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張北羽哈哈一笑,「有你這句話,我就有動力了!」

……

一千萬,對於任何一個尋常人家來說,都是一個天文數字。對於窮人家來說,根本就是不敢想的。可現在出現在萬里的賬戶上,銀行的客服甚至打電話過來確認,並把她列為銀行重點客戶。

不過這筆錢還沒在賬戶里待上超過二十四小時,就別分別轉過了鹿溪、江南。

立冬那邊已經說服了賈丁。其實也用不著說服,當立冬一五一十的把鹿溪的想法告訴他之後,他立刻就答應,還拍著胸脯說保證完成任務。

江南那邊動員全盛組的人也非常順利,並且答應他們,在他們坐牢的這五年間會定期去看往他們,並且每月會向他們家中寄錢,最後還承諾,五年之後他們被放出來的時候,就算是大功臣,一定有上位的機會。

人這邊搞定之後,由江南一個個送到市局,至於怎麼處理就看王勇的了。而他開口要的五百萬也已經到位。

又過去兩天,江南為張北羽帶來了兩個消息。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

——————————————

加群417782721,交流討論,參與劇情,吐槽作者…照單全收 擒鶴掌教忽然猛地飛出,瞬間猶如青色的雷霆一般,就是近身衝到了蘇白的跟前。

而後,在那煌煌天際之上,一股極為壓抑的死亡魔雲,不斷的籠罩席捲開來。

只是一瞬而已,那八方天地,就皆被這龐大死氣,給徹底的包圍了。

一時間,極度的駭然,讓人一看,不由得靈魂深處是無比的發顫。

「六芒冰鶴掌!」

而後,只見那衝到了蘇白近身的青衣勁裝的擒鶴掌教,是忽然掌心一打,在他的身前,便是浩然爆發出了無窮般的淡紫色冰屬性靈氣波動,隨即猶如滔滔江海一般,瞬間就是瀰漫在了整個四方天際。

一眼望去,那是極端的恐怖,恍如這八方乾坤,再過片刻,就要被那超強的冰屬性靈氣波動,給徹底的冰凍會一座萬古冰雕世界一般的悚然無匹。

也就如此,隨後在那股龐大浩瀚的冰屬性靈氣當中,是赫然凝聚出了,一道道猶如星芒般璀璨和冷冽的六道巨大冰鶴掌法。

只見那六大掌法,分別是約有幾十丈左右巨大,瞬間就是鋪天蓋地的碾壓向了蘇白,產生的可怖勁氣和死亡殺機,那是極其的駭然,好似一息,既能粉碎八方蒼穹一般。

而那六大掌法,分別皆是紫幽色,極其的雄渾,模樣則皆是一頭巨大的妖異冰鶴,只見那六大冰鶴,無比的詭異和森冷,鋒利的嘴角,宛如刀劍,血色瞳孔,則更是幽冷無匹,一眼望去,那是極為的讓人寒戰。

看在眼中,發現那煌風門內,八大掌教之一的擒鶴掌教,忽然就是爆發出如此可怕的攻伐之力。

一時間,蘇白也是為之大驚。

要知道,眼下擒鶴掌教釋放的,乃是地品上階冰屬性攻擊掌法,而且還是大成可怖境界,從而那無與倫比般的殺伐之力,也就極端的恐怖駭然。

故而,當那六大掌法,席捲過來之時,少年蘇白,儘管是身懷絕技,實力超凡無比,可是終究,也還是為之悚然一驚。

「大暗騰龍指,五指千龍出!」

而後,雖然是感到極度的驚悚,可回過神來,蘇白也是立馬呈現出,一股極為肅殺的滔天氣機。

只見的他眉目間,殺氣滔天,那冷冽的堅毅模樣,好似一口氣要毀滅掉這八荒六合,頓時世間無二般的存在,當即五指對著蒼穹一打,便是赫然爆發出了,那擁有著地品中階的近戰攻擊指法靈技。

