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張九天那種沒有破綻的攻擊方式,除非是七階武修,否則尋常的六階武修根本難以招架。之後又接二連三地上去數人,一個比一個厲害,可不管他們用的是什麼武技,最終都不出意外地敗給張九天。

等張九天連贏七場后,下面的人不僅意識到張九天不是普通的六階武修,而且還都意識到張九天遠比他們想象的還要出色。那些長老們一個個面帶驚色,上下打量著張九天,彷彿在看著一個無人能比的武煉奇才般。

那些年輕公子、小姐一個個眼中充滿驚色,張九天的強大,讓他們一眾平常自稱天才的人感到恐懼,沒有人有戰勝張九天的信心。以至於武會出現一個短暫的停頓,張九天已經連戰七場,下面卻沒有人敢站出來挑戰張九天。

「凌家主,這個張副將身手不凡,恐怕我等族裡沒有合適的人選,不知凌家主意下如何?」坐在凌長盛旁邊的一眾各家代表,不管是有意藏著掖著,還是真不敢拿他們族裡數一數二的後輩與張九天較勁,現在一個個都指望起凌家來,至少讓凌家派人出來替他們試試水也好。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凌家為保面子必然不會派出一般的人,不然要是輸的太快,丟的是他們凌家的臉。

「既然眾位有意讓我凌家出面,凌某就不客氣了,」凌家主笑了笑,心裡何嘗不明白那些人的想法,只不過的確到了凌家表現的時候,轉身看了身後的一眾凌家族人,凌長盛的目光最終停在凌子莫身上,「子莫,你上去試試。」

「是,大長老,」凌子莫答應一聲,拿著一柄長劍,一臉淡然地走到擂台上面。那淡定自若的氣質,林玄仲非常熟悉。

凌子莫的上場頓時引起一大片注意,林玄仲此刻都認真起來。凌子莫在凌家能排進前三,除卻凌子雨不說,原本凌子莫的實力和凌子豪不分伯仲。如今凌子豪因為凌長興相助一舉成為七階武修,兩人便沒有什麼可比性,但是凌子莫在年輕一輩中的實力依舊是毋庸置疑。

「在下凌子莫,特來討教,」與林玄仲比武時一樣,凌子莫那張普通的臉,上面掛著平靜自如的面容,看上去無端地讓人生出一種好感。

「凌兄請,」張九天同之前一樣,對上來挑戰自己的人都很客氣。

緊接著,在無數道目光下,兩人開始比武。「噹噹當……」一轉眼,兩人的兵器已經擊撞多次。緊接著,兩人的身影變得飄忽起來,圍繞著一個中心,上下左右迅速移動起來,可以看到兩人在不停的變換位置,動作幅度很大。

凌子莫不像剛才那些人很快便顯露敗勢,在張九天的凌厲攻擊下,藉助身法,凌子莫完全能招架,現在兩人的不相上下。

事實上,在境界方面,兩人本來就是不相上下,在武技上同樣是各有所長,真要分出勝負,需要一定時間。

張九天的劍術還是那樣變幻莫測,一瞬間打出無數虛影,可以說出招速度快的令人無法反應。另外,因為張九天本身身法不差,配合著身法攻擊,不僅攻勢強而且攻擊範圍廣。若是平常的武修,面對張九天一輪全面的攻擊就會破綻百出。

好在凌子莫不是什麼普通的武修,更何況凌家還是以身法為長。一把劍在凌莫手中,運用自如,每一次揮劍,凌子莫都能在一片虛影中擋下張九天的攻擊,不給張九天任何可趁之機。

在劍法上的造詣,凌子莫不知比林玄仲強多少倍,學過星劍譜林玄仲只覺得凌子莫的劍術才能真正稱得上是劍術,那運用自如的水平,不知道自己還要花多長時間才能趕上。 第544章張九天勝

一邊感嘆在劍法上與凌子莫的差距,一邊緊緊關注凌子莫的一舉一動。林玄仲可以看出凌子莫正是用星劍譜里的招式對敵張九天,那一招一式的迅速轉換,以及運用得當,已經不能用嫻熟來形容,可以說十分高明。

