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幾位仙人爲何擋住我的出路?”昊天感覺來頭不對啊!

“哈哈!我留着仙友,肯定是要仙友身上的東西了!”黑龍大漢陰森的笑着。

“幾位仙人,我法力低微,身無長物,只有這一把奇兵當做飛行工具,沒有奇兵我寸步難移!各位仙友就高擡貴手,讓我離開吧!”昊天嘴裏回答着,心裏卻想隱身逃走,考慮這裏的環境險惡,沒有奇兵的幫助,隱形走不了多遠,要是這個幾個人苦苦相逼,被他們知道了會隱形之術,到時反而難功成身退!還不如現在主動出擊,勝算還有大一點。

“我們也不是看中了仙友的奇兵,想這樣認主的奇兵,我們沒有興趣,我們是想吃小友身上的肉啊!哈哈!我們在這裏被困多年,早沒東西吃了,哈哈!”左側滿臉橫肉的傢伙,說話間嗒嗒嘴巴,與兇獸吃人一模一樣。

“什麼?吃我的肉!原來你們是妖精!”昊天雖然心裏猜想,聞言還是大吃一驚。

“小友真的是剛來死亡地帶的,哈哈!在死亡地帶人吃人是很正常的,這裏除了走投無路,想方設法到返真大陸的修者,你看看這裏還有什麼東西!妖精有妖精的道,它們要到返真大陸比我們容易,這裏反而沒有妖精,哈哈!”黑臉大漢越笑約恐怖。

“這……這樣說…來,你…你…你們不是吃了很多人…人…的肉!”昊天故意裝着害怕結結巴巴的。

“小友,不要害怕,哈哈,來!還讓我門先割一塊肉下來吃,活着割下的肉才最好吃嗎!哈哈!”左側滿臉橫肉的傢伙說話間,四個人慢慢的朝昊天圍了過來。他們也知道昊天必定會做垂死的戰爭,會不顧一切的反擊,所以他們的動手時也是穩打穩紮的。

“不要啊!不要啊!饒命啊!饒命啊!”昊天看着四人慢慢的逼近,露去驚恐之色,嘴裏說着求饒的話,心裏卻盤算如何反擊。圍着昊天的四人認爲昊天不可能同時攻擊他們,只要昊天一發動攻擊就必定有空缺被他們抓住!

範圍越來越近,到了千米只內,完全在昊天的攻擊範圍內,昊天還不急着攻擊並且裝的越來越害怕的樣子說:“幾位仙人,我這裏還有一些仙丹,可以給你們!不要吃我!”

“哈哈!仙友不要擔心,吃了你,我們自然會吃你身上的仙丹的!”右側瘦瘦几几的傢伙笑的非常開心,在他們眼裏昊天此時成了他們的盤中菜。

“寶劍你攻擊後面的!單魄成仙!”昊天說着腳往後一蹬,寶劍朝後面的黑臉大漢飛去,頭向左一甩本命法器朝滿臉橫肉的傢伙飛去,‘嗷’的一聲,同時一掌朝前面的長髮年輕人打去,身體朝右側瘦瘦几几的傢伙的傢伙撞去。

“看我廋就撞我。來的好!鎖!”瘦瘦几几的傢伙說着兩隻手就按到了昊天身上,同時“碰”的一聲!長髮年輕人被30米高的法力巨虎一撞,人就從空中跌下,巨虎也頓時消失。奇兵寶劍此時纏上了黑臉大漢,本命法器對上了滿臉橫肉的傢伙。

“四弟沒事吧!三弟,不要啊!”黑臉大漢看到長髮青年從空中掉下,瘦瘦几几的傢伙被昊天的身體吞吃就大聲的叫道:奇兵寶劍雖然看起來沒有什麼境界,對付一個通魂鏡的高手一時半會不會落下風。

本命法器對付滿臉橫肉的傢伙那是沒問題的,昊天片刻間吸完了瘦瘦几几的傢伙就朝長髮青年飛去。


現在昊天的身體吞吃人和妖精,死者的元丹根本傷害不了昊天,昊天也不會頭痛,所以他大膽的攻擊長髮青年。長髮青年雖然被巨虎從空中震下來了,受了一點傷,昊天要明對明的要幹掉他,一時半會還沒有那麼容易,只見昊天身形一閃,就隱形身形!

