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就算她這麼說,我還是沒心情跟她鬥嘴,回到家之後我更加的不知道怎麼面對吳妙可,我甚至無法想象等林三水真的把離婚協議推到這個女人面前的時候她會有什麼反應,我臉色的難看讓林小妖非常的鬱悶,趁我二叔不在的時候她把我擠在房間裏,因爲有昨天晚上我們之間的一切,她一下就摟住了我的脖子在我耳邊呢喃道:“小凡哥你怎麼不高興了?”

我張了張嘴巴,想要告訴她吧,又不知道怎麼開口,林小妖是個七竅玲瓏心,她知道我今天去了她家裏,就問我道:“是不是今天去我家裏,看到了我爸爸的原因?”

“有點吧。”我點頭道。

林小妖哼了一聲道:“咱們的事兒是咱們的,不用管他,小凡哥你也不用有心理壓力,是我爸爸先對不起我媽在先,你們男人啊,就沒有一個好東西,就興許他在外面找女人,就不能我媽在外面找個男人?”

我被小丫頭的話逗的忍俊不禁道:“小妖,你不感覺,咱們三個這樣,有點亂倫的感覺?昨晚三個人在一張牀上,你不感覺彆扭?如果我們倆結婚了,我可是得管她叫媽的人。”反正左右無人,我乾脆跟林小妖說說心理話。

林小妖被我這一句話給說的那叫一個滿面的羞紅,掄起粉拳對着我就打了過來,罵道:“我讓你說!我讓你得了便宜又賣乖!”

我抓住了她的手,抱住她的腰,雙手自然而然的往上攀上高峯揉捏着。——男女之事,有了第一次,那之後的就太隨意了。我就以這麼舒適的一個姿勢抱着她,把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道:“小妖,我跟你說真的,我感覺這樣不太好,你心裏到底是怎麼想的,告訴我?”

這樣的姿勢讓林小妖也非常的舒適,特別是在我的手在衣服外面感覺是隔靴搔癢不過癮探進了衣服裏之後,她的全身幾乎在我攀上那隻飽滿的時候就已經軟了下來。

“我爲我媽不值,生不出孩子又不是我媽的事兒,我爸憑什麼就怪我媽?我奶奶活着的時候把我當怪物,天天罵我媽不會下蛋的母雞,這憑什麼?女人就是給你們男人生孩子的機器?所以是我讓我媽找個男人的,我爸能找小三,就要我媽也給他戴一頂綠帽子也好,剛好那天我跟我媽聊心理話,她說想要個孩子,我就向她推薦了你。討厭!你別抓的這麼用力!”林小妖嬌喘道。

煙雨杏林寒 我在聽到她說是她向林妙可推薦的我的時候,雙手是下意識的用力的抓了一下,馬上就換來了她的嬌嗔,可是我還是用力的捏了一下那飽滿的彈性道:“你推薦的我?你可真大方啊!”

她嘟了嘟嘴道:“難道不應該嗎?我媽本來是想找個人湊合着,只要有個孩子就好,但是我媽那麼漂亮能湊合嗎?整個林家莊,能配得上她的也就只有你了!再說了我這麼做還不是便宜了你?從小到大你看我媽的眼神兒都恨不得吃了她,你以爲我不知道?”

我被林小妖說中了心裏的小九九,心生不服,哥們兒之前是有賊心沒賊膽的,可是我表現的真有這麼明顯嗎?說不得手上的力道又加了幾分。

她墊起腳站起來,然後用屁股猛蹲一下我高高的帳篷,面紅耳赤的道:“我讓你使壞!”

說完,這個小丫頭竟然跑出了房間。走到門口的時候,她臉紅的回頭問我道:“晚上你還來不來?要不要給你留門兒?”

我差點下意識的點頭,想了一下道:“看情況,應該不會去,昨天我爸爸都懷疑了。”

她看了我一眼,悵然若失的走了出去。

她走之後,房間裏瞬間又剩下了一人,我翻來覆去,想來想去,根本就無法處理,難道這就是胖子口中的所謂我的桃花劫?

