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常夫人叫年香玉,因爲是西川大權在握的沈府大總管年奉賢的親姐姐,道上都叫他家姐。

年香玉對着燈光修着指甲,連個正眼都沒看邱國勝,說話也是極其冷淡。

“那還不年大人的護佑,想當年,我不過是家姐手下的一個奴才罷了,蒙家姐與年大人的光,這纔有今日。”

“家姐,這是我從國外給你買來的法國化妝品,用了保管你年輕十歲。”

邱國勝識趣的笑道。

“嗯,看來國勝還沒忘了我這個家姐啊。小克,還不給你國勝叔倒茶。”

年香玉這才正眼看邱國勝,眉開眼笑道。

“不敢當,不敢當!”邱國勝忙起身道。

“當得起,你現在好歹也是一方大佬了,我常家今後少不得仰仗你呢。”年香玉道。

“家姐真是折煞我了!”

“家姐,這次叫國勝來,有何指示?”

邱國勝連忙擺手,誠惶誠恐道。

“國勝啊,李家大選,我怕起幺蛾子,今晚想請你派點人去富紳酒店維持安保,沒問題吧。”

常大龍開口道。

“那是應該的。家姐,常爺放心,我這些手下都是血海里滾出來的,誰要敢不聽常爺你的話,我就要他的命。”

邱國勝滿臉狠色道。

“國勝還是厚道人啊,那就去準備吧,晚會馬上就要開始了。”

常大龍道。

邱國勝領命而去。

江東獵鷹基地。

自從秦羿創立了大秦基地,唐驍月、黃耀東、蟒蛇等精英離開,獵鷹大隊人氣一蹶不振。

再加上大隊長宋志飛等老隊員的退役,現在掌管獵鷹特種兵的大隊長是和尚。

一分隊隊長則由原來的唐驍月,成爲了李武豪。

盛寵一婚色纏綿 此刻,基地士兵整裝待發。

“長官,人員已經集結完畢,是否可以出發了。”李武豪向一個光頭惡漢請示道。

“武豪,要不是閒出個鳥來了,我纔不跟你跑這一趟。”

“先說好了,回頭你可得請我喝酒。”

坐在機艙內的長官正是和尚,說話間,他狂灌烈酒,眼中已是淚光閃爍。

自從在泉安爲老戰友金剛復仇,除掉安龍城後,和尚與秦羿分別,回到了獵鷹大隊。

由於老戰友不斷離開,大秦軍的崛起,和尚愈發孤獨。

原本的獵鷹大隊,少了昔日的兄弟情,又處在不上不下的位置,地位低的還有機會拉到非洲去維和、打仗,地位高的如大秦軍還能時不時跟北方幹上一場。

獵鷹大隊則完全處在閒置狀態,和尚又拉不下臉去找秦羿,只能磨洋工混日子。

野蠻公主二號ko霸道酷少 “放心,長官,我李家可是有幾瓶珍藏的女兒紅,回頭管夠。”李武豪大喜。

“出發!”

和尚下令。

軍機轟隆隆自江東基地出發,直撲湘北!

……

滴滴!

晚上七時許!

李家大門洞開。

當先兩輛豪華的加長林肯,駛入了市區。

打頭的是李布夫妻的座駕,後面是李紳、李富哥倆同座專列。

到了門口,邱國旺的人早已在酒店四周戒嚴。

幫派弟子揹着手,殺氣騰騰的守在門口,李氏族人早早進了大廳。

出於禮貌,李布夫妻與李紳兩家子則在門口迎接貴賓。

“武陽常爺、年家姐、常克少爺到!”

“蘇家蘇爺,蘇劍仁少爺到!”

李家的老管家在門口報着號。

李紳連忙迎了過去。

“喲,二爺,恭喜,恭喜啊,今晚以後,你可就是李家的大爺了。”

“聽說,今晚西江省的彭爺也會來。”

常、蘇兩家子直接向李紳道賀,無視了李布與李富。

李富比李紳有頭腦,會來事,但吃虧就吃虧在,他雖然有個牛逼的兒子,但架不住李紳有個好妹夫,人家彭連虎名頭大啊。

半裸婚 雖然是個遠方堂妹夫,蚊子腿也是肉不是,這口氣,他註定是爭不過的。

“是啊,我已經給彭爺發了請帖……”

“你們看,這不就來了嗎?”

李紳大喜。

只見一個身材魁梧,板正如山的桀驁青年,自一輛西江省牌照的豪車上走了下來。

來人正是彭連虎家的太子爺彭澤。

彭澤上次在軍中挑釁軍團長黃耀東,被打成了腦震盪,爲此事差點沒讓他老子打死,被責令回家反省。

後宮長梧傳 正好在家閒着,接到請帖也就代父來了。

“喲,彭公子來了,稀客啊。”

“彭爺呢,彭爺怎麼沒來?”

