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張新飛只是個小人物,他還不知道東方家的存在。

要是知道的話,恐怕就不會這麼做了吧。

當張新飛走進包間的時候,蠍子像是抓住了救命草一般,伸出手說道:「快救我,小飛。」

廠子走了,蠍子唯一能依靠的,也就是這個張新飛了。

可蠍子還不知道,張新飛早就和尹正達成了協議。

這次張新飛過來,可是殺他的。

張新飛走過來之後,蹲下了身子,微微一笑:「蠍子老大,你這是怎麼了?」

蠍子身手不低,張新飛不敢貿貿然出手,萬一蠍子沒啥大礙,那他指定殺不死蠍子。

張新飛說著,假裝用手扶起了蠍子。

蠍子還有點感動的說道:「別提了,老子陰溝裡翻船,被個毛孩子給打殘了,現在老子肋骨斷了好幾根,趕緊送我去醫院,要不然老子…..」

蠍子話還沒有說完,張新飛直接鬆開了手,將蠍子一把推到在了地上,露出了自己隱藏已久的狐狸尾巴。

手鬆了?

倒在地上的蠍子,看了一眼張新飛,立馬明白了怎麼回事。

蠍子只是乾笑了一聲:「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

「張新飛,你想幹什麼?你不會是以為自己的翅膀硬了吧?」蠍子冷冷的說道。

「就算廠子走了,老井廢了,但我還沒死….就算我死了,要想將我取而代之,你也不夠資格,你才跟我混了幾年,如果你殺了我,大家肯定不會放過你的。」

蠍子冷聲道。

蠍子的身邊,雖然只剩下張新飛了。

但在蠍子的地盤上,還有很多人,能夠和張新飛平起平坐。

甚至,很多人的實力,都是強於張新飛的。

更何況,這臨縣雖然是蠍子老大的天下,但除了蠍子老大之外,並非就沒有其他勢力了。

「殺了我,你只會招來更多的殺身之禍,無數人會打著為我報仇的幌子,來除掉你,然後名正言順的接手這些地盤。」蠍子對著張新飛提醒道。

張新飛點了下頭,說道:「我又不是第一天出來混的,這些道理,我怎麼可能不知道?」

「那你還要殺我?」

敏銳的蠍子,已經感受到了張新飛的殺意。

「這屋子裡的人,都是你的心腹吧?」看著屋子裡的這些人,蠍子說了一句。

當張新飛將蠍子扔在地上,卻沒有人站出來指責一句的時候,蠍子便知道,張新飛準備殺死自己的計劃,肯定計劃很久了。

而且,這些人,都參與了這個計劃。

「你是為了那一個億?」蠍子突然瞪大了眼珠子,看著張新飛。

張新飛如果不傻的話,肯定不會背叛自己。

即便殺了自己,也很難當上老大的位子,這一點,張新飛應該很清楚。

所以,張新飛動手的動機,只剩下一個了,那就是一個億的懸賞。

張新飛陰險的笑了笑,說道:「蠍子老大,你已經坐這個位子坐了太久了,也是時候退位讓賢了。」

「實話跟你說了吧,早在之前,尹老闆便已經找我談過話了,只要殺了你,我不僅能夠得到那一個億的懸賞,而且,還能得到尹老闆的大力資助,我知道殺了你之後,肯定有很多人假惺惺來借著為你報仇的幌子,來搶地盤,但他們這麼做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看我好欺負,可如今尹老闆公開支持我呢?他們還敢為你報仇嗎?」

張新飛冷笑著說道:「一旦你死了,那臨縣這個地方,就是尹老闆的天下了,到時候,只要他支持我,誰敢跟我作對?」

張新飛說完之後,便掏出了一把刀子。

「你竟然跟尹正那個老狐狸勾結到了一塊。」蠍子咬著牙說道,他沒想到,自己手底下的一員大將,竟然早就成為了尹正的人。

「老大,你的幾個情人,我會幫你照顧,你的地盤,我也會幫你好好打理,你還有啥遺憾,就跟我說吧,我一定幫你實現,讓你好好安心離去。」

張新飛一邊嘿嘿的笑著,一邊朝著蠍子走去,而蠍子扶著地,不斷的往後退。

直到退到沙髮腳的時候,蠍子才說道:「就算有尹正罩著你,你也一樣代替不了我,更活不了。」

「你以為,我是靠著自己才成為臨縣老大的嗎?」蠍子說道:「我背後有一個大人物罩著我,如果你敢動我,他一定不會放過你。」

「老大,你覺得如此幼稚的話,我會相信嗎?」

張新飛不屑的笑著,直接一刀子扎了下去,而蠍子則連忙抬起胳膊,抓住了張新飛的胳膊。

這要是放以前,張新飛怎麼可能是蠍子的對手?