最後,我得出了一個辦法,那就是既來之則安之,不然我還能有什麼辦法?

當天晚上,我還是聽到了敲牆的聲音,我假裝睡着,躺在牀上一動不動,二叔卻在這個時候忽然笑着對我道:“想過去就去唄,年輕人的,年少不輕狂,那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輕狂?”

“二叔,隔壁可是住着娘倆。”我對二叔道。——二叔絕對是一個可以傾訴祕密的人,你也絕對不用擔心他會外傳,並且這個事兒,昨晚二叔是知情的,沒有什麼好隱瞞的。

“那又怎麼樣呢?太在意世俗的眼光幹嘛,再說了,林三水不是要跟她離婚麼,你們可以以後三個人生活在一起,誰知道呢?”二叔道。

我目瞪口呆的道:“二叔,你什麼時候這麼思想這麼開放了?其實本來我爸的意思是,他們離婚之後,把吳妙可給你說說的。”

二叔道:“嘖嘖,本來我也對這小少婦垂涎三尺的,可是你們都這樣兒了,你讓我這當叔的怎麼要?你們這個說的難聽點叫亂倫,然後我侄兒的女人再跟了他叔叔,這一家子要多亂才行?”

我被二叔徹底的逗樂,也就是這時候我發現,二叔賣萌起來也是挺可愛的嘛!

我們就這麼聊着,被二叔這麼淡然的一說,我反倒是輕鬆了不少,對嘛,何必在乎別人的說法和世俗的眼光呢?年少不輕狂還叫年少?

後來對面的敲牆聲再響起來的時候,二叔道:“真不過去?”

“不去了!”我壓抑着我的衝動道。

就這樣一夜無話,在第二天早上的時候,很早很早,女警就敲開了我的門兒道:“林小凡你出來一下,我有話跟你說。”

昨晚我在去與不去之間徘徊的太晚,現在還迷糊着,這個女警也不避嫌,更不管我二叔也在我房間裏,直接衝了進來道:“快醒醒!”

“你幹什麼這麼着急?!”被人吵醒之後,我的起牀氣也很大,怒道。

她的火氣更大,直接出門道:“我有一件事兒要告訴你,在大門口等你三分鐘,不來的話後果自負!”

說完,她直接走出了我的房間。

我被這個女警察大早上的發瘋整的根本就摸不着頭腦,二叔這時候已經醒來,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道:“快去吧,叔都羨慕你的桃花運。”

我雖然有一百個不情願,可是這個女警的口氣似乎有什麼大事兒,我就撈了一個大褲衩穿上,揉着眼睛走出了院子。

這時候的女警已經上了車,開着一盞車門衝我招手道:“上車!”

我根本就不明就裏,上了車之後,這個女警把車開的那叫一個飛快,林家莊的路又很壞,直接顛的我徹底清醒。

“你大早上的發什麼神經!”我怒道!

此時的她已經把車子停在了村子外的田地間的小路上。

女警抓着自己的頭髮,使勁兒的拍着自己的頭,看樣子真的跟鬼附身了一樣,我抓着車門兒,隨時都準備跑路。

“林小凡!你爸爸是個變態!”女警卻在這個時候對我聲嘶力竭的吼道!

說:

這一章的確有點水,我承認, 今天四章的確有點吃力了。

不過明天應該會相對來說精彩一點, 因爲就寫到這一章末尾的時候忽然迸發了絕妙的一個靈感~

感謝:

陳顔楚雯,如果;權家兔;死亡之心-小心;流先生;aiyoweiya;金生錯;虎皮貓,還有等等等等太多同學的打賞了。

謝謝大家的支持~ 無以爲報只能以身相許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wap.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東出一郎,在東瀛醫療協會被人稱之為鬼童子。之所以能得到這個稱號,是因為他年紀輕輕不到三十,就已經在東瀛醫壇上取得極高的地位。

