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就在易天還在猶豫時,好幾個方向隱隱約約有說話聲傳來,易天知道自己藏不住的,一咬牙,低頭從小山洞口鑽了進去。

好在山洞只是洞口小,裡面雖也不寬敞至少不用低頭彎腰走路。令易天驚異的是小洞裡面居然亮如白晝。

走了大概十幾米,山洞逐漸變大,盡頭更是一個直徑足有五米的圓形石室。易天一眼就看見了石室對面的幾個巨大是石箱以及石箱旁邊散落的人骨。

「莫非那就是寶藏?」易天看那人骨覺得這裡沒有看到的那麼簡單。

凝神環視一周沒有發現任何不妥,易天小心翼翼地邁步向石箱走去。

五米的距離,十幾步而已,沒有任何反常的事發生,易天輕鬆地走到了石箱前。

易天從石箱前的地上撿起一塊布質的東西,抖盡灰塵,發現上面的字跡依稀可以辨認。


「吾命不久矣,奈何空逍遙半世未留傳人,身懷奇寶無可安置。終封寶於此,且石匙留此,靜待有緣人,切記憑匙開箱,否則毀寶眼前。」

「真有寶啊。」易天驚奇地掏出石匙說道,雖不理解前人為何封寶於此,如何毀寶眼前,不過這都不是易天關心的。已擁有石匙,關心的是有沒有寶,看情況,似乎真的有。

可易天沒有注意到,自從他走進石箱三步之內,在以石箱為中心,三步為距離的範圍內,濃厚的塵土下,一些不起眼的縱橫交錯的線開始發光,並逐漸變亮。

待易天注意到時,已經晚了。

地面浮現出一個閃爍著乳白色光芒的圓圈。圓圈內一個規則的六角圖形慢慢地旋轉,光芒一閃一滅的。

易天發現不對,想一步跨出這個詭異圓圈,還未抬步,圓圈驟然爆發出刺眼的光芒將易天包裹在裡面。

重回火紅年代 ,原地,卻不見易天,隨同光芒消失的,還有易天這個大活人。

倘若有千年不死的老怪物在這裡,他一定能知道那個詭異的圓圈其實就是千年前陣道最常見的一種陣法——傳送陣。千年前,百族共榮,人才輩出,修行各闢其徑,經過萌芽到完善的漫長過程,最終除靈力修行外發展出了三大道——陣道,丹道,器道。只是,千年前沒有徵兆的百族混戰,不但打殘了各族,最重要的是一些珍貴強大的功法戰技神通等都失去了傳承,包括陣丹器三道,流傳至今已經近乎斷了傳承。 「嘿嘿……」突然一個蒼老沙啞毫無生機的聲音在易天背後響起,「終於來了個好玩的人。」

易天頭皮發麻,轉身一躍而起,顧不得擦傷和咬傷的疼痛,只看見自己前面四五米距地大約一米五的地方有個火星亮了起來。

火星越來越亮,直到可以用做照明,易天這才看出來。


一個比迷魂地那個老人更老更瘦小更乾癟更像千年老屍的老人拿著火摺子,用他混濁得似乎瞎了的眼睛打量著易天。任何不知道從哪拿過一個油燈,動作緩慢地點亮了。


這地方比迷魂地恐怖太多了,特別是眼前這個不知道是人是鬼的東西。

「前…前輩。」易天不確定著說道。

老人沒有回答,提著個又破又舊的油燈慢慢地走上前來。先正面打量了易天許久,又圍著易天走了一圈,全身打量了個遍,好像丈母娘在挑女婿似的。最後回到易天身前,滿意地點了點頭,微咧著嘴,扯動著如樹皮般的皮膚,露出一個有些恐怖的笑容。

「嘿嘿……」老人怪笑一聲,真如殭屍出洞了。接著用他那嚇人的如死人般的聲音說道,「真的是很不錯的小子,非常完美。」

「前輩……」易天突然感覺老人這嚇人的笑容里充滿了不懷好意。

「孩子,不用害怕。」老人安慰易天說道。可不安慰還好,一安慰易天覺得更是顯得有問題。

易天借著老人手裡破燈的微光觀察了一下地形。背後是一個看不出多高的斜坡,前面是一個圓形的空地,對面牆上有一個不知道通往哪裡的暗道。左右各是一道走廊,同樣黑乎乎的什麼也看不到。

「走吧,孩子,帶你去看看我的世界。」說完老人緩緩轉身,向牆壁上的暗道走去.