在被張九天凌厲的攻勢壓制不久,凌子莫便藉助身法的優勢反過來向張九天施壓,星劍譜配合凌家的身法,一招一式迅猛無比,又毫無破綻可言,一時間打的張九天略顯吃力。

要想扳回劣勢,張九天必須拿出更強的實力,好在在凌子莫全力出手后,張九天的表現沒讓人失望。遠遠望去,張九天揮劍的速度不像剛才那麼快,但每一個動作都變得沉穩起來。

「當、當、當,」兩人的兵器不再快速碰撞,但是聲音聽起來卻越發地充滿力量感。沒多久,張九天整個人的氣息都隨之變得強悍起來,給人一種強勁有力的感覺。

動作的減慢反而讓張九天的氣勢突出,而張九天在劍術上的造詣並不比凌子莫差,再加上同樣會些身法,張九天的反擊有一種勢不可擋的感覺。

沒多久,張九天不但一舉扳回劣勢,而且隱隱有壓制凌子莫的趨勢。

「此子的實力非同凡響,想必是出自名門望族,」凌長盛旁邊,一個外家長老頗為驚嘆的評價一句。

「定是如此,此子學的武技我等雖都未曾看過,但能與星劍譜硬抗,顯然是高等武技。」

「你們談論他學的是什麼武技有什麼意義?再好的武技給一個資質極差的人,還是學不出什麼花樣,我看主要還是此子的天賦過人。」

「依我看,此子的境界不會比子莫高多少,如此說來,此子必定是一個武煉天才。」

「那是自然,不過與凌長老的孫子子豪比,那就有些差距」,那些外家長老說著說著又說起凌子豪,像是有意藉此奉承凌長盛。

「幾位長老過獎,子豪只是比較努力而已,」凌長盛笑笑對幾人的說法不可置否。在其看來,張九天的表現的確驚人,但與凌子豪還是有差距,畢竟兩人的境界不在一個檔次。

在凌長盛陪著那幾名外家長老可套時,林玄仲與方青三人同樣再討論著擂台上的比試。

「你們說誰會贏?」凌子莫的身法有多厲害,方青和倪友斌曾見識過,當然張九天有多厲害,兩人更是清楚。他們兩人打起來自然有很多看頭,而且誰勝誰負值得討論。

「依我看還是張九天,」想想張九天是會殺技的人,倪友斌覺得張九天的勝算更大一些。

「恩,」林玄仲點點頭,對倪友斌的看法表示贊同,只不過林玄仲沒去想張九天會什麼殺技,只是單純地從張九天現在的表現來看。

張九天明顯在氣力上更勝一籌,如此一來,凌子莫要想取勝不可能會保留實力,但即便全力出手,凌子莫依舊沒能打出什麼優勢,所以保留實力的張九天取勝可能更大一些。

在林玄仲看來,張九天的厲害在於全面,幾乎各個方面都比尋常的武修強,在氣力上更加出色,恐怕現在讓其與凌子豪比,也不會輸給凌子豪多少,越想林玄仲越覺得張九天厲害,心裡還漸漸有了和張九天比一場的想法。

