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幽冥想了很多,也在等顧嫣的命令,可顧嫣卻一聲不吱,就連唐氏也被顧嫣身上的冷氣所驚,不敢言語。

她知道閨女這幾年吃了很多苦,可她沒想到閨女身上的氣勢這樣強大,比她父親都不相上下。

她都經歷了什麼?她身上的寒氣為什麼會這麼重?

她是不是很沒用?閨女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個家,丈夫在保護她,兒子在保護她,就連閨女都是以她為先,她真的很幸福。

過了半晌顧嫣終於說話了。

「蒼鷹和雀鷹的訓練不能停,要加快速度,這次的事是個教訓,消息傳不出來,我們很被動。幽冥,傳我令下去,晚上子時我要入易城。」

「嫣兒!」

「主子!」

幽冥和唐氏聞言同時一驚,立即驚叫起來,正想再說些什麼,卻讓顧嫣阻止了。

顧嫣擺了擺手,「你們不用勸我,入易城商量救父親和哥哥的事事在必行,天狼谷沒有糧草和水源,父親和哥哥支撐不了多久,我必需儘快想辦法將人救出來。」

唐氏攥緊了手裡的帕子,擔憂道:「可是你一個女兒家如何進得了易城,就算進去了,他們能聽你的嗎?不,不行,易城離戰場太近了,我不能讓你涉險。」

幽冥沒有說話,可臉上的表情也是不贊同顧嫣這麼做。

顧嫣嘆了口氣,捏了捏鼻樑。

「我們的時間不多了,顧不得那麼多了,只要能救出父親和哥哥,別說是去易城,去戰場上也沒什麼。而且,要想救出父親和哥哥,到戰場上打仗是肯定的,整個邊城除了我們一家人,恐怕那些人都不想父親和哥哥回來。娘,你不用再說了,在家等我,等我把父親和哥帶回來。」

說完,顧嫣深深地看了唐氏一眼,又給兩邊的待衛使了個眼色,讓他們攔住唐氏,轉身出了正屋。 唐氏還想再勸兩句,可顧嫣已經使用輕功出了正院,還讓人過來看著她,不許她出府門一步。

唐氏無奈,恨的咬牙切齒的,卻一點忙都幫不上,只得憂心忡忡地坐在屋子裡等消息。

顧嫣回到靜心閣,將身上的衣服換了下來,穿上夜行衣,頭髮也讓梅香重新幫她梳了一遍,推開房門,飛身上了屋頂。

大戰當前,三城戒嚴,城門不開,要想出衛城到達易城只有走城牆,從兩邊懸崖過去。

顧嫣通過幾年來的練武,輕功極好,一路腳踏房屋飛身到了城牆邊上。

顧嫣抬頭看了看城牆,眯眼觀望。

夠高的,不過難不倒她。

顧嫣向旁邊移了兩步,向身後擺了擺手。

幽冥走上前從腰上取下繩索瞄向城牆。

……。

易城指揮所大廳,六七十個男人聚在這裡爭吵不休,他們都是邊城的將領,大到從五品的將軍,小到七正品的校尉、騎尉,如今全都聚到了這裡。

黃俊生、李天成和魯羽三人座在長桌一側,斜眼看著吵成一團的另一側屬下們,心裡微嗤。

救人!怎麼救?蠻族十萬大軍堵在天狼谷,他們現在就剩十二萬人,其中還有不少傷兵,讓他們出城去打蠻族嗎?別逗了!蠻族擅長什麼誰不知道?蠻族可不是只有天狼谷的十萬人,還有二十萬大軍在三十裡外,他們一動那二十萬蠻族人就會趁此機會攻打易城,要是易城丟了只能退守邊城,可他們都在蠻族的地盤上,到時候怎麼退?蠻族都堵在易城了他們怎麼過去?沒等他們過去恐怕就會讓人一鍋端了。

現在這種情況基本上出城就是死,他們只能守在易城不動,等援軍到來,至於顧安和那個蠢貨的死活他們可無能為力,是死是活就看他們的造化了。

大廳里吵的厲害,救與不救分成了兩派,一邊說不易出城,否則全軍覆沒。另一邊說顧安有情有義,扛起了邊城的重任,而且能力也強,帶著他們打了好幾場的勝仗,應當去救他回來。

