我們這裡為中心,沙和水泥全部都由你免費提供。」

「你休想,你是瘋子吧,我怎麼可能免費提供?」大頭怒道:「你是好放了我,我堂哥認識豐陵的大佬,你敢動我,我堂哥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你堂哥是誰?」陳宇蹲下身,對著他的臉一巴掌抽了下去。

「他是王虎,他老大是杜峰,王八蛋,我一個電話他就帶幾十號人過來砍死你。」大頭憤怒的叫道。

「叫他帶人過來,馬上。」陳宇笑了,猛的一腳踩下去,咔嚓一聲,這貨慘叫著斷了一條手臂。

「你等著,我堂哥一會兒就到,他會砍死你的。」這傢伙用另外一隻手摸出手機,撥出了號碼。

「堂哥,我在老街這裡被打了,對,就是那裡,馬上帶人過來,對方練過,是個狠人。」王虎咬著牙拿出手機一通吼。

「你等著,我堂哥現在就帶人過來,你小子會死的很慘的。」打完電話,大頭的情緒舒暢多了。

「你放心,等他過來以後,我連他一塊打了。」陳宇笑了笑,一點也沒放到心上。

王虎已經被他揍過一次了,就是承包葯田三萬畝田的時候這貨找事,陳宇可沒慣著他,既然現在遇到了,那陳宇就不介意再收拾他一頓,看他以後還長記性不長了。

「小宇哥,我們報警吧。」趙安然猶豫一下。

「別,警察最多關他們幾天,他們出來以後還會犯這樣的錯的,我今天好好教育教育他們,讓他們知道自己錯到哪裡了,以後他們就不會在犯了。」陳宇笑道。

「那好。」趙安然點點頭,站在一邊耐心的等。

「老闆,這些人都是一邊的沙霸,我們惹不起啊。」幾個拉水泥沙子的司機小心翼翼的說:「要不就算了吧,我們拉回去。」

。 「好像就是明年了。」

小雨伸着腳看着天空,第八束光亮起,她自然明白是什麼意思。

隨後她盯着江瀾。

江瀾:「……」

上次被驚醒,他就有意識的防備,不至於再發生陷入頓悟的事。

哪怕有所明悟,他也會放在心裏。

而不是去深入了解。

如此就不會再發生陷入頓悟的事。

可小雨要盯着,他也不在意,對他來說並沒有任何影響。

晚上時小雨會回去,他也能修鍊。

他修鍊就不會陷入頓悟,只有白天看一些書,或者做一些事才容易頓悟。

其實頓悟次數沒有那般誇張,幾百年來他頓悟的次數屈指可數,就剛好都被小雨看到了而已。

如此才有他經常頓悟的錯覺。

不過哪怕他不曾陷入頓悟,對道的理解依然會成為他的助力。

從而加快淬鍊金身的進度。

崑崙大殿。

「龍族的人倒是積極。」妙月仙子看着對面的冉凈仙子開口說道。

剛剛龍族的人,想要提前一些時日,讓江瀾跟敖龍雨完婚。

當然,原本就沒有定下具體時間。

所以可以是明年年初,也可以是明年年底。

看崑崙的想法。

「崑崙也希望將神女儘快掌握在自己手中吧?

這種提議不正中幾位下懷嗎?」冉凈仙子輕聲說道。

「成婚後,他們也要在崑崙住一段時間,如此才能前往龍族。」柳景開口說道。

這一段時間可不長短,而是幾十年。

冉凈仙子神色平靜。

一邊的敖隸跟敖師師就覺得崑崙在欺負人。

但是他們什麼都沒有說,次次都是他們丟臉。

這裏是崑崙的主場,對他們不利。

「五十年內我們同意,但是希望別在期限到達的時候,有其他要求。

不管這期間出現什麼變化,只要不影響神女跟他夫君,希望崑崙不要有地方出現修改。」冉凈仙子開口說道。

「當然。」妙月仙子直接輕聲應下:

「那麼婚禮訂在明年開春。

五十年內,會讓神女回鄉一趟,包括陪同的八太子。」

「我有個小要求。」竹清仙子突然開口,在其他人看過來時,她對着冉凈仙子繼續開口:

「大婚當日,我希望仙子能幫小雨穿上嫁衣。」

對於這個要求,崑崙其他人沒有開口。

對他們來說可有可無,同不同意,不影響什麼。

不過冉凈仙子是神女生母,同意的話並沒有壞處。

龍族的人沒有開口。

這種事對他們來說,也沒有什麼。

可有可無。

沉默了片刻,冉凈仙子便點頭應下:

「好。」

在日子定下后,崑崙一部分人就開始忙碌起來。

神女大婚,總歸要隆重一些,雖然娶神女的人他們不怎麼認識。

但是神女他們時常聽說。

崑崙很多人,對這位很少露面的師兄很好奇。

一些師兄師姐對這位師兄的評價也不相同。

有人誇讚有人詬病。

導致他們也不確定到底是誰對誰錯。

不過有兩條很統一。

那就是第九峰師兄心性了得,陣法造詣了得。

還有就是說第九峰師兄天賦一般。

可是有人說這位師兄比天才還要更早成仙,事實證明這個可能存在虛假。

「別想那麼多了,趕緊準備好一些東西吧。

再過幾個月就該是大婚了。」

「修為高的都在修鍊,我們這些修為低的都在忙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