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展葉越笑越瘋狂,讓我瞬間變得茫然,大聲叫道:“笑什麼?”

他用同情,憐憫的眼光看着我,說道:“是說你天真好呢,還是說你蠢好呢?像我們這種人,是被老天遺忘的人,越是與你親近的人將會更加容易背叛你。”

我眼睛瞪得圓圓的,我的親人只有姥姥一個。

他是在說姥姥會背叛我,還是說姥姥已經背叛了我。

他停了一會,眼眸中透過一絲淒涼與悲傷。

“在我十幾歲時,對爸媽說他們身後有鬼,爸媽立馬臉色大變,對我大吼大叫,而且還動手打我,但我沒有撒謊,那兩隻鬼一直對着爸媽在笑,我當時就開始不解,我明明說的是實話,爲什麼都不相信我,外人不相信也就罷了,爲什麼連自己最愛的爸媽也不相信我,我只是不想他們被鬼纏着,可他們卻把我打到快要斷氣,最後一隻像人的鬼出現在我的視線中。”

“他對我說,人類都是愚昧的,只相信肉眼能看見的,人類也是無知的,我只有跟鬼生活在一起纔會快樂,自由。我相信了他的話,我不想那麼早就死,我恨爸媽,恨人類,我恨一切,最後我藉着那隻人型鬼給我的力量親手手殺了自己的父母,看着自己父母躺在血泊中居然沒有一點恐懼,也沒有一點傷心,跟那隻人型鬼走了,頭也沒回。”

沒想到展葉這麼慘,如果我要是沒姥姥,可不可能也會像他。

他現在的心理以及開始扭曲,在他眼裏所有人都是壞的。

只有鬼才會對他好。

不過……他說的那個人型鬼到底是誰,爲什麼要帶着展葉這個人類?

蔚軒狠狠的把展葉摔到地上,腳踩到他的肚子上,臉色陰沉着說道:“那個人是誰?”

展葉沒有回答,只是憤恨的瞪着蔚軒。

蔚軒用力一踩,展葉一口血噴濺而出。

他仇視的看着蔚軒,咬着牙痛苦的說道:“都是因爲你,我們的計劃才失敗的,我靠近她那麼久,一直隱藏着自己的性格,對她百依百順,就是爲了博取她的好感,讓她愛上我,從而也可以觀察她,看她是不是我們一直在找的那個人,同時也方便我抓她,可是,就在確認後,你卻出現了,打破了一切。”

他剛纔說的是“我們的計劃”,難道展葉進的是個組織嗎?

看了展葉只是顆棋子,到底是什麼人想抓我。

姥姥又會不會被這羣人抓了。

想到這個,我就想起面具老人。

凌夕用鞭子抽了下地面,說道:“軒王在問你話!”

十七則趕緊走過來,瞟了凌夕一眼,調侃道:“那隻鬼都沒說什麼,你跟着湊什麼熱鬧,生氣對皮膚不好。”

凌夕瞪着十七,揚起手中的鞭子,十七立即躲到了我的身後。

凌夕厭惡的看了我一眼,然後走開了。

蔚軒的腳在展葉肚子上攆了兩下,繼續說道:“現在是看在你還有點價值,所以纔沒殺你,如果你堅持不說,就不怪我……”

蔚軒有氣無力的說道:“你們肯定不會殺我,因爲你們手中只有我才能爲你們提供更深入的情報。”

蔚軒臉一沉,沒有說話。

許你光年晟世 抓起展葉的衣領,用手掌砍在展葉後頸上,展葉瞬間就昏迷了過去。

“凌夕……把他關入冥界,不能讓他死,但……也不能讓他好過,過段時間我會親自審問他,不準任何鬼接近。”

凌夕趕緊應了一聲,然後便帶在展葉走了。

現在的我完全不心疼展葉,那次對姍姍我已經傻過一次,什麼事情經歷一次就夠了。

只是感覺有點失落,當年出村時姥姥就讓我不要與人交往。

但我沒聽,現在搞成這副模樣也是我咎由自取。

對每個人都得多留個心眼,就像蔚軒說的那樣,只能相信自己。

自己信任的朋友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背叛自己。

到時傷的只有自己,哭泣的也只有自己。

蔚軒走過來,看着仍然還在發呆的我,說道:“回別墅,我會把事情查明白的。”

點了點頭,我相信他,不知道爲什麼,不管他怎樣對我,我都會選擇相信他。

可能真的是愛會使人變傻吧。

十七則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般,興奮的拍了下我肩膀,露出兩顆小虎牙,說道:“回去記得給我洗頭,我要弄得帥帥噠。”

我對他笑着點了點頭,面對十七不管我心情多麼不好都能笑出來。

看見他就有種莫名的喜感。

十七突然故作老陳的手握拳,放到嘴邊乾咳兩聲,說道:“咳咳……等下回別墅,我還要對你說下你剛纔的表現。”

然後他有用手摸了下下吧上本來就沒有的鬍鬚,聲音癟得很粗礦,說道:“爲師要好好批評批評你。”

我颳了他一眼,扒了扒他仍然還在摸着下吧的手,笑着說道:“夠了,再摸下巴就掉了……”

十七入戲很快,馬上便裝作一臉驚恐的模樣,在地上跳來跳去,嘴裏唸叨着:“下巴在哪,下巴呢,我的下巴呢……”

我立即笑了起來,肚子都笑疼了。

剛纔還感覺胸口悶悶的,現在心情就好了許多。

蔚軒冷冷的瞟了一眼我兩,面無表情的說道:“有什麼好笑的?”

