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尤其是現在是隻有東方兄弟在,李易很是不放心,不過要是管亥回去坐鎮,就不會有事了。

“炳元,敵人也不是傻子,大軍已經被咱們剿滅,他們的村子估計正在轉移,等咱們到了,不過是一座空城,就算去了,什麼也沒有。”李易此話一說,管亥沒話了。

只好去下令大軍迴歸,趁着夜色,回到無天鎮。

。。。

此時雲起山巔所在的大帳,所有人沉默着,臉色都不好。

因爲一個小時前,雲起軍團的董事長開了一個會議,宣佈雲起解散,正式併入流浪工作室的流浪軍團。

而他們的職務也是取消了,並且簽訂的合同也是失效了,他們成了孤家寡人。

要是他們這一仗大勝了,估計解散的時間會推遲很久,甚至不會解散,不過因爲他們錯誤的指揮,讓雲起軍團解散,罪都在他們身上。

後來流浪軍團的人一聽,就拒絕了他們的加入,如今他們除了身邊的人,是一個手下也沒了。

“說說吧,咱們怎麼辦?啊,平時話都是不少,如今怎麼了?”雲起山巔十分的平靜,看着眼前的衆人。

“老大,都是那個無天,都怨他們,我跟無天誓不兩立。”最左邊的直接說道。


“對,和他們誓不兩立,一定要報仇。”聽了那人的話,其他的人都很認同。

“老大,咱麼那這口氣不能嚥下,以往那個遊戲不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這次也一樣,什麼雲起,就算沒了,咱麼就創出一片天地。”甚至有激進的直接勸道。

“吵什麼吵,都給我閉嘴。”聽着下面亂哄哄的,雲起山巔直接大吼道。

雲起山巔這一開口,大家都閉嘴了,等着他發話。

“不要給我丟人現眼,那無天不足爲慮,幾天後就會消失,咱們要考慮一下將來,我準備去不敗,你們要是同我一起去,或許還能做到以往的地位,就看你們的意見了。”嘴角微微上揚,胸有成竹的看着衆人。

此言一出,大家都興奮了,誰不想手下小弟衆多,一句話就可以無數人去做,只要動動嘴,什麼都有了。

“老大,我跟你去。”

“我也去。跟着老大吃香的喝辣的。”

“我也去。。。。”

