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寧小刀說:“既然海棠叫思琴了,百合姐叫曼妮了,她們是脫胎換骨,要不,我們也把名字都改了,表示與過去的生活斷絕關係了。怎麼樣?”

“這個……隨便吧。”易小刀說。

“那我就叫寧願。”寧小刀帶頭說。

“好土的名字。”葉小刀說,“我叫葉孤雲。”

寧小刀馬上反駁:“你怎麼不叫葉孤城?土得掉渣!”

“別吵了。”白小刀說,“我就叫白得吧,因爲我白得了一個美人。”

“誰說你得了我了?”海棠嗔道。

“你們打情罵俏等兩個人的時候。”易小刀說,“既然你們都改了,我就不用改了,反正以後這裏叫小刀的就我一個人了。”

百合嬌笑一聲,推了易小刀一把:“就你最懶了。”

寧小刀看到旁邊一直沒開口的宋曉藝,心中一動,笑道:“易師兄,你打算怎麼安置宋曉藝啊?”

沒等易小刀回答,宋曉藝已經開口,說:“我想回南華去。”

“對,曉藝在那裏還有家人呢。”易小刀尷尬笑道,隨即對寧小刀說,“以後不許再叫師兄了,叫大哥就行。”

“行,易大哥。”寧小刀說。

就在衆人說話的時候,另一架直升機也飛進谷來。衆人擡頭,只見機艙門口露出一張似曾相識的臉來。

直升機降落下來,一個金髮女子跳了下來。

百合笑着迎上去,說:“依蘭?怎麼是你?你——”

她的嘴巴張開了沒有合攏,其他人也差不多和她一樣,因爲依蘭的懷裏還抱着一個小嬰兒。

“這是誰的孩子?”海棠問道。

“當然是我的。”依蘭答道,“我當初是因爲他被媽媽趕走的,後來,聽到紅花谷被毀的消息,卻沒能回來。現在他出世了,我就帶他來看看。沒想到會碰到你們。”

依蘭說話時,眼睛看着易小刀,易小刀不禁打了個寒顫。百合順着依蘭的目光也朝他看過來,眼神似乎很兇狠。

“呵呵,那你現在住在哪裏?”百合問道。

“我以前是一個人漂泊,現在是帶着孩子漂泊。”依蘭說。

“那……孩子的爸爸呢?”百合問道。

依蘭看了易小刀一眼,說:“你們不認識的。”

“哦。”百合鬆了口氣。易小刀更是大鬆一口氣。

……

一個月後。

紅花谷已經變了模樣,山谷裏修建的幾座木房子已經完工。那些菜地、果樹也弄得差不多了,基本可以自給自足。只是電力系統還沒有恢復,照明不方便,這讓易小刀忍不住又想起了步師兄。

村子邊上的一座木房子,貼着大紅對聯,還掛着紅燈籠。門口一邊豎着一個牌子,左邊上書“易得先生、趙思琴小姐新婚之喜”,右邊上書“葉孤雲先生、寧願小姐新婚之喜”。

司儀是百合。

改變了身份的百合,早已不是那個冷冰冰的殺手了,她就是一個普通的女子,像一切普通女子一樣,有點任性、愛撒嬌、喜歡湊熱鬧。

衆人鬧到很晚,才各自回屋去了。

易小刀躺在牀上,百合坐在牀邊。

“怎麼了?你在想什麼?”易小刀問道。

“沒什麼。”百合說。但她的神色說明,一定有什麼。

“你是看到她們兩個嫁人了,你也想嫁了?”易小刀笑着說,順手摟住了百合。

“我纔不是。”百合說。

“不是嗎?”易小刀的手不老實地從百合的衣襟伸進去,抓住了她的酥胸。

百合扭動了一下身軀,說:“婚禮辦了,明天宋曉藝和依蘭就要走了,你不要好好考慮一下嗎?”

“考慮什麼?”易小刀說着,把手指擠進了文胸中去。

“你別明知故問了。”百合打了一下他的手,說,“你不知道宋曉藝其實不想回南華嗎?你不知道依蘭的那個孩子其實是你的嗎?”