在東瀛的醫療協會中也是同樣被稱之為天才的存在,並且擔任東瀛醫療協會的外科部部長。

他在二十多歲的時候就憑藉著一手能通神鬼的醫術,在整個東瀛之中就掀起了一陣熱潮。

因為他的身份不僅僅是醫生,他的家族還是一個陰陽師家族。從小他就學會了很多的陰陽術,在一些傳說之中就有提到過他能夠上通鬼神下聽地理。

甚至還能將一些鬼怪妖精,封印在自己身邊的符咒之中,能夠操控一些別人看不到的東西。

但是這也僅是傳說而已,秦雪一邊跟許曜介紹著這個東出一郎的傳說,一邊還不忘對他進行提醒。

「這個東出一郎能夠那麼年輕就坐在了外科部部長的職位上,肯定是有一些本事的。他這次來就是為了試探你的實力,你對他要小心一點。」

這種本身有一定實力的人過來進行試探,是讓對手最感到棘手的存在。許曜聽了之後也感覺有些頭疼,自己這個副會長沒當上幾天,麻煩事和屁事就接連不斷的出現。

這個東出一郎也同樣是東瀛的天才醫生,許曜是華夏醫療協會中新一代的領頭者。

但是這個東出一郎僅是外科部部長,而許曜則是副會長。如果她過來跟自己進行比試,許曜輸了會很沒面子,不僅會讓整個醫療協會丟臉,甚至還會影響到兩方的士氣。

要是許曜贏了,他也不會有太多的損失,但是這樣一來就很容易暴露自己的實力。如果自己贏了這個東出一郎,那麼他們就知道自己的實力在東出一郎之上,就會對自己嚴加提防。

「陰陽師……如果沒記錯的話,陰陽師是我們秦時期,因為躲避戰亂而流傳到東瀛的陰陽家傳承吧?」

許曜一邊思索著這個陰陽師到底是什麼東西,一邊整理著自己的衣物。

秦雪一聲嘆氣:「我也不知道他們的陰陽師是什麼,但是他是一個極其麻煩的對手,你不能掉以輕心就是了。」

許曜閉上眼睛從玉真子的記憶庫中尋找著陰陽師的痕迹,大概也對陰陽師這個教派有了一些了解。

如果說他們修真者是來源於修道,那麼他們東瀛的陰陽師也就跟這邊的修道者差不多。性質上是差不多但是形式上卻更類似於數術,或者類似於周易之類的對人命天數的探究。

期間陰陽師還涉及到一些關於靈魂之類的功法,也難怪玉真子會害怕,現在他正處於靈魄狀態,可以說在陰陽師面前他就是一個普通的靈魂,就是別人的獵物。

許曜心中大概有了一些數后,不一會辦公室的電話就響了起來,秦雪出去接了電話后回來就告訴許曜,人已經到了。

許曜此刻已經重新打扮過,雖然沒有之前在千秋家族那邊打扮得光鮮亮麗,但是也算比之前精神了不少。

辦公室的門一打開,就看到了一襲白衣穿著和服,拿著一個摺扇的東瀛人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東出一郎昂首闊步的走了進來,在看到許曜的第一眼后,立刻就用著標準的中文問道:「請問你們的副會長在哪裡?」

這個時候吳銘正好進來,東出一郎看到了吳銘后,作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連忙丟下許曜走了過去。

隨後他就對吳銘深深的鞠了一躬:「許會長,在下東瀛醫療協會東出一郎,初次見面還望多多指教。」

東出一郎心中暗想,沒想到華夏醫療協會的副會長居然那麼年輕,看起來也就三十齣頭的樣子,跟自己的年齡相仿,應該是可以談得來的。

雖然在場的所有人都覺得這個東出一郎的文化涵養出奇的好,然而吳銘卻一臉尷尬地指了指他身後的許曜。

「其實我們的副會長在你身後,我只是他的一個學生而已不好意思。」

東出一郎這下才反應過來,自己身後那位比自己還要年輕很多的醫生,居然就是他們的副會長。

許曜這時才想起來自己換了一件衣服後身上沒有帶徽章,於是從口袋裡摸了摸找到了自己象徵身份的徽章,帶上去后才對東出一郎打招呼。

「咳咳,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東醫生能夠來我們華夏,作為華夏醫療協會的副會長,我十分的想要對你說,艹你媽……呸,我十分的想要對你說,歡迎來到華夏!」