易天遲疑了一下還是跟了上去,默默地走在老人身後,並卻保持著大概有一米的距離。說真的,易天對這個老人有一種厭惡感,不是因為老人的醜陋,而是一種易天自己也不知道的原因,反正就是厭惡排斥。

「你提著這盞燈吧。」老人剛跨進暗道就微微轉身說道。易天看去,在暗道牆壁上懸挂著一盞和老人手裡提的相似且同樣破舊的油燈,同時易天也注意到了,牆壁的另一邊同樣有懸挂的金屬凸出來,不過上面卻沒有油燈。

易天伸手取下油燈,走近老人接了個火。老人便有繼續往前走了。

剛才燈光暗易天還沒有發現,現在油燈在手,易天發現暗道的牆壁上似乎畫滿了花紋。高提著油燈,易天湊近個頭去看,果然牆壁上畫有東西。不過讓易天吃驚的是,上面的不是深奧難懂的經義,也不是複雜難辯的符文,而是一些不成規律圖畫,簡單而又膚淺,就像是小孩子的塗鴉一樣,亂七八糟的。

「不用看了,你看不出什麼的。」就在易天還想仔細地看看時,老人在前面停下開口說道,「那些都只是我排遣寂寞畫的而已。」易天一陣無語。

易天縮回頭,繼續提著油燈跟在老人身後。突然易天發現暗道似乎有岔道,上前幾步果然發現暗道牆壁開了個口,連接著不知道通往哪裡的另一條暗道。易天看了看發現老人忽略了自己,思索了一下走進了岔道。

易天小心翼翼地走在岔道里,雖然手裡有油燈,可可視距離只有兩三米,兩三米外模糊不清,再遠更是漆黑一片。

暗道的長度出乎易天的預料,不是太長,而是太短,僅僅才五六米。易天站在暗道出口處,舉著個油燈極力想看清什麼。

模糊中,易天發現自己到了一個方形石室里,因為油燈光線太暗,看不出石室的大小。在石室的中央,易天似乎看見了有一個石台。下一刻易天就知道那是什麼了,雖不敢確保一定是,至少八九不離十,那就是石棺。巨大的,古老的石棺。

易天沒有閑情看下去了,急忙從暗道退了出來,發現老人已經走出一段距離了,似乎真的忽略了自己,連忙快走幾步趕上老人,開口詢問道:「前輩,這是什麼地方,怎麼我總感覺陰森恐怖?」

「嘿嘿,想知道吧。我就知道你會問的。」老人邊走邊慢悠悠說道,「如你猜測一樣,這是的墓地,是個千年古墓,埋葬的都是幾千年前在聖戰中隕落的英雄。」

「不過。」老人語氣一轉,平淡無所謂的語氣變得像憤怒,又似乎是遺憾,「他們也都是被世人遺忘的英雄。」

易天暗自縮了下脖子,像這種老怪物都是不可理喻的,更何況現在他情緒還有點不對勁,自己老實點別被他抓住虐自己理由才是明智的。易天曾經就在人族吃過這種虧,現在還記著呢。

老人說完也沒了繼續說下去的興緻,易天有不敢發問,老人沉默著一前一後在這千年古墓中的黝黑暗道里緩慢地走著。

默默跟著老人左拐右彎的,幾番之後易天已經繞暈了,只依稀記得下了幾次階梯,也上了幾次階梯,什麼東南西北早就分不清了。

「奇怪了,按理這種地下古墓應該空氣稀薄,甚至人不能在這生存啊,為什麼這裡感覺不到空氣的不對?」易天邊走邊暗想,「千年古墓為什麼沒有腐朽糜爛的氣息?既然古墓存在千年,那這燈油又是哪來的?既然只是個古墓,那這個老人是幹什麼的?」易天看了看老人,越看越覺得老人奇怪,有貓膩。越想越不對勁,可卻又想不出個所以然來,至於問的事,易天覺得還是看老人心情好再說吧,免觸霉頭。

