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劇
  • 0

幾個弟子里,最適合繼承她位置的本是大弟子千雪。

可千雪在跟太行至尊的戰鬥中受了重傷,要不是『白羽』在她後背上,恐怕當場就形神俱滅,修為跌得比他還慘。

剩下的幾個徒弟中,只有螢月、刺珩、曼珠的修為達到了大羅金仙。

曼珠在三人中境界最低,性子浮躁好色,看到俊男就走不動道,而且玩弄了天界太多仙男的感情,第一個排除。

老三刺珩脾氣暴烈,殺戮心太重,視人命如草芥,也不行。

那就只剩螢月了。

這次瑤池危機,螢月以神通將瑤池所有弟子轉移到了仙音閣,立了大功。

而且她性格沉穩,內秀,吃苦耐勞。

只是…瑤池聖母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本來她還懷疑是螢月在茶水中下了葯,回去檢查后卻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眼下這種情況,只能暫時把瑤池聖地交給螢月打理。

眾姐妹對螢月接任也非常服氣,螢月對她們每個人都很關心,比千雪還像大姐。

「娘娘,螢月一定會幫您看好瑤池!」螢月眼中含淚,激動道。

……

回到自己的洞府後,螢月沒有休息而是立刻投入到了修行之中。

從進入瑤池的第一天,她就盼著有一天能坐上瑤池之主的位置。

如今願望達成,卻沒有太多的喜悅。

聖母對她的好讓她內心產生了一些自責的情緒…她雖然有時為了達成目的不擇手段,卻不是個冷血的人。

但她很快摒棄這些情緒,拿出混沌玉修鍊『花息天功』。

有了混沌玉,她就不需要冒風險去吸食其他人的修為。

這顆混沌玉足夠讓她將『花息天功』修行到圓滿,甚至能讓她超脫仙尊。

如今她修行到第三重天就有了與仙尊一戰的實力。

再給她三千年的時間,功法大成之日,她將所向無敵。

那時,她就能使出『花息天功』的真正奧義:

花嫁照冥!!!

混沌玉的精華不斷被她吸入體內,她卻忽然停了下來,懊喪地嘆了口氣。

只因腦海中總有個身影揮之不去。

「白羽啊白羽,你到底有多強!」

她的心中湧起深深的無力感。

那天,她踩在冰涼的沙子上,望著蒼涼的大漠落日,一瞬間失去了所有的自信。

那是白羽創造的世界啊!

