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左歡連忙解釋道:“真的是在開會,不然有大美女召喚,就算我在那美剋星也不會遲到的!”

陳爾嵐嗔道:“又來開姐姐的玩笑!”

她今天身着一身連衣長裙,雖把令左歡垂涎的胸部裹了起來,但又散發出了一股‘風騷’女人的味道,說她‘風騷’絕對是褒義的,與風情、風韻有關,是成熟女性才能散發出的一種酒香,模仿不來的。這需要時間,花縱易謝,唯其果實,纔可以慢慢品嚐!這個女人真的是讓左歡隨時都有種想把她按倒在地瘋狂品嚐一番的衝動!

陳爾嵐見左歡又盯着她的胸部發呆,就伸出手點點左歡的額頭:“你這小腦袋瓜子裏整天都在想什麼壞東西啊?”

左歡回過神來,不由自主的唱起張國榮的《怪你過分美麗》

怪你過分美麗 如毒蛇狠狠箍緊彼此關係

彷彿心癮無窮無底

終於花光心計

信念也都枯萎

怪我過分着迷 換來愛過你那各樣後遺

一想起你如此精細

其他的一切

……

陳爾嵐鼓起了掌,笑着說道:“想不到你左大俠還是個多才多藝之人,除了唱得難聽了點外,我真的挑不出其它毛病了!”


左歡自嘲一笑:“我是有感而發,我言傳,你意會就可以了!對了,你找我什麼事?”

陳爾嵐從身後拿出一個盒子說:“聽說你跑公安局去工作了,這是送給你的禮物!”


左歡接過來一看,Burberry的領帶,好像在雜誌上看到過,應該不便宜吧!左歡不好意思的說:“這不合適吧?我一個臨時工,你送我這麼好的領帶!”

陳爾嵐假裝生氣:“姐姐給你就收下吧,又沒兩個錢!”

“那我請你吃飯吧!”左歡還是覺得不好意思,這正好快到飯點了。

陳爾嵐有點誇張的笑道:“請我吃飯啊?你可要考慮好了,要知道我在學校的時候可是出了名的大胃王!你看我這麼胖,都是那會吃出來的。”

左歡上下打量她,這樣也叫胖?那侏羅紀同學是不是可以送去展覽了?左歡忍不住又調戲她:“你一點都不胖,除了一個地方!”說完他又盯住陳爾嵐的胸部。

“討厭!”陳爾嵐嬌嗔着推開左歡說道:“那我們現在就走吧,不然一會該堵車了,正好我知道你們學校附近新開了家川菜館,聽說還不錯,你能不能吃辣啊?”

左歡點頭說沒問題,就叫過服務生結過賬後陪她去取車。

陳爾嵐開一輛mini cooper,小巧精緻,車裏堆滿了毛絨娃娃,無處不透着一股女性的氣息。

很快就來到了她說的那家川菜館,要了個小包間,陳爾嵐很是專業的點好了辣子雞、回鍋肉、麻婆豆腐之類有代表性的川菜。

陳爾嵐合上菜單問左歡:“喝什麼酒呢?”

左歡說隨意。

她白了左歡一眼道:“那我可就不給你省錢了!吃麻辣的川菜,可得喝川酒,就五糧液吧!”

菜很快端了上來,服務員麻利的打開酒,給兩人倒滿。

2兩的杯子啊!左歡問道:“這酒度數可不低,你行不行?”

陳爾嵐毫不介意的說:“怎麼說姐姐也在酒桌上漂泊了好幾年,倒是你個還沒畢業的大學生,別一會喝多了我可背不動你!”

左歡心想:小看我了吧,我可沒少偷我爸的酒喝,更別說那幾個孫子都是酒仙級別的,和他們混了那麼久,不會作詩也會吟了是吧!

左歡端起杯來和她虛碰一下說:“認識你很高興,我先乾了這一杯!”