「既然你們兩個都覺得張九天能贏,那我跟你們一樣選張九天贏吧,」方青嘿嘿笑著,一想到凌子莫要輸丟的是凌家的臉,方青心裡就有種莫名的喜悅。

「你笑什麼?」方青的表情在倪友斌眼中有些猥瑣,倪友斌很好奇有什麼好笑的地方。

「你看凌長盛和那些老傢伙的臉色,他們肯定都是被張九天給嚇到了,他們也不想想這破地方怎麼會有比的過張九天的天才?」

「你把林大哥也算進去了嗎?」

「那倒沒有,林大哥你可別誤會啊,在我心中,你是所有我見過的六階武修里最厲害的一個。」方青嘿嘿地沖林玄仲笑笑,心裡一點都不覺得林玄仲會怪罪自己。

「還是看比賽吧,」林玄仲笑著搖了搖頭,不打算搭理方青,心裡想著或許凌子雨能夠與張九天相比,於是又向凌子雨那邊看了一眼,可惜被人擋住視線沒能看到凌子雨。

按照林玄仲對凌子雨的了解,凌子雨不應該對今天的武會感興趣,好好考慮一下,林玄仲覺得只有一個原因,可能是別人讓凌子雨來的,可能是凌家主也可能是凌長盛。心裡這樣想著,林玄仲的注意又回到擂台上。

張九天與凌子莫打到現在,你來我往,已經不知多少回合,幾乎所有正常的對決方式都已試過,現在要分出勝負只有拿出各自所長。當然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還是凌子莫得主動一點。

從剛開始到現在,凌子莫的臉色從認真到凝重,將星劍譜用到極致卻只能和張九天打個平手。對於凌子莫而言,要想取勝必須鋌而走險。

通過一段時間來對張九天的觀察,凌子莫改變攻擊方式,將身法與步法完全融合到一起,整個人化做一柄利劍凌厲地攻向張九天。凌子莫已經用盡全力,要是這輪不贏,那便沒有再打下去的必要。

凌子莫的攻擊有些孤注一擲,只衝取勝而來,已經忽略其他方面。面對凌子莫持續強勁的攻擊,張九天神色一凝,體內元力不斷地向手臂匯去。

「噹噹當……,」幾聲撞擊聲后,兩人的兵器在空中留下片片殘影,而兩人的身影已經快的令人看不清。

在全力出手的情況下,每一擊,凌子莫都是對準張九天身上的破綻之處,但是每一次,張九天都能及時地運用身法將凌子莫的兵器擋下。不管凌子莫的招式或是出招方位有多高明,張九天的反應都要更高明一些。

「當、當、當……」隨著兵器碰撞頻率的減慢,兩人的身影漸漸變得清楚起來,凌子莫主攻,張九天力防。

在將身法施展到極致的情況下,凌子莫可以從任一方位攻擊張九天最難防守的位置。另一邊,張九天緊緊關注凌子莫的動作,然後在凌子莫出手時,憑藉奇快的反應速度,及力道,一次又一次擋下凌子莫的攻擊。

直到凌子莫的攻勢減弱,張九天眼中神色一凌,瞬間止住身形,手中長劍一揮將凌子莫的兵器盪開。緊接著,整個人陡然向前一步拉近與凌子莫的距離,趁凌子莫來不及回防,一拳打在凌子莫身上。只這一擊,凌子莫已經失去所有抵抗的機會,必輸無疑。

天作不合 下一時間,凌子莫捂著胸口連連退後幾步,才慢慢穩住身體。

「張兄實力高深莫測,在下佩服,」雖然輸了,但凌子莫輸得是心服口服,不像剛才輸給張九天的一些人,一個個帶著一臉怒色走下擂台。

「承讓,」凌子莫的實力有多強,張九天自然是深有感觸,可以說要比之前上來的那些人都強很多。與凌子莫的一場比試耗費不少氣力,要是再上來一個與凌子莫實力相近的人,張九天知道分出勝負會更難,所以不希望再有人挑戰自己。

「此子的實力竟然比子莫還高一個檔次,看來我等族人皆不是此人的對手,凌長老你看如何是好?」凌長盛旁邊,一個外家長老一臉擔心地出言詢問。要是在凌子豪出場前,各大家族的優秀子弟都輸給張九天,那到時候丟的不止的凌家一家的臉,可以說丟的是他們各個家族的臉。

因此當此人急著詢問凌長盛時,其他家族的代表紛紛看了過來。不管之前他們讓凌家族人去試試張九天的實力時是抱著什麼想法,現在一個個是真的都不認為他們有族人能敵的過張九天。