最終老人把易天帶到一個石室里,對易天說道:「在這等我回來。」說完撇下易天走了,走的時候還特意在門口揮了下破舊的衣袖,彷彿在和易天道別似的。易天也沒在意老人的怪異行為,因為在這種昏暗的燈光下,易天根本看不到墓室門口在老人揮袖后浮現出了一層顏色非常淡,淡到近乎透明的光暈。

「就這樣?」易天納悶了,迷魂地里的老人還為自己解惑來著,送了場不知真假的造化。現在這,這讓易天怎麼說好呢。

說好尋寶的,寶呢?寶沒尋到,得罪了一群傭兵,還到了這個嚇人的古墓,淪落到與死人住在一起。怎麼想怎麼感覺自己背運。

「既來之,則安之。」易天用在人族學的一句話安慰自己。

易天借著昏暗的燈光觀察了石室一下。石室不大,大約五米見方,中央放置著一塊厚重的石板,似乎是給人當床用的。

離室門最遠的那個角落有一堆黑乎乎的東西看得不是很真切,易天小心地走過去。那僅僅只是一堆廢石塊而已。

「嚇我一跳。」易天隨手把油燈擱置在中央石板上說道。「這石室是誰的墓室,有廢石塊也不清理了……」

易天一個愣神,「墓室……」易天急退兩步,盯著石板,果然石板邊緣附近都不平整,像是石板原本有四壁,被人削去四壁而沒有打磨平整。

石棺!易天幾乎能肯定它就是石棺低板了。

「難道是那個老人墓室?」易天稍微平靜了心情俺想到,「千年前就死了,後來死而復活的千年老怪物?或者,就是故事裡以屍體為食的鬼物?」易天倒吸一口涼氣。越想越離譜,越想越恐怖。 想了想,易天回到石板前,發現石板上蒙有一層厚厚的灰塵,估計老人當初從這裡面爬出來后把石棺壁拆了,就把石棺底當床,後來又廢棄不用了吧。

易天提著油燈向石室門口走去,卻在跨出石室的時候被什麼東西擋了回來,彷彿撞上了一堵牆。

「奇怪了。」易天仔細看了看,沒有發現什麼,頓時疑惑起來,「剛才進來的時候什麼東西都沒有啊,現在在回事?」易天用手探了探,果然感覺到面前有一層什麼東西,摸得到卻看不到,用拳砸了砸,自己能感覺到痛,連聲音都沒有。

「怎麼回事,不應該啊。」易天迷惑起來,剛才明明沒有的,易天不信邪了。放下油燈,握拳,蓄力,「羅天拳」,易天悍然出拳,結結實實的砸在眼前這看不清的牆上。

下一刻,易天回拳,抖了抖又麻又痛的右手罵道:「該死的什麼東西。」剛才的一拳,易天感覺就是砸在石壁上,不可動其分毫,還反震自己。

不信邪的易天有試了幾次后,不得不相信自己已經被老怪物以自己不知道的方式囚禁在這漆黑狹小的墓室里了。

泄氣的易天安分了。而此時,所謂的木大哥在滿山搜了一天都沒有搜到易天後,不甘心就此罷休,正在招呼手上安營紮寨,以備明天實行地毯式搜索。

次日外面天剛微亮,古墓里還是一片漆黑,老人慢悠悠卻無聲無息地走到囚禁易天的墓室前,探出右手,露出只剩皮包骨的手掌,搭在墓室門口那層看不見的光幕上,然後緩緩收回手,跨步走進墓室。

老人現在沒有提著油燈,卻在黑暗中來去自如,實非常人。

老人看著在牆角歪坐著睡著了的易天,渾濁得如同死魚眼的眼睛卻露出一絲笑意。

「天資卓絕,即使在百族中也不多見,心智已全,倒也省了許多的事,倘若能驅除那絲獸性,再擁有這古墓中的所有寶物,不久的將來,一定能造就一方霸主。」老人眼中露出瘋狂。

「那我就可以主宰天下,然後藉此,還能有一絲闖進神域成就不朽的可能,這種機會,我一定要把握。」老人渾濁的眼睛精光閃爍,情緒高昂,倒不像個垂垂老矣的人。

很快,老人又恢復原來的遲暮狀態,掏出火摺子,為易天點亮油燈,然後叫醒易天,將易天帶離了墓室。

易天沒有多問,提著油燈跟著老人。因為易天知道,該知道的老人一定會告訴自己,不該知道的問也白問。

易天跟著老人走了很久才到達一個巨大的墓室里,老人讓易天去將墓室里所有的油燈點亮,易天看了看,果然在墓室四周壁下放置著一些破舊的油燈。不過令易天不解的是這個似乎是主墓室的巨大墓室里沒有石棺,沒有碑文,除了四周牆壁上繪有一些敘事性的圖案以及地上散亂一層的動物白骨外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