不一會,大家都選擇跟着雲起山巔去不敗。

見到這裏,點了點頭,雙手一壓,立刻他們就閉嘴了,等着雲起山巔的開口。

“好,既然你們跟我走,那就一起去,不是醜話說在前面,到了不敗,咱們先從小做起,都不要給我丟臉,誰要是讓我難堪,我就讓誰死,知道嗎!”這句話十分之冷,又十分囂張。

但是衆人都不敢吱聲,因爲他們現實都是在一個星球,而且雲起山巔本人是一個大家族的子弟,能量很強,甚至有幾個惹惱了他,直接消失了。

不用想,那幾個肯定是被雲起山巔給殺了,但是誰讓人家勢力大,有錢有權,誰敢去查。

不過心裏都是大定主意,到了不敗,另找老大,比雲起山巔勢力更大,更有錢,更有權有的是,不管怎麼說不敗也是第一軍團,有很多富家子弟,甚至有大家族的子弟。

據說還有華夏國的高官子弟在內,無論是黑道還是白道,敢惹的除非是勢力大的驚人,不然沒有好下場。

“好,過幾天就刪號,到時你們等我的通知,到時候會有名字給你們,走吧。咱們現在去無天鎮,看看這個鎮子最後的輝煌,哈哈。。。”大笑着,雲起山巔離開了。

尋找傳送法陣去無天鎮,要看看無天鎮是怎麼被摧毀的。

這一刻雲起山巔還是很傷心的,他爲了當上雲起軍團的軍團長,花了多少錢,欠了多少人情,才當上,剛剛當上軍團長,還沒威風一陣,就趕上分裂。

如今進入世界,又趕上解散,真是倒黴到家了。

。。。

大軍疾馳,第二天中午的時候,終於回到了無天鎮,看着眼前如初的鎮子,李易放心了。

他是在是怕雲起的人發瘋,直接攻擊無天鎮,那樣他辛苦打造的鎮子,搞不好直接回到最初,鎮子剛剛升級的時候。

要知道一個城市如果太亂,敵人經常來搗亂,民心降低的很快,並且城市建設的速度會降低,嚴重的甚至造成人口流失,等級降級。

直接下令大軍解散,每名士卒發放銀子一百兩,休息三天,不過不能離無天鎮太遠,以往萬一。

這一舉動直接讓軍心大漲,都十分感謝李易,歡天喜地的去吃喝了。

而李易帶着管亥和姬嶺去了城主府,商議事情,研討對策。

“姬嶺說吧,這次大軍的損失如何,收穫如何。”到了總結的時候,李易有些焦慮,雖然他知道收穫肯定不少,但是心裏沒底,不知道到底能有多少。

“呵呵,主公,這次可是大獲全勝,咱們共損失士卒54人,傷5741人,收穫人口1204111,黃金50餘萬兩,各式裝備數千萬件,各式材料如今還沒統計完畢,不過肯定夠咱們升到小城,還綽綽有餘。。。”一通講解,說的那叫一個心花怒放。

彷彿這些東西,都是他打出來的。李易和管亥聽着也是很開心。

李易是爲獲得這麼多材料人口而開心,這一下大大緩解了壓力,尤其是人口和材料,省去了大量的時間和金錢。

管亥開心是因爲這些都是他手下士卒真刀真槍打出來的,只要一想到這些東西,就會想到指揮得當,他的地位也會大大上升,至少能排在第三。

第一是趙雲,這點毋庸置疑,無論是武力,統帥,趙雲無一不精,管亥是佩服的緊。

第二是陳宮,誰讓人家能夠出謀劃策,管亥做不到,也正不過人家,陳宮一開口就是兩千萬兩黃金,而且主公還給了,這點不僅陳宮佩服,李易的其他手下他也是很佩服。

至於第三也沒人和他搶,周倉原本就是他小弟,如今都追隨了李易,他還是大哥。至於東方兄弟則是排在最後。姬嶺和呂魁則是內政人物,咱麼排也頂多第五第六。

李易手下也就這些人,除非是以後獲得更多人的效忠,管亥第三的位置纔會不保。雖然管亥想要把名次上漲幾位,可是有心無力,實在是差距有些大。

“好了,大致的情況我知道了,炳元。”李易聽完,喊道。

“屬下在。”管亥聽到這裏很是高興,知道李易這是要獎賞他。

“這次你功勞不小,獎賞你二十萬兩黃金,你可滿意。”

“滿意,滿意,太滿意了。”聽着李易要給他二十萬兩,這一刻管亥那是心花怒放。

“瞧你這個樣子,那去吧。”直接拿出一打金票,給了管亥。

管亥一看,直接抓在手裏,笑容就沒停過,一直在哪裏傻笑。

“好了,炳元下去休息吧,記得不要離開無天鎮太遠,去吧。”在李易的吩咐下,管亥走了出去,不知道去想,不過肯定是出去消費去了。

如今手裏有了鉅款,不用在那麼節省,酒是肯定要有的。


“好了,老師,如今就剩下咱們倆,不知道老師想要什麼?”看着眼前的姬嶺,李易拿起茶杯倒上了兩杯茶,一人一杯,慢慢的喝了起來。

“主公,我感覺那個書院有點小,希望擴建一下,不知道主公答應不答應。”此話說完,喝起了熱茶。

“此時簡單,那就擴建十倍。”聽言,李易說道。

“噗。”姬嶺聽言,把嘴裏的茶水直接吐了出來。差點噴了李易一身。

李易看到這一幕,笑了笑的很是開心,而姬嶺也是笑了起來,爲書院的擴建而開心,有爲跟了李易這樣的一個主公而高興。 「空霆哥不要說了」風影確實也是挺佩服他的,他的嘴總是把事情說到關鍵的地方。

