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將事情吩咐完了之後,林源便起身離開了莊子,折返回了京城。

建築教院是一件大事,不是光有人就行,還需要不少的材料,這東西林源就沒有打算讓公布插手,那幫貨色,造個房子還行,這中間各層盤剝下來都夠自己在建一座教院了。

此時自己的對付不了他們,但是不代表可以用他們,林源可不打算給自己找罪受。

他來自峽灣 ,交給川西商會。

此時書房之內,張堯皺著眉頭看著手中的信件,過了片刻之後抬頭看向了坐在上首的靖國公林源,說道:「公爺,名單小人看過了,只是…」

「只是什麼?說出來聽聽。」林源有些好奇的看著張堯說道。

見林源臉色不像是對自己提出異議不高興的樣子,張堯心中稍稍舒了口氣,隨後說道:「公爺,這單子上的東西大多我川西商會都能夠弄到,唯獨有一樣東西比較麻煩。」

「什麼東西?」

「回稟公爺,是木材。」張堯皺著眉頭說道。

林源聞言頓時就是一愣,這單子上的材料自己想過很多可能川西商會無法買到的東西,但是卻從未想到過木材。

眉頭微微蹙起,林源看著張堯說道:「木材有何難處?難道是運輸?」

只見張堯搖了搖頭,說道:「公爺,運輸倒不難,難的是買到這木材。公爺可能公事繁多,一時間想不起來,在下便說上一下這緣由。」

「說來聽聽。」林源此時也來了興趣。打算看看張堯所說的難處到底是什麼難處。

「公爺,三年前京畿之地大震,死傷不知凡幾,房屋倒塌更是不計其數。大災過後,這朝廷需要儘快修繕房屋,無奈不少商人趁機將木材價格提升數倍,皇上震怒,下旨查抄木商,砍了不少人。之後這木材買賣便被工部壟斷,凡是需要大量購買木材者,需要拿到工部文書才行。」

說道這裡張堯頓了頓,隨後無奈道:「川西商會之前也想著販賣木材,川西之地樹林良多,但是這買賣卻是被一家壟斷,很難在插手了。」

聽到張堯這麼說,林源算是明白了,說白了就是川西商會沒有文書,大量販賣木材是要獲罪的,但是偏偏自己需要的木材數量有極大,現在來看只能想其他的辦法了。

只是此時的林源卻是對張堯口中的那位壟斷木材的商人有些好奇,這到底是需要多大的能量才能壟斷一州之地的木材。

想到這裡,林源開口問道:「你口中壟斷川西之地木材的是哪位商人?」

張堯聽到林源這麼問,頓時就是一愣,隨後說道:「回稟公爺,此人不是商人而是勛貴。」

林源一聽更加有些好奇,笑著問道:「巧了,說說是哪位,本公爺不一定還認識對方。」

「公爺,是山陰侯葉青。」

張堯說完,林源頓時就是一愣,隨後心中突然有些想笑,真是冤家路窄,這位山陰侯怕是又要撞在自己的手裡了。

林源輕笑一聲,隨後看著張堯說道:「此事你不用管了,將其他的物件儘快開始採買,若是有工部問話讓他找本公爺就好了。」

說著林源拿出一塊牌子來遞給張堯,說道:「此物是我靖國公府的信物,你只能用來督辦此事,若是讓本公爺知道了你用此物肆意妄為,仔細自己的腦袋。」

張堯原本高興的心情瞬間如墜冰窟,急忙開口說道:「公爺放心,在下一定銘記於心。」 將一些細節和張堯等人交代了一番之後,林源便起身將其送出了府邸,這件事情耽誤不得,自己需要儘快的讓物資進場才行。

「公爺放心,在下會親自盯著這件事情的。保證七日之後就會見到成效。」

張堯朝著林源滾了滾手,隨後轉身離開了靖國公府。見人走遠之後,林源這才回身看著於世說道:「去上一趟山陰侯府,就說本公爺有請,讓葉青過府一敘。」

「屬下遵命!」

於世行禮應道,隨後急忙出府趕往了山陰侯府。公爺有令,這件事情可不能耽誤了。

……

山陰侯府內,葉青聽到管家的稟報之後頓時臉色一變,眼神中帶著探尋的目光看向了坐在一旁的夫人婉容。

「夫人,這時候靖國公找我做什麼?」

宮中的旨意已經傳出來了,像自己這樣關注此事的人當中,當然是早早就收到了消息。

事情和自己的夫人所料不差,雖然北境邊軍的兵權被皇上收回,但是靖國公皇恩依舊不減,統領著戍衛京師的黑羽軍不說,現在居然成了禮部侍郎。這讓葉青如何不擔心自己之後的處境。