在那一刻,她覺得自己就像是一隻張狂的螻蟻。

她很確定,自己這輩子也不可能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絕對絕對不能與他為敵!」

視線回到白羽這邊。

吃飽喝足后,白羽打包了幾道龍宮名菜,一個瞬身回到了青陽宗。

天色近晚,星月藏在片片陰雲后,時不時露頭灑下柔和的銀輝。

黃曦正在澆樹,看到白羽提起裙子開心招手:「師弟師弟!」

白羽剛要回話,樓後走出一個白鬍子老頭,笑容慈祥道:「聖主,小仙等候多時了!」

「你是…太白金星?」白羽疑惑道。

「正是小仙,」太白金星用餘光瞥了眼一旁的黃曦,恭敬道:「小仙奉玉帝陛下的旨意,來請聖主到天界參加萬仙宴。」

「哦。」白羽應了一聲,指著屋裡說道:「勞煩幫我把桌子搬出來,我提著酒菜不太方便。」

太白金星愣了一下,還是堆起笑臉躬著老腰把桌子抬了出來,累的老臉通紅直喘粗氣。

這桌子不知是用什麼材料打造的,重若大山,他太白多少年沒出過這麼大的力了,真要了老命。

這位聖主果然不是個善茬,一見面就給他來了個下馬威。

白羽把酒菜擺到桌上,太白金星咽了咽口水,笑道:「聖主太客氣了,還專門擺酒席招待小仙,小仙真是三生有幸!」

白羽不留情面道:「不是給你準備的…」

說著朝天喊了一聲:「疾風!」

一陣旋風刮過,疾風現身,惹得太白金星一聲驚嘆:「這食鐵獸好生肥碩!」

白羽扔根筍子給疾風,說:「把大家都叫過來,我帶了好吃的。」

不多時,師徒皆就座,太白金星站在一旁,尷尬地直扣拂塵。

靈虛道人的臉色很難看,他已經知道了白羽的真實身份,又悔又怕。

幾次想找機會謝罪,可白羽根本就沒瞧他。

紅綾打量了太白金星幾眼,問白羽:「這位老爺爺是誰?讓他一塊坐下來吃點吧。」

「不了不了,」太白金星拱手笑道,「多謝仙子美意,我吃過了吃過了!」

白羽喝了口茶水,道:「他是太白金星,這次是來召我去天庭參加萬仙宴。」

「太白金星!」眾人愕然。

藍劍驚訝道:「是天上那個太白金星嗎?」

白羽默默點頭。

紅綾抓住白羽的手臂,有些慍怒道:「小羽,你實話告訴我你到底是什麼人,還有多少事瞞著我?」

其他人也一起望向白羽,四周不知何時已經聚集了一群青陽宗弟子。

他們都已經知道白羽就是那位戴著鬼臉面具從魔仙手下救了他們的神秘人,而昨日守護青陽宗的仙子竟然還是白羽的僕人,一時間心中生出滿滿的崇拜與敬畏。

黃曦一把挽住白羽的手臂,滿臉自豪地說道:「我早就知道了,師弟是遠古大神轉世,是跟天帝平起平坐的白帝,不對!白帝有人叫了,是羽帝!」

「??」白羽一臉問號。

紅綾板著臉問:「是嗎?」

白羽乾笑道:「差不多吧…」

四海聖主的地位跟天帝確實沒差多少。

紅綾氣憤的直接離席而去,白羽忙追了過去。

一直追到彩葉峰後山,紅綾停下腳步,轉身質問他:「你為什麼要瞞著我,早知道你是羽帝…我…我根本就不會……」

她嘆了口氣,沮喪道:「我不過是個凡間小女子,配不上你…」

白羽鬆了口氣,一把將紅綾攬入懷中,柔聲道:「我不是什麼羽帝,我就是你的小羽……」

白羽將這段時間的經歷刪減改編講給了紅綾聽,當然他沒說自己有個系統,而是說自己覺醒了前世的力量。

紅綾聽完半信半疑道:「你說的都是真的?沒騙我?」

「當然!」

「你發誓!」

「我發誓,我若說了半個假字天打五雷轟!」

話音未落,遠處的天空就傳來陣陣雷鳴…

槐樹村,牛魔王被雷劈得七葷八素,渾身冒黑煙。

他想將試著八卦推演,好讓他的雷鳴八卦威力更大,結果就成了這個樣……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什麼,上三宗突襲武魂殿,被一人給攔下來了?還是個小孩兒?」

「此子實力爆炸,一連挫敗兩大高手,據說那位號稱最強攻擊斗羅的劍斗羅,七寶琉璃宗的擎天玉柱,被打成了廢人!」

「豈止啊,據目擊者稱,大陸新晉封號斗羅昊天斗羅,眼睜睜的看著女兒落入他手,就因為語氣不好,被他一個眼神打過來,差點連命都丟了!」

「我去,連眼神都可以殺人?那是什麼神仙魂技啊?」

「這算什麼,最牛的還是他的武魂大鼎,那叫一個炫酷,不知道具體有多大,劍斗羅被打敗后,傳言有人用禁術把其擁有巔峰實力的祖父等人屍體召喚出來了,結果那鼎下幾個閃電,一個呼吸都沒有就被瓦解了!」

「什麼?小孩就是教皇之子千聚雷?那個連一歲都沒到的小奶娃!」

「說什麼小奶娃?以他現在的身份,都值得兩大帝國大帝爭相邀請了,算上他的修為,其地位和影響力已經遠超教皇,甚至是當世絕世他爺爺千道流這等超級人物了!」

「沒錯,有內部消息稱,他就是路易拍賣行的神秘僱主,那位翻翻手,就能拿出無數比魂環效果更恐怖的丹藥的絕世牛人!」

一條條消息,轟炸式的在各國各城的街邊小巷傳遞開來,甚至一些邊陲小鎮村落,都有著千聚雷的傳聞。

當世第一神人已經不在話下,甚至,因其影響,各地煉丹師悄然出現,一種新型職業迅速席捲發展!

而無數鐵匠鋪斗魂場,更是以千聚雷命名,什麼「聚雷劍庄」「千聚德」「千聚雷刀劍行」之類的,各式各樣,全是致敬。

少年們,更是以千聚雷為偶像,一個個湧向武魂城,以期能夠一睹「真人」風采。

當那些消息,傳到兩大帝國皇室之中時,雪夜大帝等人,一時都沒有立刻反應過來。

無法相信!

也不敢相信!

千聚雷,這個本就是天才的教皇之子,竟然能夠實力如此恐怖,堪比極限斗羅,而且,還是那種超元丹藥的煉製者,強大魂劍的鍛造者!

這得老天爺多眷顧武魂殿,才會獎勵這樣一個神才!

所有人,根本就不再考慮千尋疾的隕落,取而代之的,便是被這風頭盛大的千聚雷吸引。

如今的千聚雷,才多少歲!

九個月啊!

九個月大的極限斗羅!

同時還是神級煉丹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