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已經快要超出他的掌控,他進到神魔塔中,就連萌萌噠也不知道為什麼,所以他才覺得神魔塔實際並不簡單,而這塔也許從一開始就是給自己準備,又是那「下棋人」的手段。

「混蛋!」

薛雲一劍劈出,卻受到了強大的阻力,因為前方環蛇族長已經開始恢復,月滿已然形成,月之精華已經撒下大地,而它正風卷狂雲般的吸收,在外部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能量罩,根本讓薛雲就是無出下手。

實在是太圓滿了,這就是月滿帶來的能量嗎?竟然讓環蛇形成如此強大的防禦,它們就是天生使用這種能量的生物,太恐怖了。

薛雲竟然一劍無利,他心中咯噔了一下,覺得今天的事情恐怕不能善了,而環蛇族長也是恨他恨到牙痒痒,他何嘗不是。

他們誰都是想殺死對方,如果讓它恢復了,即便是追殺自己天涯海角都有可能,自己畢竟殺死了它那麼多的子民,差點就讓它遭到滅族的傷害,它能放過自己才是怪事了。

薛雲撇了撇嘴,面色凝重,現在不得不想辦法擊潰它外部的防禦,打斷它的復甦。

薛雲提著龍泉劍,站在它的身前,那個防護罩的上面,「萬劍歸宗!」

將這柄劍舉過頭頂,立即化為了無數柄利劍,直接將天空排滿,實在是駭人。

密密麻麻地就像是拿火神機關槍每秒射出數萬的子彈般,而且還鋒利無比。

「給我破!」

薛雲雙臂血管糾纏在一起,凸起好大一團,一條條如同青龍,眼睛泛著血絲。

天空都要破開個大洞。

莫說是這人間,哪怕是天我亦是不懼。

薛雲咆哮著。

「噝噝!」

環蛇族長感應到一股威脅襲來,也顧不住的在恢復身軀中,直接瞪開雙眸,射向薛雲。

那萬千的巨劍全都擊在一處,擊在一點,可想而知其帶來的狂暴的能量要有多強大,水滴石穿,況且這巨劍。

沒過多長時間,那防護罩就搖搖欲墜了,突然有如同玻璃破碎般向四周擴散而去,全都碎裂,環蛇族長神情聚變。

它也沒想到薛雲竟然還這麼猛,剛才他還是攻擊消耗了大半能量,它本來以為薛雲恐怕會虛弱一陣子恢復能量,可是沒想到薛雲這麼快就恢復了,又捲土重來。

真是麻煩,這個人類讓它感覺到棘手,可是又不得不應對,又想要殺死他。

他們之間有滅族之仇恨,雖然它們環蛇族還不算滅族,但是也是不遠了,因為它們的族人已經十之去七八,僅剩下些的還是那種「老弱病殘」,這讓它如何能夠咽下這口氣呢,不把薛雲活撕了就是算好心。

「小蛇蛇,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來吧!」薛雲咆哮了一聲。 婚意綿綿:腹黑冷少別這樣 「噝噝!」

