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平時以別人的模樣行走江湖,就算十大聯盟想找羅陽算帳,也不易找到。

「木炭兄,到了現在,你還不相信我?幫你幫到這種程度了,你還那樣?」羅陽冷笑。

「不用再說!你幫我找到夜傀,我教會你!」第十塊木炭堅定道。

由此看來,第十塊木炭是不會輕易把技能傳授給羅陽。

有時候,羅陽想讓第十塊木炭吞服主僕丸。

若成功了,那就可從第十塊木炭的嘴裡問出很多大秘密。

當然,若失敗了,後患也無窮。

這事不能草率行動,得想了再想,要四思才能下手。

是以,在沒有弄清楚主僕丸對第十塊木炭有效果的情況下,羅陽不便出手。

「木炭兄,今晚我幫你破了九星鏈法陣,等我們去到八仙堂那裡,恐怕會有更強的法陣等著我們。」羅陽說道。

「區區法陣,我不放在眼裡!」第十塊木炭依然那麼自傲。

聽它說的那麼拽,羅陽笑了。

當時羅陽主動破解法陣,一是要跟血煞子打賭,贏取魂珠的力量。

二則是要取信於第十塊木炭,看能否從它那兒學到幻化術。

結果目的只達到了一半。

羅陽感到還算滿意,只是沒把幻化術學會,略有遺憾。

「木炭兄,不如這樣。我害怕法陣,你自己去找八仙堂,怎樣?」羅陽試探一下。

其實他不會讓第十塊木炭隨便行動。

若沒有羅陽看住第十塊木炭,還不知它會傷害多少人。

第十塊木炭沒有應聲,羅陽又說道:「等你找到了夜傀,你再把幻化術傳給我。我在家等你的好消息。」

這次第十塊木炭冷道:「你不幫我找夜傀,那你師父和師姐就沒命了!」

正說話間,羅陽的手機鈴聲響了。

「onlyyou,能帶我取西經……」

拿出一看,原來是那個陌生女子008打來的。

接通了,只聽008冷道:「你們在哪?」

當時羅陽和第十塊木炭進了法陣后,在外面的人看不到裡面的情況。

這麼一來,就算有人跟蹤監視羅陽,及至發現羅陽和第十塊木炭消失了,多半覺得很疑惑。

008想弄清楚發生了什麼情況,羅陽冷道:「都說了我和木炭兄去做正經事,你不要再來打擾我們了!」 選課、繳費、領教材……一天下來,把鍾小愛累得夠嗆。

鍾小愛本來想回烏衣巷的出租屋,取回她的寶馬小電動,看來只能等到明天早上上課前了。

次日,鍾小愛起了個大早,給金笑秋髮了簡訊,就出了校門坐著公交去了烏衣巷。

鍾小愛終於在地下車庫裡,找出了她心愛的小電動。

鍾小愛正騎著電動車飛馳在馬路上,金笑秋的電話就打了過來。她就一邊騎著電車飛馳,一邊和金笑秋講電話。

「小愛,你知道第一節課換成大學語文了么?」

「唉?不知道啊,那你記得幫我把大學語文的課本帶上。」

「OK啦,我已經帶上了,在教室等你哦。對了,你到哪兒了?快點過來啊,據說大學語文的老師也換人了。」

「啊咧?不是周教授,那換誰了啊?」

「吱!」

「BOOM!!」

「啊啊啊啊!!」

鍾小愛飛馳的小電動,突然撞上一輛迎面開來的車。

鍾小愛能感覺到車門被打開,走下來一人。下一刻質問的話語就飄到她頭頂。

「你知不知道這樣忽然竄出來很危險?」

「對,對不起……」

「你知不知道在學校里不能騎電動車?」

「我不是故意的。」

鍾小愛突然感覺這聲音有些熟悉,抬頭一看,怔在原地。

「東方彧?」

面前的人穿著黑色西裝,霸氣側漏。一雙冷冽的眸子,不怒自威.

不是東方彧是誰?

「鍾小姐,你沒事吧?」蘇唐從駕駛位下來問道。

「我是沒事兒,不過我的小電動就遭殃了」

「這個……」蘇唐有些為難。

鍾小愛指著東方彧說:「我的寶馬受損,你是不是要賠我錢?」

鍾小愛準備坑他一筆,誰讓他那麼可惡。

「哦?我的車子也撞到了,那你是不是也得付維修費?」

鍾小愛看了看受損程度。媽呀,這是要坑她的節奏啊。這維修費估計夠她買好幾個小電動的……

這裡的動靜引起了不小的騷動,鍾小愛發現身邊不知不覺已經聚集了不少同學,都在議論紛紛。

「都圍在這裡幹嘛?還不快去上課!」

滅絕師太洪亮的聲音響徹雲霄,同學們作鳥獸散。

「還有你,你,你怎麼不走……」

鍾小愛看著滅絕師太的手在指到東方彧的時候停了下來,表情誇張道:「東方少爺?東方少爺!您來了,這邊請,這邊請……」

鍾小愛看著東方彧揚長而去,滅絕師太在後面亦步亦趨,好像還和東方彧說著什麼。

鍾小愛心中憤憤道:萬惡的資本主義!