許曜剛剛差點一個嘴滑,把自己的真實想法給說了出來。好在東出一郎雖然中文學的不錯,但是對於中文中的「街頭三字經」卻不是很了解,還以為是許曜緊張之下語無倫次,倒也沒有太介意。

東出一郎指正道:「許醫生稱呼我為東出醫生就好了,在東瀛我的姓是兩個字的。」

「好的,東醫生。」

「……」

東出一郎一臉無奈,許曜似乎沒有將他說的話放在心上。秦雪卻知道許曜這是故意的,所以在心底偷偷的憋著笑意。

東出一郎感到自己有些尷尬,但還是繼續的說道:「原本就聽說華夏醫療協會的副會長許曜醫生,天縱奇才是一個年紀輕輕就成為了領頭人的存在。今日一見果然氣度不凡!」

許曜揮了揮手:「其實這些都是吹的,根本就沒有這麼一回事。我能夠成為副會長都是靠關係上來的,你已經可以回去了。」

他的回答漫不經心,或者說完全沒有將東出一郎當一回事。既然已經知道了這個人來的目的並不是什麼好的意圖,那麼許曜也就對他沒有一點客氣的意思。

有的人越是裝得文質彬彬骨子裡可能就越壞,對於這種人許曜完全不打算給他面子。

東出一郎被許曜這種一看就知道是屁話的回答,給堵得有些說不出話來。就好像兩大高手切磋劍術時,還沒有動手對方就投降,還告訴自己他的劍術都是假的,名震江湖都是吹出來的。

「哼,既然你不想出手,那我就逼你出手!」東出一郎心中知道許曜察覺到了他的目的,但是他可不打算就此放棄。 她說這句話,立馬的就嚇了我一跳,我爸是個變態?!她這話說的,難道說我爸爸昨天晚上去帳篷裏把她給那個啥了,又或者偷看她穿衣服了?——可是我馬上否決了自己的想法,我老爸那個人,老實沉穩了一輩子,我應該對他有信心一點,他不會是這樣的人。

“你爸纔是變態呢!”我道,說這句話的時候我是真的沒什麼底氣,因爲我爸也是個男人,真犯了點每個男人都會犯的錯的話,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不是?

“我沒跟你開玩笑,真的林小凡,你爸就是個變態。”女警抓着頭髮道。

“再這麼說我翻臉了!到底出了什麼事兒你說清楚再說!罵什麼人!”我也有點火了,大早上還沒有徹底清醒呢,有一個人拉着就罵你老爸,這是什麼意思?

女警問我道:“有煙麼?”她的頭髮亂着,顯的相當的憔悴,咋一看,還真的有那麼點被我老爹給非禮了的感覺。

我摸出煙,遞給她一根兒,她哆嗦着點上,此時抽着煙的她有一股別樣的美感,她一口氣抽了一支,道:“林小凡,你真的沒有感覺你父親有什麼異常的地方??”

“我希望你能明白你不停的說我父親這是很沒有禮貌的行爲!”我道。

女警比劃着,似乎非常的難以啓齒,這讓我心裏更加的沒底兒,因爲女警絕對不是一個不靠譜的人,她既然敢當着我的面兒書=說我爸爸怎麼怎麼了,那絕對有她的理由,可數我爸爸他到底怎麼了,你好歹快說啊!

“昨天晚上,我醒來上廁所的時候,發現你父母的房間裏還亮着燈,我往裏面看了一眼,真的,我不是故意要偷看,而是真的就是那麼下意識的看了一眼,然後我發現了你父親在他們的房間裏。”女警說到這裏的時候,臉色難看至極。

“他在房間裏幹什麼?”我也被她說的着急了起來。

“他在對着鏡子,像是一個女人一樣的梳妝,真的,我絕對不會看錯,就跟電視裏古代的女人一樣,他黏着蘭花指,自我陶醉的看着鏡子裏面的自己,看了一會兒,竟然還在屋子裏像是一個女人一樣的扭動了起來!” 大叔離婚請放手 女警驚恐的說道。

女警說完,我哆嗦着遞給她了一支菸,也給自己點上了一根兒,我們倆在車裏,保持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沉默。直到我的煙燃到了菸屁股,我才哆嗦着道:“你確定你沒看錯?那個是我老爹而不是我老孃?”