環蛇族長很是憤怒,似乎後果很是嚴重,它暴怒著發出嘶叫,沖著薛雲發出警示,這襲來的一擊它難以抵擋,可是卻不得不擋,真是無路可逃。

「去死吧,你個沒有骨頭的爬蟲!」

薛雲憤怒地咆哮著。

環蛇族長驚駭迎上卻是連瞬間都沒有撐下來,就如同摧枯拉朽般將它的軀殼摧毀。

那鱗片如同鴻毛般紛飛,皮肉撒滿了腳下之地,薛雲腳下撤了兩步,遠離這團血污。

環蛇族長驚怒的嘶叫,它的尾端被完全地擊爆,直至能量耗盡。

環蛇族長身長爆減了將近四分之一,以它龐大的身形,真的是血流成河一點也不誇張。

薛雲眯了眯眼睛,看著環蛇族長發狂的樣子,感覺到心底里一股莫名的威脅油然而生,毛骨悚然直上心頭。

「有古怪!」

薛雲再次後撤了兩步,此刻他覺得環蛇族長不似表面上那麼簡單的,恐怕它還在醞釀什麼大招,自己第六感不會感應錯了。

他目光灼灼地盯著環蛇族長,他滅殺了幾個種族,可是卻沒有一個給他這個感覺,環蛇族長到底有什麼本事竟然可以帶給他這樣的感覺,薛雲心頭一震。

「噝噝!」

環蛇族長瞅著薛雲的目光帶著一絲戲謔,就像是看著自己的獵物,毫無剛才迎接薛雲攻擊時的緊張,這就讓薛雲和疑惑了。

「不對,絕對有什麼詭異!」

薛雲暗道,可是心裡卻不知有什麼危險襲來,環蛇族長究竟在醞釀什麼殺招,他現在只能先發制人,要不然會落入被動之地。

「轟隆隆!」

薛雲一掌拍出,身影閃爍,隨著那巨大的掌印而去,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死爬蟲,休要作怪,看你薛雲爺爺怎麼懲罰你!」薛雲一腳踩在已經身受重傷的環蛇頭頂,將其大腦袋狠狠的踏進了土地。

「噝噝!」環蛇族長猛地抬起了大腦袋抬頭看了看天空高懸的那一輪明月,已然漸漸被波暈籠罩泛出紅色。

那紅色異常的詭異,竟然有種魅惑之感,薛雲見到環蛇族長的動作也下意識向上看去。

「月有盈缺,你是在等月圓之時!」

薛雲驚駭道,只見那月色已然慢慢的如同增長般向著那有缺口的地方補全,過不了多長時間就會出現一輪無暇之月,而環蛇族長也將獲得強大的力量。

「你妹的,難道你們還會憑藉月色變身,糟糕透頂了。」

薛雲驚怒地向環蛇族長發動攻擊,若是在它成功之前阻止的話還是有可能擊殺它,可是一旦它獲得了強大的力量,薛雲亦沒有一絲把握將其擊敗,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有了月的力量,它簡直就是立於不敗之地,在月滿之時,能量灑滿大地,它將是這一片無敵的存在,哪裡有月的能量,那裡就是它的地盤,這是一定的。

薛雲曾經聽說過嘯月狼王,它們也是依靠月滿的力量,簡直將自己的力量提升了無數倍。

要殺死它們,除非等到月圓之夜過去,或者是要超出它們太大的一段距離,要不然根本沒有可能,也不能說是完全沒有,但是小到零點幾的地步。

薛雲才如此緊張,他不知道環蛇族長變身完後會擁有多麼強大的力量,可是想一想就已經讓人感覺到恐懼,現在的它不過比自己弱出幾線,要是它實力倍增,恐怕自己都不夠用它塞牙縫的了。

不行,不能讓它成功。

薛雲咬了咬牙,竟然都把看家本領都使出來,那攻擊不要命地向環蛇族長丟去,速度就像是單身五十年的樣子,雙手迅速凝結能量,而且彷彿是沒有消耗一般,讓環蛇族長都有些恐懼了。

這個瘋子,這個人類真是太瘋狂了。

此刻它腦海里就只剩下這一個念頭,因為薛雲此時此刻的樣子確實是太瘋狂了,每一擊都是傾盡全力,四季輪迴劍甚至加入了陰陽之氣,而大五行掌甚至還融合他本身的殺伐之氣,甚是可怖。

環蛇族長被嚇得一愣一愣地,薛雲這些招式可不簡單,每一擊都能轟殺sss級的存在,即便是它也不敢隨意硬接。

「噝噝!」

還有一點時間,月滿之時就是反擊的時刻。

環蛇族長咬了咬牙,只能硬抗了,沒辦法,現在只能憑藉它的肉身優勢來抵禦薛雲狂猛的攻擊,實在是悲催,它第一次和人交手這麼狼狽,何時何地它環蛇族長這麼弱過,為什麼在這個人類面前如此不堪一擊。