不過終於有人治一治這不可一世的老巫婆,這感覺還不賴。

誰知滅絕師太突然回頭看向鍾小愛,細聲喊道:「鍾小愛!」

「哎?」

鍾小愛想,果然是滅絕師太。在拍馬屁的時候,還時刻不忘找學生的茬。

鍾小愛終於在九點鐘鈴聲響起前一刻踏入了階梯教室,扔下書包開始平復那奔跑後過快的心跳。

「小愛,你總算來了,剛才怎麼突然掛我電話?」

「笑笑,你不知道,剛剛遇到黑社會了。」

「嗯?那你遭黑社會毒打了?」

鍾小愛一陣鬱卒:「姐姐,你能想我點好嗎?」

金笑秋仔細打量了鍾小愛半晌,一本正經地說:「沒有被毒打的痕迹啊。到底怎麼回事?」

鍾小愛剛想把早上的事情說給金笑秋,教室里卻突然引起了一陣騷動。 還道手上有一道師太和花兒,就可威脅羅陽。

結果羅陽比008想象的要強硬。

聽了羅陽的話,008惱道:「你再敢用這種口吻跟我講話,看你師父和師姐還能不能活!」

其實羅陽很清楚,在還沒有找到夜傀之前,一道師太和花兒都是安全的。

008的身份地位也比第十塊木炭低。

換言之,除非第十塊木炭說要一道師太和花兒的命。

不然,008是不敢亂來的。

羅陽說道:「你信不信我叫木炭兄教訓你?」

電話那頭的陌生女子顯是氣得要死,半晌說不出話來。

待到她可以說話,羅陽卻先說道:「我警告你,如果再威脅我,我一定會辦了你。讓木炭兄收拾你!」

008怒道:「我現在就把你師姐收拾!」

一面說,好像在重重走路。

「動手吧!我想看看你能活到什麼時候!」羅陽強硬道。

現今還需要羅陽幫忙做事,一般不會對一道師太和花兒動手。

看準了這一點,羅陽沒什麼好擔心的。

不過時間長了,一道師太和花兒始終會出事。

邊婚邊愛:老公,正經點 除非能及時將好使救出來,不然都是個麻煩。

不是羅陽不想救,而是想在不付出代價的情況下,那難以成功。

電話那頭的008沒有再應聲,明知威脅羅陽沒有效果,只好放棄了。

結束了通話,羅陽說道:「木炭兄,到了現在,你還看不出我跟你是同一條船的?還要拿一道師太和花兒來跟我說事?」

第十塊木炭淡淡道:「你別誤會了。我跟她不同。她做她的事,我做我的事。」

說這話沒一點道理,那不對。

可是第十塊木炭與008所在的神秘小團體有共同的目標,這讓人費解。

看樣子,第十塊木炭不是008的老大。

「木炭兄,你沒聽見她說什麼?她那樣做,只會讓我憤怒。」羅陽說道。

「你幫我找到夜傀,她會放了你師父和師姐。」第十塊木炭說道。

一點情面都不給。

羅陽冷道:「木炭兄,聽我說。你不把我當一條船上的人,你會後悔的。叫你放了一道師太和花兒,你又不幫忙;讓你把幻化術傳給我,你又不肯。」

冷哼了一聲,第十塊木炭說道:「你心裡想什麼,我不清楚?」

以第十塊木炭的聰穎,它確實應該能想到羅陽在做什麼。

這時若說謊,那倒沒意思。

於是羅陽半真半假道:「木炭兄,我表面在幫十大聯盟,那是為了幫你打探到更多的消息。如果我說不幫十大聯盟,那我還怎麼接觸他們?」

老婆大人,名正言順 這話也有道理。

見第十塊木炭不應聲,羅陽又說道:「木炭兄,你應該先把幻化術傳給我,讓我也有一定的自保能力,那我就能幫你做更多的事。」

第十塊木炭冷道:「說過了,你不幫我找到夜傀,我是不會教會你的!」

早知這樣,當時就先跟第十塊木炭說好。

若第十塊木炭應承傳授幻化術,那就好辦些。

還沒回到酒店,羅陽在想怎樣應對十三姨和花襲伊。

畢竟羅陽幹掉了那個白衣人,這是十三姨和花襲伊不喜歡聽見的。

見了羅陽,十三姨和花襲伊一定會問。

怎樣回答兩位美人,才能把謊圓過去,那也是個不小的問題。

羅陽能說的,就是說白衣人是第十塊木炭幹掉的。

還有九星鏈法陣被破,也是羅陽的傑作。

這個事,羅陽也要說是第十塊木炭做的。

若十三姨和花襲伊聽了,恐怕會嚇個半死。

畢竟十大聯盟想依靠白衣人和法陣來對付第十塊木炭,結果失敗了。

這麼一來,十大聯盟除了找到那個曾經鎮封過木炭十兄弟的高人,才有希望結束這場戰鬥。

但那位高人看來是可遇不可求。

在還沒有找到那位高人之前,羅陽會是十大聯盟最倚重的人。

快要回到酒店了,羅陽說道:「木炭兄,據你所知,十大聯盟還有什麼手段對付你?要是沒有,我們就可大膽去找八仙堂要夜傀。」

第十塊木炭冷道:「就算有,我也不怕!」

說話間,車子已駛進了酒店的停車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