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就聽周圍空氣爆發出一聲震耳的炸雷聲。

恐怖的氣壓爆發,令狹窄的走廊,頓時一陣天崩地裂般的炸散開。

「完了!」

身後巨大的轟隆聲傳入矮腳虎的耳邊時,卻見面前猶如巨人一般的身影,已經攔在了矮腳虎的面前。

「小寶貝,來讓公公疼愛疼愛你!」

粗大的手掌,在矮腳虎的視線中,像是遮天蒼穹迎面蓋下來。

剎那間,矮腳虎萬念俱灰,絕望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心頭唯一的念頭就是:「為什麼我這麼倒霉!」

「嗯!不對!」

這時,玄川臉上笑容突然一僵,探出一半的手掌,閃電般收回來,身體下一秒,憑空橫移出三米之外。

但即便是躲閃的如此迅速,只聽「噗!噗!噗!」

就見玄川胳膊細白的皮肉上,崩開三個拇指大小的窟窿。

矮腳虎睜開眼睛一瞧,就見地面上密密麻麻的光束,這些光束穿過自己的身體,卻並未傷害到自己。

「是機關!」

矮腳虎看著面前的機關,在獃滯了片刻后,心頭潮水般的湧出一片喜色。

「天不絕我啊!」

怪叫一聲,矮腳虎拔腿就跑。

之前那個禿子說的話,他可是記得清清楚楚,這機關一旦激活,至少要一個小時才會重新生效,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該死,你跑的了么!」

看到自己手臂上三個拇指大小的窟窿,玄川心頭又驚又怒,正要連帶著走廊一併給摧毀時。

耳邊一動,卻見一個影子,已經從黑暗中跳出來,撲向矮腳虎。

「混蛋,本公公的東西,你們也敢截胡!」

「嘿,你剛才又沒有拿到手,憑什麼說是你的東西,我看是我的東西還差不多。」

黑影只見一名中年人,嬉笑回應,但出手卻是乾淨利索,身體似乎大鵬下一秒就衝到矮腳虎面前。

「我艹!」

見狀,矮腳虎臉色驟變,前狼后虎,這是要他的命啊!

「滾!」

一聲爆喝下,玄川張口噴出一道寒光,寒光一閃,斬殺向中年人。

寒光一閃而逝,在中年人頭頂一閃,卻被中年人喚出一層金色護盾,抵擋下來。

身影從矮腳虎面前退開三丈,冷臉怒視向玄川。

「你TM的不地道,下死手啊!」

「本公公的東西,輪得到你搶奪!」

兩人目光相對,空氣中開始瀰漫出一股濃烈的火藥味。

矮腳虎被夾在中間,感受著兩邊濃烈的殺意,默默躡手躡腳的往後退上一步。

只是他剛一做動靜,就見玄川橫身貼上來,一巴掌迎頭抓下。

「嘿,你不讓我拿,你也別想拿!」

一聲冷笑,下一秒空間撕裂,矮腳虎感覺被人踹上了一腳,一個跟頭滾出去,回頭一瞧。

就見那名神秘中年人,已經和玄川打在了一起。

「兄弟大恩不言謝了,老子先滾為敬!」

矮腳虎心中大呼一聲,連滾帶爬的站起來衝出去,其實這個『回』字走廊並不長,只是比較繞路,矮腳虎一路狂奔,突然看到走廊盡頭,臉色一喜,迅速從撲出去。

只是當他從走廊逃出來的時候,就覺得身後突然一隻大手,抓在他的脖子上,扯著他的脖子,把他拽飛起來。

還未等矮腳虎回過神,就聽耳邊傳來趙客熟悉的聲音:「不想死,就閉嘴!」 熟悉的聲音,令矮腳虎腦袋嗡嗡作響,但身體卻本能的放鬆下來。

抬頭一瞧,就見那顆枯死的老藤樹。

頓時心裡萬千草泥馬,感情自己跑了這麼大一圈,居然是……又跑了回來!