隨後,只見一股超強靈氣波動,瀰漫天際,從而其中,便是陡然間,呼嘯出了無數般的青幽冥龍,緊跟著,千龍一出,八方震動,那浩浩龍威殺氣,是震懾的乾坤顛倒,寰宇扭曲。

隨即,以極端可怕的氣機,就是直奔那擒鶴掌教暴掠而去。

也就這樣,最終那千頭冥龍,是瞬間和那六大妖異寒冰紫鶴掌法,頓時正面相撞到了一起,一時間,爆炸的餘波,撼天動地,煌煌然就是暴湧出去了方圓十萬丈之外。

一息間,讓得這雷冥淵上空的十萬丈天穹,那是極度的破敗和扭曲。

就猶如是沉靜明亮的偌大湖面,陡然掀起了滔天的漣漪爆炸餘波一般,隨即極端猙獰和驚世,就是將這一方巨大湖泊,給徹底的掀了個底朝天一般的無比可怕。

而後,只見餘波,略微散去一點,那有著十星大武將駭然實力的擒鶴掌教,竟然在最終防禦的過程中,並沒能成功將蘇白的駭然功法勁氣給阻擋住,一時間,模樣極度的憤怒和驚悚,隨即猶如一枚巨石一般,就是被蘇白一擊轟飛出去了萬米之外。

「撲漱……」

緊跟著,是那擒鶴掌教喉嚨間忽然一甜,最終竟然是在和方才蘇白之間的驚世大戰中,受了不輕的傷勢,隨即五臟六腑,在那一刻,皆是不同程度的壞死,由此一道道鮮血,從他體內隨著喉嚨暴涌而去。

當即那可怕畫面,是無比的悚然驚天,只見擒鶴掌教,一口老血巨量噴出后,那半邊黃昏天際,是被徹底染紅了大半。

看在眼裡,聚集在雷冥淵周圍的數萬強者們,那皆是無比的驚悚駭然,沒想到,這蘇白,現在的實力更為可怖,哪怕是那堂堂天夏王朝內,四大頂級宗門之一,煌風門內的擒鶴掌教,皆是可以輕易鎮壓致傷,一息間,也就讓上萬強者們,全是太過駭然和難以置信!

由此,紛紛將蘇白,當作神魔一般看待,極其的膜拜和畏懼。

「沒想到,這位叫作蘇白的少年會長,如今竟是連那煌風門內的堂堂十星大武將實力的擒鶴掌教!都能輕易鎮壓,驚世絕倫,千古罕見,真可謂英雄出少年!」

而後,隨著蘇白一擊,就將那有著十星大武將實力的擒鶴掌教,瞬間轟飛出去,並且將其重傷吐血,隨即在那蒼茫的青黃大地上,那南煌郡的郡主大人鄭景是驚嘆無比的說道,心中越發看重眼前天空上的黑衣少年。

不由得自認為,日後這天夏王朝內,乃至整個龐大無比的中武域,他蘇白的修為成就,將一定能達到天驕級別,成為一方主宰。

而只見這鄭景郡主大人,一襲銀色長袍勁裝,相貌溫和,慈眉善目,頭髮略微灰白,臉龐上,帶有一點點灰暗色斑,仔細一看,便能發現,這鄭景郡主,年輕時,絕對是個英俊飄逸的少年,很討人喜歡。

而他的身形還算健朗,眼下並看不出什麼極其明顯的佝僂痕迹,一雙猶如星芒般的眸子中,時刻卻是迸發出智慧的光芒,舉手投足間,也是含有極為深邃的寬容大氣之姿,一眼望去,儀錶非凡,正氣長存,讓人不由得心生極大的敬重和佩服之情。

「爹!你是不知道,如今這蘇白的威名,哪怕是在整個大半個中武域,各大大小王朝當中,都已是極度的浩浩驚世,不知道多少武者,已經將他視作了天驕一般的存在,在我們年輕人眼中,更是無比的超凡絕倫,被奉為萬古罕見的絕世天才!」

