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庒楚點頭道:「當然是真的。」

江輕洛蹙眉道:「公子,你這?」這麼虧人的生意,她不明白庒楚為何要這麼做。

周西安也看出江輕洛的為難之色,他心裏更加高興了,那這買賣他肯定賺翻了。這麼好的事,何樂而不為。

周西安立馬道:「好,那就這麼說定了。」

庒楚給江輕洛遞了一個放心的眼神,緩聲道:「今日出門得急,未帶那麼多銀錢,七日之後,我在過來這裏。到時,周掌柜還需帶上地契。」

周西安也不急於一時,「行,只要你錢給足,什麼都好說。」

庒楚嗯聲道:「七日之後,我準備好文書,到時還請江姑娘當見證人。」

如果庒楚找別人當見證人,周西安或許還不放心,不過江輕洛這女人為人清明,又是教書先生,倒是可以相信。

江輕洛對庒楚的舉動略帶疑惑,卻還是道:「謝謝公子,信於輕洛,到時我一定到場。」殊不知,周西安之舉徹底寒了她的心,她已決定再也不來這醉儀釀,卻因庒楚而改變決定。

庒楚起身道:「既然如此,江姑娘,我就告辭了。」

江輕洛起身相送,董似朗也沒這待遇。送庒楚走到門口,江輕洛輕聲道:「不知公子,此舉何為?為何要答應張西安的無理要求。」

庒楚朝江輕洛笑了笑,「江姑娘到時候就知道了。」轉身,抬手道:「七日之後,再見。」

「倒是一個善良之人。」她回過頭,對周西安淡道:「優兒之父,有時間就去竹蘭小亭看看無優吧,我也要回去了。」

周西安趴在櫃枱上,撇嘴道:「這事就不你操心了。」突然想起董似朗走之前的警告,立馬醒神,起身道:「等等,我送你回去。」

鐵府離小甜水巷不近,或者說離坊庄比較遠。

回去的途中,要路過一條兩邊高大樹木夾在中間的林蔭小道,鐵府的府邸並不在江州的鬧市區,反而在相對戶家較少的鬧市外圍。

庒楚走累了,坐在地上錘了錘雙腿,嘆氣道:「在這個交通只靠牛馬驢的朝代,還真是不方便。尤其是,像我這種不會騎馬的,趕個路都要被累死。」

「哦,累了,那就跟我走吧,讓你好好睡一覺。」粗壯的灌木叢後走出一人,笑着說道。 京城,項家。

古香古色的書房中,身穿一身灰色布衣的項老,正站在窗邊,望着窗外黑雲翻滾的天空。

他微微皺眉:「山雨欲來呀!」

他的侄子,也是他的警衛隊長,項楚站在他身後,低聲道:「項老,大小姐的專機被陳寧派人攔截了。」

「大小姐的專機迫降在了江南省城,天海市。」

項老聞言,臉色微微的變了變。

項楚小聲的道:「此次大小姐跟駱少銘的行為,徹底激怒了陳寧。」

「陳寧已經把駱少銘給斃了,如果大小姐落入陳寧手中,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項老,您位高望重,要不您親自打個電話給陳寧,我覺得他多少得給你一點面子。」

項老聞言,不置可否。

項楚意識到,項老自持身份,放不下面子,也不屑親自開口跟陳寧求情。

堂堂閣老,若是開口跟一個將軍求情,顏面何在,以後還如何自處?

半晌。

項老緩緩的開口:「我記得天海市軍區指揮是葉洪剛吧?」

項楚道:「對!」

項老吩咐道:「你告訴葉洪剛,一定要保住我女兒,不管他用什麼辦法。」

項楚道:「是!」

天海市,軍事基地機場。

項明月的小飛機,還有來自中海市基地的兩架戰鬥機,全部成功降落。

項明月一行,剛剛下飛機。

就被一隊士兵接走了,很快她跟王福等人,就被護送到基地軍屬大院內,葉洪剛家。

葉洪剛的銜級是少將!

