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對於這類的氣息辰夜總算是感受過了管中窺豹與鎮殿神獸大戰了倆次辰夜倒是可以推算出個大概來

“尊玄境界的修爲更以你連真龍氣息都不懼現在的你應該要化身人形了可你偏偏不曾以人類模樣出現我或許可以理解爲在這裏荒無人煙一年到頭你也難得見到幾個人爲了方便你以本體出現倒也是可以的然而”

辰夜淡然道:“人乃萬物之長人身是天地萬物中最適合xiūliàn的軀體縱然你在一線天中想必也在無時無刻的提升着自己修爲”

“既然要提升修爲爲何不保持人身難道是因爲長孫姑娘和我來到的緣故嗎”

辰夜一笑道:“想來應該不至於這樣那麼我是不是可以推測一下這片空間不是真實的空間換言之乃是前輩高人以力構建而成的”

指着鎮殿神獸辰夜繼續說道:“你來歷不凡兼之修爲高深如果對你沒有任何設置的話仍由着你xiūliàn或者是怎樣總有一天你會破開這方空間離開”

“你若離開的話那麼傳承大殿由誰來鎮守又或者你的離開會否導致這個空間徹底破裂進而消失於天地間呢”

“小子”

鎮殿神獸眼瞳頓時大變很顯然辰夜說的話乃是事實

“既然一線天對你有壓制那麼只要在這裏你的實力就無法揮至巔峯只要你保持不了尊玄境界的修爲被我所傷那就一點也不意外”

話到此處辰夜聲音陡厲:“我要活着離開這裏長孫姑娘要得到傳承之後離開所以你若要離開與我合作”

“年輕人你很聰明居然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猜得到這麼多”

鎮殿神獸眼神閃爍一身的殺意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它都已經忘記了呆在一線天到底多久時間了

當心神麻木之後唯一念頭便是離開這裏隨着時間流逝這個念頭就會如老酒般越加的濃烈起來

辰夜冷聲道:“世間中聰明的人很多他方東流太自以爲是了”

“是啊相對你而言方東流的確自以爲是”

鎮殿神獸點了點頭表示認同但神色陡然森寒下來:“我與方東流認識多年彼此多少還算是瞭解而你殺了你我照樣可以離開他也能夠得到他所想要的又何許與你合作憑白得罪了方東流”

“你固然優秀但當下還不足以與方東流相提並論”

聞言辰夜笑道:“要是可以殺我的話你應該不會留我到現在而且要取得傳承之地中的傳承和所謂武學沒有我還真的不行大傢伙這是我和你合作的基礎”

“如果你仍然選擇方東流我敢保證今生今世你都休想活着離開”

鎮殿神獸森冷道:“你在威脅我”

“如果你要這麼認爲的話那我也不介意但這是事實”

辰夜亦是冷喝道:“我已沒有多大耐性在長孫姑娘醒來之前你若不答應的話那就抱歉了你不是我的朋友對待敵人我從來都是不擇手段的”

“嚇唬我嗎也好讓我看看你的不擇手段是什麼”已不知道活了多少年鎮殿神獸固然沒有辰夜那般聰靈卻也不會因爲他的一句話就輕而易舉的改變掉初衷

辰夜笑着搖了搖頭旋即來到長孫然多在地約莫等上了數分鐘後者煉化吸收了玄陽玉中的所有信息以及能量其狀態一掃之前的虛弱恢復了巔峯狀態

“知道獲取傳承的方法了嗎”辰夜笑問

被辰夜這樣看着長孫然沒來由的心中一慌低下頭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不要瞞着我了說不定有些事情我比你知道的還多”辰夜輕笑着捋起她額前青絲柔聲道:“到了這個時候你不該再想着要如何將我平安的送出去你該知道我既然來瞭如果不帶着你一起離開你覺得我會獨自離開嗎”

“可是”長孫然貝齒緊咬着紅脣目光不經意的掃向鎮殿神獸

“別管它它現在就是頭紙老虎”

辰夜毫不客氣而今也沒有必要對鎮殿神獸客氣更不用忌憚於它

這傢伙同樣是想要離開一線天而離開的前提至少要保證長孫然獲得傳承這是它和方東流之間的約定

所以除非是它自身遇到了性命之危否則絕不會對二人下殺手尤其是長孫然

進入傳承大殿獲得裏面的所有一切鎮殿神獸比長孫然都還要來的着急又怎麼可能在這個時機當口阻攔着

長孫然不明白太多但她相信辰夜的話同時她也明白想要離開確實沒那麼簡單默然片刻後她說道:“玄陽玉中保存着歷代先輩們xiūliàn而來的冰心**功能量可以供我吸收暫時來恢復我曾經的冰心**功”