陳爾嵐笑意盈盈,見左歡喝得一滴不剩,很是滿意的說:“這男人一喝醉,我可就有機會了哦!”說完又舉起杯說:“來,姐姐敬你一杯,希望你能在警界大展宏圖,成爲中國的左爾摩斯!”然後一仰頭,二兩酒就倒進了嘴裏,她翻轉杯子,顯示喝得乾乾淨淨的,果然遇到對手了!

就這樣你一杯我一杯的,服務員已經過來開第4瓶酒了,菜沒怎麼動,酒倒喝得不少!

陳爾嵐的眼神已經有點迷離了,拉着左歡的手說:“小歡,你知道你像誰麼?”

左歡喝得也不少,胃裏已經開始翻江倒海了,左歡大着舌頭說道:“像你弟弟唄,你千萬別說像你初戀男盆友啊!”

陳爾嵐伸手摸着左歡已經長出頭髮的腦袋,溫柔的說:“不是,你像我的爸爸!”

什麼?戀父情節?左歡差點滑倒在地。

(祝所有的父親們節日快樂!) 陳爾嵐溫柔的說:“你像我的爸爸!你和他一樣,是個英雄,不過他是比你還大英雄的大英雄!”

左歡茫然的盯着她,不知道該怎麼接口。

她望向窗外,在回憶着什麼,良久,她緩緩的說道:“我很小的時候爸爸就經常不在家,就算偶爾回家一次也是匆匆忙忙,我問媽媽爸爸幹什麼去了?媽媽總是抱着我說爸爸是個大英雄,他不在家的時候都是抓壞蛋去了!我最後一次見到爸爸的時候才7歲,那天他也是急急忙忙的從家裏跑了出去,背影和你那天在商場外奔跑的時候一模一樣!可是……可是再看見他的時候,他已經躺在了一塊大玻璃裏面,不管我怎麼叫他,他都不起來了!哪怕他起來捏我的鼻子也好啊!我再也不生氣了!”

“等我稍大了一點,我才知道爸爸是個警察,一個爲了救人而被歹徒捅了二十多刀的好警察,但是媽媽總是一個人偷偷的在夜裏哭,說爸爸很壞,就這麼丟下了我們自己走了,她一個人撐得好辛苦!弟弟得了病,一天比一天瘦,頭髮也掉光了,我們的家也從大房子換成了小房子,後來又換到了郊外。但我那個時候什麼都不懂,就只喜歡去摸弟弟的光頭,弟弟很乖,明明被病魔折磨得很虛弱了,但他就是不哭,我記憶中的弟弟就沒有哭過!就在他8歲生日那天,他永遠的閉上了眼睛,他給我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姐姐!我不想死!我想當警察!’那個時候,我纔看見他的眼睛裏流出了眼淚!”

左歡站起來擁住了她,撫摸着她的頭髮,沒有一絲邪念。

陳爾嵐伏在左歡懷裏繼續說道:“我很傷心,那個從小就能保護我的弟弟沒了,那個從小就會哄我笑的弟弟沒了!媽媽也很傷心,好幾天都沒吃飯,我也跟着餓了幾天,當我實在忍不住告訴媽媽我要吃東西的時候,媽媽抱着我大哭了一場,然後她告訴我,她不會再讓我受苦了。從那以後,媽媽每天起早摸黑的做生意,生意也越做越大,我也有很多的好東西吃,有了很多的漂亮衣服穿,可是媽媽陪我的時間越來越少了!我現在最想的就是餓着肚子讓媽媽抱着哄我睡覺!”

左歡的確被她的故事感動了,想不到這個渾身無一處不散發出女人味的尤物會有這麼悽苦的童年,聽到這裏,左歡摟緊了她,陳爾嵐也把左歡抱得緊緊的。

“我第一次見你是在醫院,看見你的時候我就覺得好熟悉好熟悉!差點就想去摸摸你的光頭了,後來在商場那裏我看見你狂奔的樣子,我就知道了,你給我的是那種久違了的親人的感覺!雖然你很色,總是盯着我的胸部看,但我知道你不是那種人對不對?”說完她就擡頭看着左歡。

左歡強忍住了想在她那水潤欲滴的紅脣上吻下去的衝動,輕輕的推開了她說道:“其實我每次看見你都想非禮你,你都不知道我忍得有多辛苦!”