可如今,蠍子被李凡打出了重傷….

但即便重傷的蠍子,在強求的求生欲之下,突然變得勇猛起來,他忍受著劇痛,抓著張新飛的胳膊,不讓刀子落下來。

突然間,蠍子猛然一用力,將張新飛推了出去,一把奪過張新飛的刀子,蠍子準備反撲。

而這個時候,張新飛喊了一聲:「兄弟們,一起上。」

這些人都是張新飛的心腹,就算張新飛不說,這些人,也都會過來幫忙,很快,隨著這些人的加入,蠍子絕望了。

他本身就受了很嚴重的內傷,支撐不了多久….

眼看著,蠍子就要被殺的時候,突然間,門口出現了一個人影。

「住手。」李凡說道。

張新飛的人,可不會聽李凡的話,所以,這一刻,李凡直接跑了上去,三下五除二,就幫著蠍子解決掉了所有人。

張新飛看著李凡,面色有些古怪:「您是李少爺?」

李凡沒有說話,張新飛說道:「李少爺,您這是什麼意思,這蠍子跟你可是有仇的,您幹嘛救他?」

「我做事,還需要向你解釋嗎?」李凡皺了皺眉頭,聲音有些冰冷的看著張新飛。

張新飛呵呵一笑,看著李凡說道:「我說李少爺,你該不會是心疼那一個億的懸賞了吧?」

要是張新飛的人,殺了蠍子,那李凡就要損失一個億。

此刻,李凡突然救下蠍子,讓張新飛不禁懷疑了起來。

「都說李少爺富可敵國,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要不是李凡剛才的表現過於驚人,這張新飛都恨不得直接罵李凡是個卑鄙小人了。

「隨便你怎麼想。」李凡看著地上的蠍子,問道:「還能走嗎?」

蠍子咬了咬牙,硬生生的站了起來。

蠍子知道,自己不能自己離開的話,等待自己的,肯定是死路一條了,這李凡救他一命已經不錯了,總不能抱著他離開,或者背著他離開吧?

緩慢的走出了包間,張新飛憤怒的咬著牙:「李少爺,您放了蠍子,怎麼跟尹老闆交代?」

「難道你不知道,這尹老闆和蠍子,現在是死敵嗎?據我所知,您和尹老闆的關係…」

張新飛話還沒有說完,李凡一巴掌便拍了出去,直接扇在了張新飛的臉上,將他扇出去很遠。

「聒噪。」李凡聽得有些煩了,便直接動起手來。

顯然,這個張新飛有點分不清形勢,還不知道他李凡的身份地位。

李凡徑直走出了包間,追上了蠍子,蠍子看見李凡,眼神中閃過一絲恐懼:「李少爺,您到底是要殺我,還是要救我?」

李凡不屑的哼了一聲:「你現在只不過是廢物一個人,不值得我殺,也不值得我救,剛才我出手,只是想問你幾個問題罷了。」

「我問你,我聽說,一直以來,都有一個神秘的蒙面人,在背後支持你,命令你,那個人,是誰?」李凡問了一句。

蠍子搖了搖頭,說道:「李少爺,我只知道是東方家的人,具體是誰,這我哪知道?」

「那我再問你,那麻子包下的那個山頭,應該是你的吧?麻子做的那些生意,想必你也清楚,如果你能幫我阻止他的話,或許,我可以饒你一命。」李凡說道。

聽到這話,蠍子的臉色變得無比慌張起來,蠍子趕緊搖搖頭,說道:「這怎麼能行,這麻子的背後可是東方家,這生意要是麻子的,我自然敢去阻攔,可東方家的生意,我哪有膽子去破壞,李少爺,你這不是把我往死路上逼嗎?」

李凡皺了皺眉頭,直接伸出了手,抓住了麻子的脖子,將他推到了窗戶外面:「我是問你能不能阻止,沒有問你敢不敢。」

「回答我,你能不能阻止?」

李凡看著蠍子,一臉冰冷的說道:「如果不能,你活著也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蠍子被李凡掐住了脖子,整個身體立在空中,雙腿不斷的掙扎著,害怕極了。

這裡是四樓,大約高十米….