易小刀雖然大致猜到依蘭的孩子與自己有關,但一直沒勇氣去確認,聽百合這麼一說,不禁也呆了一下。還沒結婚呢,孩子都生出來了。

“我以前就懷疑你,沒想到你和依蘭也有一腿,連孩子都生出來。”百合越想越氣,把易小刀的手拉出來。

“我沒想到……其實……不是我主動的……”易小刀辯解說。

“不是你主動的?那送上門的你都不拒絕是不是?”百合吃醋地說。

“對不起,我真的……唉,反正從現在開始,以後再也不會發生類似的事件了。我啊,就守着你一個人了,行不行?你就既往不咎吧,啊?”易小刀求饒說。

百合嘆口氣說:“做女人難,做好女人更難。”

“你說什麼?”易小刀有些莫名其妙百合突然發出這樣的感慨。

“唉,女人何苦爲難女人。”百合繼續說道,“你去留住宋曉藝和依蘭吧。”

“你說什麼?”易小刀明白了百合的意思,但這樣的話從百合嘴裏說出來,他不敢相信啊。

“與其讓你對她們日思夜想跟她們偷情,還不如大方一點,讓她們名正言順地留下。”百合說。

“你這是不相信我?”易小刀客氣地說。

“你要是不希望她們留下,你就不要去。”百合說。

易小刀馬上收起得了便宜還賣乖的神態,說:“一切就照你的吩咐去做。不過,去找她們之前,我們先……那個那個吧……”

百合的俏臉立刻通紅:“什麼那個那個……”

易小刀不說話,一低頭,將腦袋從百合的衣襟下面伸了進去,像個吃奶的小孩,嘴巴找到了百合的酥胸,用力地吮吸起來。

雖然這種經歷已有多次,但百合還是覺得渾身發麻,性趣立刻被吸引起來了,忍不住仰着頭,呻吟起來。

易小刀將腦袋縮回來,咂巴着嘴說:“當我第一次遇到你的時候,我想都不敢想有一天我可以摟着你這個貌美如花、冷若冰霜的女殺手睡覺,這種感覺實在太刺激了!”

===========

全書完 寒傑倒着身子,呈三角形,他用腳踹開窗戶,玻璃破碎出巨大的聲響。

這是他們a組第一次接到任務,第一次真正的上戰場,個個激動不已,都掩飾不住那眼底流露出的興奮勁兒。

名爲小棱的突擊隊員腰間插刀,右手持槍,進去就來個突然襲擊,他打了一個滾,做連貫性的後空翻後猛的跳起,剛剛所在的位置上多了四法歩槍子彈,子彈打的地上濺起一片塵土。他急忙舉起手槍扣動了扳機,接着撲了過去一下子攬住兩個被繩子綁着、早就嚇得幾乎暈過去了的兩個人質,接着扭轉身子向着敵人的大腿上射了兩槍。

“喂。能聽到麼?小棱,陸熒飛兩點鐘方向突擊敵人,周論語繼續觀察對方的況,亞稟奇,你從六點鐘方向左拐接住叢林突破,我分析過,歹徒以y字型定點攻擊,打他們的連接點。大曼,距離你左邊400米處有一個歹徒的分組。”

“收到。”a組各個成員的聲音同時響起。

他們各各戴好了防爆鋼盔,牽上軍犬,寒傑從車中拿出一個布和一個被密封的小袋子給每隻犬聞聞,它們犬叫起來。軍犬們清楚,這個像是灰色的粉筆末的東西,是一種叫做海洛因的毒品,這是一個必須偵破性的惡性案列!

陸熒飛牽着軍犬潛伏在樹冠中,“有況!”隊長低沉的說了一聲,他們舉起手中的槍,只聽幾聲m2系槍槍響,他們將頭埋得更低了,“注意,對方開槍了。”大家警惕起來,寒傑的軍犬從喉嚨中出一串低沉的嗚咽聲,它早已狗血沸騰,牽引索都快拉不住它了。

寒傑把m88式狙擊槍放好,從跨見抽出了手槍,手心內冒出了冷汗,只聽幾聲槍響,對方便連連出慘叫。

每個人都默契的將自己的軍犬脖子上的牽引索解開,軍犬們的喉嚨中出低沉的叫聲,隨時準備衝過去。

“襲!”隊長一生名下,六隻軍犬嗖的跑了出去。

敵人驚恐的開槍掃射,卻只是打在樹上和地面上,而它們則是轉到敵人後面。

“媽呀有狼狗,我最怕大狼狗了!”一個歹徒驚叫着刷的站起來,語氣中還帶着一點哭調。大曼急忙扣動扳機打死那名歹徒,跨上狙擊槍悄悄離開。

“對方有兩個阻擊手。不過不是專業的。”周論語拿着望遠鏡,道。突擊隊員們下了回的命令。正在撕咬敵人的軍犬們快速改變方向奔跑回來。“哎呀,好像下雨了。”小棱感覺到雨滴他身上了,他看了一眼寒傑,寒傑沒理他,打了一個手勢,各人移動到自己的位置。

寒傑貓着腰藉助着叢林遮擋的優點處慢慢移動。

兩名人質已經成功解救了,這時,無線耳機響起:開始!