“我看了幾次,差點嚇死。我可以確定是叔叔,不是嬸兒,你以前從來都不知道他還會這個的麼?”她問我道。

我搖了搖頭,這怎麼可能?父親以前是一個本分的莊稼人,怎麼可能會做出那樣的事兒?

我幾乎立即就想到,父親的轉變,會不會跟他臉上的黑色有關,要知道他在那天去了祠堂以後,表面上看起來沒事兒,卻是在那天之後,臉上出現了一片發黑的陰雲。

“別聲張,你應該明白,我們這個村兒,最近出了非常多的怪異的事兒,如果你現在要我給你說個明白,我也不能。”我道。

女警看着車窗外對我道:“林小凡,我叫九兩,陳九兩。”

這是我第一次知道這個女警的名字。

我們倆回到家裏的時候,家裏已經做好了飯,自從奶奶身體不好以後,二叔這個人也會去地裏幫我父親做點體力活,但是從不會去廚房做飯,所以家裏的家務在林小妖吳妙可母女來我家之前,幾乎是父親一個人抗着,吃着相對來說可口的飯菜,我看着父親,他的臉上除了那一片發黑之外,沒有任何的異常。

“你老是看我做什麼?我臉上有花?”父親問了我一聲道。

“爸,你去醫院檢查一下,你臉上的那塊黑是怎麼回事兒。這麼長時間了,怎麼會一直都在。”我問道。

“沒事兒,我這麼大把年紀了,又不泡妞兒,臉上黑一點又有什麼關係?”父親還開了一句玩笑,他吃飯很快,吃完之後道:“我去地裏看看,你們先吃。”

我跟九兩對視了一眼,她臉上的表情也有點不自然。

這就是我父親,一個在地裏刨食的老實巴交的農民。根本就無法把他這麼一個人跟一個照着鏡子捻着蘭花指的變態聯想到一塊兒。

今天因爲出了這個事兒,我什麼心情都沒有,父親拿着農具出門兒之後,我直接拉着二叔進了我的房間,問道:“二叔,我正八經的問您一句,父親臉上的那一塊黑色,真得而沒有問題嗎?”

“我也挺奇怪。”二叔點頭道。

“今天早上,這個女警察叫我出去跟我說,昨天晚上她在父親的窗臺前,看到我父親跟一個女人似的梳妝打扮還跳舞,你說會不會是祠堂裏的那個女鬼的問題?”我問道。

“還有這事兒?”二叔問道。

“您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總裁通緝令 不知道爲什麼,我總感覺,不管出了什麼事兒,二叔絕對是知情的,他自己本身就是個陰陽先生,就好比是醫生,難道病人身體的毛病外行看不出來,醫生也看不出來麼?

“小凡,你先彆着急。你看你爸現在正常的很,應該不是鬼上身,林二蛋被上身的情況你應該是看在眼裏的,不管你爸做了什麼,他現在都是正常的,不是嗎?”二叔道。

“那現在該怎麼辦?”我問了一聲。

“等晚上再去看看。”二叔道。

他的意思很明顯,要親眼看一下父親的梳妝和打扮,畢竟,剛纔我說的是女警所見,又很難把這一切跟我父親聯繫到一起。

——因爲這事兒的發生,我沒有心情再去跟吳妙可和林小妖去糾纏,沒有什麼比自己的父母還要重要,我是不允許我的父親出一點事兒的。而直覺告訴我,父親就算是身體出現了什麼異常,也是在那天晚上他去了祠堂之後的事兒。本來我對祠堂裏的那個紅色女鬼並不是很上心,可能是因爲我懶,不遇到什麼真正的危險就總抱有僥倖的心理。但是現在卻不得不緊張。