它不甘,所以盤起的血淋淋的身子,鱗片沙沙地發出聲響,直接迎上薛雲的攻伐。

它雖然擁有強大的防禦力,擁有龐大的身軀,可是薛雲的攻擊足以開山裂石,它也不能做到全身而退。

這一次是真正的氣息奄奄,蛇名危矣,每隔個十幾公分都能見到一個巨大的口子,這還是最少,那鮮血不要錢地流的滿地都是,蛇骨霖霖露出顯得格外的森冷

它的軀體,好幾處都差點被攔腰斬斷,蛇頭處也有一處十分巨大的傷口,隨時可能造成致命的傷害,如果薛雲再補一劍的話它絕對就一命嗚呼了。

薛雲也當然知道,所以瞟了一眼天空,他速度開展,直接提著龍泉寶劍飛速而上,沖著環蛇氣勢洶洶而來,絲毫沒有考慮到後路。

因為月滿即將,若是環蛇族長藉此機會一舉成功,獲得力量的同時恢復軀殼下一步就是擊殺他。

可是現在他已經沒有選擇了,一是他現在立即馬上就擊殺環蛇,二是立即逃跑,但是環蛇會恢復,萬一它去找錦毛鼠族的麻煩可是不好辦。

還有就是使用神魔之力,也可以抵擋環蛇族長的進攻,但是他卻不敢這麼做,因為上一次用完神魔之力后他就已經感受到了一股邪惡的能量在慢慢的復甦,現在若是還是用神魔之力的話,那邪惡的能量將會復甦加快。

他現在覺得還能勉強壓制,就是到時候他卻沒有那個自信心了,因為他覺得自己數次使用神魔之力已經對它有了依賴心裡,而這玩意偏偏是對自己沒有什麼好處,他不能再一錯再錯。

所以他決定遠離神魔之力,那股復甦的邪惡之力在腦域盤踞著,他已然感受到其蘊含強大的能量。

已經快要超出他的掌控,他進到神魔塔中,就連萌萌噠也不知道為什麼,所以他才覺得神魔塔實際並不簡單,而這塔也許從一開始就是給自己準備,又是那「下棋人」的手段。

「混蛋!」

薛雲一劍劈出,卻受到了強大的阻力,因為前方環蛇族長已經開始恢復,月滿已然形成,月之精華已經撒下大地,而它正風卷狂雲般的吸收,在外部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能量罩,根本讓薛雲就是無出下手。