“四弟小心啊,沒想到這個傢伙還會隱形大法!二弟快下去我們和四弟背靠背。”黑臉大漢說完朝奇兵寶劍扔去一個魂級大刀法器就朝地下飛去,黑臉大漢的魂級法器那裏是奇兵的對手,一見面就被奇兵擊碎了,奇兵跟上黑臉大漢,黑臉大漢一時還是脫不了身去照顧長髮的年輕人。

滿臉橫肉的傢伙也扔去一個棍子一樣的魂級法器,然後朝地下飛,本命法器一下子就滿臉橫肉的傢伙的棍子法器給碰碎了,然後緊追着滿臉橫肉的傢伙不放。

此時,昊天忽然在長髮出現在長髮年輕人的身後說道;“你就餵了我的身體吧!”說着的同時雙手按在長髮年輕人身上,昊天身上的神龍張開嘴巴一口就把長髮年輕人吞了下去。

“四弟!”黑臉大漢痛苦的叫道:“二弟,快,我們背靠背,那個人身體可以吃人!”黑臉大漢急促的說道;他們兩個人不一會就退到一起,背靠背站立。

昊天有隱去身形,意念一閃收回了本命法器。


“大哥,不好,他又隱身了,還收回了本命法器,注意啊!”滿臉橫肉的傢伙這些感覺到了害怕。  “啊……!”黑臉大漢的驚叫聲還沒有完全發去來,“碰”的一聲,本命法器,巨虎同時擊到他身上,本命法器身上的火焰,一下子就把黑臉大漢點燃起來,黑臉大漢在火中沒掙扎多久就一命嗚呼!

剩下的滿臉橫肉的傢伙在本命法器和奇兵的攻擊下,沒要多久也死於非命!

這在場要吃人的戰爭中,昊天的身體纔是真正吃人的傢伙! 一一八章:逆天谷

昊天將四位圍攻他的仙人全部斬殺之後,坐下煉化了那個瘦瘦几几的傢伙和長髮青年,這個兩個人的能量非常邪惡,大部分都被鎮魔令吸收了,潔淨的能量沒有多少。

看到這種情況昊天不由的想到,這兩人基本上和魔差不多了,是人是魔看外表還真看不去,人的心決定他是人還是魔。昊天此時有一種想法,人比妖精和魔還要可怕,妖精和魔的可怕是一眼可見的,人他卻看不透!

昊天忽視了他自己,他的身體隨意吃人,在別人的眼裏他就是魔。不過在昊天的意識的,他從不認爲自己是魔。

隨後昊天吸收一個魂級仙靈石,感覺到凝魄鏡的高級境界得到了穩固,他站起看到遠處有不少人類的骨頭,心裏一片駭然,這裏除了人的骨頭別無一物,荒涼,驚恐,死亡籠罩着整個死亡地帶!

昊天駕上奇兵寶劍,在離地面3-4米高的空中左右飛行,一方面是爲了跟着散落在地上的白骨而行,一方面低空的冷熱交替沒有高空明顯,這樣要節省體力。

一路上又飛行了2-3天,也會遇上2-3夥來來往往的小量人羣,昊天儘量繞着他們飛行,要麼就是提前隱形過去打探消息,不願節外生枝。打探中得知,只要按照地上的白骨前行,就會找到逆天谷。過了逆天谷,就會找到逆天門。

昊天在死亡地帶也不知道飛了多少時日,遇見的人沒有一個可以和他一樣飛行的,他們都是徒步行走,昊天比你們節約大量時間,很多人在死亡地帶一走就是幾年,這也是爲什麼很多人死在死亡地帶的原因。

昊天雖然境界不高,第一,他藉助奇兵的優勢,比其他人在地上徒步要節省法力。第二,他身上儲備的能量極爲雄厚,普通的真魂鏡高手身上的能量都不及他身上的十分之一。昊天暫時是無法把身上的能量全部一次性運用起來,不然的話法通鏡的高手也不是昊天的對手!昊天光吸收魂級仙靈石的能量就不知道多少個,加上其他吸收進來的能量,昊天身體裏面不亞於一個能量庫。這個還不算鎮魔令裏面的能量,鎮魔令裏面可以說有千軍萬馬的能量了。

這天,昊天看見前方遠去約有10多人圍坐在哪裏,昊天將奇兵收入乾坤袋,隱去聲身形,朝他們飛去!