“明白了。完畢。”

“汪!”一隻軍犬撕咬住頭上套着黑色頭套的歹徒的腿,嘴裏出令人不寒而慄的嗚咽聲。

“砰砰!”自動步槍打下去,它的背部多了幾個洞,但仍不肯鬆開嘴。

敵人飛起一腳狠狠的揣在它肚子上,但它是訓練有素的軍犬,不是普通的狗,不會因爲被踹幾腳就會鬆開嘴的。這時,他拔出匕首一刀捅進它的頸脖,它快速一跳,躲開了,接着奪門而出,幾個敵人拔出槍一陣亂射。

小棱與大曼進行了一個眼神的交流,用脣語說,“3、2、1!”

兩人同時跳了進去,一連打了機槍。屋子裏立刻倒下了三個人,小棱拿槍指着正在費力克服一名女人質的抗議的敵人:“不許動,再動就一槍斃了你。”可對敵人沒有絲毫威脅,窗外的牛毛細雨下大了,刺骨的寒風吹了進來。

“你?哈,你敢嗎?”他將刀子架在女人志的頸脖。

忽然,一陣憤怒犬叫聲。

“啊!”他驚叫一聲,用一種極爲誇張的動作跳了起來,它撲過來咬住他,只聽一聲慘叫,那個人趴在地上捂腿打滾,軍犬趁機撲上去,用鋒利的牙齒抵在他的頸脖。”別……不要啊!我投降!投降好嗎!?“

這時,寒傑猛地從窗戶外跳進來,向着嚇得趴在地上的敵人就是嘭的一槍,壓在他身上的軍犬汪嗚一聲慘叫,一下子跳開了,寒傑這才現屋裏的敵人都被制服了。寒傑看了一眼蹲在地上嚇得正在哭的女生,在安撫了她大半天后,認爲走大路的話會被敵人現,於是經過她的同意,抱着她,接着跳窗從樓上滑下,一個女人哭着跑過來擁護那個女孩兒。“請您離開,這裏很危險!”寒傑將她們趕走,“先去檢查是否有傷。”寒傑匆忙說完便快速解開腰間的保護設施。

只聽見連聲槍響,一個個狂妄的恐怖分子倒下,其中一人扣動了扳機,打中了亞稟奇的胳膊,他急忙翻了一個跟頭躲在一棵大樹之後。寒傑看到亞稟奇受了傷,也急忙匍匐着過來了。

沒事吧?

寒傑問道。

亞稟奇搖了搖頭,接着對焊機指了指自己空空如也的腰間,寒傑抽出柯爾特380,扔給了他,搶在空中打着轉劃了一倒弧線拋向亞稟奇,他剛要伸手去接,寒傑卻猛地撲了過來,出於本能反應,亞稟奇縮起胳膊一擋,兩個人一起撞在一棵樹上,亞稟奇出一聲悶哼,剛想問寒傑要幹什麼,一子彈便一下子打在了那把柯爾特上,亞稟奇先是一愣,接着快速舉起手中的半自動ak47步槍打向左邊距這兒一百多米處的左邊第二個窗口上,卻打了個空,只能大罵。

我擦他媽啊!坑爹!

另一邊,寒傑的軍犬吐着血紅的舌頭,因爲他本來就有一點狼的血統,現在就像一個本色演員,無須喬裝打扮就可以把狼的角色演的惟妙惟肖。

二十分鐘以後,無名人質成功被救,大曼和陸熒飛呵的都了不攏嘴了。“頭兒,大獲全勝!”大漫高興的看着寒傑,寒傑點了點頭。第一次實戰,總算是要適應戰場的。“媽的,得瑟個啥啊?我讓你丫的得瑟!要矜持,矜持。”亞稟奇在大曼的腦袋上敲了一下,大曼回敲了一下,手指頭槓在他的鋼盔上,疼得直列牙。陸熒飛藉着這次機會狠狠地諷刺了一頓大曼,倆人在後面掐啊鬧啊的,跟小孩子一般。

“去你的哦!我用屁就可以把你打死!”