妖孽狂醫 實在是太圓滿了,這就是月滿帶來的能量嗎?竟然讓環蛇形成如此強大的防禦,它們就是天生使用這種能量的生物,太恐怖了。

薛雲竟然一劍無利,他心中咯噔了一下,覺得今天的事情恐怕不能善了,而環蛇族長也是恨他恨到牙痒痒,他何嘗不是。

他們誰都是想殺死對方,如果讓它恢復了,即便是追殺自己天涯海角都有可能,自己畢竟殺死了它那麼多的子民,差點就讓它遭到滅族的傷害,它能放過自己才是怪事了。

薛雲撇了撇嘴,面色凝重,現在不得不想辦法擊潰它外部的防禦,打斷它的復甦。

薛雲提著龍泉劍,站在它的身前,那個防護罩的上面,「萬劍歸宗!」

將這柄劍舉過頭頂,立即化為了無數柄利劍,直接將天空排滿,實在是駭人。

密密麻麻地就像是拿火神機關槍每秒射出數萬的子彈般,而且還鋒利無比。

「給我破!」

薛雲雙臂血管糾纏在一起,凸起好大一團,一條條如同青龍,眼睛泛著血絲。

天空都要破開個大洞。

莫說是這人間,哪怕是天我亦是不懼。

薛雲咆哮著。

「噝噝!」

環蛇族長感應到一股威脅襲來,也顧不住的在恢復身軀中,直接瞪開雙眸,射向薛雲。

那萬千的巨劍全都擊在一處,擊在一點,可想而知其帶來的狂暴的能量要有多強大,水滴石穿,況且這巨劍。

沒過多長時間,那防護罩就搖搖欲墜了,突然有如同玻璃破碎般向四周擴散而去,全都碎裂,環蛇族長神情聚變。

它也沒想到薛雲竟然還這麼猛,剛才他還是攻擊消耗了大半能量,它本來以為薛雲恐怕會虛弱一陣子恢復能量,可是沒想到薛雲這麼快就恢復了,又捲土重來。

真是麻煩,這個人類讓它感覺到棘手,可是又不得不應對,又想要殺死他。

他們之間有滅族之仇恨,雖然它們環蛇族還不算滅族,但是也是不遠了,因為它們的族人已經十之去七八,僅剩下些的還是那種「老弱病殘」,這讓它如何能夠咽下這口氣呢,不把薛雲活撕了就是算好心。

「小蛇蛇,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來吧!」薛雲咆哮了一聲。 「我們在湄公河邊已經有三個旅了。」徐公達指揮棒在牆上的大幅地圖上圈了一下萬象附近道,「我們一個旅有兩個團,接近1.1萬人,而對面的第29獨立混成旅團只有5千多人,另有泰國新編成的第7步兵師,人數也只有約9千左右。人數上我們佔優。不過他們據江而守,有地利優勢,還有空中優勢。我們主動進攻,麻煩會很多。」

他還是很樂觀的,仔細推算了雙方的實力對比,也只是說麻煩而已。

他身上的麻煩也不少,向來情商不高的他當初投靠先鋒軍,身後的手續卻沒有辦利索,他還自覺已經辦好了,不需要趙易跟國內的溝通。

以前一步步陞官到大校都沒事,這一次要評將軍時,國內卻牽扯出了他的一些事。

當年打壓的他的這麼多年過去了,也是身居高位,國內也並不是全部是親善。

這一個多月里,國內派了好幾撥人,有地方也有中央,老蔣那邊代表都來來往往了有五撥。其中就有人透露了一些加深雙方聯繫的意思,不過需要有主有從,還有摻沙子的意味太濃厚,更有為先鋒軍地盤上全面禁止鴉片生意來說情的,都被趙易委婉拒絕了。

一時國內對先鋒軍的態度就起了不小的波瀾,很多人認為若是先鋒軍不跟隨中央軍,就得限制。

徐公達的事就有人拿出來說事,他的檔案和關係還在中央軍那裡,當初來先鋒軍也是以教員的身份,有正規的派遣手續,卻沒有被徐公達消檔,更爆出了國內他的一個族人代他領補貼糧的事情。這下子,徐公達沒法佔理了。

「我絕對一粒糧也沒有拿,我給家裡人說過很多次了,不要拿中央軍的東西。」徐公達找趙易急辯,「那個族人是家中一個不爭氣的子侄,別人沒有拿的,就他一個人去拿的,還是最近兩個月。」

徐公達平時懶得交際,腦子卻不傻,一琢磨就知道中了別人的算計。可黑紙白字,他沒法說清楚,只能找趙易自證清白。

「我們相信你!」趙易代表在場的李衡和葉關對他安慰道。

這件事情一看就明白,這是國內有人對先鋒軍的一個警告。

前一段時間整軍,先鋒軍把國內的一些棋子也給挪位了,國內自然感覺到先鋒軍在脫離控制,有些人就不高興了。在他們看來,先鋒軍的那些軍人的家屬都在國內,想拿捏很容易。就像徐公達,族人都在國內,隨便挑個事情就能拿捏住。

趙易心中也憋屈,這樣還真容易被人拿捏。

先鋒軍中來自國內的士兵和移民佔了多數,他們的親朋好友都在國內,被人拿捏很容易。就是物資和人才引進,少不了跟國內打關係。

他在堅決拒絕了國內的那些不合理要求的同時,也不得不委屈一下徐公達,徐公達遲遲沒有授予少將。

按照他的資歷和軍功,身為先鋒軍總參謀長的他中將或許還談不上,少將卻是比其他三位少將都夠格。

有些老派軍人風格的徐公達信奉遠離政治,他也自知這一次錯綜複雜,還有自己的過錯,沒有理清首尾,所以他也一直沒有吭聲,依舊認真的做著自己該做的事情。牆上掛著的大幅地圖上,已經被他標識出了各種符號和詳細的數據,讓也當過參謀的趙易一目了然。