張九天還在擂台上是眼下最關鍵的問題,依照他們的想法,現在只有請出凌子豪最合適,但凌子豪與林玄仲的鬥武本來是要做為此次武會的壓軸好戲,凌長盛此時難以抉擇。

在其他長老一臉期待地看向自己時,凌長盛的臉色變化幾次。剛才張九天最後的一番表現完全出乎凌長盛的意料,而且凌長盛還看得很清楚,張九天並沒有用全力。顯而易見,張九天的實力已經非常接近七階武修,而凌子豪才剛進階。

雖境界達到武境七階,但是實力並不穩固,如果兩人較量,即便最後凌子豪能贏,還是會耗費許多體力,這樣接下來再與那林玄仲比試不利。想起林玄仲,凌長盛心裡很清楚,林玄仲同樣不是什麼好對付的角色,所以凌長盛現在很難抉擇。

「凌長老,此次盛會本是你家主辦,張某是夜軍副將乃是外人,無意繼續獻醜,下面還是由林將軍與凌子豪比吧,」見遲遲無人上來,張九天猜到下面已經在考慮讓凌子豪出面。不過在張九天看來,將凌子豪交給林玄仲更加合適。 第545章戰凌子豪

「既然張副將有意,凌某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本來已經想到要不要讓凌子雨上去試試,又怕給凌家主長面子,現在張九天卻突然說要下去,正好合凌長盛的心意。雖然張九天已經讓凌家很沒面子,但凌長盛還是很高興。

「今日武會已經舉行快有兩個時辰,午宴即將開始,武會就到最後一步吧。」等張九天下了擂台,凌長盛緩緩起身看向林玄仲的位置,「林將軍,請入場。」

接著,凌長盛又轉身示意不遠處的凌子豪。早就等著與凌子豪比武,得到凌長興提醒,林玄仲直接起身與正走過來的張九天打個招呼,然後在一眾人的關注下走上擂台。

另一邊,凌子豪同樣等的不耐煩,一直看張九天出風頭,凌子豪早就想著上去教訓一下張九天。可礙於兩人的境界差距,凌子豪始終沒開口。現在張九天下去,凌子豪只能想著多教訓一下林玄仲。

兩人在擂台上四目相對,再次見面,除了覺得凌子豪的氣息比較深厚外,林玄仲沒有別的感覺。

另一邊,凌子豪一臉輕蔑的打量著林玄仲,當初定下比武之約時,境界就比林玄仲高一等,現在依舊如此,凌子豪想不明白林玄仲到底能拿什麼和自己比。

換句話說,凌子豪覺得林玄仲根本沒有與其比武的資格。之前那些與張九天比武的人,其中有凌子豪特意安排打敗林玄仲的人。凌子豪本想讓林玄仲知難而退主動認輸,好彰顯自己的優秀,沒想到半路殺出一個張九天,替林玄仲擋下麻煩,令凌子豪有些意外。

當然凌子豪同樣很驚訝張九天的實力,還擔心張九天會給其造成困擾。但現在林玄仲是林玄仲,張九天是張九天,兩者根本不是同一個人,既然張九天已經下去,只要能打敗林玄仲,一切還會朝著預期的方向發展,越想凌子豪越是看不起林玄仲。

與此同時,凌子豪的一舉一動在林玄仲眼中同樣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林玄仲不在意凌子豪已經是七階武修,只是很好奇凌子豪的實力有多強。按照林玄仲猜想,凌子豪的境界是在短時間裡發生變化,像是提前吃了什麼能短時間內提升實力的丹藥,或許會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話說回來,不管凌子豪的實力有多強,林玄仲很清楚比試的勝負對其自己影響很大,所以最後一定要贏。

錯惹刁蠻小嬌妻 「於通,沒想到你那將軍還真敢上去,」擂台下面,於通幾人那裡,邢將軍帶著一臉譏笑打量著林玄仲。

「等著看吧,不管他的實力有多大提高,與一個七階武修鬥武,只會是自取其辱,」於通對林玄仲依舊充滿敵意,心裡還是容不下林玄仲。

「於副將,我看林將軍品行尚算不錯,你為何會與他結出如此嫌隙?」關於於通與林玄仲的矛盾,朱自在一直有些不解。如果按照朱自在自己猜想,於通即便看不起林玄仲,頂多與林玄仲保持距離,不至於是現在這樣,誰都不想多看誰一眼。