“句師兄,我們還是回去吧!逆天谷里美充滿了魂力,這魂力起碼是真魂鏡的巔峯的力量。據說這條逆天谷長500裏,我們的修爲,根本無法通過啊!”昊天隱身走進他們時,聽到一個白白胖胖的中年男子唉聲嘆氣。

“劉師弟啊!我們歷經了幾半年纔來到這裏,一來一回就要十多年,再說我們回去,仙丹也不多了,路上也吸收不了靈氣,在路上人吃人的事經常發生,回去更不容易啊!最重要的是我們回去,那裏有我們容身之處啊?哎!……”一個年過半百的老者,哀聲長嘆!

“是啊!我們現在真的是進退兩難啊!”在場的仙人,每個人都是這樣的處境。

“大家進去吧!我們來到死亡地帶的人,哪一個不是走投無路,將生死之置於度外的呢?進去吧!”剛抵達的仙人,不相信白胖中年男子的話,吵吵嚷嚷的,準備進入逆天谷。

“看你們幾個剛來的,不知道!我們進入逆天谷是走到一半,被裏面的魂力推了出來的。”旁邊坐着的幾個人中,一個老者再次提醒他們。

“這位仙友,你的法力應該是真魂鏡巔峯啊!怎麼也會被裏面的魂力推了出來了?”喊叫着要進去的人中,看老者真魂境修爲,也不能進入,覺得不可思議。

“哎!你們有所不知,我們到了逆天谷中間,那裏有一個石碑,記載萬年前有一個人帶着以前的一羣人通過了逆天門,所以以前的人名字被抹去了。近萬年來,只有三百多人在石牌上面留下了名字走了進去,我們也想在石牌上面留下名字,沒想到憑着我們的法力,竟然無法在石牌上面刻字,所以被石牌上面的力量彈了回來!你不在石牌上面留名字,也會被推出來!”老者無奈搖了搖頭。

“近萬年來只有3百人進去?他們還沒有通過逆天門?他們在裏面怎麼活啊!看來我們也沒有什麼希望了!逆天谷都這麼難!就算我們進去了,也通不過逆天門!”剛纔還囂張的喊着要進去的幾個人,都不由的垂頭喪氣,感覺沒有希望。

“那三百人應該還活着,石牌上面記載,裏面的人死了名字就會自動消失!大家還記得幾千年前大鬧修真大陸的魔頭李紅次嗎?他的名字也在石牌上面!”老者話鋒一轉,兩目炯炯有神。

“那個魔頭還活着,原來他也跑到逆天門來了,他在裏面,我們不進去還好一點!”


“大家也不要稱他魔頭,今天來到死亡地帶的那個不是魔頭?不然我們也不了跑到這個地方來。我們都是走投無路之人啊!就不要彼此嘲笑彼此了!哎!”坐在地上的老者不由的嘆息。