一愣,隨後在那鄭景郡主身旁,一位有點胖乎乎的少年,是忽然激動的喊道。

而他,實際上,就是鄭景郡主的兒子鄭貢。

實力也算非凡,堂堂三星大武士的可怖實力,在那南天城內,也頗為的出名,只不過和他那郡主老爹相比,這鄭貢的威名和實力就差遠了。

而這鄭貢的模樣,生的胖乎乎的不說,還有點矮,一臉不太明顯的麻子,顯得有點稚氣,肉嘟嘟的身軀上,時刻有贅肉在晃動,恍如再過一刻,就要掉下來一般。

而那一道雙下巴,則是顯得他胖的有點獃頭獃腦的。

一身淡金色的華麗勁裝,穿在肥胖的身軀上,雖然談不上英武瀟洒,但也頗為的具有大家子弟的高貴風範,一頭青絲,圓臉圓眸、長相到不特別,但始終,卻有股屬於他自己特有的氣息伴他左右!

「貢兒,你說的這些,為父怎能不知,日後,你若有那蘇白會長的一小半驚世威名和實力,為父我也就放心了,可是,眼下以你的名氣和實力和那蘇白會長相比,為父非常擔心,你日後的修鍊生涯,只會是黯淡無光,毫無驚天成就可言啊!」

當娶則撩 聞言,忽然鄭景郡主大人擔憂的道,面色彷徨。

「爹!這驚世威名和實力,又不是一朝一夕,既能達到的,您就別過於操心了,俗話說,虎父無犬子,爹你在咱們南煌郡這麼厲害,難道你兒子我以後還會差到哪去?」

一怔,鄭貢雖然看似獃頭獃腦的,可是腦子,卻不是漿糊做的,雖然談不上有著什麼極高智慧,但一點滑頭和小聰明他還是有的。

所以在聽到他父親的那番話后,他便立馬自信盎然的說道。

一時間,頗為鬥志盎然,意氣風發。

感謝昨日打賞的書友們,也非常感謝以各種形式一直支持本書的書友們,非常感謝大家,今日第一更到,推薦都狠狠砸來 每當到了有兩種選擇的時候,張北羽本能的有些恐懼。因為最近的選擇實在太多了,而且都是非生即死的選擇,讓他有點害怕,感覺自己患上了選擇恐懼症了。