「朱將軍,你難道不知那林玄仲成天和方青與倪友斌兩個紈絝子弟廝混在一起,根本不問軍中之事,讓他這樣的人當將軍,豈不是害了我們一部?」朱自在的問題令於通有種不吐不快的感覺,於通直接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

「於通說的對,像他那樣實力不濟,偏偏還要自取其辱,找一個境界比其高一個層次的人比武,簡直愚蠢無比之人如何能與我等共事?」邢姓將軍在如何看待林玄仲方面早已于于通達成共識。

「劉將軍,你等怎麼看?」邢將軍的補充讓朱自在意識到在邢將軍眼中,林玄仲一文不值。於是,朱自在只好再看看其他人的看法。

「林將軍雖然沒有於副將說的那麼不堪,但的確沒好到哪去,一個初入武境六階的武修,年紀還如此年輕,恐怕閱歷比之你我差之千里,讓他來當一名將軍的確是小材大用,不太合適。我看還是按於通說的做好,一但他輸給那凌子豪,我們集體向上面請命,撤銷他的職權,」說話的是那劉姓將軍,那詳盡的說詞像是在對林玄仲做最中肯的評價般。

「恩,林玄仲的確太過年輕,讓其與我等共事,多有不便,」緊跟著,又有一名將軍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那楊將軍你呢?」連連兩位將軍都表達了對林玄仲不利的看法,朱自在只好看向最後那一直沒說話的楊姓將軍。

「還是等他們打完再說吧,」楊將軍心裡對林玄仲的身份還是有些顧忌,夜國沒有出名的林姓大族,但是林玄仲卻能同藍楓皇子及方青等大家公子走的如此之近,這隻能說明林玄仲的身份不凡。在不清楚林玄仲的確切身份之前,楊將軍是不想冒然說些什麼。

「看來楊將軍還是有些顧慮,」朱自在笑笑,一眼看穿楊將軍的心思。林玄仲在軍營里的確少有人知道底細,連查都查不出來,不過其實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朱將軍心裡忽然產生一個想法。

「諸位可曾想過,若是林將軍贏了該當如何?」想著朱自在便把自己想法提出來。

「他要是能贏,劉某發誓把桌子上的水果、糕點全吃了,」劉姓將軍笑著看了一眼桌子上擺著的各色水果和各類糕點,一點不認為林玄仲能贏。

「他要是能贏,日後我稱他為北域第一天才,見他禮讓三分,」邢姓將軍更加覺得朱自在的問題好笑,一臉隨意地誇下海口。

「他要是能贏,於某當眾向他賠罪,而且從今往後,於某甘願在他麾下效命,任勞任怨,出生入死,絕不食言,」跟在兩位將軍後面,於通同樣毫無顧忌地立下承諾。

「呵呵,兩位將軍和於副將的話,朱某先記下,到時候萬一此事成真,還望三位不要忘記剛才說話的話,」朱自在笑笑,等著一場好戲看。在朱自在看來,林玄仲不像是愚笨之人。既然如此,林玄仲敢與凌子豪約戰,那隻能說明林玄仲真有一定把握。

一邊想,一邊關注擂台上的情況,朱自在很好奇兩人交手會是怎樣的情形。與此同時,擂台上,林玄仲與凌子豪對視一眼后,由凌子豪率先開口。

校草殿下太妖孽 「你敢與我比試,算是有骨氣的人,念在你是將軍的份上,我不想傷你,我勸你還是儘早認輸,否則刀劍無眼,若是傷了你,可別怪我出手不客氣。」

「凌子豪,你與我之間並無什麼過節,今日比試,即便是看在我師父的份上,我也不會傷你,不過萬一輸得是你,你得答應我幾個條件,或者說你爺爺要答應我幾個條件。」

「大言不慚,你要是能在我手下撐過十招,我就先答應你一個條件,」凌子豪眉毛一擰,對林玄仲的印象又壞了一分。如果之前凌子豪是覺得林玄仲太過狂妄,那麼現在凌子豪覺得林玄仲是愚蠢無比。

