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對了,你怎麼這麼快就到了?我纔剛給你電話啊。”爲了避免尷尬,舒顏開始沒話找話。

嬌嬌的眼睛一直盯着肖翎,頭也沒擡:“我和我們小祖宗的距離,永遠不會超過兩百米。”

“噢…….那你是他什麼人?”舒顏有些好奇。

“經紀人。你問這麼多做什麼?”嬌嬌沒好氣地問道。

“沒事沒事,我只是隨口一問,您別誤會。”

舒顏朝着肖翎看了看,發現他臉上的紅疹已經開始有些消退的跡象……

“他好像好一些了。”舒顏對嬌嬌說道。

嬌嬌俯下身,柔聲問道:“小祖宗,好點兒沒有?”

她這樣子,和剛纔對舒顏說話的樣子完全不同。

舒顏甚至有了種錯覺:對肖翎關懷備至的嬌嬌,和對她大吼大叫的嬌嬌,根本不是同一個人!


肖翎點了點頭:“……嗯。”

“那好,我現在送你回家。”嬌嬌說罷,就將肖翎從沙發上抱了起來。

對!是抱!攔腰抱起!公主抱!

舒顏此時的表情,有多麼驚詫,不用看也知道。

剛纔她和一個服務員折騰了半天,也沒能將身高一米八多的肖翎給抱起來。

現在嬌嬌一出手,一切都變得輕而易舉。

此刻,嬌嬌在舒顏的眼裏已經不是女漢子了,而是一條鐵打的漢子!

就在舒顏驚詫之際,肖翎已經被嬌嬌給扛上了肩頭……

大概是她力道太大,不小心碰到了肖翎,趴在她肩頭的肖翎瞬間疼得直咧嘴:“你輕點兒……賈嬌嬌……”

舒顏這才知道嬌嬌的全名是“賈嬌嬌!”

她瞬間感覺這個名字也算是名副其實了。

就在賈嬌嬌扛着肖翎剛準備走出去的時候,舒顏突然發現肖翎的包包落在了沙發上…..

“嬌嬌……”等她拿着包包準備衝出去的時候,賈嬌嬌已經扛着肖翎衝出了門口,直接鑽進了車裏。

待到舒顏追出門口的時候,賈嬌嬌的車子已經開啓了……

“哎!”舒顏無奈。

她現在還沒有肖翎的電話,真不知道該怎麼聯繫到他。



肖珃好不容易等到小籠包兒回來,卻不想剛一見面,就熱臉貼上了冷屁股。

面對肖珃那一大箱的禮物,小籠包兒的表現很是傲嬌。

看都沒看一眼,直接進了房間門。

就在小籠包兒準備關上門的時候,卻被眼疾手快的劉香秀一把給攔住了。

劉香秀看着小籠包兒板着臉,連忙好聲好氣地哄道:“小籠包兒,肖珃叔叔今天可是等了好久了呢!”

小籠包兒見狀,沒有執意要關門,但是仍舊沒有看肖珃一眼,徑直走到了鞋櫃旁邊,開始換拖鞋。

劉香秀見狀,連忙朝着肖珃使了個眼色,低聲道:“肖先生,您快進來…..”

肖珃進屋之後,將手裏的那個箱子遞到了小籠包兒的面前,然後對他說道:“小籠包兒,這是你一直想要的那款遙控小飛機。送給你,開心嗎?”

小籠包兒沒有伸手接,淡淡道:“放那兒吧!”

肖珃沒有生氣,反而覺得小籠包兒挺有趣的。

明明心裏喜歡,但是嘴上偏不承認。

而且,那小眼神兒早就盯着箱子在暗暗打量了……

肖珃不艱難感嘆道:這孩子,果然是欲擒故縱心機頗深呀!

肖珃按照小籠包兒的要求,將玩具箱子放在了茶几旁邊兒。

然後問道:“小籠包兒,這幾天,你是不是有些生叔叔氣啊?”

小籠包兒搖了搖頭。

“既然不生氣,你爲什麼不理叔叔?”面對小籠包兒,肖珃一向表現得很有耐心。

他也是第一次發現,原來他懂得如何和小孩子溝通。

劉香秀將切好的水果端了過來:“肖先生,吃點兒水果!”

“謝謝。”

劉香秀看了看小籠包兒,又看了看肖珃,誇讚道:“肖先生,你看看你這一來啊,小籠包兒就不孤單了。還是你行,平時額陪着他,他都不像這樣。” “是嗎?可是他好像還沒有理我啊。”肖珃笑道,然後轉頭看了看小籠包兒。

劉香秀笑着說道:“他嘴上沒理你,可是心裏早就理你了!”