看了一眼管家和自家夫君,婉容低頭沉思了一陣之後,說道:「還是去上一趟吧,應當不會是壞事,若是靖國公要對付你,此時就不是身邊護衛上門了,而是帶著大隊人馬來了。」

葉青聞言頓時覺得自己夫人說的有理有據。都到了現在這時候了,若是靖國公正要對付自己,壓根用不著這麼麻煩,帶著人就能將自己這侯府踏平。

「許是因為那聖旨當中的事情,之前不是從府上要走一塊地嗎?聖旨中提到了皇上讓其督造什麼教院,應該和此事有關。你要記住,不論對方提什麼要求,答應下來再說。」

聽了自家夫人的囑咐之後,葉青立馬點了點頭,隨後看著管家說道:「你告訴靖國公府的人,就說本侯爺稍後就到,莫讓公爺著急。」

「知道了,侯爺。」

管家應了一聲率先走了出去,葉青則是深呼吸一口氣,把心中的恐懼努力按壓下去。

「夫人,我這就去了。」

葉青此時說的悲壯,像是要奔赴刑場一般,這副要哭的模樣讓婉容莞爾一笑。替對方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物之後,這才說道:「不要擔心,沒有你想的那麼麻煩。只要不說錯話,靖國公應當不會為難你的。」

葉青點了點頭,隨後轉身走出了房間。

說是一條街上住的鄰居,但是山陰侯還真的沒有來過靖國公府,過去是沒有資格,現在則是不敢。

看著那國公府門口立著的戰戟,葉青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口水。靖國公府軍伍出身,從開國到現在皇家對其都敬重有加,門口的戰戟是太祖皇帝親自立在這裡的,足見其家威。

眼神中閃過一絲艷羨,葉青突然看到靖國公府的大門緩緩打開。

只見門中走出一名老者,想來就是京中盛傳的國公府老管家林光遠了。

葉青拱拱手說道:「在下山陰侯,靖國公邀請在下過府一敘,還望通秉一聲。」

林光遠看了看一臉笑意的葉青,點點頭說道:「公爺有過吩咐,侯爺請進吧。」

說完便將大門讓開,邀請葉青入府。葉青見狀,頓時深呼吸了一口氣,隨後邁步走進了府邸當中。

以葉青的眼力來看,此時的靖國公府和普通人家一般無二,這靖國公府果真是如同外面所傳一樣說是一貧如洗也不為過。

當然這種對比是參照著世家勛貴來說,到底是在京城這寸土寸金的地方還有如此大的花園,也可以說是羨煞旁人了。

「侯爺請,公爺就在涼亭當中。」

林光遠後撤一步,將路讓開,葉青點點頭走了進去。

只見此時的林源正坐在涼亭當中喝茶,見葉青前來,林源臉上掛了一絲微笑,笑著說道:「山陰侯,咱們又見面了。」

葉青此時心中苦笑一聲,面上卻沒有顯露出來,而是笑著說道:「公爺見笑了,您有所召,在下哪敢怠慢。」

示意葉青坐下再說,林源這才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和你山陰侯不敢比,你這一路走來也看到了,府中清貧,本公爺邀請人可是要思慮再三才敢讓人上門,要不然這臉可就丟盡了。」

葉青聞言頓時就是一愣,怎麼聽這意思是要想自己要錢啊?

心中苦笑一聲,果然如同夫人所料,自己今日看樣子是要大放血了。且看看靖國公是個什麼打算把。

心中打定主意,葉青便不再說話,只是笑看著靖國公林源。

只見話頭說完,林源看了一眼葉青,這才說道:「葉侯爺,今日我聽聞了一件趣事,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

葉青眉頭一皺,看著林源說道:「不知道公爺說的是什麼事情?」


將手中的茶杯放下,林源笑著說道:「我聽聞這川西之地的木材聲音居然被一個外省的人拿捏這,不知道有沒有這回事情?」

葉青臉上表情頓時一僵,隨後心中大震,略帶警惕的看著靖國公林源,也不說話。

林源見狀,頓時心中一笑,張堯沒有撒謊,這川西的木材看樣子確實是被葉青壟斷了。當下林源也不說話,就那樣靜靜地看著葉青,嘴上帶著微笑。

一時間,涼亭之中陷入了寂靜,過了片刻,葉青最終沒有繃住,神情有些頹然的看著林源。

「靖國公,莫要拐彎抹角了,你到底要如何?」

「葉侯爺,你這話我就聽不明白了,我不過是想確認一件事情而已。」林源笑著說道。

葉青心中一怒,但是終究沒有發出火來,深呼吸一口氣之後,看著林源說道:「這木材生意是葉家經營多年的結果,若是靖國公非要插上一腳的話,我葉家能做讓步,只是還望此事過後,公爺不要再找山陰候府的麻煩。」


葉青此時也是豁出去了,若是這次自己做出讓步,靖國公還是不善罷甘休,自己定要讓眼前的林源好好看看,欺負人久了,自己也不是那麼好惹的。 見葉青此時一臉自己讓他主動放血而蠻不甘心的神色,林源不由得就是一震。自己不過只是想要買些木頭而已,怎麼就成了自己想要插手木材生意的意思了?

