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希特勒不假思索地道:“虎、豹系列坦克或者成品汽柴油可以考慮,姬汝正噴射機的生產線卻是想都別想。”

此時的德國,雖然失去了羅馬尼亞的油田,卻通過俄國控制了阿塞拜疆的巴庫油田,因此並不缺成品汽柴油,援助〖日〗本幾百上千噸成品油也不是什麼大事,但像噴射機這樣的尖端技術,德國人卻是絕對不會拿出來與盟友共享的。

希特勒話音方未落,祕書就進來報告道:“岡村寧次閣下求見。”

希特勒捋了捋頭上略顯凌1uan的黑,吩咐祕書道:“讓他在外面等着。”

說罷,希特勒又向曼施坦因道:“弗裏茨,情報機構已經證實,美國政fǔ之所以向〖中〗國租借海軍,是因爲〖中〗國政fǔ向美國人提供了一款新式步兵武器,這款武器的正式稱謂是,武裝直升機”據說對帝國的裝甲集羣具有致命的威脅,你怎麼看?”

“武裝直升機?”曼施坦因皺子皺眉頭,沉聲道,“直升機?”

“哦對了,還有影像資料。”希特勒當下摁下門鈴,讓人帶着放映機和電影膠片進了祕室,看完影像資料,曼施坦因頓時臉色大變,以曼施坦因的戰略眼光”如何看不出武裝直升機對裝甲集羣的巨大威脅?這款武器簡直就是裝甲集羣的剋星!

“元閣下,帝國也必須儘快研武裝直升機!”曼施坦因肅然道。

希特勒卻擺了擺手,不以爲然道:“在武裝直升機領域,帝國已經大大落後了,與其奮起直追,倒不如把更多的精力投放到導彈以及噴射機上,只要奪取了戰場制空權,我們就能完全摧毀盟軍的前進基地,這些短腿的武裝直升機將毫無威脅。”

希特勒的戰略眼光自然不及曼施坦因深遠,卻也不能說他的觀點就是錯誤的。

由於嶽維漢的穿越,武裝直升機的出現提拼了整整3o年,不過剛出現的武裝直升機無疑是存在許多缺陷的”其中最大的缺陷就是航程短,譬如卡莫夫一米里設計局研的第一款km-34型武裝直升機,作戰半徑只有15o公里。

這麼短的航程,如果沒有前進基地做支撐,是根本揮不了作用的。

但是,希特勒卻不知道,武裝直升機航程短的缺陷很快就會改善,並且德國空軍也不可能完全奪取地中海戰場的制空權,畢竟美、英兩國的空軍底蘊擺在那裏,過不了多久,兩國的噴氣式戰鬥機也將服役,並且生產度相比德國只會快不會慢。

曼施坦因還想再說幾句,卻被xiao鬍子粗暴地打斷了,當下只好嘆息一聲轉身離去”旋即xiao鬍子也轉身離開地下室,去地面指揮部會見岡村寧次去了。

仰光”四孱司令部。

邸公緩步走進嶽維漢的辦公室,將手中的電報往嶽維漢面前一放,說道:“忠恕,〖中〗央關於四大野戰軍的戰區劃分已經出來了。”

截止昨日,二野第,集團軍已經完全肅清了南京城內的日軍殘部,至此,整個長江以南地區已經全部光復,大西南、大西北以及華北平原的絕大部份縣、鄉、村也都已經光復,四大野戰軍的戰區劃分的確也要做出調整了。

嶽維漢拿起電報看了看,與他猜想的基本差不多。

一野的作戰及駐防區域仍是河北、山東、山西、河南四省,作戰對象仍是華北日軍。

二野的駐防區域仍是華中九省,作戰區域卻變成了印支半島及東南亞島嶼,作戰對象也由華中日軍換成了南洋日軍。

三野的駐防區域舟是雲、貴、川、康四省外加西北各省及西藏,作戰對象卻變成了日軍蒙綏軍團以及中亞的俄軍。

四野的駐防區域爲緬甸、新加坡及臺灣,作戰區域爲東四省、遠東地區及〖日〗本四島,作戰對象爲〖日〗本本土軍團、關東軍及遠東方面軍,此外,考慮到四野補給線太長,剛剛成立的〖中〗國海軍總隊暫歸四野指揮。

當然,四野的當下任務是配合一野將長城國防鏈建立起來。

信仰精靈牧師 嶽維漢匆匆看完又隨手放下電報,向邦公道:“老郊,美國聯邦調查局那邊剛剛傳來消息,在德國的干涉下,日俄兩國已經達成協議,具體條文還不清楚,不過我想,遲則兩個月快則半個月,關外日軍就要大舉南下了!”