我在今天去了一下祠堂,一個人來的,就站在我爺爺那一晚上跪拜的位置。我想了很多很多,最近的我,的確是有點墮落了,美人鄉英雄冢,我林小凡算不上什麼英雄,只是二十多年來第一次迸發的桃花運讓我整個人都沉迷了其中。整個人都有點飄飄然,我翻過了牆頭,看着緊閉的祠堂門,三伏天裏,炎熱的都無法去站在太陽下,我看着祠堂裏,卻感覺到遍體生寒。

不知道這裏是真的陰氣逼人,還是說是我的心理問題。

我沒有遇到紅色棺材裏的鬼,在院子裏站了一會兒,我直接去了林三水的家裏,這一次是我着重的跟劉胖子說了說村子裏的情況。

從我爺爺起屍,到徐麟來,然後林二蛋的附身,我都告訴了劉胖子,說完我甚至告訴了他我的推測道:“我感覺這一切的事兒,都跟那個紅色的棺材有關,那個問題不解決掉,林家莊這裏就永無寧日。”

我跟他說這個的時候,林三水也在場附和道:“對的,劉先生,這些我都跟您說過,所以,這個紅色的棺材必須得解決掉。”

胖子在聽完我們說話,對林三水道:“三水,你先出去一下,我有幾句話,想要跟這個小兄弟談一談。”

林三水對這個胖子言聽計從,聽罷甚至還給我們一人倒了一杯茶才走出了房間,林三水走後,胖子也不說話,只是看着眼前蒸騰的熱氣的杯子。

直到杯子裏的茶水冷掉,我才口乾舌燥的問道:“劉叔,您有什麼事兒麼?”

胖子笑了笑,道:“我在等你說實話,說你的心裏話。”

我心裏震了一下,道:“我不懂您的話的意思。”

“你嘴巴上在說,你認爲這件事兒的根源是紅色的棺材,可是你的心裏真的是這麼想的麼?”胖子道。

“劉叔,就我們兩個人,還請您明示。”我道。

“其實你自己心裏也明白,那個紅色的棺材一直都在林家莊的地下埋着,爲什麼早不出事兒,晚不出事兒,偏偏在你爺爺過世之後出事兒?你甚至不明白你爺爺的棺材出現在紅色棺材之上,到底是巧合還是有因對不對?——往上追溯,林小凡,我看你的面色就知道你有諸多的疑問,你既然找我幫忙,就告訴我,你懷疑的一切,和你知道的,林三水卻不知道的一切。”胖子此時正兒八經的臉色,他問的問題,似乎能直擊我的靈魂!

有些話我是有疑問,我是不想說,但是想要老實的父親,晚上對鏡子裏的怪異動作。我再也無法抑制的對胖子道:

“爲什麼我二叔會跟我父親長的一模一樣?爲什麼我爺爺在他提到山東聊城的時候會驚嚇而死?爲什麼他是一個陰陽先生卻要隱瞞這個祕密?!”

“我告訴你!我真正的想法就是這一切的一切,跟其他的東西無關,最有關的,其實是我二叔!”

“他那樣一個人,來林家莊,一定有什麼祕密目的!”

我幾乎是帶着嘶吼一樣的對胖子叫出了我的話。說完之後整個人癱軟在椅子上,只感覺全身的輕鬆。

豪門強娶:夫人超大牌 我不是一個堅強的人。

手機用戶請瀏覽wap.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既然能夠成為華夏醫療協會的副會長,那麼總歸來說也都是有些本事的。我倒是想要看看許醫生治病的樣子呢。」

東出一郎臉上的神情仍舊沒有任何變化,還是一副和善的微笑。

許曜卻是一擺手,對他說道:「算了算了,我沒什麼本事。想要看我治病的話,那你就想啊。」

「那就……想?」

「是啊,你用腦子想象一下就好了。」

許曜人一副無賴的樣子看上去油鹽不進,好像怎麼也不肯露一手的樣子。

東出一郎看到許曜那麼不給面子,隨後對許曜說道:「許醫生作為華夏醫療協會的副會長,難道是怕了我們東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