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巨大的白羊系廣場佔滿了修士,人數足有百萬。

大家都在高談闊論著。

白羊系在銀河星域並不是很起眼。

神宗級別的星主可謂是多如牛毛。

只有具有神王的勢力才算有些看向,才會被大勢力關注。

銀河星域有四個大勢力。

一個是域主的勢力,神王後期,實力深不可測。

還有三個都是神王後期的神王坐鎮。

但是公認的沒有域主強悍。

這三大勢力把銀河星域的外圍給瓜分了。

白羊系位於的勢力範圍是昊陽神王的勢力。

昊陽神王是四大勢力之一的首領,而且和銀河域主的關係很近。

『聽說了吧!咱系主晉級神王。昊陽神王很重視呢。』

『聽說了!這次說是派了個重量級的人物過來。』

『看來以後,我們白羊系要發達了!』

地玉混在人群中,聽著周圍的議論,很是不屑。

神王?神王很了不起嗎?

一會就殺個神王給你們看看。

一聲號角聲響了起來。

廣場中央的巨大高台上,走出來一隊侍衛,一個個的盔明甲亮。

居然是清一色神將修為。

惡魔,請你輕一點 人數足有一千。

走在最後面的是兩個老者和一個美貌婦人。

地玉一眼就看了出來,那個女人就是系主夫人。

正是這個女人帶領十幾萬神軍去的小羊星。

到現在二百多人生死不明。

地玉眼睛眯了眯。

已經把她當成了死人。

「神使請!」

系主笑眯眯的對著身旁的老者說道。

老者捋了捋鬍子,很是受用。

「系主客氣!你的潛力巨大。昊陽神王非常欣賞,說你最低也是神王中期的成就,機緣深厚的話晉級神王後期也是很有可能的。」

神使笑眯眯的說道。

系主滿臉堆笑。

「昊陽神王太看得起我了,今後我必定效死力!請神王看我表現!」

兩人說說笑笑的走上了高台。

看著上百萬修士,系主站起身來發表了一通熱情洋溢的激情演講。

一時間是群情振奮,都成了系主的狂熱信徒。

看差不多了。

系主給夫人使了個眼色。

一隊侍衛壓著二百多人走上了高台。

這群人的修為和嘴巴都被封印了。

一個個的神情激憤,但就是表達不出來。

(本章完) ?系主哈哈一笑,指著這二百多人說道。

「神使請看!這是一幫地星餘孽!域主有令,地星上的餘孽要定期清洗。這次是我夫人的家人負責的。已經滅了主要的首領。現在剩下了這二百多人。請神使做個見證。今天就殺了他們祭旗。然後我再親率大軍,直接掃平地星!」

神使看了看這些人。

不以為然的說道。

「一幫神將神者的,隨便找個神宗就行了,又何必系主親自出馬呢?」

系主嘆了口氣。

「哎!說來慚愧,本來是我夫人的爺爺負責這次清繳。可惜,萬萬想不到的是,這幫人里有個高手,還是神者之身的時候就強勢把小羊星的修士滅了。這二百多人個個身懷絕技,越級戰鬥也很輕鬆啊!都算是高手了!」

冷酷總裁霸道愛 神使一聽,皺了下眉頭。

婚後被大佬慣壞了 「這麼說,那個這幫人都不簡單啊。」

系主點了下頭。

「是啊!要不是夫人親眼所見,我都以為是個笑話。你猜那個頭領渡的幾重雷劫?」

神使縷了下鬍子。

「莫非是四九雷劫。」

系主搖了搖頭。

神使眨了下眼睛。

「四九雷劫可成就神王。不是四九,難道是五九?那可是能成就仙皇的奇才啊。」

系主苦笑一聲。

「再猜!」

神使眉頭一皺。

「看你這個意思,不會是六九吧!」

系主不住的搖頭。

神使的笑容凝固住了。

「是七九!」

「都不是!夫人親眼看見他度過了八九雷劫。」

神使心裡吃驚非小。

一不小心,把鬍子拽下來幾根。

「這人身在何處?」

神使莫名的有些驚慌。

雖然說有潛力不代表就一定可以成事,但是只要中途不隕落,萬古形成的規律還是基本沒錯的。

成功渡過八九雷劫,絕對可以成就至尊之位啊。

地星又要崛起了嗎?

這可不是個好消息。

系主微微一笑。

「神使,聽我說完!那個人渡的是九九雷劫,最後還是沒能過去,死於天罰之下。」

神使長長的出了口氣。

面色也緩了過來。

「死得好!死得好!蒼天有眼啊!」

神使看了看這二百多地天門徒。

突然心裡極度厭惡起來。

「這些人還是早點死了的好!地星的事情就勞煩系主了。我也一定會把您的心意完整的稟告昊陽神王的。」

系主心裡很滿意神使的表態,說了這麼多,也是藉助敵人的強大給自己臉上貼金不是。

「來人!」

「屬下在!」

「全部殺了!祭旗!然後兵發地星!徹底掃平地星。一個喘氣的都不留!」

二百多刀斧手,舉起了手中明晃晃的鬼頭大刀。

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光,攝人心魄。

系主的眼裡滿是怨恨。

『一幫不知死活的東西,軟硬不吃,非要尋死。給我效力就那麼委屈你們嗎?可惡,通通去死吧!』

「咦!天怎麼黑了?」

系主眉頭一皺,看向天空。

心裡不覺得就是一驚。

『這是什麼?』

仔細一看是一頭萬米之巨的巨大飛豹。

渾身沐浴著幽冥寒焰,翅膀煽動之時,伴有風雷之聲。

好不威風。

看實力……

神王的心才算放了下來。

『嚇我一跳,原來是頭神宗級別的畜生,好大的威風啊!』

神王哈哈一笑,大聲說道。

「是哪位朋友大駕光臨!還請現身說話!」

地玉一揮手,二百多團霧團瞬間就到了所有地天門徒的身邊。

霧團把人包裹了起來。

刀斧手愣了,人雖然近在咫尺,可是卻看不到了。

霧團里,原本被封印了修為的門徒們突然感到一股精純的能量湧入身體。

快速的就把封印沖開了,捆綁住自己的枷鎖,早已被白霧吞噬的一乾二淨了。

抬頭看著天空的巨大飛豹。

地天門徒們知道。

他!

沒有死!

他!

回來了!

一個個門徒瞬間暴起,眨眼之間就把幾百刀斧手轟成碎渣。

二百多地天門徒跪倒在地,眼眶通紅,大聲呼喝。

「恭迎門主!」

三女的眼淚如斷了線的珍珠,噼里啪啦的掉落在了地上。

「冤家!你還知道回來啊!55555!……」

地玉一閃身出現了高台之上。

彎腰把門徒們扶了起來。

「都起來吧!讓你們擔心了!很是抱歉! 前夫,請勿動情 今後不會了!」

三女再也忍受不住,呼啦一下就撲了過來。

地玉抱著三女,心裡也不好受。

可以想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