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就算青陽再怎麼強,也不可能強得過那個傢伙,呵呵呵……

龍族每一脈都有出類拔萃者,卻有一人能稱之為最。

那就是龍王一脈,龍族太子!

龍太子,一個高懸於龍族所有才俊頭上的一條逆天真龍。

龍族近些年來流傳出去的神跡,大多都來自於那位龍太子。

牧羽看了看陸凡,不經意間覺得這位祖爺爺和龍太子很像。

無論是顏值,品行,乃至曠古絕今的天賦,都如出一轍。

如果不是那位龍太子沒有光明伴身的話,那些人都會以為龍太子就是祖龍轉世了。

牧羽在心中嘀咕,不知祖爺爺回去后能否撼動龍太子的地位。

嗯哼?

「看我幹嘛?」陸凡感受到牧羽那炙熱的目光,有些不自在。

「沒……沒什麼……」

牧羽這個慌張的神情,讓一旁的赤魅產生了一些奇怪的想法。

天吶,牧羽哥他……該不會也喜歡上祖爺爺了吧……

聯想起之前種種,牧羽在下界陪伴祖爺爺有好幾天了。

完了完了!一股強烈的危機感從赤魅心中升起,難以壓制。

「祖爺爺,等大哥收拾了他們,我帶你回去面見龍王爺爺。」

赤魅溫柔的道,雖然這個溫柔的聲音對她來說有些牽強。

陸凡一驚:龍王?

龍族的大哥大么?

這我要是回去了,那他大哥大的位置豈不是不保了?

雖然還沒去龍族。

但陸凡已經在臆想,和一群龍生活在一起是種什麼樣的體驗。

另一邊,戰況持續激烈!

青陽的攻擊非常強勢,每次龍爪掠過,都能橫掃大片星域。

「無相龍神滅!」

終於一個大招過去,諸法覆滅,一掛星圖接替了這片星空…… 她捏了捏他的小鼻子,故作輕鬆,為的就是讓這幾個小傢伙相信她的話。

還好,這麼哄了哄后,小寶貝們都沒有再鬧了,乖乖的跟著她上了車。

除了霍胤,在進去時,小眉心微擰著看了媽咪一眼。

四十來分鐘后,大家回到了老宅。

「溫栩栩,剛才你男人確定是去見客戶?不是把你給扔那了?」

「啊?」

正打開車門準備拿菜的溫栩栩,猛然聽到霍司星連譏帶諷的問這個,頓時,她的臉色又白了白。

「當然啊,你說什麼呢?他怎麼可能會把我們扔在那?」她慌亂躲開她的目光,直接否認了她的胡說八道。

霍司爵見狀,也不繼續跟她爭執。

而是冷冷的盯著她笑了一聲后,抬腳就進去了。

溫栩栩見到,這才渾身緊繃的狀態一松,人便站在這車旁,剛拿起了的東西又無力的掉回了車裡。

她不知道那個男人是不是把他們母子扔在那?

但是,她聽得很清楚,他在電話里跟她說,他在公司,還在忙,讓她先回來,晚飯也不用等他。

他為什麼要說謊?

他明明就沒有在公司,也沒有在忙。

溫栩栩突然想起了中午自己被放鴿子的那頓飯……

「太太,你回來啦?」

「嗯,今晚的飯,就不用做先生的了,他有事。」溫栩栩將手裡的菜提著進來,淡淡的說了句。

王姐哪裡知道箇中原因?

聽到不用煮男主人的飯,她笑呵呵的答應了一聲,然後提著菜便去廚房裡忙活了。

當晚,霍司爵果然沒有回來吃飯。

其實都不僅僅是沒有回來吃飯,一直到溫栩栩照顧好三個孩子睡著了,她也回到卧室躺在了床上,她才聽到外面的腳步聲。

「哥哥,你回來了?」

她睜開了朦朧雙眼,看到一個人影摸著黑進來了,下意識的就喊了一聲。

「嗯。」

這一次,這個人倒是情緒平靜的答應了一聲。

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溫栩栩的錯覺?她竟好似在這熟悉的低沉嗓音里,聽到了一絲鼻音。

那是感冒了?還是喝酒了?