趙客手掌放在矮腳虎的肩膀上,胸前神秘紋身的力量湧出,壓制下矮腳虎掌心定魂珠的光芒。

「快走!」

聽打鬥聲越來越近,趙客拉著矮腳虎往枯樹後面走。

只見王麻子早早就在那裡等著兩人。

見到矮腳虎回來,不禁半開玩笑道:「咦,你怎麼又跑回來了?是不是太想我們,不捨得走了!」

聽到王麻子這個時候居然還有心思開玩笑,矮腳虎那張臉都黑了大半。

斜眼盯著一旁趙客,帶著困惑和猜疑試探的問道:「你剛才是故意的?」

「什麼?」

趙客看著矮腳虎臉上的神情,笑了起來:「不算故意,但如果你連我們手上都逃不掉,那麼我乾脆點,先送你死的痛快!」

趙客的目光很清澈,並沒有隱瞞矮腳虎的意思。

「我已經死了!再死就是魂飛魄散。」

矮腳虎有些氣急敗壞,卻不敢大聲張揚,低聲開口說道。

對此趙客深以為然,沒錯,矮腳虎已經死了,作為一個鬼,他很清楚,魂飛魄散的結果是什麼。

不知道那是怎麼樣的一種感受,或許就是老人們口中常說的那句好,沒了!什麼都沒了。

可也正是這樣,趙客才會對矮腳虎出手。

哪怕矮腳虎嘴上說著願意充當誘餌,可事到臨頭的時候,這傢伙難道不會打退堂鼓么?

這麼短的時間,趙客憑什麼相信他?