我仍然笑個不停,說道:“你個面癱,你不懂……”

剛說完,我就停止了繼續笑下去。

我剛纔說了什麼,好像說他面癱了,的確是說了。

他不會生氣吧,一不小心把實話說出來了。

對着他撓了撓後腦勺,苦笑着。

蔚軒面無表情的凝視着我,一句話都沒說,看上去極其嚴肅。

十七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一臉茫然的看着我,問道:“發生什麼事了,小雨子,怎麼不笑了,我一個人笑得多沒意思,感覺很傻額。”

我沒有理會他。

他用手在我眼前晃了晃,還用屁股把我撞了下。

踉蹌了幾步,趕緊穩住身體,捂住十七的嘴。

“噓……”

然後我用眼神示意他看蔚軒。

他終於注意到了蔚軒陰沉的臉,停下動作。

就在我放開十七的瞬間,看到蔚軒嘴角上揚了一下。

他笑了,不過只是曇花一現。

臉上立即又恢復了平靜。

他轉過身,說道:“鬧夠了沒,鬧夠了就快點走。”

我和十七都沒說話,跟在他後面走着。

我小聲的說道:“嘿,十七,他剛纔是不是笑了。”

十七也同樣用很小的聲音說道:“好像吧,不過他那種人感覺笑不太可能。”

“可是我看見他嘴角上揚了額。”

“我也好像看見了,也許是我們兩個都產生幻覺了。”

“十七,你又在逗我,怎麼可能兩個人同時產生幻覺。”

蔚軒突然停下腳步,回頭看着我們。

我和十七立即結束了討論,擺出一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的表情。

蔚軒在瞪了我們幾眼後,也沒有說什麼,繼續朝別墅走去。

剛進別墅十七就吵着讓我幫他洗頭,真不知道爲什麼他對洗頭這麼執着。

我可不相信,他洗了頭真能找個白富美。

不過……

他頭髮還真髒,不知道多久沒洗了。

我在幫十七洗頭時,蔚軒一直站在門外看着,我讓他去坐着,他不肯,非得要站着看我們洗頭。

他看得讓我全身有點不舒服,於是在快幫十七洗完時便對着蔚軒說道:“你要洗嗎?我順便幫你也洗洗吧。”

其實我覺得這句話是多此一舉,他肯定不會同意的。

可是沒想到,他卻平淡的說道:“嗯……”

我瞬間就呆住了。 可是沒想到,他卻平淡的說道:“嗯……”

我瞬間就呆住了。

不解的看着他,怎麼就同意了呢。

“小雨子,你在幹什麼?怎麼不洗了?”

聽到十七的聲音我纔回過神來,跟他繼續揉着頭髮。

就在清理泡沫時,十七用懇求的語氣說道:“能再幫我洗一次嗎?拜託……”

看着閉着眼睛的十七,感覺這時的他沒有平時那麼高興。

多了一份悲傷。

難道對他來說,洗頭是一件傷心的事嗎?

我沒有多說,毫不猶豫的再次跟他洗着。

洗了一會後問道:“爲什麼不喜歡洗頭?”

他淡淡的說道:“因爲她忘了我。”

他說這話的時候極其失落。

我一愣,停下動作,問道:“她?你喜歡的女人嗎?”

超級喪尸工廠 他沒有說話,我也就沒有再問。

感覺戳中了他的傷心處。

原來不管是多麼開朗的人在一段不如意的感情面前都會變得如此低沉。

幫他把頭髮吹乾後,遠看了下他。

整個人看上去完全不一樣,清爽許多。

一副小正太模樣,原來發型這麼重要。

盯着他看了幾眼,在心裏感嘆了一下。

他朝我挑了挑眉,說道:“怎麼,被本帥迷住啦!”

我白了他一眼,說道:“好了,快跟我說說剛纔我的表現,然後你就可以去勾搭白富美了。”

蔚軒突然走過來,語氣平淡的說道:“不是說好幫我洗頭的嗎?”

說完他又瞟了一眼十七,說道:“以後不準靠他太近。”

尋人啓事 我一臉茫然,怎麼突然就這樣說,以前我跟十七學畫火符時他都沒這麼說。

“等十七點評完我的變現後就幫你洗,你先坐會啊!”

他沒有說話,站在旁邊,一直注視着十七。

十七瞟了幾眼蔚軒,終於忍不住的說道:“我說大哥,別那樣一直看着我好不好,是不是看我變帥了,怕我搶你女人,放心啦,我的目標是白富美。”

蔚軒又看了下我,沒有說話,然後就到沙發上坐着翻閱質料了。

我看着蔚軒的背影,有種說不出的高興。

如果真像十七那樣說的就好了,那就說明蔚軒在吃我的醋。

不過,不管是不是那樣,反正我覺得是的就行,自我安慰下。

“別看了,別看了,他跑不掉的。”

被十七這樣一說,我全臉漲紅,不好意思的說道:“你小聲點,被聽到了怎麼辦!”

“幹嘛小聲,你呀,就是太膽小,喜歡就說唄,幹嘛憋着,你們女人就是不果斷,搞得好像暗戀一個人很偉大似的。”

我颳了他一眼,哪有他說的那麼輕巧。

“好啦……等下我還有事情要出去會,就快點點評下你剛纔的表現吧。”

我點了點頭。

他突然拍了下桌子,站起來對我說道:“你……”

我立即緊張起來,難道是表現的不好嗎。

這幾天一直都在辛苦訓練,就怕他絕對我他蠢,以後不教我。

他突然又坐下,平和的說道:“剛纔嚇到你了吧,嘿嘿……表現還可以,就是有幾個地方要注意點。”

我長呼一口氣,看來又被他給耍了。

渣受救攻記 “你的實戰經驗不豐富,有時間就到鬼路找幾隻鬼練練手,讓那個面癱陪你練也可以。”

十七話剛說完,便感覺一股殺氣襲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