“半個月!?”郊公臉色微變道”“這麼快!”

關外日軍南下在即,可長城國防鏈卻還連影都還沒有呢。

一野的2oo萬大軍雖然隨時可以進駐長城沿線,但若沒有長城國防鏈,若沒有北平、天津的機場供戰機起降,若沒有塘沽港源源不斷地接收來自緬甸的軍需物資,既便一野、四野全部拼光也不可能擋住關外日軍那龐大的裝甲集羣以及重炮集羣。

更何況,四野的部隊大多還分散在各處,短時間內很難集結。

截止目前,四野第第4集團軍已經在舟山羣島集結,第第7集團軍則仍在整訓當中,至於第第2集團軍,由於二野的換防部隊還沒有到位,暫時還無法撤離暹羅戰場。

“所以,我們的行動必須得加快了!”嶽維漢沉聲道。

邸公皺了皺眉頭,有些爲難地道:,“可日軍在北平、天津修建了大量要塞工事並且駐紮了重兵,除非出動轟炸機羣對北平、天津進行大規模的轟炸,否則,我軍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攻佔天津或者北平,可如果進行大規模的轟炸,“…”

儘管郊公沒有接着往平說,但嶽維漢知道他要說什麼。

如果出動轟炸機羣進行大規模的轟炸,那麼北平這座六朝古都就不保了,到時北平城的古城牆、大量的古建築羣都將廢於一旦,富麗堂皇的紫禁城也將難以倖免,而且,大轟炸在大量殺傷日軍的同時,也不可避免地會造成大量的同胞傷亡。

讓嶽維漢爲難的是,也正是大轟炸會造成大量的同胞傷亡。

至於北平這座城市,嶽維漢其實並無好感,所謂的六朝古都,除了大明朝朱棣篡位後定都北京以外,其餘五朝都是胡人王朝,並非中原正統,因此北平這座城市承載的更多的是蠻夷文化,或者說是剛剛被才彐進歷史垃圾堆的滿清文化,而不是中原主流文化。

嶽維漢前世,清宮戲大行其道,就是因爲新〖中〗國定都北京所帶來的副作用,因爲北京承載了太多的滿清文化,新〖中〗國想不受其影響都不行,至於這一世,這些卻不會再生了,因爲mao〖主〗席已經向政治局提jiao報告,建議國民政fǔ遷都西安。

西安纔是真正的〖中〗國都,漢、唐盛世全部定都西安,這並非巧合。

轟炸北平,則很可能造成數以萬計的北平市民死於非難,可如果不轟炸,則關外日軍的機械化重兵集團將肯定會搶在**建立長城國防鏈之前叩關南下,屆時整個華北平原都將生靈塗炭、血流成河,那時,死的很可能就是幾十萬、幾百萬的同胞了!

咬了咬牙,嶽維漢終於下定決心,狠聲道:“傳我命令,轟炸北平

支持修真世界請到首發站或書店購買駐馬太行側VIP。 鎮民和鄉勇已將「涼城客棧」圍住。

公子明陰狠狠地瞪視著神棍褚天機和淫媒宋海芬,如果不是這兩個鳥人目前對自己還有用處,早就一劍一個劈成四半了。

褚天機和宋海芬置身於一群如虎似狼的暴軍獸將中間,唬得大氣也不敢多喘一下。

冷若霜的周圍,是舟行早、楊戈捷、血鳶尾、墨小黑、姬北命、小紅、花十八、溫十七、錢掌柜、李員外等一群人,大家都帶傷,或輕或重。

每個人的臉上,都有著難以言表的痛恨。

那是家園被強盜毀掉的痛,以及恨。

冷若霜鬥志熾烈:「公子明,我們終於見面了。」

公子明一雙桃花眼,在冷若霜與血鳶尾之間游來游去:「怎麼?美女是想念本帥哥了嗎?」

冷若霜冷笑:「你沒聽說過一句話嗎?長得帥就死得快,絕對渣男絕對壞。」

公子明「哈哈」一笑:「是時候痛痛快快解決掉你們這些小螞蟻了,不過在動手之前,本公子先給你們介紹幾位武林前輩。」

說罷拍掌。

四個人,就出現了。

這個世界上,讓冷若霜懼怕的人實在不多。

然而,這四個人一出現,冷若霜驀然抬頭,乍見之下,終於動容。

那是怎樣的四個人?