辰夜眉頭不覺一皺功都破了難道還可以暫時的恢復

連長孫然都沒有太多懷疑那應該是可以的這殘陽門的手段讓人越來越吃驚了卻也正是這樣方東流表現出來的纔會如此迫切

辰夜旋即問道:“這些能量真的能夠讓你在傳承大殿中獲得傳承”

“不一定門主說盡力而爲但大殿中的武學必須要得到手容不得有絲毫的差池”長孫然輕聲說道

“容不得絲毫的差池”

辰夜雙眼爲之一寒這方東流果然是不顧長孫然的性命了

“辰夜別這樣好不好不管怎麼說殘陽門總算是給了我新生的機會沒有師傅我已經死了”

辰夜擺擺手道:“你師傅是你師傅殘陽門是殘陽門長孫姑娘離開一線天后就隨我離開殘陽門吧”

“真的”

長孫然猛地擡頭看着辰夜美眸中淚花緩緩涌出她心中明白辰夜要帶她離開並不一定是對她產生了男女之間的感情只是因爲自己爲他所做的一切

或許其他女子會因此黯然神傷畢竟還沒有得到心愛之人那全部的愛憐既然如此跟着他又有什麼意義還不如離開的好省得情感越加的壓抑

長孫然不這樣想她和辰夜之間有着太多的恩怨情仇雖然沒有玄凌公主和辰夜間的那麼麻煩可些事情總歸是如天塹般的橫在二人中間

現在好了辰夜主動跨過這道天塹來到了身邊縱然不是因爲愛憐和珍惜但始終是在身邊長孫然相信這是個好的開頭

未來只要用心經營過去所生的一切都會隨着時間慢慢將之抹平二人未必就不會有着旁人羨煞的將來

“當然了”辰夜笑道自從知道了長孫然爲了救他付出了畢生所學不說並還連處子之身都交給了自己那麼不管他的內心是如何想的他一定要照顧好長孫然

未來的事暫且不去多想至少在當下必須要給長孫然一個zìyóu一個不受束縛的生活環境這是男人的擔當和責任

長孫然重重的點着頭淚水唰唰的留了下來多少年了離開大華皇朝後就一直在夢着希望有朝一日她可以守在心愛人的身邊如今終於德嘗所願了

“那我們進傳承大殿吧”

辰夜來到輪椅背後推着長孫然緩緩的向着傳承大殿中行去

龐大的鎮殿神獸已經讓到了一邊傳承大門徐徐的打開一股蒼老強大氣息自那宮殿深處慢慢的散出來彷彿歲月的滄桑

看着倆人向大門走去默然許久的鎮殿神獸忍不住開口:“年輕人等等”

“有話就說”辰夜口也沒回淡淡道

鎮殿神獸眼瞳中不由掠出一抹怒火可還是平穩着聲音說道:“大殿共有三門每一門都有守護者以xiaojie如今所擁有的固然可以長驅直入到達最後一門獲得想要的但前倆門中你們不妨可以去看看說不定會有意外的收穫”

聞言辰夜嘴角邊上浮現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來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你雖然不聰明但懂得如何選擇很好”

辰夜淡淡一笑身影慢慢的沒入在了那大門之中

鎮殿神獸大怒不已雖然答應了合作卻不代表可以被肆意的譏笑

“鎮殿神獸”

便在這時一道淡漠的不夾雜任何情感的聲音自那大門之後緩緩的傳了出來

“今天你我的合作或許你是有些心不甘情不願但一定是你這輩子最爲正確的決定因爲你殺不了我在一線天中你辦到到了真實世界你同樣也辦不到”

鎮殿神獸心頭上所有怒氣一掃而空不知不覺間有着絲絲的忌憚之意

以它的實力殺不了辰夜聽上去很是滑稽可鎮殿神獸自己明白無論在什麼地方自己的確殺不了他

鎮殿神獸見識自然不凡那一殿一塔它自認無法破開

這些都還不是主要因素還年輕人竟然擁有真龍之身這纔是鎮殿神獸最爲忌憚的它固然可以不在意真龍的氣息威壓可只要離開了一線天這個年輕人就絕對不是它敢殺的

龍族之強大身爲妖獸它要比人類透徹的更多何況一個人類懷有純正龍氣這裏面的涵義是鎮殿神獸無論如何都猜想不到

既然猜不透也就註定了鎮殿神獸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違而出手

連它都殺不了那個年輕人方東流更加做不到以這年輕人的優秀和潛力假以時日將是何等的存在

鎮殿神獸無法不忌憚小小年紀所有的優秀都在表面或許底牌隱藏但到最後時刻總是能夠逼的出來可那份心智無可匹及

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單憑環境就能夠猜測出這一切的陰謀與他爲敵實在叫人難以平靜着