奪愛遊戲 江南帶來的好消息是,王勇已經儘力把這件事的影響壓下來,控制在自己的可控範圍內。也就是說,這件事到王勇這就結束了,沒有繼續向上面彙報。

當然,這個影響僅僅指對上面的影響,而民間的輿論依然還有。

壞消息就是,不利於四方的輿論越來越大,再不加以控制,很可能會達到失控的狀態,如果這些輿論傳到更大的領導耳朵中,屆時,別說王勇了,齊宏陽恐怕也控制不了。

關於這件事,張北羽早就有想法了——搞個大新聞,轉移大眾視線。

這是最常見,也最有效的公關手段之一。

上面已經被王勇壓住,但下面的老百姓們依舊關注著這件事,並且這兩天會在論壇、貼吧、微博中持續討論,這是最難辦的。

一旦這種輿論控制不住,就會全局崩盤,之前的努力也就白費了。

不過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

「這消息夠壞的…你們有什麼想法么?」躺在病床上的張北羽問了他一句。

「東西南」三人坐在旁邊,相互看了一眼。王子和萬里坐在病床的另一側,兩人也對視一眼。但從大家的表情來看,似乎都沒有什麼想法。

「想法自然有。」江南率先開口說了一句,「轉移人們的視線焦點,讓大家慢慢忘了這件事。可問題是…怎麼轉移?」

其他人仍然保持沉默,張北羽想了想,開口說道:「這樣,大家都說說,現在朋友圈出現什麼內容,會引起你們的關注?」

提起這個話題,大家就來了精神。

王子嘿嘿一笑,立刻說道:「健身塑型啦,旅遊啦,差不多這些吧。」

萬里瞄了兩眼,弱弱的說:「我只看賣衣服的。」

妖女逆世:靈師孃子狠囂張 鹿溪輕咳了兩聲說:「都差不多啦,我比較關注賣零食的…」

江南露出個尷尬的笑容,「我說我天天看心靈雞湯,你們信么?」

聽完,張北羽搖搖頭,「不行,這些都只是你們的個人喜好,有沒有什麼新聞點是能夠引起你們關注的?冬子,你呢?」

立冬掃了一眼,抬手放在嘴邊,輕聲說:「優衣庫算么?」

一陣沉默…

「好!」張北羽突然大叫一聲,「這個好,咱們就…搞一次比優衣庫還狠的出來。」

王子重重的咳了一聲,俯下身子,雙手撐在床上,一臉不屑的說:「怎麼著,你是想當男主角啊?」

張北羽對她擠擠眼,「你看我這身體狀況能當男主角不?」

鹿溪站了起來,攤開雙手說:「這有什麼不行的,我們就搞個病房門,由你當男主角,我覺得挺好的。」

「對對對!」江南也跟著起鬨站起來,「我來當攝像師!」

立冬一聽,馬上也站起來,「我給你們打光,布景!」

王子往後退了一步,悠悠的轉頭看了萬里一眼,忍著笑意說:「那你來當女主角咯!正好讓我學習學習,看看你當初是怎麼把這個色胚拿下的。」

生活環境和經歷早就了王子的潑辣,說話也想來是百無禁忌,能跟她開得起玩笑的人不多,但能被她開玩笑的人,也是被她認可的人。

萬里當然開得起玩笑,但王子說的直白,還是害羞了,擺擺手,假裝生氣的說:「別鬧了,別鬧了,聽北哥說。」

張北羽被他們搞的也有點無語,頓了頓說:「能不能嘮點正經的。」

鹿溪悻悻的坐下,說了一句:「這種事我就不擅長了,況且作為一個女性…我不參與,也不發表意見,隨你們弄吧。」

一聽這話,王子和萬里也紛紛坐下,都覺得這事他們不太適合參與。

那麼接下去就是三個男的來討論。

張北羽的想法一致得到了兩人的贊同,就是要看看具體怎麼弄了。

首先,現在人們對於此類熱點的關注度非常高,因為人們的生活太乏味了,需要一些刺進。這種刺激可能來自於血腥或是se情,總之是能令人精神為之一振的。

可以預計,如法炮製出一幕盈海的「優衣庫」時間,必定能引起軒然大波,至少能夠將大眾的視線從「渤原路命案」中轉移出來。

江南說道:「後期的工作全部交給我。花些錢,我去找一些自媒體人,大V,再雇一些水軍,完全可以保證全城皆知。」

張北羽點點頭,思量片刻道:「後期的運作是肯定要的,也是最重要的一步。但我在想,事件的本身怎麼辦。」

立冬抬頭瞄了他一眼,像是要說話。張北羽趕緊開口阻攔他,「你他嗎別再說讓我當男主角。」

「好吧…」立冬的表情就是:寶寶有小情緒。

