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小小一個嬰兒,丟了懷裡的奶瓶,吭的一聲哭出來。

「巴巴,來!」在蘇南城出門前,糖朵哭喊起來。

這是小孩兒僅能找到的措辭,為這幾個字,急出滿身的汗來。向著蘇南城的方向伸手,一下一下攥著。

蘇南城看見女兒這個可憐巴巴的樣子,一下心軟了。向著空無一人的院子掃了一眼。

回頭時,葉穀雨已經將糖朵抱在懷裡,柔聲哄。沒有理會傅博軒,糖朵一雙小眼睛都在蘇南城身上,隔著老遠,小身子就傾向蘇南城的方向。

「巴巴,來!」又叫了一聲,糖朵樓主蘇南城的脖子,抱得緊緊的。蘇南城心裡一沉。

葉春分懷著糖朵的時候,一個人遠走。生下來,一直親力親為,照料孩子。儘管她用了一百二十分的心思,因為在病中懷孕,糖朵的身體本就比一般的小孩差一些。

更何況還長期的缺乏父愛,如今,連葉春分也不得已的缺位了。孩子委屈的表情,讓蘇南城無法撂下走開,也無法再繼續忍受一家三口人的這種分局狀態。

「穀雨」蘇南城哄好糖朵后,抱著女兒輕輕地拍嗝。「我想,儘快接春分和朵朵回老宅?」

葉穀雨微微蹙眉。看了看桌上未動幾口的飯菜。蘇南城的顧慮,葉穀雨始終有。

她和葉春分小時候,即使沒有顧長白,也有葉柄顏在。葉姑娘也並不是總是發瘋的。


而今,葉春分身體、精神、愛情、事業,事事一塌糊塗。葉穀雨要顧著一大兩小三個人,不敢掉以輕心,不能喊累,更不敢就這樣將葉春分推出去。

她是姐姐,是葉春分在這個世界上唯一可以信任,並相依為命的人。

「潺湲的病要緊。」

沒有說可以,也沒有說不可以。只提到葉春分的病,然而,這件事情,目前讓所有人都束手無策。

…….

島城一間氛圍極好的西餐廳里,許義早早到來包了場。梁歡的微信發來的時候已經有些遲了,來不及安排更好一些的餐廳。只能選在,他和溫謹以及孫傑合資開的這家中高檔餐廳里。

門外淺淺有了一層旖旎霓虹,梁歡穿著再普通不過的闊腿牛仔褲,白色T恤加一間藍色格子的襯衫,一雙帆布鞋,外加帆布包。一步一步,踩著許義心跳的節奏走過來。

剪了短髮,還是如從前,沒有特別情況的話,就是一副女學生打扮。

秀氣精巧的耳朵上,聯排戴著三枚銀針耳釘。時間久了些,光澤有些暗。

梁歡落座后,將肩上的帆布包放在腳邊。

「小歡」許義,看見她這一副清雅的樣子,本來也沒有什麼不好,可就是莫名的鼻頭一酸。她毅然決然離開許義的住處時,只背了一隻包,別的什麼都沒有帶。 木白道:「看來莫肯德是要出絕招了,勝負馬上就要分曉。」

奧古斯丁也是感覺到了不小的壓力,目光死死盯著莫肯德。

莫肯德冷冷道:「這三百年時間裡,你是第一個逼我用這招的人,準備去地獄吧,死神會很歡迎你的!」

話落。

冷冽的殺氣逐漸凝結,形成數千道金色劍芒,這殺意中融入了莫肯德的全部力量,無數劍芒盤旋在奧古斯丁身邊,根本不給他一絲閃避的空間。

所有人都緊張得快要說不出話來。


「裂天弒神!」

莫肯德暴怒一吼,頓時引動那近三千道劍氣對奧古斯丁發起了猛烈衝擊。


利旋劍芒鋪天蓋地,只是眨眼就吞沒了奧古斯丁的身影。

「轟隆!轟隆!」

爆響之聲不斷傳來。

奧古斯丁根本不可能防禦如此多的劍芒攻擊,只能依靠自身的防禦力硬抗。

只是幾個眨眼,奧古斯丁所站立的亂石堆上就被那無數劍芒成了一堆齏粉,武鬥場內不斷迴旋著那恐怖的爆炸聲,所有人的心都緊跟著跳動。

劍芒攻擊停止后,半空飄灑著無數粉塵,早已看不見奧古斯丁的身影。

莫肯德用完這到最強殺招,大喘了口氣,體內力量所剩無幾。

「大塊頭他不會有事吧?」唐鈺臉色蒼白的問道。


唐勝搖了搖頭,也不知道情況怎麼樣了。

木白更是擔憂無比,當時就想衝上擂台去看看情況,可唐勝的那隻右掌始終按照他的肩膀上,他根本就不能移動一下腳步。

「哈哈,那巨人肯定完蛋了,在這麼強悍的攻擊之下,有誰能夠活下來的。」莫納興奮的大笑道。他身邊的安東貝爾和索尼奧微鬆口氣,只要這場比賽能夠打贏,明天最後一戰就可以挽回敗局了。

