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幾個人你一言我一語,說的夜鶯完全不好意思解釋了,尷尬的低下頭,不知道如何再開口了。

“你們彆着急,有什麼話慢慢說。”王聰卻沒有衝動,顯得挺冷靜的。

“我們當然很着急。你知道嗎,如果你再遲來兩分鐘的話,我們已經離開這裏了。”蜜糖對王聰道:“這些天我們真的有些失望了。”

“這事情換做是誰都會失望的。”金鑫也點了點頭:“幸好你回來了,若不然我們真的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了。恐怕最壞的打算就是硬闖共德拉基地了。”

王聰苦笑一聲:“就算你們再回去也找不到地方了,之前那入口已經封閉了,哈哈,好在我們逃出來了,沒讓你們白跑一趟。”

在陳博士看來,王聰的表現還是很輕鬆的,他這樣做無非也是希望其他人都能夠寬心。

對此陳博士很欣賞也很欣慰。

“阿聰,對不起。”陳博士開口了。

“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們還是先走吧。”冰冰卻打斷了陳博士的招呼,她是對陳博士之前態度最無法接受的一人了。

“冰冰,讓博士把話說完吧。”王聰經歷過這次事情之後,似乎成熟了很多,之前他們這個團隊裏面他或許是最衝動的一個人,可是經歷了這次的事情之後,他明白了一個道理,衝動不能解決問題。

在他們最困難的時候,是冷靜和李香以及撒天雪的幫助,讓他們找到了逃出來的機會。

如果當時王聰衝動行事的話,肯定是打鬧一番最終無果,最後還是要被制服的。

所以說這一次的經歷讓王聰學會了如何去冷靜的看待問題,冷靜的處理問題,冷靜的等待機會。雖然衝動的那股熱血仍然在他內心澎湃着,但他也明白了冷靜的力量。

就像現在,其他人都因爲心中的一股衝動而想要離開英雄聯盟。

但王聰卻冷靜了下來,他心中猜的出來大家爲什麼要離開,無非就是因爲陳博士和英雄聯盟的人沒有要救他和越澤的意思,這才激怒了冰冰她們,讓她們對這裏失去了信任和信心。

同樣,王聰心中肯定是有所失落的,畢竟他是因爲去撈朋致遠才和越澤一起落在敵營的。


他們把朋致遠撈出來了,破壞了卓不羣共德拉的計劃,難道就要被拋棄了嗎?這種滋味並不好受,哪怕王聰可以去試着理解陳博士他們立場所要擔心和考慮的一切,他仍然會有被拋棄的感覺。

而且還是利用之後被拋棄的感覺。


放在之前的話,王聰肯定是第一個扭頭就走的人!

他肯會心裏不舒服的,憑什麼他做了那麼多卻得不到一個救助呢?這種心理會讓任何一個衝動的人都無法接受。

但學會冷靜思考和處理問題的王聰卻學會了如何接受,他考慮的問題更多了。

而這次的經歷也讓他很清楚一點,想要憑藉他們自己的力量根本無法和共德拉去抗衡,所以他們必須要有一個聯盟存在,大家一起聯手去抵抗共德拉,那纔可以看到勝利的希望。

而現在王聰能選的恐怕也就只有陳博士他們的英雄聯盟,他沒得選。

冷靜下來考慮,留在這裏合作纔是他們唯一的出路,這也是王聰沒有扭頭上車就走人的原因。他成熟了,短短的時間內成熟了好多好多。

順境或許可以讓人一點一點量變的更加成熟,而逆境卻可以讓人發生質的變化的一種成熟。 王聰的這番話讓陳博士看到了希望,陳博士心中略微有些感激,也多了幾分欣慰,至少還有人願意給他一個解釋的機會。

即便是他的解釋不能夠得到他們的理解和認同,他也可以把自己該說的話能夠說出來,這就足夠了。

“他還有什麼好解釋的。”冰冰不理解的看着王聰:“我們已經等了他三天,就是希望他能給我們一個真正的答覆,可一直到今天,我們都沒有得到滿意的答覆,這還需要任何解釋嗎?”