街角的棗樹下站著一個黑衣少婦,長發披肩,面如白紙,神容枯槁,她正對著樹上兩隻白鴉喃喃細語。

「涼城客棧」的飛檐上,單足獨立一個陰陽臉中年客,羽扇綸巾,五官相貌還算英俊,就是透著一股陰霾邪氣。

客棧前靠著門板,歪著一個披頭散髮、破衣爛衫的落魄書生,他看也不看在場的人一眼,正將破襖上的虱子一個個抓進嘴裡咀嚼。

陰暗的小巷子里,一個蛇目長身的小童,正吹著蛇笛,驅趕著成群結隊的大小毒蛇,浩浩蕩蕩的沿著大街行來。

專門剜食人心的「狼外婆」蘇晚

不男不女的雙採花「陰陽客」檀郎

虐殺小童為樂的「瘋書生」楚狂

喜好放養毒蟲害人的「蛇公子」歐陽凈月

「四大惡人」全來了。

一起來對付「涼城客棧」。

自開戰以來,冷若霜以一人敵一軍,從來沒有畏懼過、退縮過;然而,這個時候,她人生又一次感到了自己內心深處的恐懼。

第一次是在「惹豬林」面對「獸魔」秦授的時候。(參見《離別鉤》卷第五章)

「四大惡人」早已潛入「塞北」境內,但一直以來都有冷北城坐鎮「涼城」,「四大惡人」雖惡,但也沒有惡到主動向「殺手之王」挑釁的份上。

而今,冷北城因為挂念愛侶雷曉雅病情飛往「山東小雷門」,已經遠離「塞北」。

所以,「四大惡人」出現了。

以開場白的方式出現。

「狼外婆」蘇晚說話的時候就像是在讀遺囑:「你們『涼城四美』最近的風頭太盛了,把我們『四大惡人』的名頭都比下去了,婆婆我很不開心。」

「陰陽客」檀郎講話的聲音不陰不陽不男不女:「『權力幫』給我錢,給我很多的錢。我喜歡錢,只要把你們這些刁民亂黨都殺光,我就能得到更多的錢。」

「瘋書生」楚狂的神色還是那麼落寞、無奈:「我十年寒窗苦讀,到頭來還是當了半生白丁,這回想用你們的人頭換個官兒嘗嘗。」

「蛇公子」歐陽凈月最直接:「『涼城客棧』害死了我父親歐陽花,我要報仇!」(參見《曼陀羅》卷第五章)

然後,就聽見「摧花公子」公子明得意至極的笑聲:「哈哈哈,冷若霜,你再狠、你再勇,你一個人斗四位前輩試試看!」

冷若霜啞然失笑,她冰冷的表情像是吃了黃連般,有了苦澀的意味。

蘇晚撕下了一角袖子,那就是她的武器,「袖刀」。

檀郎展開扇子,扇面一黑一白,黑面畫著裸女,白面畫著裸男,儘是淫靡之姿,惟妙惟肖。

楚狂左手「瘋刀」,右手「狂斧」,雙眼空洞的看著天邊的一朵浮雲,忽而傻笑。

歐陽凈月把玩手裡的一條小青蛇,邪笑著和青蛇吐出的蛇信吻了吻。

「四大惡人」就站在冷若霜面前,他們已準備出招。

一人面對著這四位武林絕頂高手,冷若霜如何還有生存的機會?