「既然如此,請吧。」林玄仲笑笑,凌子豪的反應和預料中沒什麼區別,更沒什麼特別之處,以至於林玄仲不想再和凌子豪多說廢話。

見凌子豪不為所動,林玄仲一個箭步上前,手中兵器一揮直朝凌子豪攻去。一邊出招,一邊想著正好藉此鬥武看一看自己將星劍譜練的如何。

劍鋒臨近,凌子豪不再無動於衷,身體往左一閃避開攻擊,等劍鋒過去時又迅速回到原來位置。與此同時,手中長劍一動直朝林玄仲的後背攻去。

將凌子豪的動作看在眼中,回手一劍震開凌子豪的兵器,林玄仲動作不停,又一劍直逼直取凌子豪心口。

沒想到林玄仲反應如此之快,凌子豪有些意外,手腕一個擾轉,很隨意地將林玄仲的長劍擊開。

凌子豪似乎並沒有要出手的意思,不把林玄仲的攻擊放在眼中。林玄仲不能接受凌子豪的自大,想想凌子豪身法應該比凌子莫好一些,自己的氣力又不能壓制對方,再單單用劍法攻擊只是浪費時間而已。於是,思緒一轉,林玄仲直接走出四步八荒。

四步八荒一動,林玄仲的身影立刻變得飄忽起來,速度之快令人難以置信。在一片驚訝聲中,林玄仲不停圍繞著凌子豪攻擊起來。

「雕蟲小技,」林玄仲的移動速度令凌子豪有些意外,緊跟著凌子豪又冷靜下來。眼睛直直地盯著林玄仲的兵器,用以靜制動的方式,一次又一次將林玄仲的兵器擊開。在林玄仲有意加快速度的情況下,凌子豪的手中動作自然跟著加快。

四步八荒下,原本可以熟練運用的招式不再那麼熟練,加上還要針對凌子豪薄弱之處攻擊,林玄仲的動作越發顯得前後不接。為了減小招式上的銜接錯誤,林玄仲只好加大攻擊威力。 第546章十招之約

「噹噹當……」兩人的兵器撞擊聲連成一片,聲音時大時小,像是很多人一起混戰般。充沛的元力使得連續四步八荒的間隙大大縮小,看起來根本沒有停頓過,現在沒有人能看清林玄仲的身影。

在攻擊威力提升后,走出八荒步的感覺更是不一樣,一種強大的感覺正在慢慢滋生,讓林玄仲有種感到自己越來越強的感覺。一次又一次對凌子豪發起攻擊,林玄仲不怕凌子豪沒有動作。

另一邊,在林玄仲持續的攻勢下,一段時間后,凌子豪再無法保持平靜。因為林玄仲的攻勢已經強到令凌子豪驚懼,手中長劍連連變換動作,凌子豪無法再通過輕微的移動應付林玄仲的攻擊。

如果一直被林玄仲壓著,等氣力消耗過多時,凌子豪真有可能被林玄仲打出破綻,跟著就有了輸的可能,凌子豪心裡很清楚必須要改變被動的局面。

「林大哥今天真奇怪,怎麼才開始就用全力,難道打不過凌子豪?」在費了好長時間都沒能鎖定林玄仲所在位置的情況下,方青頭昏眼花地搖了搖頭,對林玄仲的行為生出幾分質疑來。