“你就當是阿聰想聽一聽陳博士的理由吧。”蜜糖示意冰冰給陳博士一個機會。

王聰點點頭:“沒錯,的確是我想聽一聽理由。我們第一次來到這裏的時候,也不相信陳博士,但是後來我們選擇了相信,我想,既然我們選擇了相信,那現在就應該給我們自己的選擇一個機會。”

“那好,聽你的,如果你希望的話。”冰冰道。

“我們要不然去車裏等你?”唐小柒雖然也是話不多的那種,可一開口就挺致命的,這話完全就是在告訴陳博士他們,不要以爲王聰肯聽你們的解釋就會留下來,即便是聽了,他們也一樣可能選擇離開。”

王聰愣了一下,也不知道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我或許需要一些時間來解釋這其中的情況。”陳博士淡淡道:“我有輪椅,坐着說是沒問題,可是……你們就會站很久了。現在阿聰剛回來,他們兩個應該都很疲倦了,倒不如讓他們先去洗個澡,夜鶯給他們準備點吃的,等會兒我慢慢解釋。”

這邀請似乎很誘人啊。

“當然,如果你們覺得我的解釋很牽強,我會親自送你們出來,無論你們做什麼樣子的決定,我都不會阻攔。”陳博士道。

幾個人沉默了,紛紛相互看了對方一眼,最終目光還是落在王聰身上,只要王聰點頭,任何決定她們都支持。

越澤很迫切的看着王聰,他不在乎最後王聰的決定,是走是留都無所謂,他心裏是一點都不在乎,但是他很在乎自己此刻是不是可以洗一個熱水澡,舒舒服服的讓自己放鬆一下。

多少天了,別說洗澡,這臉都沒洗過啊!誰能受得了啊。

“我的確也想洗個澡了。”王聰笑了笑,看了看其他幾個女孩:“若不然身上都該臭了。”

“是啊!”越澤也是一臉苦笑道:“必須要洗個澡了,不然上車也會把車裏搞的臭烘烘的,那就太對不起你們了。”

幾個女孩點點頭,爲了王聰,即便她們纔剛剛走出這個門口,一樣可以再走進去。無所謂,只要王聰喜歡。

王聰和越澤分別回到房間洗澡,還有人給他們準備了換洗的新衣服,這點讓兩個人都挺感激的。畢竟是好幾天都沒見到水了,所以兩人洗澡的時間都比較長。

王聰泡在舒舒服服的浴缸中真的有點不想出來了,他幾乎有半個小時的時間是在浴缸裏睡覺呢,這實在是太舒服了,舒服的讓他完全不想出來了。

大概接近兩個小時之後,王聰才洗好了澡,換上乾淨的衣服走出來,而這時候越澤仍然沒有出來,看樣子這傢伙比王聰更會享受。

王聰出來之後就吃上了夜鶯給他們準備好的美食,他們都知道王聰的飯量大,所以準備了很多。

面對這幾天唯一一次不需要“借”就能吃的美食,他一點都沒有客氣,一股腦的往肚子裏面塞,終於算是吃上了一頓正兒八經的飯了。

解決了肚子的問題之後,王聰才應邀和陳博士一起去了辦公室。

陳博士在辦公室裏見到王聰之後,臉上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畢竟剛纔的事情讓人多少都有點尷尬。

“呵呵。”王聰看到陳博士的表情,便笑了笑:“博士,有什麼話要說就直接說吧。”

“我很抱歉我沒有第一時間帶人去支援你。”陳博士果真是開門見山,直接切入主題:“我擔心我們是以卵擊石,那裏畢竟是共德拉的基地,而且據冰冰她們說,共德拉召集了所有的力量,所以……希望你理解。”

