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康姆斯一陣害怕,其他人不知道這中年男子的身份,但他卻知道不少,絕對是他惹不起的大人物,甚至伸伸手都能拍死自己的主。

眼下這位主子動怒,他甚至有些驚恐了。

同時,他心底也帶著濃濃的好奇。

他們得罪不起的人?

誰?大仙農公司的林楠?還是其他人?

中年男子沒有多做解釋,但眉頭一直在緊皺,他原本是想藉助這條路和大仙農公司搭上線,其實也等若是和林楠搭上線,但眼下竟然給辦砸了?

「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立刻馬上給我賠禮道歉,該處置的人,一個都不能留,得罪了那位,哪怕是你們萬死,也賠不起!」中年男子冷聲吩咐道。

「額……」

這一下,康姆斯更是驚愕了。

他們無形之中得罪了一個什麼樣的人物?

然而,還不待他多問,一個個緊急電話已然打了過來。

「總裁,出事了,我們的貨在碼頭被查封了!」

「總裁,質監局抽查,查出部分不合格產品!」

「總裁不好了,工商局突然間要查封我們公司!」

…………

一道道不好的消息傳來,瞬間讓康姆斯頭大如牛。

做了大半輩子的生意,他肯定不是一般人,這件事怎麼可能那麼巧合?

顯然,這是有人在對他們動手了?

能是誰?

突然間,康姆斯想到了之前助理劉能傳來的消息,想到了林楠的那句話。

「是他?」康姆斯顯得很是驚愕,難以置信。

這速度也太快了,這才發生而已,頓時就有了這種安排?

這得多大的能量才行?真的只是一個在窮鄉僻壤種地賣菜的小農民商人?

再聯想到中年男子的話,康姆斯好似突然間明白了很多。

「先生,這?」

「哼!」中年男子冷哼一聲。

「他若是真想報復,殺你們也就一句話的事情而已,這般做也不過是給你們一點苦吃而已!」

康姆斯聞言,這下是徹底沒有了任何其他的心思。

「我這就安排!」

隨即,康姆斯連忙撥通了劉能的電話,先前劉能將林楠的話原封不動的轉達回來,讓他知道該如何了。

車上,劉能還在無奈嘆息著,這件事在他看來算是徹底黃了。

這件事,雙方等若是徹底得罪死了,林楠的話傳到總裁那裡,肯定是勃然大怒,先前他就感覺到電話那頭沉默了,然後一句話沒說就給掛了。

身邊,兩名外國佬還在罵罵咧咧的,對先前之事惱怒之極。

不僅對林楠,就連劉能也被他們給針對上了,認為他吃裡扒外,這讓劉能極其不爽。

就在這時,康姆斯的電話打了過來,更是讓劉能一陣無奈,直覺告訴他肯定是因為剛才那件事,總裁估計也生氣了。

接通電話,劉能甚至都有了自己的決定,真若是康姆斯敢罵自己,特么的自己就不幹了,這大仙農公司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跳槽得了,不受這窩囊氣。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沒有想象中的狂風暴雨。

甚至,接下來康姆斯的話讓他直接愣住了。

「立刻馬上掉頭,告訴那兩個蠢貨,現在馬上給林先生道歉,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務必平息林先生的怒火!」

這是康姆斯的話,哪怕是隔著手機,車裡的劉能都能想到康姆斯此刻老臉上的怒意,幾乎是咆哮而出的,

聲音之大,讓劉能耳朵都震的有些生疼。

「總裁,您確定?」劉能微楞少許,而後總算是反應過來,開口問道。

「廢話,你讓那兩個混蛋接聽電話!」康姆斯怒吼著,劉能震驚之中打開了外音,也讓司機停下了車。

再然後,車子里充斥著康姆斯電話傳來的怒罵聲,咆哮聲……

辦公小樓里,林楠悠然的坐在楊瑾的位置上,一旁紫寧一臉煞氣的站在一旁,再然後便是一臉無辜的楊瑾,他剛剛從外面趕回來。

然後,一直溫柔可人的女友秘書動怒了,直接開始訓斥了。

再然後,林楠這位老闆極其不靠譜的出現了,然後讓二人繼續,他當一位觀眾,在這裡看熱鬧。

紫寧發威,楊瑾被批評,這一幕還真是第一次見。

尤其是這般看戲的狀態,感覺還算是可以。

楊瑾只覺得很委屈,他也是好意,天知道竟然來了兩個白痴貨。

哪怕是從紫寧的隻言片語中他也能明白當時的場景,否則怎麼能惹得這兩位都發了脾氣。

「我保證,之前和他們總裁通話的時候,對方還是很客氣的,甚至還對老闆你特別詢問過,哪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楊瑾開口。

先前他這一回來,就被紫寧給領了回來,然後劈頭蓋臉……

「哼,還好意思說,就沒見過你辦過這麼不靠譜的事情,連我都氣得不行!」紫寧不滿的說道,先前那兩人的話林楠聽的不怎麼清楚,但她都懂了。

就沒什麼好話,鄙視不屑嘲諷甚至是辱罵都很多。

也幸好林楠先前聽不懂,否則紫寧估計自家老闆當場都能動手打人。

被助理批評,若是其他人,早就發飆了,而紫寧不同,這是女友,他只能忍著。

「老闆我保證,以後幫你非滅了他們不可,什麼破玩意,還敢威脅咱們!」楊瑾恨聲說道,這筆仇他算是記住了,以後非要找回來。

林楠坐在主位上隨意揮揮手。

「這個就不用你了,那種跳樑小丑,一句話的事情而已,我先前已經安排了。」

楊瑾聞言微楞,不知道自家老闆又幹了什麼,紫寧倒是好奇,她好像沒有看到林楠安排什麼,頂多就是先前打了一個電話而已。

然而還不等他們開口詢問,公司小樓大門口,劉能的聲音傳了過來。

「林先生,我們是來道歉的,還請林先生息怒,您有任何條件,都可以提,這回這兩個蠢貨保證什麼都不敢反駁!」

聽到這話,楊瑾和紫寧頓時就楞了。

這麼快? 公司小樓大門口,劉能臉上倒是蠻興奮的,真特么的過癮。

雖然不知道這位林先生是怎麼做到的,但真實大快人心。

康姆斯可不是什麼說笑,而是完全下達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價的來給林楠道歉,只要這位林先生消氣了,哪怕是磕頭都沒有問題。