「怎麼了,我不會真的說對了吧」冰空霆看了一下周圍小聲問道。

不用問了,看他們的表情就知道了呀,洛夢櫻剛剛來到這裡聽到他們的對話,本來想離開了,但是她也好奇是什麼樣的父母,知道孩子出事了,也不來看一下他。

洛夢櫻在冰空霆看過了的時候,就把自己收在角落裡了。

「那大哥和嫂子現在在哪裡呀,要不要我們去找一下他們吧。」冰空霆想到他們來了進想著去見他們了。

「我不知道他們兩個現在在哪裡,他們沒有留下任何的聯繫方式。」玉笙寒也是一樣的,岸這個孩子他是害怕,但是他也看出了岸的心情,他也許也發現了什麼吧。


「你是不是傻呀,你怎麼都不讓他們留一下呀,你不是不知道的,他們兩個人想要隱藏起來,那我們要怎麼找呀」冰空霆再一次覺得這個人是不是很人調換了,怎麼這麼不靠譜呢?

「他們兩個應該不打算回來了吧,或許還有一些事情還沒有想好,岸會動搖他們的決定,所以他們才不來見他吧」玉笙寒認識他們的時候,岸那個時候已經3歲了,岸這個孩子不要被他小小的樣子騙了,他可是機靈的很。

「難道是因為那些事情嗎?如果是這樣岸怎麼辦呀,他們不是說好了嗎,在哪裡生活,有我們幾個人在,沒有人會打擾他們的,他們為什麼現在要離開呢」風影也不了解呀,岸這麼好的孩子,他們真的可以忍心嗎?


「是不是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呀,要不他們怎麼可能會這樣決定呢?」火沉璧也是不太相信的。

「他們什麼也沒有告訴我,但是與他們當時的表現來看,他們隨時都可能分道揚鑣的,他們一直都有心事,如果可以解開,或者放下也是好事呀,他們一直這樣逃避,你們就不想知道那些事情是什麼嗎?」玉笙寒其實站在他們的角度想,他們兩個人都是不能坦誠的。

兩個相愛的人,不是忘記了過往就可以安心的生活了,他們如果一直逃避著,他們就只會天天擔心害怕,還不如現在就做好決定呢。

「岸你什麼時候回來呀,我爸爸媽媽還有叔叔阿姨都去找你了,你們見到了嗎」岸在他們都不注意的時候,馬上聯繫他的夥伴們。

岸認識的孩子也不多,他們幾個人孩子,他們的父母都很厲害,他們也不差呀,這是他們更多的是偷偷的,不讓他們知道。

「嗯,看到他們了,你們在學校怎麼了」岸看到屏幕上的幾個人,也擔心他們幾個孩子為了玩沒有把學習學好。

「岸,你放心吧,有我看著他們呢,你放心吧,如果他們不把作業寫完了,我是不會讓他們玩的。」這個男孩子,比岸還大很多呢。

如果不是一年前的對持,岸贏了他,他沒有想到自己的英明比不上一個孩子,那個時候他就跑來找岸,從那個時候起,他都變成了岸的保姆了,不但岸的事情要他處理,還有他身邊的這些孩子。