“老仙友,你不能進逆天谷爲何不離開啊?”一個剛來的仙人上前客客氣氣的問老者 。

“呵呵!我們在等啊!等可以打開逆天門的人,我在這裏等了幾百年了!”老者苦笑一聲,臉上流露去期盼的神色。  “那老仙友是怎麼維持法力的呢?”剛來的仙人都覺得好奇。

“就是吸收逆天谷的魂力啊!以逆天谷的魂力爲生啊!”老者說後無奈的搖了搖頭。

昊天聽到這裏,也是心一涼。心說:‘這樣的話,誰能過逆天門?不管這麼多了,我古月昊天是有天命之人,說不定我可以?’想到這裏,他也不想再打聽什麼就隱身進入逆天谷。

‘嗯!這魂力對我沒用影響!’隱身中昊天發現這個魂力對他沒有妨礙!他感覺比在外面還有舒服一點,沒有冷熱難熬的感覺,只是在裏面不能施展法力而已。

昊天徒步在逆天谷中行走,遇見了2-3個仙人被魂力推的倒退出來,昊天也沒有理睬他們,他們也看不到昊天。大概走了2-3百里,昊天果真看到一個石牌,石牌上面刻着“逆天谷”。並且上面寫着不少的名字。昊天不敢現去真身,也沒有在石牌上面留字,反正魂力對他沒有影響,現去真身反而怕被魂力推了出去。

又走了2-3百里,昊天看見一個方圓百里左右的世外桃源,裏面的山水草木和修仙大陸相差無幾,準確的說和菩提洞裏面的小世界非常相似,裏面還有房舍宮殿。昊天感覺應該是某位強者創造出來的世界,裏面沒有魂力的帶來的壓力,反而有天地的靈氣,一些懶懶散散仙人再次修煉度日。

昊天到了這方小世界現去真身走了一段路,忽然一位老者上前問道:“哎!小仙友,你沒有在石牌上面留名就進入逆天谷?你還是凝魄鏡修爲,這怎麼可能啊?怎麼可能?哈哈!老朽在此幾千年,你是老朽見到最奇的奇人!大家快過了看啊!超奇人的奇人來了!說不定我們這次有希望了!”

老者說完並且大聲的喊叫起來,不一會100多位仙人圍向昊天,他們把昊天當成稀有動物來觀賞!

“真的是奇人,凝魄鏡到此,是有史以來的第一回!”

“奇人必定有奇能!說不定就是開啓逆天門的人!”

“看他能不能過逆天殿?”圍着昊天看得仙人,你一言我一語,看見昊天,他們都覺得稀奇。

昊天四周看看,發現這些仙人也沒有什麼惡意,只是對自己好奇而已,於是向那位發現他的老者問道:“老仙人,逆天殿在哪裏?有何古怪?”

“小仙友不知!逆天谷是真魂鏡境界的魂力鎮守,逆天殿是真法鏡境界的法力鎮守,不到神仙九級,沒有奇兵異寶不可能通過的啊!”

‘神仙九級,那肯定是和神仙門副教主的法眼通的能量差不多了,這樣的話,隱形大法也沒有,那真的不好通過啊!’想到這裏,昊天心裏覺得空落落的。

“小仙友,隨我來!”老者見昊天楞了一下,就提醒昊天,帶着昊天穿過了那小世界,來到邊緣上一個宮殿面前。

這個宮殿說起來就是和一個牌樓差不多,外面是宮殿樣子,大門敞開,門裏面卻是一方世界,被一種奇異光覆蓋着,看不見裏面的東西。

昊天看到這個光不由的想到神仙門副教主紫色的光束,自己在那個光束中被壓得寸步難移,雖然現在提升了一個小境界,體內能量增加了不少,充其量也只能再在光裏面稍許可以活動一下,要想穿越光的話,昊天感覺不可能! 一一九章:逆天殿

“小仙友,你試試能不能進去,不會傷害到你的,大不了被推回來而已!”帶着昊天來逆天殿的老者看着,昊天沉思不語,就鼓勵昊天。

“是啊!是啊!進去不用怕!”後面跟着來看熱鬧的仙人紛紛說話,在他們看來有希望比沒希望要好。

這裏近萬年才幾百人經過,有一個新人來到,他們總希望奇蹟出現,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昊天在人羣中還看到有女仙人,昊天想:‘難道這些女仙人也是魔嗎?’