“我能理解。”王聰點了點頭:“換做是我,我也會考慮的。”

陳博士一聽這話就放心了:“我去過神劍局,希望他們能夠幫我……但這件事情,神劍局和我在聯手的方式上有所衝突,所以最終還是沒有談明白。”

王聰沒有說話,示意陳博士繼續。

陳博士便繼續道:“我們希望神劍局能夠出一些先鋒力量,而神劍局是希望我們儘可能的解決問題,他們給我們足夠的支援。但是這樣我的擔心就不只是共德拉的了……”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王聰接過陳博士的話道。

陳博士愣了一下,他沒想到王聰的反應如此迅速,這麼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了:“沒錯,我擔心最終完蛋不只是共德拉,還有我們……神劍局會做出什麼樣子的事情來,是我沒有辦法確定的,這是我最擔心的問題。”

“明白。”王聰道:“神劍局會做的任何事情向來都不奇怪。畢竟他們的對立面並不是共德拉,而是我們所有超能力者,這點我很清楚,也很明白。”

陳博士非常欣慰,如今的王聰和之前的王聰簡直是判若兩人,之前的王聰他見識過,根本不會理會和考慮他說的這一套。

可就是這種變化,卻讓陳博士心中閃過一個可怕的念頭……畢竟一個人的性格怎麼會改變那麼多呢?

說實在的,他真的有些懷疑王聰現在的情況了,太冷靜了,反而不像他了。可陳博士又不能否認,王聰或許是經歷過挫折之後,纔開始明白任何事情都需要多方面的綜合考慮,不能開始就蓋棺定論。

爲此陳博士決定還是要找機會試探一下。

這種事情上冷靜不能代表什麼,如果一些不需要過多考慮的事情上面還冷靜,那就有問題了。

“既然我說的這些你都明白,我想我也不需要解釋太多了。”陳博士道:“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希望你可以留下來,畢竟我們的拳頭攥在一起,才能夠打出最有力量的一拳!”

“我們可以留下。”王聰道:“但是我留下是有前提的,我不希望耽誤太久時間,不然的話共德拉基地的人可能就轉移了。”

陳博士愣了一下。

“雖然我不能確定,但是我相信因爲我逃出來,會給他們造成很大的威脅,即便是他們沒有馬上行動,也一定會有所準備。”王聰道:“所以我想說,這是我們一舉殲滅共德拉的最好時機,如果錯過了,以後恐怕就更沒有機會了。”

“可是……”

“我知道陳博士的擔心。”王聰道:“我希望我可以親自去見一見神劍局的楊局長,這件事情上如果我們不能達成共識,博士,我仍然只能說是不好意思,我們還是要退出的。”

陳博士倒抽一口寒氣,看來這件事情是硬着頭皮也要解決的了。

“博士,你不需要着急回答我,既然我回來了,那肯定就會給你考慮的事情。”王聰道:“但是礙於現在這種情況,我不希望會耽擱太久,所以我只能給你一天的時間,我希望明天晚上之前你能考慮清楚,並且安排好我和神劍局領導的見面。”

陳博士看王聰說的認真,也不得不點點頭答應下來:“好,既然你都這樣說了,那我一定會好好考慮清楚的。”

“那我就放心了。”王聰咧嘴一笑:“陳博士,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你放心。我一定會給你一個答案。”陳博士點點頭:“一天之內,我給你一個滿意的回覆。”

“那好。”王聰起身道:“那我就先出去了,不打擾博士考慮了。”