「現在是雨季,湄公河河水上漲,過河難度加大,確實有些麻煩。不過,湄公河河岸線這麼長,日本人根本沒有足夠的兵力全封鎖住。過河應該問題不大。」趙易一邊看著地圖,一邊跟徐公達交流道。

地圖上標有不同位置的流速和水深,參謀部也擬定好了3份不同的過河計劃。

「空中優勢嘛,也不是大麻煩。」趙易摸了摸下巴上長出的胡茬,沉吟道,「日軍正在向印度調集空中力量。為了壓制日本人的那艘航母,盟軍最近向加爾各答加大空中力量,連吉大港和英帕爾局勢也受到了影響,日本人不得不抽調周邊的戰機去支援。另外,美國的新航母已經到了澳北,日軍空中壓力加劇,從國內不斷抽調空中力量去支援。

他們對我們並不重視,第5飛行師團主力已經調去了曼德勒,只剩下一個飛行站隊來針對我們。他們覺得就一定能壓制住我們?」

趙易不由一笑,葉關送來的新消息太及時了。

日本人的空中力量空虛了。

第5飛行師團前調去曼德勒,也是為了支援英帕爾,順便也轟炸一下華夏腹地。

先鋒軍地盤擴大后,他們從泰國去轟炸華夏已經不方便了,倒不如從曼德勒北上更容易,而且從曼德勒還能壓制住美國護航戰機越來越多的駝峰航線。

日本人覺得一舉數得,卻忽略了先鋒軍的空中力量。

英國人急於扳回印度局勢,竟然把本來要駐紮先鋒軍地盤的那個作戰大隊也抽調了去,只給先鋒軍留下了一個雷電中隊,還是縮水的,只有10架雷電。

日本人覺得留下的滿編的兩個戰鬥機中隊足以對抗美國人,他們的諜報網早就探查到了美國人的飛機不會超過12架,當然這其中不包括先鋒軍的。

「6架新式戰鬥機,飛行員飛行技能不熟練,需要注意隊長高飛。」這是日本人得到的先鋒軍的情報,很大一部分是從國內流失出來的。

不過國內的情報也已經過時了,現在先鋒軍的雷電數量已經達到了15架,飛行員的素質也不再是一個多月以前的樣子。這一個月,任由日本人在頭頂轟炸,先鋒軍的飛機很少出動,那些還不熟悉雷電,基礎技能又差的飛行員就算是上天去迎敵,也只是給對手送人頭。

他們這一個月一直在苦練,先鋒軍中的兩架霍克III也被編入了教練機行列,不過擔當主力的是5架AT-6教練機,另有2架P-47G作為高級教練機。

先鋒軍至今有飛行員88人,其中大半是菜鳥,經過一個多月,只有26人選為雷電的飛行員。就算這26人中,也有近一半只能算是沒參加過戰鬥的新兵。空軍不是那麼好培養的,擔當雷電主飛行員的,基本上早有經驗,這一個月主要用來熟悉雷電的性能,已經可以讓13架戰鬥機全數起飛了。

「可以找塊磨刀石再磨一磨,就算是日本人,我們也敢一戰。」葉關早就給手下請戰了,眼看著日本人一直在頭頂肆虐,他心中直憋屈。

「空軍是應該打出一場漂亮仗了。不過磨刀不誤砍柴工,還要等一等,等到我們布置到位再說。」趙易為了整個計劃的順利實施,讓空軍一直蟄伏不出,繼續磨刀。

現在整個作戰計劃已經攤在他面前,等他下最後的決定。

「A計劃太冒進了,還是選擇B計劃吧!」他已經思考了兩天了,期間還徵求了李衡葉關等人的意見,最終下定了決心。

賤到份了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