說着他轉過身要放屁,憋了半天也沒動靜。“你厲害哦!真麼累你還有力氣放屁?放啊你放啊!不是說能打死我麼!”大曼笑嘻嘻的說。

沒錯。緊張、刺激過後只剩下了疲憊。

本書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寧西河畔大地情 回到陸戰隊,他們牽着軍犬站成筆直一線。“以寒傑爲首的突擊隊任務完成的不錯,以此鼓勵,司令部記突擊隊三等功一次。”劉大隊長說道。

大家都高興的不得了,畢竟是第一次立功,都掩蓋不住眼底流露出來的興奮勁,歪着頭嘰嘰喳喳交流了起來。

這時,首長走了過來,她步履平穩,神莊嚴。

兼職總裁夫人 “你們一個個的,立了一次功就高興成了這個樣子?你們怎麼也不想想白虎突擊隊?比起他們來說就是天上與地下!你看看你們一個個的,像個什麼樣子?讓別人知道都給我們丟臉!別以爲你們完成的任務很好!”首長將他們給數落了一頓。

而寒傑認爲陸熒飛和大曼他們任務都完成的很好呀!

“這首長真壞。”周論語歪着頭壓低了聲音說道,寒傑忍不住點了點頭,他對首長的壞印象急速的上升。

首長走後,劉大隊長重新整隊。

次日四點鐘,招待所下集合哨聲吹響了。寒傑和陸熒飛住在202號房間,昨天晚上還處於在興奮的狀態之中,兩個人聊到12點才睡的,但集合哨聲吹響,兩人都醒了。

寒傑和陸熒飛快速着裝跑下樓,“立正!”劉大隊長用洪亮的嗓音說到,他們立正。

劉大隊長看人都到齊了,這才說道:“現在我宣佈行動命令,全隊圍繞操場跑步兩個小時然後休息30分鐘,7點吃飯,8點整裝出前去00055111旅的旅部報到。寒傑領隊,起步,跑!”他宣佈完便走了,“等等。”寒傑剛要說什麼,火鳥便打斷了。

他笑嘻嘻的說道:“咱們來賭一把吧,帶我一個。”寒傑用餘光瞅了他一眼,“可以,不過我有條件。你輸了就欠我一個要求。”

火鳥爽快的答應了要求。大家都知道,火鳥擅長長跑,越野長跑火鳥突破了兩小時五十九分鐘零七秒的記錄。

寒傑剛了一空炮彈火鳥就迅速跑起來,他急忙將槍支別在腰間,加速起跑。

跑了一百一十分鐘,亞稟奇、水鳥、小棱就跑不動了。擅長長跑的摩卡、陸熒飛、大曼跑在寒傑的前面,而火鳥還是遙遙領先。

又過了約十幾分鍾,大曼和陸熒飛也泄了氣力,落在了後面,摩卡竟然還堅持着跑,作爲一個女生,能有這般的體力也是個典型的厲害人物!寒傑儘量的加快了步伐。與摩卡並排,和火鳥就差一個排位了,他感到兩腿軟,步伐也凌亂了起來,又過了二十分鐘,火鳥好像跑不動了,把速度給放慢了,寒傑趁機超過他,火鳥顯然有一些驚訝。

終於,火鳥堅持不住了,往地上一趴大口的喘着粗氣。

寒傑也停止跑步,一屁股坐在地上,但似乎想起了什麼,又站了起來。摩卡也累得不輕,她拖着沉重的步伐小跑了幾步超過寒傑這才坐下:“耶,我第一!”

寒傑聽了苦笑一聲,d組組長水鳥走過來將一瓶礦泉水遞給摩卡:”真是厲害!喏,給,純天然礦泉水。”

摩卡不管三七二十一,擰開就仰頭飲水,寒傑細口喝了一小半的水,乾渴的喉嚨好了許多,他瞥了一眼摩卡:“劇烈運動以後大口喝水對身體不好。”

摩卡也沒說什麼,似乎沒有理他的意思。休息了會兒,三三兩兩的人走進了食堂,8點後所有人整裝待。

“稍息,立正!”