陳爾嵐呵呵一笑:“聽我嘮叨了這麼久,都忘了喝酒了,來!最後一杯了!”

兩人都喝完了杯中的酒,叫過服務員買單。她站起來後有點搖晃,左歡趕緊扶住了她,哪知道這一扶她就軟倒在左歡懷裏,眼睛一閉呼呼大睡起來。

好在這包間裏有個小沙發,左歡只得坐在沙發上抱住了她,這個真是軟玉溫香抱滿懷,邪念一起,就再也忍不住,往她微張的小嘴上吻了下去。

‘小歡歡’也愉快的崛起,正頂在她的腰部,陳爾嵐不舒服的在左歡懷裏扭動了幾下,嘴一張,吐了!

左歡趕緊扶起她,讓她有個舒服的姿勢,她吐了好一會,又靠着沙發睡了。這樣不是辦法啊!得把她送回家,左歡試着搖她看能不能醒,剛搖兩下,她一張嘴“哇!”又吐了自己一身。

不過這下好像醒了一點,她迷濛着雙眼看着我說:“水!我要喝水!”左歡拿過桌上的飲料給她喝了兩口,她頭一歪又睡了。

算了!旁邊就是家賓館,弄那裏去吧!左歡小心翼翼的抱起她,幾乎是一步一停的走到了旁邊的小賓館。

登記那個男的很是羨慕的看着左歡懷裏的美女說:“哥們,套套50一盒,樓上沒有,要就在這裏給錢!”

左歡鄙視的看着那男的說:“我不用!”

抱着陳爾嵐上樓進了房間,左歡把她放到牀上,拿毛巾簡單的給她擦了擦臉,她還是沒有要醒來的跡象,左歡就瞪着她連衣裙上那大片污漬發了愁,怎麼辦?讓她這樣穿着睡覺肯定不行,只有幫她脫了!

左歡顫抖着雙手伸向她胸口的扣子,剛碰到就像觸電一樣縮了回來,這‘小歡歡’又興奮的站了起來,怎麼辦?要是脫下她的衣服後把持不住,做了那天怨人怒的事可怎麼辦?乘人之危可不是我左歡的作風。

左歡拉開門走到外面大吼一聲:“服務員!”

樓下那男的一溜小跑遞過來一盒套套:“早給你說了下面給錢!50塊RMB!”

“我草!我不是要這個!”左歡問他:“女的呢?我要女服務員!”


那男的一臉懵逼的說:“你不是有一個了麼?還要?”

“我靠!”左歡狠狠地說:“你想什麼呢?我朋友喝多了,吐了一身,我要找個女的幫她換衣服!”

那男的露出一臉恍然大悟的神情說道:“那就沒辦法了,學校放假了生意不好,今天就我一個人!”

那怎麼辦呢?只有找別人來幫忙了,文倩是不敢去叫的,叫來光解釋清楚都天亮了,只有叫馮娜了,還好這裏很近。

左歡打通了馮娜的電話說明了情況,馮娜很爽快地說馬上過來,趁這點時間左歡又跑到旁邊商店買了套運動服好讓陳爾嵐替換。

馮娜果然來得快,左歡剛買好衣服進屋她就來了,左歡奇道:“大姐!開的飛機過來啊?這麼快!”

馮娜白兩位左歡一眼道:“騎的電瓶車!”

她看了眼躺在牀上的陳爾嵐又說道:“怎麼放着這麼大個桃子不吃,是良心發現還是有心無力啊?”

“哥是正人君子!”