但是,當所有人都認定奧古斯丁已經被殺死的時候,那大坑內,一隻血淋淋的大掌忽地伸出,隨後,奧古斯丁的腦袋最先露了出來。

「還沒死?」莫納臉色大變。

「我……我說過,我會打敗你的。」奧古斯丁有氣無力的說道,嘴角間流溢出大片鮮血。

旋即,他雙掌微微一提力, 這個大宋有神魔

「該輸的是你!」

奧古斯丁大喝一聲,幾乎是用盡最後的力量,拖著鐵棒就朝莫肯德沖了過去。

莫肯德此時根本就沒有力量再去抵擋奧古斯丁的進攻,只能憑藉靈敏的步伐閃避奧古斯丁的攻擊,但他不知道奧古斯丁的戰神之瞳已經開啟,他那自信的移動速度,在奧古斯丁眼裡是如此的緩慢。 兩年多前,郭林被發配到國外以後,許義雖然仍是蘇南城的特別助理,但是身份地位卻水漲船高。這幾年凱翔發展速度驚人,蘇南城身邊的幾個助理秘書也成了島城炙手可熱的鑽石王老五。

島城那些中小企業,仰仗凱翔鼻息而存活的企業老闆們,一個個忙不迭的將自家的千金小姐,推到幾個人面前。沒有女兒的,想法設法的往這幾位的床上塞人。

這些小姐們,也是使盡了渾身解數,想要爭得這些男人們身邊的位置。

奈何,這幾個人在這方面的脾氣性格像是隨了蘇南城一樣,竟然連一絲縫隙都沒有。可是,有人從許義母親處撕破了一個口子。

許義身邊,就有一個謝園,努力了一年多的時間跟許義的母親搞好關係后,許夫人為了拆散兩個人,找人曝光了梁歡被強國的事情。那件事以後,梁歡便頭也不回的離開。

整整一年,許義曾跟在梁歡的身後,小心翼翼護送她一程又一程,過年前,許義置辦了大量的年貨送到梁家被梁歡得知后,兩個人在除夕夜狠狠吵了一架,此刻坐在一起,許義手腳都不知道該安放在哪裡。