王聰說完轉身離開,而陳博士則是在王聰離開他的房間之後,招手示意古虎俯耳過來,然後他悄聲的在古虎耳邊囑咐了一句什麼。

古虎的臉上一開始有些驚訝,但慢慢的似乎就明白了博士的用意,認真的點了點頭。

……

王聰解決了這邊的問題,冰冰和蜜糖她們卻已經等候多時了,王聰一出來,就告訴她們在這裏最後留一天,如果陳博士不能和他們合作,那麼大家就離開,沒什麼好說的了。

但若是陳博士能夠在這件事情上起到關鍵作用,那大家就一鼓作氣,聯合起來把共德拉解決。

畢竟共德拉這個心頭大患對任何人都如鯁在喉。


王聰既然已經做出了決定,她們自然也就都無條件的支持他的決定了。

然後大家就開始七嘴八舌的問王聰究竟是如何跟越澤一起逃出來的,然後王聰就把整個前因後果都說了,包括越澤如何換掉了強力鎮定劑,給他注射了葡萄糖,還有撒天雪是如何幫忙的。

當後來王聰說李香在這件事情上起了最關鍵的作用時,所有人都是一臉不敢相信的看着王聰。

“這怎麼可能呢?”冰冰是最瞭解秦淮八豔的人:“你確定真的是李香?”

“一開始我也不相信,但是那種時候她沒有坑我們的必要。”王聰道:“而我們也只能選擇相信她,所以她就幫了我們,可惜的是最後她並沒有逃出來,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

“如果她真的是幫了你們,那她肯定不會有好下場的。”冰冰搖搖頭:“卓不羣是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王聰嘆了一口氣。

“你們逃出來了就好,我們還不能確定她安的是什麼心呢。”唐小柒道:“沒有什麼惋惜的必要。”

“我只是覺得,如果她真的有心從良的話,現在遭遇的事情對她來說就太不公平了。”王聰道:“不過也罷了,或許人做的錯事情太多,都會遭到報應的,因果循環,沒有人能躲過應該承受的懲罰。”

“是啊,因果循環,懲戒自有天定。”蜜糖是爲了王聰寬心:“你千萬不要爲了這件事情而自責,這件事情根本怪不得你。”

這時候越澤也終於洗好澡走了出來,得知要留下住一天,他也鬆了一口氣,至少晚上有個舒舒服服睡覺的牀鋪,不至於睡在車上,這幾天都快累死了,他需要一個溫暖的房間和柔軟的牀鋪。 在大家一團和氣融融的氣氛裏,一個格格不入的傢伙突然闖了進來。

“看樣子你在共德拉里生活的挺不錯,毫髮無損的就出來了。”古虎一邊走向這邊,一邊直接開口質疑了起來:“想不到共德拉里的人對你們還挺客氣呢,在他們手裏搶走了朋致遠,還能那麼器重你們?”

“你什麼意思。”越澤一聽就心煩了:“看不上我們直接說,懷疑我們也別指桑罵槐的。”

“我沒懷疑。我怎麼敢懷疑呢。”古虎看着王聰,目光有些挑釁的意思:“我若是隨便懷疑,某些人不知道會做出什麼樣子的舉動來教訓我呢吧。”

王聰的臉色顯然已經沉了下來:“古虎,有話直說,拐彎抹角的可不是你的性格,你懷疑我什麼,大可直接說出來,不必用這種方式和手段,這樣只會讓我看不起你的。”

“我也沒打算讓你看得起我。”古虎道:“你放在任何一個地方都是香餑餑,我哪有資格讓你看不起呢。呵呵,你真的是太會說笑話了。”

“古虎,別怪我沒有警告你,我這個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王聰淡淡道:“你最好不要挑戰我。”

“不愧是可以在共德拉逃出來的人,說話都如此有底氣。”古虎卻絲毫沒有收斂的意思:“你是不是覺得所有人在你面前都要有低你一等的感覺呢?呵呵,如果你有這種想法,那我勸你還是算了,因爲我不是那種人。”

“古虎,你是不是有病?”冰冰也怒斥一聲:“你究竟想要做什麼!”

蜜糖也覺得古虎過分了:“你不要忘記了,朋致遠是我們救出來的,在這件事情上我雖然不想表達什麼,但是我希望你能夠搞清楚我們是陳博士邀請的客人身份,不是你可以隨便指責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