只要李凡一鬆手,那麼蠍子就算僥倖不死,下半生也只能在病床上躺著了。

李凡故意將手勁放低,並說道:「剛才我受了點內傷,萬一這一不小心手鬆了,你可別怪我。」

「我問你,能還是不能,快點回答我。」李凡突然手一松,蠍子頓時一下垂,

「能能能,求求李少爺快拉我回去。」

蠍子嚇得魂都掉了,兩隻眼睛看著李凡,喘著粗氣說道。

李凡將蠍子一把拉了回來,扔在了地上,蠍子翻了幾個軲轆以後,心臟依舊砰砰的跳著。

剛才那一刻,可比坐過山車,跳樓機啥的要嚇人多了。

幾乎沒有任何的支撐,就那麼懸在空中….

僅僅靠著李凡一雙手,決定著蠍子的生死….

剛才,蠍子只感覺自己在死亡的邊緣徘徊著。

李凡蹲下身子,一臉玩味的看著蠍子:「麻子他們都是外來者,他們想在臨縣做生意,只能通過你這個地頭蛇,那山頭上的人,是你的人,不是他麻子的人,趁著他們還沒有被麻子收編過去,你儘早下命令,讓他們毀掉那片田園。」

「可是,東方家的人….一定不會放過我的,他們的勢力很大,覆蓋了幾乎整個省,得罪了他…..」

蠍子的話還沒有說完,李凡直接過去抓起了蠍子的脖子,死死的掐住。

「你怕東方家,就不怕我嗎?」

李凡冷眼看著蠍子。

蠍子既然怕死,那就好辦了。

現在,誰能要了蠍子的命,顯然,蠍子就會聽誰的。

「我就問你,你是想現在就被我殺死,還是以後等東方家的追殺?」李凡質問了一句。

蠍子一臉驚恐的看著李凡。

蠍子根本不相信,眼前的這個人,就是當初的李少爺。

之前蠍子又不是沒見過李凡,那個時候的李凡,眼神還算清澈,即便發起狠來,那也不過是小孩子的憤怒罷了。

身上的本事,更是沒有多少。

可如今,這到底是怎麼了?

回了一趟省城,才幾天不見的功夫,直接完全變了一個人。

眼神里射出來的殺氣,根本不符合李凡的年齡。

最可怕的是李凡的身手,一下子突變那麼多,就好像變異了一般。

這不是李凡,而是一個跟李凡長得一模一樣的傢伙。

望著李凡,蠍子點了下頭。

鬆開蠍子的脖子,李凡將蠍子口袋裡的手機,遞到了他的手裡:「現在就打電話下去安排。」

「我知道,這幾天的時間裡,你們已經幫著東方家建立了廠房之類的。」

「把廠房,全部毀掉,還有,麻子帶來的那些人,全部殺掉,一個活口都不要留。」

李凡說道:「如果讓我知道有一個人還活著,那我,便擰掉你的腦袋。」

蠍子接過電話之後,猶豫了幾秒,李凡說道:「我不會再給你第三次機會了,下次出手,我會直接殺了你。」

「我已經威脅過你兩次了,難道你還想讓我威脅你第三次?」

李凡皺著眉頭,聲音也變得冰冷起來。

蠍子開始按電話號碼,大約過了十幾秒,電話有人接通了。

「趙航,現在說話方不方便?」蠍子問了一句。

「老大,我正跟玩省城過來的那群朋友喝花酒呢,他們正嗨著呢,您讓我跟他搞好關係,我這做的不錯吧?」趙航在電話那頭小聲的說道。

所謂花酒,就是一邊吃飯,一邊有女人作陪。

如果想了,還可以那啥。

蠍子微微皺起了眉頭,小聲的說道:「找個理由出來一下,我有話對你說。」

趙航放下電話,便打了個哈哈,說道:「哥幾個,我出去一下,一會就回來。」

那些人沉醉在了紙醉金迷裡面,現在哪還有空搭理趙航啊。

趙航走出門口,來到一個牆角,看四下無人之後,才抬起手裡的電話,說道:「老大,現在可以說了。」

「手上有槍嗎?如果沒有的話,給你手底下的人立馬打電話。」蠍子說道。

「老大,是不是出啥事兒了?」趙航聽到槍,一下子變得緊張兮兮的。

蠍子說道:「別問那麼多,總之,搞到槍之後,就把省城過來的人,全部都給我弄死,記住了,一個活口都不能留。」

趙航吞了吞口水,一下子皺緊了眉頭:「他們十幾口子人,全部殺死?老大,你…」

趙航都覺得蠍子在開玩笑,畢竟那麼多人呢,全部弄死,不留一個活口,那絕對是一個大事兒了。

趙航刀口上舔血也混了幾年,但是這麼瘋狂的事情,還沒有做過一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