「許特助」梁歡疏離開口。一聲許特助,像是兜頭一盆冷水一般澆在許義的身上。

「現在住在哪裡?」許義克制著情緒,啞著嗓子問。

「你找不到的地方。」梁歡冷眼看著面前英俊的男子,果然有錢有有錢的好處,梁歡自知已經憔悴不堪,而許義,一年多來俊容未損絲毫。也不怪謝園想盡辦法的往上撲。

「小歡」許義一抿唇,聲音裡帶著幾許祈求和無奈。

「許義」梁歡直愣愣的盯著許義,觸及過往,滿目疲憊。「我只是來問問關於太太的事情,你要是不方便回答,我也可以親自去問問南城哥哥,他應該知道的比你清楚。」

許義渾身一震,看著梁歡決然的神情,心裡一陣一陣的泛著冰涼。不知如何接話。

「小歡」許義隔著餐桌捏住梁歡愈見粗糙的小手。「除了這個原因,你難道就沒有一點點的想見我嗎?」

梁歡強撐著的神經和表情,已經岌岌可危,就快要垮掉。

「朵朵的事情」梁歡極不自然的從許義手裡抽出自己的手,明明如是溫暖的季節,卻分明的覺得手背上一涼,抬了抬手,險些將自己的小手重新塞進許義的手裡。

著輕微的動作,許義扎紮實實的看在眼裡,心裡冰涼陰霾,瞬間散開,留出一片清明。

「太太當初,入獄后二十餘天發現自己懷了孕。讓裡面的人帶了消息出來給我們。可是中間出了點變故,我們沒有收到消息。」

許義急於跟梁歡聊一聊兩個人之間的事情。勸她回頭,希望重新來過。可是,此時此刻他得強逼著學習蘇南城的耐心。

「當時監獄里除了我們的人,還有容太太安排的人。太太順利找到了榮總,然後隻身一人離開了監獄。」

「出了什麼樣的變故?」梁歡嗓音陡然尖了幾分。 許義開始沉默。不知道那個心驚膽戰的過程,該怎麼向梁歡描述。終究還是開口了。

「秘書辦,有個女秘書尤丹麗,當時太太在監獄里的事情都是她一手安排。她從中做了手腳,還險些葬送了太太。」

……

足足等到夜色已暗,蘇南城哄睡了糖朵,這才驅車從碧漪別墅往燕居趕。晚飯劉媽自己一個人,隨便對付了兩口。下午時分,看見匆忙進門的葉春分,獨自一個人,引的劉媽疑惑半晌。

此刻蘇南城的那棟房子黑著燈,倒是對面的燕居,從一樓到二樓輝煌著燈火。

停了車,便一刻不停的轉身進了對面的房子。方進小院,就聞見撲鼻的葯香。

古道士的葯全部采自茶山野生,香味倒是比平常的藥店買的要濃郁許多。香味四溢,隔著門窗攔也攔不住。只是,這味道,讓蘇南城不由皺緊了眉頭。

蘇南城推門進去,劉媽果然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里的連續劇等著葯熬好。

「才煮上,這葯且得熬一陣子呢。」

對上蘇南城詢問的目光,劉媽聲音慈和的道。

「好」蘇南城應聲,低頭換鞋。「我先上去看看,葯好了您叫我。」

「你怎麼才回?」劉媽擺擺手,本來準備放了蘇南城去的,忽然起了好奇。

「朵朵」被問及,蘇南城眉眼瞬間染上一層溫暖的笑意。「黏著爸爸,不讓回來。」

「孩子還好嗎?」劉媽立馬摁了電視機的靜音鍵,全神貫注的投在了蘇南城的言辭上。

「挺好。 寅胥少主的鏡像世界 ,知道黏著父母了。」

「那」劉媽不由壓低聲音,看了看樓上的方向。「什麼時候能將人帶回老宅?」

「我去問」蘇南城收了臉上笑意,看著樓上的方向。

藍綺報仇的事,葉春分不能插手。妻子和女兒,要儘快接回蘇家老宅。

蘇南城被糖朵纏了一下去,有些耐不住性子慢慢哄。都是當務之急,非得解決不可。

……

深夜,葉春分在書房裡再次確認一遍接下來的工作安排后,懷裡抱著一隻靠枕,看著遠處角落裡的畫架,顏料架子,以及書案,隔著指縫,看著那些曾經在自己申明麗不可或缺的東子,漸漸的在角落裡生塵。

書房門沒關,從監獄事件后,葉春分不知怎麼,開始懼怕那些毫無準備的敲門聲。蘇南城看著葉春分在燈光下伸出的五指,順著她的視線看出去,那些畫畫的物什兒懂了。

不動神色,將妮子從椅子里抱起來放在懷裡,大掌握住葉春分有些發冷的指尖。

「你出門后,朵朵,哭著鬧著要爸爸。回來晚了。」蘇南城暖著嗓子解釋。

「哦」葉春分淡淡點點頭。

她沒有太大說話的興趣,蘇南城一時竟然不知道怎麼往下鋪墊。

「太瘦了」蘇南城捏著葉春分大腿,妮子已經瘦到男人一掌能掐住葉春分大腿的地步。 步步纏情:刑少寵妻成癮 身體也涼。」

「我們挑個日子,搬回老宅,暫時讓家裡廚房給你調養調養身子怎麼樣?」

「你的東西也還都在老宅。」

他說的小心翼翼,她眉眼淡寂,沒有什麼表情上的起伏。 無論莫肯德如何左右移動,他驚駭發現,奧古斯丁已經鎖住了他的身形,他所閃避的方向,真是奧古斯丁那特棒攻擊而來的方向,根本閃避不了。

「糟糕!」莫肯德一聲驚呼,他連奧古斯丁一招攻擊都無法避開,只能撩起大劍,運氣最後的力量,全力和奧古斯丁硬拼了。

「鏗!」

鐵棒和大劍重重相交,迸發出一金一紅兩道璀璨至極的光芒,模糊了場中眾人的視線。

只聽得一聲大響過後,光芒如玻璃板破碎,化為點點星光,逐漸消散在半空中,一道身影緊跟著拋飛而出。

當場中眾人看清眼前這一幕的時候,所有人都驚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