當然,不是劉能他本人,而是身邊的這兩位豬隊友。

當聽到總裁老闆的這個命令,劉能差點沒忍住笑出聲來。

為此,雖然兩個外國佬一臉的不情願,但他卻非常情願,甚至公開給林楠喊話。

任何條件哦,這對生意人而言,本就是一種消息和態度的透露,那意思很顯然,就是告訴林楠別客氣,隨便要好了,反正又不是他的。

「老闆,你是怎麼做到的?」一樓楊瑾辦公室內,他真的是傻眼了。

這速度也太快了吧?

紫寧也是一樣,這三人才離開多久?這麼快就返回道歉了?

老闆不是說三天嗎?

這才三個小時都不到吧?

前後保證不超過一小時!

這三人去而復返,已然是這個態度了。

劉能很興奮,兩位先前態度不可一世的外國佬則是完全萎靡了,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囂張跋扈,也沒有了高高在上之感。

此刻擺在他們面前的,就這麼一條路。

賠禮道歉,讓這位林先生消氣為止,否則他們將瞬間失去所擁有的一切。

財富,地位等等!

為此,哪怕是再不情願,他們也要來道歉。

當然,他們也保持一定的態度,哪怕是道歉他們也有著他們的原則,儘可能是通過給一些利益來讓對方消氣。

「@#¥%……&**……%¥」一位外國佬開口,直接在大門口喊話起來。

一旁,紫寧直接給翻譯了出來。

「他們說想再和你談談,先前大家有些誤會,這次專程趕回來,想要再合作,歐貿進出口公司願意給予大仙農公司最大的利益!」

林楠微微搖頭,這可不是他要的。

「讓他們一人掌嘴三次,然後恭敬行禮道歉,否則立刻哪遠滾哪邊去!」林楠淡淡開口說道。

這句話一出,紫寧和楊瑾都更是傻眼了。

老闆這要求可真不低,到底有什麼底氣,人家願意幹嘛?

這可不僅僅是普通的道歉了。

然而,當紫寧將這句話翻譯過去的時候,兩位外國佬相視一眼后,竟然還真就光明正大的自己掌嘴了。

「啪啪啪……」

打臉聲非常的清脆響亮,再然後兩人直接以最真誠的方式給林楠躬身道歉。

儘管滿臉的委屈,但他們不敢反抗。

雖然不知道這位到底是什麼人,但顯然他們真的是踢到鐵板了,得罪不起。

「這……」

這一刻,但凡看到的人都傻眼了,對老闆更是佩服的不得了啊。

這就是老闆,好像這啥也沒幹,先前還不可一世的外國佬這下老實了吧,打臉那叫一個啪啪的響。

一旁,劉能顯得很過癮。

這兩人在公司沒少囂張跋扈,真特么的以為是外國佬就能高人一等一樣,這下好了吧。

解氣!

當然,他是沒敢說出來,但臉上的表情說明了很多。

而且反正這兩個貨也聽不懂中文,劉能毫不客氣的多賣一些消息來。

「林先生,這兩人先前被總裁怒罵一通,非常重視林先生您,為此特意交代過,不惜一切代價,哪怕是公司巨大的財富!」

林楠輕笑著看了劉能一眼,這傢伙倒是會來事。

「那就進來吧,告訴他們,別以為他們是洋鬼子就裝什麼大蔥,到了我的地盤,我說的算。」林楠不客氣的教訓道。

劉能輕笑一聲,直接給翻譯了出來。

倒霉的兩個外國佬,差點要被玩壞了,林楠和劉能的話他們完全是聽天書,劉能只是偶爾翻譯一句而已,他們是敢怒而不敢言。

到最後聽到林楠好像再度威脅了一句,連這個怒氣也只能忍了。

惹不起的主!

再然後,三人又回到會議室內,不過這一次兩個外國佬徹底歇菜了,林楠不發話,他們連坐都不敢。

即便是坐了,那也是如坐針毯。

至於談合作,那還用談嗎?

不用林楠來談,劉能都能直接給林楠搞定。

前後不過五分鐘的時候,兩位外國佬恨不得多出兩條腿跑路,狼狽而逃了,劉能對林楠等人拱拱手笑了笑也跟著上車離去了。

楊瑾看著手中的合同範本,感覺真的是有些傻眼了。

這合同,真的好黑!

完全是真正的霸王不公平合同,但卻就這麼給定了下來,而且定合同的還是他們自己人,甚至根本不同林楠開口吩咐什麼。

一斤蔬菜瓜果,起步價一千賣給歐貿進出口公司。

每個月最低從大仙農公司購買不低於二十萬斤的蔬菜瓜果等產品,違者也以二十萬來核算。

而大仙農公司則是沒有任何的約束,這份合同完全是約束歐貿進出口公司的。

極為黑心的霸王合同,楊瑾也算是見過不少,但這個絕對是沒見過,太黑了。

二十萬斤,等若是兩億!

利潤佔多少?

貌似完全不值得一提。

若是在雙流鄉這邊來賣,撐死了六百萬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