看了看葉青那一幅被自己大劫了的模樣,林源頓時笑出了聲。

「葉侯爺,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聽到林源這麼說,葉青頓時就是一愣,有些不敢確認的開口問道:「公爺什麼意思?難道不是要我侯府的木材生意?」

「本公爺要那玩意兒幹什麼?齁累齁累的還不討好。 盛世歡寵:君少的天價萌妻 ?」

葉青此時聽到林源這麼說,神情更加的疑惑了,稍稍思考了半天,依舊不知道林源說這話是什麼意思。

「倒不是說能賺多少錢,工部一直在其中插手,也只有朝廷需要每年購置大量的木材,內務府不會讓人多掙的,只不過是一條比較穩健的路子罷了。」

葉青解釋了一句之後,眼神有些不太對勁的看著林源,略帶詢問的說道:「聽公爺的意思,是打算買木材?」


「廢話,要不然將你叫過來幹什麼?」

林源有些不耐煩的說道,看樣子上次將對方嚇得不輕,還以為自己又要謀奪他的家產,這貨腦子怕是每天都想著本公爺迫害他吧?

見林源有些不滿,葉青尷尬的笑了笑,隨後看著對方說道:「倒是我誤會了,不知道公爺要購置木材作何用,需要多少?」

只見林源此時搖了搖頭說道:「暫時沒有預估出來,大事需要的不少,宮中出來的旨意你知道了嗎?」

葉青頓時就是一愣,隨後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看著林源說道:「公爺說的可是聖上說的那道要建造教院的聖旨?」

見林源點了點頭,葉青頓時神情一亮,看著林源有些開心的說道:「公爺,要是這事情你知會一聲就行,還用得著過來這一趟幹什麼,這件事情我山陰候府包下來了,不要談錢,本侯爺這點銀子還是有的。」

正在喝水的林源猛地噗嗤一口將水噴了出來,像是看怪物一眼看著葉青,開口說道:「你知道我要建多大的教院嗎?」

葉青一愣,隨後無所謂的擺了擺手,說道:「這都沒有什麼,公爺用多少只管說就是了,此事既然宮中督辦,我那裡自然是責無旁貸,若實在是數量巨大,到時候本侯爺按市價最低的五成折算就好。」

林源此時愣愣的看著葉青,這一刻,他覺得葉青就像是一位散財童子一樣,絲毫不知道自己這次攬下了多大的事。

有些無奈的擺了擺手,林源說道:「此事就這樣吧,至於多少錢,工部會有結算,放心,有本公爺在,不會讓你吃虧的。」

葉青心中一喜,但是嘴上卻沒有說什麼。聽剛剛靖國公的意思,似乎是將自己的當做自己人了。

「那靖國公先忙著,我這就下去吩咐這件事情去。」葉青行了一禮,隨後慢慢退了下去。

從靖國公府當中出來之後,葉青可謂是紅光滿面,意氣風發,身上的力氣像是使不完的一樣。

夫人所猜的果然不錯,只要姿態低一點,什麼事情都不是問題,原以為靖國公有是要為難自己,現在看來實在是自己想多了。

至於這次的事情自己會虧損多少錢,這都已經不再山陰侯葉青的思考範圍之內了。

只要能夠拿錢買到的東西,那都不是事兒,更何況還是自己的性命。

「侯爺,看臉色,似乎靖國公邀請侯爺過府一敘是件好事。」

剛剛回到府上,婉容見自家丈夫一臉的喜色,頓時輕笑著說道。

山陰侯葉青哈哈大笑幾聲,隨後揮了揮手讓下人們都退下去,這才說道:「天大的好事,你所猜的不差,靖國公找我過去,就是為了皇上聖旨中提到的教院一事。」

「看樣子這次的事情也算是暫時有了著落,起碼這件事要是辦的漂亮,皇上和公爺那裡便不會在為難你了。」

情願一生愛如初 ,要是能夠重來,這葉青打死也不會在和嚴世勛等人攪和在一起了。

「這次我算是豁出去了,就算是一分錢不要,我也要將這件事情辦得漂漂亮亮的。就當是花錢買平安了。左不過一些木材罷了。」

葉青此時也是一臉的感嘆,心中也稍稍鬆了一口氣。夫妻兩個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喜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