他們立正。

劉大隊長走過來,劉大隊長是第八大隊的大隊長。“現在分配,摩卡、水鳥、林冰、寒傑一組,小棱、大曼、周論語、陸熒飛、亞稟奇一組。”

什麼?讓我和一羣女兵在一個組?寒傑怔怔地看着劉大隊長,還不等要說些什麼,劉大隊長就下了命令。

寒傑只好從命,帶着一羣女兵出…………

天色陰沉了下來,黑咕隆咚的,像是要下雨一般,這讓大家加快了步伐。“哎!爲啥不開軍車呢?”小棱苦惱的說道。

林冰看了他一眼,“這叫越野長走。”

廢材王妃 衆人笑了笑。

過了一會人,過不然,天上下起了雨,大家只好在一戶人家的棚子裏過夜,“現在是你們的天地了,想幹什麼幹什麼!”陸熒飛笑嘻嘻的說道。“你覺得我們能做什麼呢,就一個男生。”林冰看了他一眼,很天真的說道。林冰的話把大家給逗笑了。寒傑揚了揚嘴角,但不是笑:“我去站崗放哨,不用管我。”

寒傑將ak47式步槍揣在懷裏,走到棚子口,雨滴到他的突擊靴上。寒傑將屁股往裏面挪了挪。

心想,今晚和一羣女兵一個棚子,看來是不用睡了;

他扭過頭看了看棚子裏面,這羣女兵們擠在一起睡在茅草上,寒傑無聊的扭過頭,用手託着下巴。

“頭兒!”

一聲喊聲將寒傑的美夢驅走了。他有些疑惑的擡一頭打開手電。原來是亞稟奇。

“頭兒,給。”他將懷裏揣着的東西遞給寒傑,原來是一根雞腿,還挺大,熱乎乎的。“誰給的?”寒傑看着他,咬了一口。油乎乎的很好吃,肉也很鮮美。

“那戶人家給了我們一人一根雞腿,我不喜歡吃油膩,吃了就有點想吐,我想你應該喜歡吃,這不就給你送過來了嘛?”亞稟奇鑽進棚子,將那片沾滿雨露的大芭蕉葉放到一旁,一屁股坐在回家身旁,笑嘻嘻的說道。

寒傑用餘光看了他一眼,一怔,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兩個人坐着聊了一會兒亞稟奇便頂着芭蕉葉走了。

不喜歡吃雞腿?在地獄三週過後他還一個人扒了兩根大雞腿。寒傑怎麼也不信他不喜歡吃雞腿。

想到這,他倒是有點感動,好兄弟啊!

天空泛起了魚肚白,雨這才停了,摩卡迷迷糊糊的走道寒傑身旁:“真麼早醒了?我替你啊。”說着她拿過了寒傑手中的步槍,寒傑往裏靠了靠,給他讓出了站崗的位置。

終於可以合一閤眼了。他想到。閉上了雙目。

閉上眼睛,眼前的一切都是乳白色的,像是一大杯被傾倒進來的牛奶,很美麗。寒傑打了個哈欠,不一會兒便聽到了一陣的腳步聲。想必是周論語他們來了吧。但是寒傑還是不想睜開眼睛。

本書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大家步行幾公里路以後,都累得不行了這才坐下休息。

女兵們像好奇的小孩子一般東瞅瞅西看看,一路望着無邊的農田。

一對侶正站在一塊瓜田旁笑呵呵的說着什麼,男生像是說了讓女生孩害羞的話,女生的臉紅了。

“這裏的空氣好清新啊!還以爲當兵多好玩呢,那麼苦也就算了,還整天聞着火藥味。”摩卡蹦躂着說道,水鳥瞅了面無表的寒傑一眼:“空氣是挺好的,就是某人的臉色不大好。”寒傑聽了,瞪了水鳥一眼。

“我們來這又不是玩的。”

“切~”

林冰將嘴厥得老高,都可以掛上一支沙漠之鷹了。

前方的瓜田,那對侶的女生腳崴了一下,踩壞了農人的兩顆瓜苗子。還恰巧被他給逮到了。兩個農民拿着幹農活的鋤頭走過來:“你們幹什麼?!踩壞我的瓜苗,給我賠錢啊!”男生聽了倒是不願意了,道:“不就是真麼兩棵瓜苗麼?用得着嗎?給你們賠上二三十塊錢不就行了。”

“不行,要賠我三百元錢!我又是種瓜又是澆水又是施肥的,多辛苦,二三十塊錢怎麼能夠賠的完?”農民一聽要陪二三十元錢,不意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