他身穿白色短袖襯衫,還有黑色西褲,腳上穿着皮鞋,國字臉,將軍肚,顯得很氣派很有威嚴。

他身邊還跟着一幫得力部下,親自走到門口迎接項明月的到來。

項明月見到葉洪剛,如果溺水之人見到救命稻草,格外激動的道:「葉叔叔!」

葉洪剛呵呵的笑道:「項小姐,快到屋裏坐。」

大家進屋,賓主坐定。

等僕人送上香茗之後,項明月忍不住急着開口道:「葉叔叔,其實我是得罪了陳寧,被陳寧追截,無奈之下才跑到你這裏來的。」

「你這次一定要幫我,一定要救我。」

葉洪剛其實大致已經知道怎麼回事,他微笑的說:「項小姐你放心好了,事情的經過我知道了的。」

「而且就在剛才,項老也命人打電話通知我,務必要保住項小姐你。」

「項老待我恩重如山,我視項老如父。」

「項小姐你的事就是我葉某人的事情,我一定會力保到底,絕不讓陳寧加害你性命的。」

項明月連忙道:「那葉叔叔你趕緊安排我回京城,我回到京城,陳寧就奈何不得我了。」

葉洪剛搖搖頭:「不行,據我說知陳寧已經在來這裏的路上了。」

「天海距中海不過三百公里,陳寧乘坐專機一個小時就到了。」

「而且他跟國安的負責人阮紅關係很好,估計現在天海到處都是國安的人盯着了,項小姐你要跑,恐怕沒有跑出江南就被陳寧的人給抓起來了。」

項明月睜大眼眸:「那怎麼辦,總不能坐以待斃吧?」

葉洪剛笑道:「當然不是,我陪同項小姐你見見他好了。」

「到時候你只管把責任推卸給駱少銘,只說你是被人利用,你也是無辜的。」

「而我再給你求情,然後搬出項老的身份,軟硬兼施,我想陳寧也只能放棄追究項小姐你的責任,頂多意思意思。」

項明月聞言稍微安心:「那一切就有勞葉叔叔你了。」 ?聽到李東所說,江小凡也是點了點頭,隨後走了兩步,來到石台的左側,找到李東所說的位置。

而在江小凡將目光移到上面時,也是發現了李東口中眾多的炙熱熔岩。

雖然他沒有見過炙熱熔岩的模樣,但見到李東信誓旦旦的神情,想來應該不會有錯。

只不過現在卻有另外一個問題擺在三人面前。

炙熱熔岩所在的地方,與石台還有一定的距離,按照目測,即便是江小凡趴在石台上,以最極限的方式探出身子都不可能夠得到。

想來李東先前也發現了這個問題,不然不可能冒著生命危險去探出身子。

「唉,就是不知道怎麼樣才能夠得到。」一旁的李東也是為此感到煩惱,不停地嘆氣。

江小凡見狀,當下則是起身,目光移向四周,觀察著四周的情況。

而就在此時,江小凡突然發現石壁上,走著一些凹進去的小洞。

「嗯?」江小凡見狀,面色一喜。隨即將身體貼過去查看。

在仔細探查一番后,江小凡發現這些洞一直從石台邊上延伸到炙熱熔岩所在的位置。

而且這些凹進去的地方,剛好勉強能夠容納下鞋子的頂端。

「或許可以試一試……」江小凡心中突然冒出一個想法,隨即來到李東身旁。

「李東兄弟,或許有一個辦法可以試一試。」江小凡說道,「你來看一看,這裡有著凹進去地方,能夠給到我們幫助。」

「什麼?」李東聞言,當下一喜,同時迅速起身。

「你說的是這個凹進去的地方嗎?」李東來到石台邊上,看向石壁,同樣是仔細研究了一番。

「沒錯。」江小凡點點頭,「我剛才粗略的估計了一下。」

「這些凹進去的大小,應該剛好容納半個鞋子的大小。」江小凡話語間,指了指上方道,「而且上面剛剛好有凸出來的幾塊石頭。」

「這些剛剛好夠一個成人大小的距離。」江小凡繼續說道,「如果利用好的話,或許值得一試。」

聽到江小凡所說,李東隨後看了看石壁。

沉默片刻后看向江小凡說道:「目前來看也只能有這一個辦法了。」

「只不過這辦法很危險,稍微一個不慎,就有可能掉下去。」

說出這些話時,江小凡能夠明顯看出李東臉上的擔憂。

似乎對先前的事情依舊是心有餘悸。

江小凡聞言,隨即一笑道:「剛才的情況已經夠危險了,你也需要暫時平復一下情緒。」

「這件事就交給我來吧!」

然而李東聞言,卻是趕忙搖頭拒絕道:「不行,這實在太危險了!」

「熔漿的溫度我想你先前已經有了體會,那種恐怖的溫度,稍微一個不慎就有可能落得一個屍骨無存的下場!」

江小凡見對方一臉的焦急之色,當下則是一笑繼續說道:「雖然熔漿恐怖,但你卻忘了我們還有一層保險呢!」

話語間,江小凡則是指了指還掛在李東腰間的納米繩。

「到時候只要我掛上這個,你在這一頭固定住,就算我不小心滑了下去,你也可以再把我拉上來啊!」

李東一怔,隨後看向腰間的納米繩,一時間卻想不出再能夠反駁江小凡的話。

「可是還是太危險了……」

李東剛想要嘗試著勸阻江小凡,後者卻是趁著他不注意的時候,一把將納米繩上的固定夾取了下來。

隨後別在了腰上。

李東見狀,當下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好了,就這樣吧。」在江小凡將固定夾固定在腰間,確認沒有疏漏後繼續說道,「如果我真的不小心掉下去的話,你可一定要拽住我啊!」

「如果實在拽不住的話,你就鬆開固定夾吧……」江小凡想了想,最後又添了一句,「總不能兩個人都掉下去吧!」

說出這番話時,江小凡略帶些玩笑的語氣。

然而李東聞言,神色卻是突然間變得嚴肅。

「小凡兄弟,你說這話可就看不起我了!」李東語氣中略帶憤怒的語氣,「剛才你救了我,我怎麼可能忘恩負義?」

「你這樣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了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