連常大龍等人也跟着李紳一窩蜂迎了過去,李富雖然不爽,也只能滿臉堆笑跟了過去。

“我父親臨時有事,我過來喝杯酒,給你們捧個場。”

彭澤本來就是個暴脾氣,壓根兒瞧不上這個八竿子才能打着的姨夫,也沒個好臉子,徑直往裏邊走了。

“西江省,彭府的少爺來了喲。”

李紳夫婦吃了冷臉,但爲了撐面子,仍是故意衝李布與大廳裏的人扯着嗓子大喊了一聲。

緊接着,隨着商界的一些富豪,還有邱國勝這幫人的到來。

李紳、李富兩人臉上那是倍覺有光。

倒是李布夫婦倆,站在門口心裏百般不是滋味。

就衝李紳叫來的這幫子人,他們不得不擔心,秦侯這條外地強龍能否壓得住李紳這兩條地頭蛇了。

“二哥,剛接到消息,老太太和那小子她們同坐一車,正奔着酒店來了。”

李富接了個電話,小聲湊過來道。

“嗯,我立即給阿虎下令。”

李紳走到角落,悄聲打了電話:“阿虎,目標已經出發,準備下手,車內的人,不管是誰,格殺勿論!”

電話那頭傳來阿虎冷峻的聲音:“二爺放心,我保證你再也看不到他們了。” 汽車自莊園駛出!

“小絕,開慢點!”

老太太握着孫女的手,對開車的溫絕囑咐道。

“外婆,你放心吧,羿哥能搞定一切的。”

溫雪妍靠在老太太身上,親暱道。

“嗯,我對小秦還是有信心的,你外婆我一輩子,形形色色的人見多了。像小秦這般讓人看不透的人,還是頭一個啊。”

老太太感嘆道。

溫雪妍當然不能告訴外婆,秦羿可是在地獄活了上萬年的老怪物,神仙般的存在,又豈是凡人能夠看透的。

富紳酒店外,有一座鐘樓。

鐘樓的位置,可縱看整個春熙街道,在鐘樓天台扶欄邊,一個穿着黑風衣的殺手,錚亮的黑皮手套精準的調正着瞄準器,那陰鷙的雙目閃爍着嗜血的光芒。

他叫阿虎,是有名的殺手,擅長狙擊,彈無虛發。

這些年死在他手上的亡人,起碼也得上百號了,是國際上赫赫有名的通緝犯。

“目標已經進入春熙街,準備射擊。”

耳機內,傳來暗哨冰冷的聲音。

“收到!”

阿虎選好絕佳位置,淨氣凝神,透過瞄準器,很快鎖定了那輛車。

車身後座放着窗簾,不過這對他並沒有影響。

因爲,他的首要目標是司機。

放倒司機,車必然會翻,到時候車內的人出來,便可輕鬆點殺。

市區這個點很堵,汽車行駛得很慢,司機就像是一個木樁子杵在那,等着他點名。

這筆買賣,實在太簡單了!

阿虎森冷一笑,完全鎖死司機後,手指緩緩的搭上了扳機,準備扣動那致命一擊。

“籲!”

就在他射擊的瞬間,一股寒氣自背後襲來。

那是死亡殺氣!

作爲一名刀口舔血的殺手,他意識到情況不妙,回頭一看,頓時就嚇懵了。

在他的身後,一人一馬正冷冷的注視他。

瘦馬之上的青衫少年,面冷如冰,那種可怕的殺氣正是從他身上冒出來的。

如果不是那馬兒口中噴出森白的響鼻兒白氣,阿虎一定會認爲,這是橫空出現的一尊雕塑。

“該死,馬怎麼跑到鐘樓上來了。”

阿虎暗罵了一句,很快平靜了心氣,調轉了槍口,冷笑問道:“兄弟,什麼意思?”

“要你的命!”秦羿冷笑道。

“要你麻痹!”

阿虎對着秦羿就是一槍,這麼近的距離,就是個瞎子也能一槍崩了這小子。

然而,秦羿只是一彈指,一縷紫色真氣透出,精準的與子彈撞了個正着。

子彈應聲而碎,真氣卻凝而不散,瞬間洞穿了阿虎的眉心。

“這,這怎麼可能!”阿虎眼睛睜的大大的,不敢相信發生的一切,旋即一頭栽在了地上。

“垃圾!”

秦羿冷笑了一聲,打馬沿着樓梯飛奔而下。

……

富紳酒店門外。

李紳今天可是出盡了風頭,整個來參會的人,無不是奔着他來的。

尤其是常爺等人點名向他祝賀,更是讓他面上有光,儼然是已經把自己當成了李家的家主。

大廳裏的族人也是隔三差五的走出來,給他送茶、點菸,討好!

要知道這些可都是當着他的大哥李布,與三弟李富的,那種打臉的感覺,真是爽透了。

“大哥,我說你倆別在這等了,他們不會來了。”

“聽我的,進去老老實實的自請退讓,給自己留點臉面,就你這點人脈,能從族人手裏拿出一票都是個奇蹟。”

李紳走到李布夫婦面前,叼着香菸熱嘲冷諷道。

李布一聽他說話這口氣,心中暗叫不妙,知道李紳這兩人百分之百是對溫雪妍下手了,要不然大會馬上就要開始了,人早該到了。

“李紳,時間還沒到,你不會得逞的。”

“老天爺也不會把李家交給你這種喪盡天良的人!”

甘萍厲聲呵斥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