不能生,即是死。

忽聽在百姓人群中有人高聲說話:「誰說二姑娘只有一個人?我舟行早不是人么?」

另一人道:「你們當我楊戈捷是死人么?」

又有人道:「打架怎麼能少的了我墨小黑?」

再一人直接站到了歐陽凈月面前,指了指他的鼻樑,又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我,挑你。」

冷若霜熟悉這些聲音,她當然知道來的他們是誰。

想到他們,她冷峻的臉上就現出了感動的笑容。

舟行早對上了「狼外婆」蘇晚,楊戈捷找上了「陰陽客」檀郎,墨小黑扛下了「瘋書生」楚狂,惜字如金的姬北命擔下了「蛇公子」歐陽凈月。

——雖然「北涼鎮」所有的人都知道,出陣的四人並非「四大惡人」的對手,但也是無計可施,因為這四人,已經代表了己方除冷若霜之外最高的戰力,是目前陣營中能拿得出手的最好人選。

各自看到自己的對手,「四大惡人」齊齊笑了。

天降萌寶:總裁爹地放肆寵 一個笑得很悲愴,一個笑得很囂張,一個笑得很瘋狂,一個笑得很凄涼。

面對強大對手的輕蔑嘲笑,冷若霜五人反而高高昂起了倔強的頭顱——

卻忽然聽到花十八低聲嘆道:「唉,爺和三位姑娘都在的話,我們或許尚可一拼……」

冷若霜聽得一聲怒叱,道:「爺不在,更不能墜了『涼城客棧』的威風,咱們今天就拼了這一場!」

一語方畢,她已鉤劍「嗡」地一響,當先衝出去!

姬北命看了息血鳶尾一眼,那一眼裡,千言萬語,無窮無盡。

血鳶尾忽然覺得,她在此時此際應說一些吉利的話,便道:「小師父,我們都要活下去,而且要好好的活下去。」

姬北命重重一點頭,提刀衝出。

墨小黑心中一酸,跟著掠了出去,只覺兩人也緊躡而出,正是舟行早和楊戈捷!

血鳶尾,溫十七、花十八等人相繼衝出,一涌而上,與「權力幫」高手和官軍分別廝殺起來。

雙方近身作戰,混雜一團難解難分,軍中的箭隊和炮營,若發箭放炮恐會傷及自己人,便不敢貿然動用弩箭和火器。

殺聲震天,風雲變色。

「權力幫」高手和官兵比民軍鄉勇的人數多出十倍還不止,而且不急於殲滅,把客棧四周緊緊包圍著,務使不讓有漏網之魚。

姬北命最能拚命。

戰鬥一開始,他找上最難纏的「蛇公子」歐陽凈月。

歐陽凈月也根本沒有將這個相貌普通的沉默血衣漢子放在眼中。

姬北命的「釋刀」和歐陽凈月的「蛇笛」,斗在一起,一時竟然勢均力敵,但去而復返的「屠夫將軍」葉屠城一柄「三尖兩刃刀」,加入了戰場,姬北命立時左支右細,險象還生。

墨小黑「墨劍」飛揮,連殺數人,「瘋書生」楚狂的一刀一斧,已找上了他。

二人招招搶攻,要拼出生死,可是人多勢眾的一方,怎肯單打獨鬥?「斷頭將軍」關山月,手持「開山鉞」,步步進迫,墨小黑單劍敵四手,迭遇險招。

似男似女的楊戈捷一下子就盯上非男非女的「陰陽客」檀郎。

檀郎的「陰陽扇」,扇風霍霍,同時「戲子將軍」蕭憐花的「繡花針」聯手合攻,楊戈捷縱有天大的本領,要孤掌間抵擋住這兩名一流好手,又談何容易?

舟行早力敵「狼外婆」蘇晚的「袖劍」,本已捉襟見肘,這時候又加入了「北涼兵馬都監」蔡耀揚的「魚鱗紫金刀」,更是只有招架之功,沒有了還手之力。

這些人中,冷若霜的戰力最強悍,她直接去找「摧花公子」公子明,只有把罪魁禍首公子明拿下,或能使部分百姓安然脫險;至於自己,冷若霜早已豁出了性命。

然而,公子明的身邊,還有「金戈鐵馬,血雨腥風」十大悍衛。

公子明用「九指神捕」敖近鐵骨錐做成的「白骨鎖龍鞭」,帶動著十大悍衛的偃月刀、虎頭槍、鑌鐵戟、宣花斧、托天叉、鎏金鏜、棗陽槊、狼牙棒、紫金錘、熟銅棍,冷若霜單薄的人和劍,在十一件重兵器的夾縫間艱難掙扎。