兩邊各不相讓,都說自己的理,黃俊生三人對視一眼,魯羽開口了。

「好啦,靜一靜,先聽我說。救人是一定得救的,只是這方法嗎……,不太好找,我們還得好好商理一下,另外邊城事物也需要一個人來暫代,顧將軍不在,也不能一盤散沙不是?遇到難以抉擇之事也得有個主事人,好統領全局。我看就先選個人吧,我和黃將軍、李將軍都是同級別,選誰暫管軍權就由大家投票,以票數多的為準。然後再說救人的事,你們看呢?」

魯羽回頭看向李天成和黃俊生,詢問他們的意思。

黃俊生和李天成都點點頭,表示贊同。

三人在此之前已經達成協議,不管誰暫代軍權都要和其他兩方商量主事,因此兩人都沒有拒絕。

隨著魯羽話聲大廳里靜了片刻,隨後又響起了激烈的爭吵聲。

「黃將軍最合適,他在邊城呆了十多年了,最了解這裡的情況。」

「黃將軍是呆了十多年,那李將軍就不是呆了十多年?李將軍和黃將軍可是一起來的邊城。」

「我認為魯將軍才合適,魯將軍出身將門,領兵打仗可是好手,上次交戰魯將軍殺了蠻族一名大將,可是立了大功的。」

「那是魯將軍箭法好,說是百步穿楊也不為過。」

「豈止,魯將軍的流星錘使的虎虎生威,當年在京中就頗負盛名,應該讓他接管。」

「呵呵,李將軍的李家槍法才最厲害,……」

大廳里吵嚷的厲害,三位將軍也是對視一眼,一言不發。

雖說由三人共同主事不分大小,可實際上卻還是有區別的,至少底下人除了自己的心腹外只會聽主事人的吩咐,另外等以後朝庭派人接管時也是由這個人來交接,屆時會給人留下印象,等以後說不定會藉此高升。

三人又都不說話了,任由一大群人吵鬧不休。

「唉!你們果然靠不住。」

一聲輕嘆過後,冷如寒冰的女聲在大廳里響起,眾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震住了,全都扭頭看向大廳門口。

不知道什麼時候大廳門口出現了一群人,這群人均身穿黑衣,臉上罩著鬼面,看不清面目,只露出了眼睛和嘴巴。

打頭的個子不高,也是身穿黑衣,他臉上罩著銀質的面具,在面具上刻有一枝不知名的花朵,這朵花很奇怪,光禿禿的枝桿上只有一朵碩大的紅色花朵,一片葉子也沒有,可那花給人的感覺並不好,看上去十分的妖異。

顧嫣邁步進了大廳,在她身後的十名暗衛並沒有進去,而是立在了大廳外,只有幽冥跟著她進了大廳。

「你是誰?」

李天成和魯羽同時發問,黃俊生則是警惕地看著她,右手已經摸向了腰間的寶劍。

「唰」「唰」「唰」

大廳里響起了很多聲寶劍出鞘的聲音,全都對準了顧嫣等人。

顧嫣掃視大廳眾人一眼,無視了對著她的刀劍,將眼神落在了李將軍三人的身上,輕啟朱唇。

「三位叔叔好興緻,不研究如何救我爹爹和六萬將士,居然連夜開會搶奪兵權,三位叔叔想幹什麼?你們想造反嗎?」

三人一聽,互視一眼,眼中閃現茫然。

「你誰啊?」

黃俊生疑惑道。

顧嫣冷笑,伸手摘下了面具,露出本來面目。

「叔叔沒有見過我,可我卻聽過叔叔的大名,我爹顧安,我乃顧安之女顧嫣。」

「顧嫣?你就是顧嫣?」

黃俊生再次發問。

顧嫣點點頭,「我是顧嫣,我來找你們商量救我爹爹和六萬將士的事,卻不想,卻讓侄女聽到了……」

顧嫣沒有說下去,臉上露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眼神掃視了大廳一圏。

眾人聽是顧安的閨女,稍稍鬆了口氣,紛紛放鬆了警惕,有的人已經將手裡的刀劍收了起來,直視顧嫣,看她想幹什麼。

黃俊生和李天成、魯羽三人尷尬地別過臉,互視一眼。

放著六萬人不救卻在這裡搶奪兵權,還讓人抓個正著,這感覺可不太好。

顧嫣繼續冷聲道:「眾位叔叔們怕死不想救人,情有可緣,侄女不勉強各位,可有一事還讓各位叔叔幫忙。」

說完,顧嫣又冷眼掃了眾人一眼。 一群沒用的廢物!