“是嗎?”肖珃打趣道,“那就好,說明我還是適合哄孩子的。如果有一天我破產了,去應聘個幼兒園老師,興許也能混口飯吃。”

肖珃話音未落,劉香秀就被他給逗笑了:“肖先生,您還真是會逗樂!您是有本事的人,是幹大事業的,怎麼會去當幼兒園老師呢?”

肖珃笑道:“人生無常,多一手準備總沒錯。”

劉香秀道:“肖先生,你和小籠包兒玩,我去燉點兒雪梨菊-花茶。”

“好。”

劉香秀走後,肖珃又開始逗小籠包兒。

但是,無論他怎麼逗,小籠包兒就是憋着不搭理他。

但是,一雙眼睛卻時不時地朝着那個遙控飛機瞅瞅。

肖珃乾脆停了下來,對他說道:“小籠包兒,如果你再不說話,我就一個人去小飛機了哈!“

果然,肖珃這一招還真管用。

小籠包兒一聽,立刻從凳子上站了起來,一臉認真地對肖珃說道:“走,我們聊聊。”

“聊什麼?”肖珃不解,但是也站了起來。

小籠包兒不假思索地回答道:“聊男人之間的事。”

“男人之間的事,是什麼事?”肖珃一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架勢。

小籠包兒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但是依舊裝得很鎮定,絕不會讓肖珃看出他內心的掙扎。

他想了想,回答道:“談判。”

“好,你說談點兒什麼吧?”肖珃問道。

小籠包兒朝着過道盡頭的那間房指了指:“去那裏談。”

“好。”肖珃去到那間房之後才發現,是一間書房,於是說道:“小籠包兒,雖然你只是個小孩子,也知道書房作爲談判地點比較正式啊!”

“那當然!”小籠包兒說話間,已經在凳子上坐了下來。

由於凳子太矮,整個人氣勢瞬間弱了幾分。

肖珃也不揭穿他,在一旁的沙發上坐了下來,說道:“你說吧,我們談點兒什麼。”

小籠包兒頓了頓,然後一本正經地問道:“你喜歡我媽媽,對嗎?”

肖珃怔了怔。

他沒想到,小籠包兒剛纔沉默了這麼久,突然一開口,就問了這麼一個問題。

肖珃認真地想了想,然後點了點頭:“是。”


小籠包兒繼續問道:“一個男人喜歡一個女人,就要好好保護好這個女人,你知道嗎?”

“知道。”肖珃道,“但是小籠包兒,我有個問題想要問你……”

“什麼問題?你說。”小籠包兒嚴肅得跟個正在執行公事的法官似的。

“這些東西,你都是從哪裏學來的?”肖珃問道。

小籠包兒想了想,回答道:“《白雪公主》童話故事裏啊!”

“可是,你是男孩子啊,爲什麼會看《白雪公主》?”肖珃不解。

小籠包兒有些鄙夷地看了肖珃一眼,回答道:“我是爲了我心愛的女孩子纔看的《白雪公主》,白雪公主被壞皇后給害了,是被王子給救活的!王子很勇敢,爲了自己的心愛的女孩子,什麼都可以做……”

肖珃聽到這裏,忍不住問道:“等等,你心愛的女孩子……到底是誰?”

純情女僕 陸芊芊啊,我很喜歡她的。”小籠包兒馬上回答道,臉不紅心不跳,鎮定得一塌糊塗。

肖珃看着小籠包兒這樣子,不禁自嘆不如。


但是,還是忍不住問道:“小籠包兒,你覺得什麼樣的關係纔算是男女朋友?”

小籠包兒想了想,回答道:“就是要每天都在一起…..以後也要在一起。”

“噢……基本沒啥大毛病。”肖珃點頭道。

小籠包兒接着問道:“那肖珃叔叔,你有沒有打算每天和我媽媽在一起呢?”

“有。”小籠包兒點頭道。


“那你有沒有想要好好保護我媽媽呢?”小籠包兒又問,整個過程都板着臉,彷彿笑一下,就會破壞他的嚴肅形象似的。

“當然有。”肖珃回答道。

然而,他話音未落,小籠包兒突然指着他說道:“你說謊!”

肖珃不禁怔住了,過了好幾秒才問道:“小籠包兒,爲什麼你會覺得我是在說謊呢?”

小籠包兒突然讓人道:“你前幾天失蹤了!還讓人到我家裏來找我媽媽的麻煩……”

肖珃正準備問怎麼回事,突然聽到外面傳來了舒顏的聲音:“小籠包兒,你這是在跟誰說話呢?”


小籠包兒沒有回答。

舒顏走到書房門口,才發現肖珃也坐在裏面。

看着小籠包兒眼眶紅紅的,舒顏有些納悶,問道:“怎麼回事?怎麼吵起來了?”

小籠包兒咬着脣,一直沒吭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