昊天環顧了一下四周之後,就擡腳邁入逆天殿的光明之中,腳一放進去,頓時感覺腳上面的壓力非常強大,不過還可以活動,比上次在神仙門副門主的紫色光柱裏面要自由一點,只是比進入修真大陸時的壓力強上不少。

隨後昊天就全身進入光明中,到處是白茫茫的一片,聽見身後的仙人們議論紛紛,無非是說道昊天的身體無比的奇妙,沒有被光推出去,等等!昊天也沒有在乎那些仙人門說什麼,也看不見那些仙人。

昊天在光中走了十幾步,他就感覺力不從心,有多走了幾步,然後就覺得寸步難移!昊天想:‘退回吧也走不動,最重要的不願放棄這次機會,不退回去也無法向前,搞不清楚這個光爲什麼不和那些仙人說的一樣,可以把他們推回去。’

昊天在光裏思量了一番,忽然想到,自己的本命法器經過重新修煉後,可以發去火焰,吞吃法力,不知能不能吞吃這個光裏面的法力,拿去來試試!

想到這裏昊天意念一閃,本命法器出現在手中,法器周圍的火焰真的可以燒燬吞吃光中真法境的力量。按昊天所知,法境有九個境界;凝魄境,通魄境,真魄境,凝魂境,通魂境,真魂境,魄法境,魂法境,真法境,這些屬於法境,以法力爲主,再上去就是道境,以道術爲主,關於道境就像傳說一樣的存在,修真大陸沒有道境的強者,昊天見過的最高的境界就是真法境。

本命法器燒燬了周圍的能量,昊天感覺壓力小了很多,勉強可以運用自己的法力繼續前行。爲了加強本命法器燒燬周圍能量的力度,昊天催動心脈之力灌入本命法器之中,在心脈之力的灌輸之下,本命法器的火焰在光中越燒越大。昊天的心脈之力可以說非常雄厚,至於有多雄厚,昊天自己都不清楚,他意念力暫時還探查不了他的心海的力量。

他只知道他心海里面有焚靈之焰,出現過一道靈力,一滴靈識,心脈裏面萬欲魄還沒有煉化,還有血菩提精華之氣,光昊天身上的血菩提精華之氣就可以使一般的修者從武者成仙級。

昊天心脈的力量可以說還沒有開發出來,今天在這個場合本命法器可以不斷的吸收心脈之力,吞吃和燒燬光中的能量,對昊天心脈之力和本命法器都有提升,可以說是在間接的打造本命法器。

本命法器吸收昊天身上的心脈之力,釋放火焰燒燬吞吃光中的能量,經過本命法器不斷的吸收和釋放,昊天感覺本命法器的生命力不斷的強大,和自己血脈相連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到了後來不是昊天靠法力前行,到是本命法器燒燬能量時產生的動力帶着昊天前行,昊天唯一感覺不妥的就意念力在不斷的消化,意念力無法支撐本命法器的消耗,畢竟心脈之力的輸送要意念力來調動的。昊天此時意念力,心脈之力,和氣力還沒有合而爲一,他的法力來自於脈輪,這和其他的修者的法力來源完全不同。

昊天意念模糊的在光中也不知道行走了多久,忽然“撲”的一聲,昊天發現自己掉去光外,進到一個宮殿裏面,宮殿中央一塊大匾上面寫道;“逆天殿”。

“我以爲那個大能者過來了,在石牌上面不留下名號,沒想到只有個凝魄境修爲的小兒,靠着神兵利器來到此地!”聞聲,昊天扭頭往右一看,十幾米外圍觀的人羣中一個肥臉大耳的和尚看着他冷言冷語。

昊天一看和尚心裏就不舒服,記得第一次看到和尚是攻打華府的時候,那個和尚是個花和尚,這個和尚昊天一看也不是什麼好鳥!