血鳶尾、溫十七、花十八領相親們退到「北涼河」邊,「手掌大人」匡邵的「金銀掌」,運舞如風,獨斗血鳶尾,溫十七和花十八卻給「生旦凈末丑」五角高手牽制著,纏戰不休。

褚天機和宋海芬趁亂找便宜,困住了小紅。他們知道其他人的厲害,便專找弱點子下手,丫鬟小紅便是他們認為的弱點子。

虞侯苟勝趁機率兵衝殺,一時間各路人馬,都殺得鬼泣神號,天昏地暗。

很顯然,民軍一方大落下風。

眼看著鄉親們一個個慘死在暴軍的屠刀下,冷若霜悲從中來:

天理呢? 塘沽,四野第3集團軍司令部。

一張巨大的摸擬沙盤擺在了作戰大廳的正中央,摸擬沙盤旁邊將星雲集。

剛剛情報部門通報了一個極爲不利的消息,遠東地區的日軍裝甲集羣正在大規模地集結之中,看架勢,十天半個月內就會南下了,然而,第3集團軍對北平、天津的圍攻卻並不順利,主要是空軍和重炮羣不能肆無忌憚地進行轟炸。

作戰大廳裏的氣氛明顯有些凝重,靜至落針可聞。

好半晌後,劉毅纔打破了沉寂,環顧衆人道:“大夥都說說吧。”

不久前剛剛晉升中將的特戰師師長劉鐵柱道:“司令員,讓我們特戰師上吧。”

爲了能夠儘可能完整地光復北平,嶽維漢也是不惜血本,將四野的兩大殺手鐗空降師和特戰師全部調入了第3集團軍的建制,事到如今,似乎也只能讓特戰師或者空降師冒險奇襲北平了,儘管奇襲成功的可能性很小。

華北日軍可不是南洋日軍,更不是華中日軍。

華中日軍或者南洋日軍的重炮或者坦克極少,可華北日軍的重裝備卻着實不少,儘管這都是關東軍、遠東軍淘汰下來的老舊戰車,但用來對付空降敵後、孤軍作戰的特戰師,卻仍是綽綽有餘了,血肉之軀終究是擋不住鋼鐵洪流的。

“不行,這太冒險了。”集團軍政委宋任平表示反對。

特戰師和空降師可是四野的兩把尖刀,絕不能白白犧牲。

“要不,乾脆繞過天津、北平,直接反攻東四省吧。”李玉龍狠狠擊節道,“跟狗日的關東軍來個針尖對麥芒,就在東北平原打一場機械化重兵集團的大決戰,看看誰的裝甲集羣突擊更厲害,誰的重炮集羣火力更猛?”

劉毅聞言卻是苦笑搖頭,直接反攻東四省的願望是美好的,問題是,可行麼?

對於兩個工業國家而言,打仗拼的就是雙方的後勤保障能力,尤其是機械化重兵集團的大對決,對後勤保障的要求極高,四野七大集團軍雲集東四省,在兵力和裝備上並不輸於日軍,海空軍更是佔據壓倒性的優勢,但在後勤保障上卻處於絕對的劣勢。

有北平、天津的日軍窺伺在側,四野的後勤保障通道就是危機四伏!

一旦在四野與關東軍、遠東軍陷入對峙時,北平、天津城內的日軍突然出擊,則四野的後勤保障通道肯定要出現大問題,那可就是滅頂之災了,所以說,在沒有解決掉北平、天津城內的華北日軍主力之前,四野是絕不敢與關東軍、遠東軍死磕的。

正說間,參謀長陸秀峯大步走了進來,立正報告道:“司令員,總座電喻,轟炸北平!”

“轟炸北平!?”包括劉毅在內,作戰大廳裏的高級將領們盡皆臉色大變,旋即又一個個目露猙獰之色,紛紛轉頭望向劉毅,劉毅一拳狠狠砸在摸擬沙盤的邊緣上,旋即又惡狠狠地道,“傳令,集中所有重炮、轟炸機,炸平北平!”

…………

北京城外,四野重炮第3師陣地。

夜色如墨,一尊尊黝黑的大炮正靜靜地潛伏在蒿草或者叢林間,每尊大炮的旁邊都站滿了神情嚴峻的炮兵。

四野二次整編後,每個集團軍都編成了1個重炮師。

每個重炮師下轄3個重炮團、1個機械化步兵團以及1個汽車團,此外還有師部的直屬部隊,一個重炮師約10000餘人;每個重炮團轄4個重炮營,總共裝備48門155mm口徑的野戰重型榴彈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