“與他合作或許確實會是我這一生最明智的選擇”

鎮殿神獸輕聲呢喃身形匍匐下去卻並未化成石雕眼瞳一瞬不瞬的看着傳承大殿涌動着許些的希冀

一入大殿歲月所過的氣息迎面撲來放眼看去大殿中空空蕩蕩也極是普通沒有在外面感應到的強大所應一切都是再平凡不過

宮殿也不是很大一眼就能看到盡頭除此之外就只有左右和盡頭牆壁上分別立着的一扇大門令人有些興趣

鎮殿神獸說最後一扇門中才是長孫然要去的那應該是盡頭牆壁上的那一扇大門了

“我們到處看看還是”辰夜問道

固然其他倆扇門之後或許會有意外收穫但辰夜要的並不是這些鎮殿神獸的合作對他而言這纔是最主要的

長孫然卻猛然停下了輪椅輕聲道:“辰夜離開了一線天后可不可以將這裏所生的都忘記了不要計較”

無緣無故一線天的鎮殿神獸竟然要和辰夜合作長孫然何等聰慧她知道的又比辰夜多的多怎不會想不到箇中隱祕

辰夜淡漠道:“每一個人都要爲他所做的事負責”

長孫然無奈笑了聲輪椅轉回看着辰夜道:“你都來到了北域而以你現在的修爲和實力大華皇朝的事情都結束了吧和我說說吧”

長孫然是個聰明的女子生了的事情不可能會忽略掉唯有面對纔是解決心結的唯一辦法並且二人之間已經有着足夠深的聯繫長孫然再也不怕提到這些的時候辰夜會離她而去就如同當年

“你真想知道”低頭看着長孫然默然許久後辰夜才問道

長孫然輕輕頷展顏輕笑:“自從與你相識之後我就已經預知到了未來大華皇朝的格局所以我早就有了心理準備你不用擔心我會接受不了你更加不用有所謂的內疚在我面前辰夜你知道的我在大華生不如死”

“既然你什麼都知道又何必再問”辰夜雙眸猛地一緊道

長孫然心中頓有不忍可仍是說道:“我想聽”

說完後她心中默默的再加了一句辰夜只有這樣你才能夠放下心結以你原本的性情來面對着我

對現在的長孫然辰夜無法拒絕沉默半響旋即將自己從東域回到大華皇朝這段時間中所生的事情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

“如果我說如果沒有大名府外所生的那些是不是今生你都要想見到我”饒是長孫然心中什麼都清楚此時此刻仍然不免痛着了

“對不起”

“不要說對不起”

長孫然仰頭看着辰夜道:“只能說一切都是造化弄人我們誰也不能預料到將來會生什麼事所以我們都是行走在未知的世界中我們只能做到錯和對卻無法做到完美辰夜事情都結束了何必要執着過去”

聞言辰夜苦澀說道:“並非是我太執着而是那些人”

“那你就當我自私好不好”

“嗡嗡”

長孫然之話頓時讓辰夜心頭腦海有着被重擊之後的感覺一句自私說的何其輕巧然而他怎能不知長孫然說出這句話需要着怎樣的勇氣

“其實不但是我想自私玄凌公主心裏怕是更加想要這份自私她比我要讓你更加的難以面對”

長孫然幽幽道:“辰夜命運給予我們有太多的錯過太多的無法面對我都知道這些會成爲我們心中那很難纔可以跨越過去的魔障但真的就無法解決嗎”

“我不相信”

長孫然搖搖頭嘴角邊上揚起着在大華皇朝掌控一切的自信與堅定:“我輩武道中人一生都在自詡逆天而行連天我們都敢逆怎不敢面對自己的內心”

“爲了生存下去玄凌公主寧願多年裝傻成báichī爲了不嫁給我不想嫁之人我寧願死最終落得個雙腿殘廢而你曾經根基被廢”

“這些我們都沒有忘記正是因爲心中的那份不甘而今的我們都還好好的那些我們的敵人因此一個個的倒下了”

長孫然望着辰夜一字一頓道:“辰夜我都不應該忘記曾經的痛痛過之後方知zìyóu的珍貴才懂幸福的味道難道你又要再次親手將到手的zìyóu和幸福摧毀嗎”