蠻族入侵,主將被困,不知想辦法應對卻在這裡爭權奪利,要是邊城都是由這樣的士兵把守,大魏危殆。

看起來等父親回來后她有事可做了,父親不想得罪人,可她不怕,就是得罪死了他們也不能拿她怎麼樣,要是他們能舍下臉跟一個小孩子計較,她也願意陪他們玩玩兒。

魯羽想反駁顧嫣的話,可話到嘴邊卻說不出來,總不能說他們盼著顧安死吧?人家閨女可是在這呢!再說了,外面不止一個顧安那麼簡單,還有六萬將士的命也在外面呢,要是人都死了,他們也得擔責任。

人是得救,只是要如何救卻是得好好商量一番,不然放著不管,也會寒了手底下人的心,再想領兵可就難了。

黃俊生三人沒有說話,瞪眼看著顧嫣,其實他們現在更想知道的是,她是如何進入到易城的。

易城守衛森嚴,她是如何進來的?她能進來,那蠻族呢?他們會不會趁他們睡著了進入易城?

顧嫣沒有得到回答,本就對他們頗有微詞的她頓時有些惱怒,突然她又想到了什麼,於是似笑非笑地看向三人。

「怕了?還是覺得丟臉?」

顧嫣沒客氣,一句話就把三人的麵皮扒了個乾淨,把他們心裡話問了出來。

黃俊生三人惱恨顧嫣嘴快,更加氣她不留情面,最恨的還是自己被她拿住了把柄,再不想理她也不能當著一眾手下的面兒不回答她的話,不然將來有他們詬病的。

魯羽笑著說道:「大侄女這是什麼話?你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們想先選出一個頭領,在顧將軍不在的時候暫時統領全軍,也好儘快救出你父親和六萬將士。」

顧嫣鄙視地瞅了眼魯羽,「當我是傻子嗎?等你們去救,我父親和六萬將士早死了吧?」

黃俊生三人一聽就怒了,緊握的雙手青筋暴起,直視顧嫣的眼神中帶著殺意,李天成更是指著顧嫣冷笑道:「你個小孩子懂什麼?我們是為了在救出你父親和六萬將士時減少傷亡才這麼做的,沒有人統領只能是一盤散沙,到時候還怎麼救出你父親?行了,你還是說說,你是怎麼進入易城的吧!三城均已封城,你是怎麼進來的?他們又是誰?還有,你說你是顧嫣,是顧將軍的女兒,你拿什麼來證明?你能自由進出易城,還知道指揮所所在,是誰告訴你的?你父親?這可是機密,父親又怎麼會和你說?我懷疑,你是蠻族派來的姦細。」

話畢,李天成率先拔出了佩劍,直指顧嫣。

顧嫣眯眼聽李天成說完,見他用劍對著她,又見大廳里的其他人又恢復了一臉警惕的樣子,忍不住笑了。

「哈哈哈……,哼!還真讓我猜對了,你們根本沒想過救我父親出來,你們想趁機奪軍權。三位叔叔好膽色,只可惜,你們慢了一步。既然你們無心救我父親,那就由我來領兵救人吧,你們沒有用了。」

話畢,顧嫣向前邁了一步,身體騰空而起,向李天成急速衝去。

顧嫣以手為刃與手握寶劍的李天成戰在了一處。

顧嫣年紀雖小,可武功並不弱,而且她學的是暗衛的身法和劍法,一身武藝得眾多暗衛真傳,再加上前世當殺手時練就的身手,李天成與她不過過了幾招就敗下陣來,奪了他手中的寶劍將他踹翻在地,劍尖直指李天成。

「廢物。」

李天成本就因敗於顧嫣之手心中羞憤,聽到被一個十歲的孩子叫做廢物,頓覺難堪,胸中更是憋悶,終是沒忍住,氣的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噗」

「你……」

李天成和顧嫣一言不合就動起了手,頓時驚呆了眾人,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李天成就敗了,這就更讓眾人驚訝了。

嘶!好厲害的娃娃!她真是顧將軍的女兒?她怎麼會有這樣的身手?她是從哪兒學的?