這時候,已經決定不插手的鹿溪,還是忍不住開口說了一句:「既然你們決定了用這種低俗的內容來炒作,那就要往這個方向去想。」

王子也馬上接了一句:「沒錯。我覺得男主角不重要,重要的是女主角。而且這個女主角最好是個有些名氣,有些影響,或者說她的身份特殊,一露出來就能迅速抓住人們眼球。」

「對!」萬里拍手叫了一聲,「最好是跟人們印象中有反差,或者是大家平常不太能接觸到的。」

三個男的互相看了看,張北羽由衷說了一句:「還是你們懂!」

最終仍然是六個人一起,七嘴八舌的討論。討論下來的結果就是,先確定人選。

這個人選太難找了,哪個女孩會願意拋頭露臉的做這種事?要麼是想紅想瘋了,要麼就用錢直接砸趴下,不過這絕對不是個小數目。

幾個人都在自己的腦海里搜索合適的人選。

張北羽把自己認識的女孩,一個一個的記起來,再一個一個排除。而首先想起來的人,竟然是許久未曾出現在大家視線中的小七。

說起小七,還真有段日子沒見了。據說她現在老實了很多,安安穩穩的讀書。

張北羽當然不至於讓小七做這件事,雖然之前發生過很多不愉快,但說起來畢竟是發小。就算小七主動要求,他都不會同意。

想著想著,他腦子裡突然閃出一個人影。下意識的抬起頭看向江南。

江南注意到他的眼神之後一愣,馬上慢慢的露出笑容。 「話雖如此,但貢兒,你要明白,任何武者,要想成為超級強者,勢必終究皆得靠自己不斷去超凡努力苦修,最終方能獲得不朽的地位和實力!」

「所以說,你若不想讓為父失望,就要萬分的努力,只有這樣,你才能夠更快的提升自己的實力,從而走向一方強者之路!為父說的這些,你要千萬切記!不得有一絲馬虎!」

臉龐上的擔憂,依舊是有增無減,隨後鄭景郡主道。

「嗯!我都記住了,爹,你就看好吧,日後,我也一定能像那蘇白會長一樣驚世無匹!」

聞言,鄭貢精神的道,隨即目光一瞧天穹上的蘇白,當即心中便是迸發出了無窮般的熱血在沸騰,把他視作偶像般看待,一切,皆朝他驚天看齊。

「這天才少年蘇白如今的實力,簡直是越發妖孽驚天了,只是短短几個月時間,就從青風城內的一無名小卒,赫然如今崛起為了在大半個中武域,皆是極端可怕的天才強者,著實是驚世駭俗,萬古罕見!」

與此同時,並非鄭景郡主一家,皆在驚嘆蘇白的實力,現在是太過可怕。

就連那在整個南煌郡內,乃是三大頂級宗門之一的劍南宗宗主姬太虛,在看到蘇白,一息,就將那煌風門內的擒鶴掌教給攻伐的狠狠吐血后,他也是極度的驚嘆,隨即對著旁邊的宗門高等職位強者們說道,同時也包括他的兩個兒子姬吾和姬康。

「爹,孩兒聽說,這蘇白會長,如今硬是掌握了三大屬性力量,皆是極其的高品,眨眼,既能粉碎一方天地,在咱這整個天夏王朝內,都是無比的頂端,此等強者,在我們天夏王朝內,顯然是萬年罕見的絕世天才。」

「實際上,早在這蘇白當初在青風城內,驚天動地之時,孩兒其實就已經留意到了他!」

「想著,他日將他拉入咱們劍南宗,做一席長老級強者,這樣一來,便能壯大咱們劍南宗,並且,孩兒以後就能和那蘇白一切坐而論道,精進修為了!」

「如今,既然父親你也這般驚嘆,這蘇白的實力,這等驚世絕倫,孩兒這裡便希望老爹您能及時將那蘇白拉入咱們劍南宗,這樣一來,絕對是毫無弊端,只有利處!」

激動無比,隨後那劍南宗宗主姬太虛的二兒子姬康興奮說道。

而說起姬氏一族的子弟,只見那劍南宗宗主姬太虛,一襲青黑色古樸勁裝,略顯幹練清潔,並非過於的華麗和布滿各種紋飾,而他劍眉星目,一張充滿了雄武氣息的臉龐,顯得頗為的英俊和神采奕奕,一頭黑髮,落在腰間,略帶銀絲,身子,極端的修長和威猛,眨眼一看,猶如大力士般孔武有力。

在尋常人中,那絕對是人中之龍鳳,眨眼一看,氣息震天,威嚴滔滔,著實讓人會產生一種敬畏之情來。

而這劍南宗宗主姬太虛的兩個兒子,則也皆是生的一表人才。

老大姬吾,一身青衣勁裝、模樣英俊、黃色長發、臉龐略微發黑,體魄,則是顯得異常的雄渾有力,雖是青年年紀,但一眼望去,卻是非常的肅然剛毅,常人看見,定是要退避三分不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