辰夜默然不語長孫然說的他都懂也明白可是無論是大華皇帝還是長孫末都是玄凌和長孫然最爲親近之人

固然這些所謂最親近之人帶給了她們最大的傷害身爲人父卻親自毒害自己的兒子逼得女兒無奈之下爲求自保只能裝瘋賣傻

作爲爺爺爲了前程似錦逼迫孫女兒嫁給長孫然所不想嫁之人最終導致她雙腿殘疾坐於輪椅之上若無際遇今生今世都將一世殘廢這些都是事實

可血脈相傳這個也是事實任何人都不能改變漫天神佛縱然神通廣大同樣改變不了

“可以放下嗎”長孫然輕柔問道

“給我一些時間吧”

“恩恩”

長孫然連連點着頭開心笑容一掠而出她就知道辰夜不是無情之人正因爲有情纔會有諸多的難以面對

若是無情之人又何必在意太多呢

而今縱然心結還未解開可他已經答應了願意給他自己一個機會這就很好很好

“現在我們先進那扇門後去看看吧”長孫然指着右邊牆壁上的大門眼睛眨眨帶着幾分俏皮模樣說道

辰夜心頭猛地有着生疼之感面前這個女子年紀比自己還要小上一些啊可是她所經歷的絕非比自己輕上多少

難以想像當面對親人逼迫之時她承受着怎樣的痛楚而一躍跳下懸崖的時候她的心恐怕已經死了

那個時候的她纔多大小小年紀已然就心死

這之後因爲又有了利用的價值親人才變得像親人但長孫然之心在那個時候又是何等之痛

多年來自己縱然悲苦可總有親人在旁關懷呵護憐惜長孫然呢她是真正的孤苦無依無靠到了現在這個讓她有家的感覺的師門卻又是一個利用

“好了別多想了快些推我進去吧”

長孫然輕聲道開心的笑意不僅沒有散去反是更加濃烈辰夜眼瞳中的細微變化怎瞞的過她

辰夜不愛她可憐惜着她

長孫然有自信能夠將他的這份憐惜逐漸的轉變成愛意男人的過分憐惜往往就是一生一世的開始

既然無法一見鍾情那麼從這種方式開始也是很不錯的長孫然深深期待着更好的明天

一扇大門被推開倆道身影慢慢的被大門掩蓋大殿之外那作沉睡狀的鎮殿神獸突然張開雙瞳一抹笑意緩緩的現出

“方東流對不起了不是我要違揹我們之間的約定而是比起那個年輕人你太讓人難以相信了所以我只會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合作對象”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強悍寶寶,爹地要認賬 大門徐徐關閉,眼中視線,卻並未黑暗下來,前方,依舊猶若白晝。

辰夜和長孫然皆是眼神閃爍了一下,大門之後,那裏是常人想像中的密室或是另外一方宮殿,這裏面,簡直就是

橫立在二人身前的,乃是一條璀璨的銀河,柔和寂靜的光芒,卻猶如洪流般自四面八方呼嘯而過,那放眼望去,絢麗的銀河,延伸到了視線的盡頭。

傾世神醫:殿下,寵妻要剋制 當瞧見這奇特的一幕,二人現,他們現在所處的位置,彷彿是在無盡的虛空身處,身子周圍,到處,涌動着極爲驚人的霸道氣息,凌厲無匹。

芊芷鶴 所幸,這些氣息並未主動攻擊着二人,否則的話,即使辰夜和長孫然都很不凡,恐怕也是難以抵擋住的,除卻退出,就不會有第二條可以選擇。

“這。”

長孫然這也是第一次進入一線天,在這之前,只聽說過一線天,至於裏面會有什麼,沒人和她提起過,畢竟,只有自己探索來的,纔是最爲真實的。

因此,她也深感着好奇。

總裁的罪妻 “嗡。”

突然那空間輕輕的一蕩,旋即自絢麗銀河中,暴射而出一道璀璨銀芒,而後光芒凝聚,一道身影,便是徐徐的化形而出。

“想要進入這傳承亂流中去找尋你們想要的武學,就先要將我擊敗。”

這道身影顯然就是鎮殿神獸所說的守護者了,看上去,是人類的模樣,只不過散出來的氣息,卻與人類有着極大的不同,感應中

辰夜眉頭一皺,道:“竟然是具傀儡。”

不但是傀儡,論實力,要比辰夜現在所擁有的那具鬼屍,強上許多,前者已然有着地玄級別的實力,只不過,沒有鬼屍那般的靈性。

鬼屍雖然是鬼真人無聊時候隨意煉製出來的,可始終夾雜着鬼真人的一分心血,而面前的傀儡,很顯然,毫無半點意識,所行所動,皆是程序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