“少來,我看你是有那個心沒那個膽,滾出去吧,我要給她換衣服了!”說完就把左歡一腳踢出了門。

“走吧!”很快馮娜就出來,她很自然的挽着左歡邊下樓邊說:“左歡,今天這事我必須得表揚你,這大記者我早就看出來了,擺明是任你採擷的,你還能把持得住,不錯不錯!要換我家那流氓,說不定早就撲上去了!”

“你家的?劉傑那流氓什麼時候成你家的了?說!你們什麼時候行了苟且之事?”左歡抓住她的語病就不放。

馮娜自知失言,嬌羞的打了左歡一拳:“討厭!”

正想再逗逗她,一個人影堵在門口,左歡轉頭一看,奇道:“說流氓流氓就來了!”

只見劉傑臉紅耳赤面目猙獰,掄圓了胳膊,照着左歡的頭上就是一拳!

這一拳正中左歡的眼窩,左歡實在是沒想過他會這麼用力的真打,一下就懵了。馮娜也抓住劉傑的手說:“你瘋了?”

劉傑好似已經失去了理智,語無倫次的指着兩人說:“你…你們幹什麼了?對得起我麼?對得起文倩麼?”

左歡和馮娜對視一眼恍然大悟,原來這小子以爲我們跑賓館私會來了。

左歡把手一伸,示意馮娜挽着:“娜娜我們走!”馮娜也會意的挽着左歡一起向外走去。

只聽劉傑在身後撕心裂肺的吼道:“左歡!我要你的命!”就向左歡猛撲過來!

這次左歡早有防備,哪能讓他得逞?一閃身就從他身後緊緊的制住了他。

左歡對馮娜眨眨眼睛說道:“娜娜,告訴他你剛纔在賓館幹什麼了!”

馮娜做扭捏狀:“脫衣服啊!”

左歡給了她一個表揚的眼神:“然後呢?”

馮娜繼續演戲:“穿衣服唄!你好壞!裙子都溼了好大一片!”

劉傑拼命的掙扎,一邊發出憤怒的狼嚎聲,馮娜見玩笑開得差不多了,揪住劉傑的耳朵厲聲說:“你是不是認爲我們去‘那啥’了!我告訴你,剛纔是那個大記者喝多了吐了一身,左歡專門叫我過來幫她換衣服的!愛信不信!”

左歡見劉傑不再掙扎了,就放開了他,他站在那裏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馮娜踢了他一腳問道:“你該不是在跟蹤我吧?你怎麼知道我到這來了?”

劉傑很是尷尬的說:“我看你的電動車停在這,打你電話又無法接通,在這等了會就看見你倆出來,一時想岔了,對不起啊左歡!”

左歡擺了擺手說道:“戀愛中的男人,總是SB的,我沒事!你們慢慢扯,我先走了!”

劉傑指着左歡的眼睛說:“你的眼睛……沒事?”

“就你那娘們一樣的力道,能破得了我的護體罡氣?”雖然眼睛還在痛,左歡還是瀟灑的一個轉身,留下他們慢慢吵吧!

走出一截左歡悄悄的回頭看,劉傑好像還在賠禮道歉,那個動作不會是要下跪吧?左歡掏出手機正想記錄下這一幕,結果他倆摟在一起,一轉身就進賓館去了!

左歡一臉懵逼,草!這樣就成人之美了!

(爸爸節第三更,再次祝節日快樂!) 左歡早上起來給就陳爾嵐打了個電話,她已經上班去了,還約了下午見面,說是要先要講解下做專訪的事。

推開房門,左教授剛看見左歡,手裏的茶缸“咣”的一下摔在地上,他用手指着左歡說:“昨天晚上幹什麼去了?”

“沒幹什麼啊?就和朋友喝了點酒!”左歡感到莫名其妙。

“喝酒喝成這樣?”左教授發火了。

左歡打量了下自己,沒缺胳膊少腿的:“沒什麼樣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