要知道,誘餌可並不是誰想要當,就能成功勝任的職業。

裡面面對的風險,令趙客不覺得矮腳虎這樣深有自知之明的傢伙,能夠輕鬆勝任。

不把後路封死掉,趙客估計走到一半,矮腳虎就要往回跑。

那麼結果就是矮腳虎死掉,趙客和王麻子就只能眼睜睜看著,那些郵差拿到矮腳虎的定魂珠大步離開。

「可你怎麼確定,我能活著回來!」

對於趙客的解釋,矮腳虎心裡只能信服一半,因為他確實打了退堂鼓。

別說還沒見到郵差的時候,就是那陣腳步聲,就令矮腳虎突然感覺到自己把自己送上了一根鋼絲繩上。

稍有不慎,就會粉身碎骨。

他承認,自己很多次打了退堂鼓,只能硬著頭皮往前跑。

但他幾次差點就死在走廊。

想到這裡矮腳虎不陰不陽的開口道:「如果我回不來呢?」

說這話的功夫,就聽走廊里發出一陣凄厲恐怖的尖嘯聲,緊接著就是一陣刺耳轟隆聲。

顯然戰鬥在升級。

這些郵差發起威力來,那個不是專業拆遷隊。

而矮腳虎能夠活著回來,只能說算他命大。

只見趙客目不轉睛的盯著走廊,低聲道:「你觸發了幾個機關!」

「一個!」矮腳虎下意識的回答道,但很快就察覺不對勁,追問道:「咦!你知道裡面有機關?」

「三個機關,只要你沿著走廊往前跑,會有三次的機會,你只是觸發了其中的一個,運氣並不算太好。」

對於整個王府前院的機關,趙客心裡非常清楚。

不敢說是了如指掌,但規劃圖上所有的機關位置,已經被趙客深深的記錄在心裡。

沒有這三個機關,趙客都未必會讓矮腳虎去做誘餌,因為沒有意義。

不過矮腳虎的運氣還算不錯,至少觸發了一個機關,活著回來了。

當然,如果他死掉的話,趙客不會放在心上,畢竟他和王麻子,憑藉自己胸前的神秘紋身,已然立足在不敗之地上。

至少有一點可以肯定,只要自己不主動現身,完全可以找個地方,舒舒服服的等到明日午時三刻。

不過趙客自然不是一個甘心苟且偷生的人,相反,趙客更樂意去冒險。

在已經立足在不敗之地上,趙客更樂意去攪他個天翻地覆。

或者說,趙客真正想要的,遠遠不止這些。

大概過了一會的功夫,就見走廊的一端,突然爆出一聲刺耳嗡鳴聲。

緊接著,周圍的牆壁,在嗡鳴聲下,迅速崩裂崩塌。

令周圍地面也隨之化作齏粉。

只見衝擊湧來,趙客三人迅速撲倒在地上。

哪怕是陰陽相隔,也依舊能夠感受到這一聲暴鳴聲下所爆發出的驚人力量。

因為嚴格地說,趙客他們並未和這些郵差想處在一個位面上。

只是因為定魂珠的原因,使得他們的手心定魂珠,有突破了位面的能力。

但也僅僅只限於他們的手掌。

這也是為什麼,這些郵差的眼中,僅僅只能看到那些銀光閃爍的定魂珠,卻是看不到昔日盟友的鬼魂。

所以趙客只要壓制下定魂珠,自然就能夠令自己立於不敗之地。

這也是趙客為什麼敢火中取栗的底氣。

當然,這並不是說自己就有無敵的本錢。

因為這裡並非真正的幽冥,而是墓地主人偽造出來的幽冥。

正是因為偽造的幽冥陣法,隨著火車穿梭隧道時,陣法能量外泄,這才會令趙客他們以走陰的方式進入這裡。

所以他們之間相隔的那層界線,其實就是一層窗戶紙。

只要力量足夠擊中,這些郵差的力量,能夠輕鬆穿過這層隔膜,將他們打的灰飛煙滅。

其實,趙客並不知道,這個偽造出來的幽冥,遠不止他想的那麼簡單。

之所以這道界線變得這樣薄弱,也是因為陣法特意操控下的結果。

隨著那陣暴鳴聲,逐漸塵埃落定,破敗的走廊裡面,一個人身影悄然間邁步走出來。

矮腳虎定睛一瞧,不是別人,正是那個死太監玄川。

一身精悍的肌肉赤露在空氣中,玄川的臉上也沾染了血水,看上去不復方才那般白凈。

手臂上三個血淋淋的窟窿,也是之前機關留下的。

但除此之外,玄川的手掌上,卻是握著一隻斷成兩節的手臂。

「這個變態實力至少已經達到三階的程度了吧!」

矮腳虎低聲咒罵著,巴不得這個死變態,被其他郵差群毆到死。

看著面前走出來的玄川,趙客的不禁皺起眉頭,顯然對這個獵物非常失望,這不是自己要等待的人。

「你們認得?」

看矮腳虎一臉恨人不死的模樣,趙客詢問道。

「不認識,之前他也沒有和我們一起,這傢伙心狠手辣,鬼市大鬧的時候,這傢伙屠了一家藥鋪,據說是把藥鋪里的人,無論男女,都被他倒釘在柱子上,兩腿叉開,用斧頭一斧劈成兩半,是通緝榜前十。」

「通緝榜前十!」

趙客眼睛一亮,追問道:「我一直沒有問過,如果殺死了通緝榜的人,獎勵是怎麼算,按照屍體么?」

矮腳虎一愣,撓撓頭:「你沒仔細看一下郵冊里的任務么,殺死通緝榜里的人,就算是直接完成任務,只要離開神秘之地,自然就能夠得到獎勵的骨灰盒。」

「諤諤……是我疏忽了。」

趙客點點頭:「對了,你就遇到了這兩個郵差?沒有其他人?」趙客沒有再繼續和矮腳虎扯關於郵冊的問題,而是隨口叉開了話題。

一個死太監,趙客可對他沒什麼興趣。

趙客想要引來的,是另外的一個人。

對於趙客的詢問,矮腳虎的神情頓時變得不自然了。

趙客和王麻子見他的神情,就知道這傢伙還有話說,兩人也不催促,靜靜等著矮腳虎說話。

不過過了片刻,矮腳虎搖搖頭:「沒有,只能說是隔著一面牆遇到了不少,但真正追殺我的,就這一個!」

見狀,一旁王麻子一挑眉頭,大家都是從謊言中活過來的人,矮腳虎的神情,根本就沒藏下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