待油燈全部點亮,老人盤腿坐在墓室中央的白骨堆里,並且讓易天也坐下。易天嫌棄地把地上的白骨掃開著才盤腿坐在老人對面。四周燈焰搖曳,一老一少對坐在白骨堆里,即使什麼都沒做也顯得出奇的詭異。

「你想知道我為什麼叫你過來嗎?」老人眯著眼問道。說他眯著眼是因為看不出他眼睛到底是睜是閉。

「因為這個?」易天還記得那個坑了自己的石匙,從懷裡掏出來回答說道。

「呵呵……」老人突然笑了,雖然笑得恐怖,但至少還知道他是在笑。「它本是我幾十年前交給一個人讓他帶出去的。」老人承認這石匙與他有關。

「那它有什麼用?」易天問道。老人沒有回答,一招手,石匙從易天手裡飄到老人手裡,然後在老人手裡化成石粉,這才說道,「除了激活陣法,沒有任何用處。」

「這……」易天感覺難於理解,甚至都不是理解,而是不可思議。

「當年偶然進入的那個人資質太低,成就不可能會高,我便沒有現身,給予了他一些好處,隨手做了個石匙給他,暗示他這裡有驚天大寶,取不到是因為實力不夠。我是希望他把這個秘密帶出去,誰知道一去十幾年。」老人解釋說道,「不過好在十幾年後等來了你。」

易天突然感覺到了陰謀的味道。小心翼翼地問道:「前輩需要晚輩做什麼嗎?」易天不相信這個千年不死的老怪物在這等著沒有什麼目的。

「我需要你帶我出去。」老人突然凝重地回答說道,「帶我離開這該死的古墓。」

「前輩為何被困在這裡,晚輩又有何能耐能助前輩脫困?」易天覺得老人對自己的期望太高,先不說自己能不能助他脫困,即使能,要不要助他還是個問題呢。易天可不想放出去一個魔頭以致生靈塗炭。


「也罷,我就告訴你當年的發生的事。」老人都是快成精的人了,怎麼可能聽不出易天的意思,不過老人現在可以說是有求於易天,倒也沒有為難易天,只是解釋說道。

「數千年前,大陸上百族共榮。其中又以聖族,妖族以及海族最為強大。強大到同樣是大族的人族和蠻族都對他們忌憚三分。百族之間紛爭不斷,卻不曾有大規模的爭鬥出現,保持著那種微妙的關係,一直共存共榮。」

「直到那一年,天降骨城,黑暗族面世,妄圖吞併大陸所有種族。百族各自為戰,損失慘重,這時才想到結盟,發起聖戰共御黑暗族。」

「百族聯盟將黑暗族打回峽谷,陣封古城,百族同慶。可是。」老人露出一絲痛苦的神色,接著說道,「有的種族首領卻萌生了要稱霸大陸奴役百族的想法,隨後,戰亂剛平的百族又陷入了百族大戰的泥潭。陰謀,這是個針對百族的陰謀。長達數年戰亂,在聖戰中殘存的英雄也都隕身於此。」

「我戰死後被葬入這個不知何人所築的古墓里,不知為何卻死而復活,殘存於這暗無天日的古墓里千年,只為等到一個人,一個能助我拖困的人。」老人面相猙獰,眼露瘋狂,「我要追尋當年是誰布下的陰謀,否則我死不瞑目。」。

宇宙級大騙子 ,小心翼翼地問道:「晚輩該怎麼做?」

老人平復了下情緒,說道:「你現在什麼都幫不了,我只要你現在努力提升自己的修為。」老人從懷裡掏出一塊獸皮,交給易天說道,「此術名噬靈,可吞噬一切生物的肉體化為自身靈力。此術太過逆天,即使只是地階,在當年也是禁忌術法。現在我把它傳給你,希望你把它發揚光大,重塑我噬靈一脈。」