“滅性禿驢,你又在欺負新來的!”說話聲響起之後,昊天見對面走來一個身材飄逸的中年仙人,看上去修爲蠻高的。

“李大俠,你爲什麼總是針對我!我也是看着這個小仙人還是凝魄境,感覺失望發幾句牢騷而已!”和尚看着來人嘴巴雖然還在念念有詞,人卻退後了腳步。

“滅性禿驢,你瞎了眼!這位小仙友凝魄境的修爲就可以來到這裏,證明他比我們厲害多了,我們在凝魄境能做什麼,你們誰有本命神兵利器?誰在凝魄境就有本領使用本命的神兵利器?”中年仙人說話時,看了一下四周的仙人。

昊天此時也看了一下四周,發現兩側圍觀的仙人有200百位左右,他們中間很多長得凶神惡煞一般,這個可能和昊天第一眼看到那個和尚有關,所以看這裏的人就帶着有色眼鏡,對他們不放心,防備的意識一下子提升了。

“少俠!不必在意那個禿驢說的話!我李紅次來到這裏的時候修爲最低的,是真魄鏡的修爲,當時年齡和少俠相差無幾,也是靠着奇兵才進來的,少俠的修爲雖然看上去是凝魄鏡,我可以說這裏沒有幾個是少俠的敵手!”李紅次看着昊天點了點頭。

‘李紅次,這不是逆天谷外的仙人說的魔頭嗎?看起來有點不像魔頭,不過自己現在也肯定被修真大陸的人說成了魔頭。’昊天看着李紅次想到自己。

“少俠,若有不適,就在此修煉一下,我爲你護法,絕對沒有人打擾你!你們都滾開!”李紅次看昊天一時沒有回答他的話,認爲昊天身體不適,就發話把其他200百多人趕出來大殿。

“久聞李大仙之名,如雷貫耳!不知李大仙爲何稱我少俠,李大仙爲何還要爲我護法?”昊天看着李紅次覺得納悶。

“少俠!我來自於凡界,習慣稱人爲俠!我看少俠非比常人,所以爲少俠護法,少俠你在此修煉,我到外面爲你護法!”李紅次說完就走到外面去了。

昊天看了一下逆天殿,非常寬大,光大殿就差不多千米見方。此時大殿空無一人,昊天也不客氣,拿去兩個魂級仙靈石,就打坐吸收起來。由於新來乍到,昊天沒有全身的進入忘我境界,還保留了幾分清醒。

“那個少年凝魄鏡就能吸收魂級仙靈石,還一次性吸收兩個魂級仙靈石,他怎麼承受的住啊?”遠去一下仙人低聲私語。

“人家神兵利器都能控制,魂級仙靈石算個屁啊!”

“那個少年我看,來頭果真不小,你看李大俠都對他恭恭敬敬的,李大俠從來沒看錯過人,說不定這少年真的可以開啓生死門!”一些仙人都把希望放在昊天身上。

昊天也不在乎這些,過了一會,他把兩個魂級仙靈石吸收完畢,能量全部補充到意海之中。昊天站起走到李紅次面前拱手說道:“多謝李大俠爲我護法!不知逆天門在哪?”

“少俠,逆天門就在前面,你走過了那個空地就會出現臺階,你只要登上90層臺階,就會出現逆天門!”李紅次手着宮殿外,昊天順手指方向望去,只見前面一塊萬米見方的空地。

“就一塊萬米長的空地,大家爲何不能穿越而過?是不是另有蹊蹺啊?”昊天看着對面遠處萬米長的空地,覺得蹊蹺,就問李紅次。

“少俠,那個空地非比尋常,因爲有一條逆天神龍在看守那裏,誰要是過去,逆天神龍吐去的氣息就可以將他震飛!”李紅次看着昊天,給昊天講解原因。

“逆天神龍!有那麼厲害?什麼境界!”昊天想;那個逆天神龍可能比生死門的護體神龍還厲害,於是擔心的問李紅次,

“那條龍是遠古神靈!不要說九級神仙就是九天真仙也不一定是它的對手!”

“那誰還過得了逆天門?難怪萬年來沒有人你衝破逆天門!”昊天不由的驚歎,感覺此路不通。 一二零章:神龍相爭

“少俠,是不是聽說逆天神龍厲害就不準備闖逆天門了?”李紅次看昊天說去驚訝的話,就擔心昊天放棄了。


“怎麼會不闖呢?我古月昊天何許人也!會因爲幾句話就嚇跑了!呵呵!我是一個撞了南牆都不回頭人!”昊天看到李紅次,他的傲氣冉冉升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