「重哥,這段時間麻煩你了,他們如果不乖你就告訴我吧」岸可是他們的大哥哥呀,他們不能不會聽爸爸媽媽的話,但是岸的話他們一定聽,而且還是當聖旨一樣的。

不用等重回復了,他身邊的孩子馬上說:「哥哥,放心吧我們都是乖寶寶,你回來就可以知道了。」

「好,你們要乖乖的哦。」

重比這些孩子想得事情多很多的,岸不會無緣無故的聯繫他的,他把電腦帶了出去說:「岸你那邊是遇到了什麼問題嗎?」

「嗯,是遇到了一下事情。」

「怎麼了,他們真的很難調查嗎,不過你還是要小心一點,他們可不是我們知道的那麼簡單的」他還不知道岸已經不調查了,他對他們已經不感興趣了。

「重哥,你現在的技術怎麼樣了」岸當時可以贏他,其實真的是運氣好,如果不是這樣,岸也可能會輸的。

重的技術有一些也是他比不了的說:「這段時間一直在提升呀,岸你是打算再和我比一場嗎,我可是等了很久的。」

「重哥,我想麻煩你幫我做一下事情,可以嗎?」岸現在在這裡很多事情都不方便的。

「岸,你想我幫你什麼事情呀」重認識他以來,岸都是自己處理事情的,很少讓他幫忙,就是自己死皮賴臉的跟著一個孩子。

「你幫我查一下,近五天帝皇市所有入境的資料,你這邊可以查到嗎」岸怎麼可能沒有想到爸爸媽媽現在就知道這裡呢,但是他也補知道他們會在哪裡。

「你怎麼也要這些資料呀」重奇怪的問岸。

「也要是什麼意思呀,誰找你要了嗎」岸沒有想到有人和自己一樣,是巧合嗎?

「不是找我要,就是我這幾天跟著跟蹤一個人,我發現他收集的資料也是你要的,但是他整理的近十天的,所有的資料,對方的能力真的很不錯你知道嗎?如果不是當時你教我的那一招,我也差點被對方發現了。」重也是一個不玩一下,手就難受的人,他是貪玩,但是不會做違法的事情。

「你說有人要同樣的資料嗎,你可以對方把東西給了誰嗎」岸也是很好奇的。

「我跟蹤不了了,對方的資料不是我們這樣的程度可以接近的。」重也是無能為力了,自己的能力有限呀。

「把你收集的資料放我吧,這段時間我還不能回去,你要不要也過來這邊玩一下呀」岸本來是了解他們就回去的,但是遇到了洛夢櫻什麼都改變了。

「你還要在外面玩呀」重認識岸的時候就放心這個孩子,比普通的孩子更懂事的,不可能一直在外面不回來的。

「嗯,還要過一段時間了」岸沒有忘記和他比賽的事情的,讓他出來玩,也是想要把比賽地點改變一下。 神光猶如金色的雨點,劈頭蓋臉的瘋狂落下,每一擊都澎湃至極,猶如被颶風捲起的海濤一般恐怖,說成是洞穿虛空都絲毫不為過!

所有人都震顫莫名,那法相就像是自遠古存活至今的神祗,每一掌的揮出,都恐怖無比,那滿天漫地的威壓,雖然未曾及身,卻已是叫人覺得毛骨悚然。。更新好快。

「我不甘心……我恨啊……為何我要獲得這該死的能力……」如雨的神光落在身軀之上,直叫雷洪覺得冥冥中就像是有千百道子彈穿過身體一般,痛苦難忍,而且這神光中,更是帶著一種詭異的破敗之力,只要沾上一點兒,全身上下的細胞都在迅速衰敗。

雷洪不甘不願,仰頭凄厲怒吼不止,那聲音猶如野獸一般凄厲,兩行渾濁的淚水順著面頰緩緩墜下,但這一切卻根本改變不了什麼,凡人皆有一死,他雷洪的死,便在今日!

清風緩緩吹過,機場周遭的綠樹輕輕搖動,雷洪先前所在的方位,冥冥中一股青煙飛起,散入冥冥,那是雷洪身軀在破敗之力的催動下,化作的飛灰。

望著眼前的一切,張三瘋不悲不喜,只是靜默相望,神情平淡。雖然在生命的最後一刻,雷洪流露出了悔悟之情,但張三瘋很清楚,像雷洪這樣惡貫滿盈之人,假若今天手下留情,留他一命的話,就算他會暫時改換性情,但江山易改,他的本性怕是不會改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