「我看是你笨,林大哥那是在用全力嗎?」倪友斌沒好氣地白了方青一眼,雖然同樣看不清林玄仲的身影,但倪友斌很清楚林玄仲一定沒用全力。

「你的意思是?」

「那是林大哥的正常水平,」倪友斌對方青的表現很失望,不知道怎麼才剛開始,方青便要懷疑林玄仲。

「我說林大哥怎麼會那麼衝動,一開始就暴露家底,原來那還不是林大哥的全部實力,」方青頗為感嘆地撓撓頭,被倪友斌說的不好意思,然後有意無意地看了張九天一眼。

另一邊,張九天一直在聽兩人說話,當然更多的注意是在林玄仲身上。擂台上的景象是如此的熟悉,想起那天林玄仲在軍中擊敗一名千夫長的事,張九天越發驚訝林玄仲的身法厲害。在張九天看來,眼下林玄仲的速度已經快的令人難以反應。如果再快一點,恐怕凌子豪根本跟不上,更讓張九天驚訝的是林玄仲竟然擁有與凌子豪硬抗的氣力。

以六階武修之力硬戰七階武修,這一點可以用匪夷所思來形容,但事實擺在眼前,由不得張九天不相信。

兩人的兵器在空中擊撞,留下一道道殘影,時上時下,是左是右,連兩人的身影都很難看清,更別說是兩人出招時的動作。台下的那些外家長老一個個神情震驚,對眼前的情景感到不可思議。

凌長盛同樣是一臉驚色,距離比試開始只有短短一會功夫,林玄仲卻表現出如此強的實力,完全超出凌長盛的意料,至於那些家族的優秀子弟一個個看的目瞪口呆,林玄仲那一道虛影讓他們意識到什麼叫驚才絕艷。

接下來的情況更是令他們無法思考,元力的過快消耗,使得兩人不約而同地放慢速度,兩道不同的身影漸漸變得清楚起來。過去的一段時間裡,凌子豪已經出手不下於百次。

「你到底是誰?」拉開距離,凌子豪一臉驚疑地看著林玄仲,眼中充滿疑惑。

「怎麼,難道你覺得我不是林玄仲本人嗎?」一邊調息,一邊說話,剛才那一番較量,拋開凌子豪的品行而言,的確打的痛快,已經好久沒有這麼暢快過。當然代價同樣不小,短短一炷香時間不到,已經用去將近一半元力,林玄仲可以想象要是再打一次自己可耗不起。

不過當看到凌子豪的胸膛同樣起伏不定,臉上還掛著一片驚容時,林玄仲又意識到凌子豪的情況不會比其好到哪去。

「你不是六階武修?」凌子豪用劍指著林玄仲,還是一肚子的疑問,可直觀看去,一切答案都十分清楚。

「那你覺得我是幾階武修?」林玄仲笑了笑,心裡想著凌子豪倒是奇怪,之前一副不想和自己多說廢話的模樣,現在又問來問去,豈不好笑。

「你……」凌子豪一時無語,腳下一動,只好用手中兵器說話。

「當、當、當……」再次交手,兩人都不再以身法較量為主,剛才身法上沒能分勝負,現在凌子豪打起了武技方面的主意。

在發現凌子豪用的招式正是星劍譜裡面的招式后,林玄仲有些激動,長劍一動,林玄仲以同樣的招式迎去,轉眼兩人又打到一起。

兩人的身影以同樣方式不斷變換位置,連招式都極其相似,引得許多人困惑不已。

「凌長老,那個林將軍用的是不是你們家的星劍譜,」一個外家長老出於好奇直接詢問凌長盛。

「是,家主曾看重此子在修習身法方面的天賦,將其收為徒,對此子指點過一二,」林玄仲用的是星劍法,那是明眼的事,凌長盛不想掩飾。

「凌長老,你可不要誆我等,林將軍會那麼多星劍譜里的招式,可不像你說的指點一二那麼簡單。」

「李長老,你問那麼多作甚,林將軍會不會星劍譜與武會有什麼關係?關鍵是他與子豪的比試勝負。」凌長盛搖搖頭被那李家的代表問的有些不耐煩。由於林玄仲的表現讓其有種始料未及的感覺,凌長盛已經無法像剛才那樣淡定從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