溫栩栩一個激靈,馬上睡意全消。

正要坐起來打開燈。

卻在這時,這個人已經摸著黑去浴室那邊了,沒一會,只聽到門被打開后,裡面就傳來了嘩啦啦的水響。

算了吧,等他洗完了再說。

溫栩栩把床頭邊的檯燈打開了,準備等這個人出來再說。

洗了大概有二十來分鐘吧,終於,裡面的水花聲,溫栩栩聽到關了,頓時,她心裡一陣高興后,馬上掀開被子下來了。

「哥哥,你洗好啦?」

「……你還沒睡?」

從浴室里出來的男人,身上還淌著水珠,不規則的分佈在他頎長健碩而又肌理分明的身軀上,性感的一塌糊塗。

溫栩栩咽了咽口水,半晌,才小臉緋紅的收回目光。

「還沒呢,哥哥,你是不是感冒了呀?我剛才好像聽到你嗓音有點重,快給我看看。」

她伸出了小手,很自然的就要過來給他檢查。

可是,以往都巴不得她碰他的男人,今天晚上,看到她伸手過來后,居然看到他眼睛里閃過一絲厭惡后,立刻避開了。

溫栩栩:「……」

伸出去的手,就這樣堪堪的停在了半空中,竟是好長時間都沒有回過神來。

他這是……在躲她?

而且,他眼睛里剛剛閃現的是什麼?

溫栩栩恍如一盆冷水澆下來,渾身都涼透了。

「沒有,陪客戶喝了一點酒,你睡吧。」

霍司爵捏了捏拳頭。

強逼著把心裡那一絲剛升起的不忍給壓下去,他收回了目光,轉身就去衣櫃里拿了電吹風,又進去了浴室。

之後,這卧室里再也沒有聲音。

霍司爵其實也很暴躁,因為他已經逼著自己冷靜一整天了,可是,他只要想起監控里的那個畫面,他就又會怒火上涌。

繼而控制不住自己。

為什麼?

他們兩人已經經歷了那麼多,她為什麼還不能忘了那個男人?

說謊,欺騙……

她怕他不同意,竟然還想到了利用醉酒跟他懇求的伎倆,她到底是有多放不下那個男人?又是有多捨不得他死在他手上?

她居然還敢讓他碰她!!

「咚——!」

一拳狠狠的砸在牆壁上,瞬間,在風筒聲里留下了一片猩紅的印記。

溫栩栩沒有聽到。

風筒聲太大了,關了門。

還有,她心裡也亂,就像是忽然被人從高處扔下來了一樣,她除了透心的涼,更多的,還有腦子裡亂得就跟麻一樣的混亂。

厭惡,他的眼睛里,居然會看著她出現厭惡。

溫栩栩把床頭的燈給拉滅了,拉上被子把自己埋進裡面,兩顆豆大的淚水一下就滾了出來。 第414章

緊接著,西門公路的出口突然放上了路障!十幾名士兵排成一排!真槍實彈的站在那裡!

還沒等蕭綺夢反應過來,他的車門就已經被兩名士兵打開了!

「下來!」

這兩個人二話不說直接拽著蕭綺夢下車!

「找死!」

洪武瞬間大怒!隨手一揮!掌風就把兩個人打飛了出去!

他扶著蕭綺夢下了車,怒視著面前這百名士兵,怒吼道:「媽的!你們是戰士?還是土匪?」

「洪武大人!」

一道聲音從眾人身後傳來……

洪武轉頭看去,人群中走出來一個人,見到此人,洪武眯著眼睛,冷笑道:「原來是馬副官,怎麼?什麼時候改行當土匪了?當眾強搶民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