眾人疑惑不解,顧嫣也沒打算給他們解釋,將李天成交由身後的暗衛看管,又面向了黃俊生和魯羽。

「該你們了。」

黃俊生和魯羽還沒從李天成落敗中回過神兒來,就聽到顧嫣大言不慚的和他們叫囂。

兩人神情一頓,雙雙看向顧嫣。

這是挑釁啊!這還了得?真讓她挑釁成功了,他們的臉還往哪兒擱?以後還怎麼領兵打仗?

兩人對視一眼,又看向了顧嫣。

「好厲害!那我們就來領教領教你的厲害。」

說完,黃俊生和魯羽齊齊動手,一個攻向顧嫣上身,一個攻向顧嫣下盤。

顧嫣冷笑一聲,拿著李天成的佩劍就衝上了上去,與二人戰到了一塊兒。

幽冥面無表情地看著與黃俊生和魯羽戰在一起的顧嫣,心下對顧嫣越加敬佩。

她都好幾個月沒有動手了,手上還是這麼乾脆利落,一個多餘的動作都沒有,全是殺招,照這樣下去,用不上二十招這兩人就得敗,要是主子動了殺意,下了死手,這時恐怕他們已經死了吧!

哼!一群白痴!不知道敵人的底細就敢跟人叫板,該!這回栽了吧?看著都挺大歲數了,怎麼一點腦子都不動?怪不得多年來龜縮在城裡不敢出去應戰,就這腦子,出去也是死。

他就納悶了,他們怎麼就不想想,他家主子沒點實力能一路暢通無阻地從衛城到易城來?就憑主子到了這裡見到了她的人,他們也不應該小看她啊!怎麼都跟一群智障似的?

幽冥想些什麼沒人知道,要是讓黃俊生三人聽到一定會破口大罵。

誰特娘的會把一個十歲的女娃娃放在眼裡?他們一群上過戰場殺過人的大老爺們會怕一個奶娃娃?別逗了!

看輕敵人的下場就是落敗,不意外的,黃俊生和魯羽也敗在了顧嫣的手裡。

顧嫣劍指魯羽鼻尖,冷笑一聲,「輕視你們的敵人是你們犯的最大的錯誤,上了戰場也是死路一條,就像那個劉笨蛋一樣。」

劉笨蛋?誰?誰是劉笨蛋?

在場的眾人茫然四顧,都想問問旁邊的人誰是劉笨蛋。

只有黃俊生三人多少猜到了一些,顧嫣所說的人除了不聽指揮出城追擊的劉將軍,也沒有別人了。 黃俊生三人臉色灰敗,一臉的生無可戀。

顧嫣沒有同情他們,冷聲道:「你們輸了,沒有領兵的資格,現在由我來領兵,我來救我爹和六萬將士,至於你們,聽話就留在這裡,不聽話,滾回衛城去。從現在開始,這裡由我接管。」

顧嫣瞅著大廳里的人冷聲說完,低頭向地上的三人看去。

「你們知道你們為什麼會輸的這麼慘嗎?」

黃俊生和李天成、魯羽三人抬頭看著顧嫣,也沒點頭,也沒搖頭,顯然是要保持他們做為將軍的尊嚴。

顧嫣不耐煩地沖他們擺擺手,「不用給我臉色看,不管怎樣我都會說的,就當是為了大魏少些死去的冤魂吧!」

三人精神又是一震。

她這是什麼意思?她嘴裡的那些冤魂說的是誰?

三人想了想,就算他們是武夫,沒有文人那些彎彎繞,可他們想一會兒還是能想明白的。顧嫣是說他們不會帶兵打仗唄!說被他們連累死的士兵都成了冤魂,沒有他們,那些士兵根本不用死。

想明白過後,三人怒了,咬牙切齒地瞪著顧嫣,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顧嫣心裡惦記著顧安和顧哲瀚的安危,也沒心思跟他們多廢話。

「等我處理了他們再告訴你們,現在,老實趴在地上等著。」

顧嫣說完站起身,面向還站在廳中警惕地看著她的七十多人道:「還有誰不服的可以一起上,我顧嫣接著就是。」

眾人聞言又是一震,接下來就是惱怒。

好個說大話的奶娃娃,她也不怕風大扇了舌頭,還讓他們一起上,瞧不起他們嗎?他們好歹也是軍中的將領,雖然官職不高,可身上也是有武功的,也都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想要拿下他們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