易天接過獸皮,獸皮入手非常柔軟,感覺很有韌性,看不出是什麼妖獸的獸皮,上面有一些暗黑色的字跡。

「這裡原是主墓室,我在此布有納靈陣,足以引動整座山峰的靈氣匯聚於此,你在才修鍊,爭取早日突破到二階,那樣我才能早日從這古墓脫困。」 老人向易天透露了一些千年前百族大戰的秘密后便離開了石室。不久后又拿了數百枚乳白色的石頭交給易天,並囑咐易天努力修鍊。

這種石頭易天認識,叫靈石,據說是靈氣達到一定的條件固化形成。根據靈石內部蘊含靈氣的純凈度分為上中下三品和極品四個檔次。可做修鍊使用,且沒有像獸核一樣蘊含可影響人心智的一些因子,這也就意味著靈石的珍貴。試想,常人修行吐納一天吸收的靈氣還不如使用靈石修行吸收半個時辰吸收的多,極大限度的減少了修鍊時間而又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誰不喜歡。不過像靈石這種珍貴的石頭像一些珍貴的礦石脈一樣,都掌握在一些大勢力手裡,可不是平常人隨便就能用之修鍊的。像易天,即使有個神秘的師傅,也沒有天天用靈石修鍊的待遇。

易天將一枚靈石握在手心,閉上眼睛,進入修鍊狀態,運轉凈靈決。一陣舒適的感覺從手心傳來,感覺一股清涼的液體從手心進入體內,然後在體內沿經脈流轉。

「呼……」待運行一周天後,易天吐出一口濁氣,驚喜地睜開眼說道,「哈哈,靈石果然不同於獸核,僅僅只是一枚就讓我靈力精進了不少,還沒有感覺到疼痛。」原本因為凈靈決對靈氣的需求太大,短時間內進階無望,現在有了這些靈石,至少突破二階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易天把手裡已失去靈氣化成石粉的靈石撒在一旁,兩手各拿一枚,再次進入修鍊狀態。

師傅曾教導過易天,修行靠資質,毅力,還有機緣。資質靠天生,毅力靠本人,只有機緣,猜不透,摸不著,可遇不可求。資質還可後天利用一些神丹妙藥提升,毅力可經過一些風塵歷練增強,可機緣來了抓不住,機緣與自己無關。現在易天就是機緣到了,雖不是逆天驚人的機緣,卻也可以積少成多,自然得好好把握。

半個時辰后,易天已經吸收了數十枚靈石,龐大的靈氣轉化成靈力將易天從一階高級推上二階低級。不過易天並未就此罷休,而是再接再厲,繼續吸收靈石修鍊。

三個時辰后,易天停止了修鍊,因為靈石已經消耗一空了。


「哈哈,剛突破二階,幾個時辰的時間又突破到了二階中級,凈靈決果然逆天。」易天驚喜地自語說道。

常人吸收天地靈氣修鍊,吸收的靈氣純凈度總不可能精純,而不精純的靈氣轉化成的靈力也一樣存在雜質,這不利於以後的進階升級,所以一般人修鍊都會每進一級就必須停下,驅除摻雜在靈力中的雜質,完成夯實基礎的過程,然後才會進行下一步的修鍊。

易天莫名其妙地擁有了逆天的凈靈決,在修鍊之際就已經完成了凈靈的過程,完全不需要驅除雜質這一過程,只要靈氣足夠,就可以一直修鍊下去,而不需要擔心基礎不實。

「不過,消耗靈石也是非常逆天的。」數十枚靈石讓易天從一階高級升到二階低級,可從二階低級進階到中級居然消耗了近百枚靈石。

不過這也不怪易天鬱悶,因為倘若以此比例類推,想要突破到七階,沒幾條大型靈石礦脈是不可能的,可易天到哪找大型靈石礦脈。

不多時,老人再次來到石室。不過這次,老人帶來了一隻小狗大小黑色鼠形妖獸。

「這個給你修鍊噬靈。」老人單手握著黑鼠的頭,按在易天面前的地面上對易天說道。黑鼠奮力掙扎,奈何老人將它按住,只能四肢亂划。嘴裡發出吱吱的叫聲,經墓室石壁迴音,顯得發出凄厲。

易天伸手抓住黑鼠,看了老人一眼,老人別有深意的回敬易天一眼,轉身離開了石室。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