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劇
  • 0

實力上幾乎是肉眼可見的差距。

「又來了個高手啊。」

「有億說億,這位小姐姐有冠軍相。」

「大碗喝酒的女俠、莫得感情的殺手、黑貓神探,不出意外的話,冠軍應該會在這三人之中產生,當然,雪栗鼠、揮著翅膀的女孩有成為黑馬的可能。」

「總共就七個人,你一口氣猜了五個,是我我也能啊。」

「攝像老師,求求您了,三號休息室,謝謝。」

彷彿聽到了群眾的呼聲,鏡頭給到了三號休息室。

黑貓神探蹺著二郎腿,手上拿著瓶笑嘻嘻純凈水,特意將logo對準了攝像頭,然後才慢條斯理地喝了一口。

旁的叮咚道:「神貓老師,您猜猜這位女俠是誰?」

「圈子裡長這麼高的女歌手應該不多吧?」

「人家未必是歌手啊,您忘了追光者了?人家就是個演員呢,連性別都是假的。」

「不一樣,」黑貓神探指了指屏幕里的大碗喝酒的女俠,「如果不是專業歌手還唱成這樣,那我們也不用活了。」

「您對她的評價很高呢。」

「不知不覺,叮咚小姐姐竟然走到第四期了,可喜可賀啊。」

「可喜個屁!走到了第四期,彩禮要的更高了!這婚我不想結了,除非她把彩禮降回來。」

「???」

「當我打出問號的時候,不是我有問題,而是你有問題…」

「叮咚看著神貓那眼神,笑死我。」

「我女兒就是這麼看著我的。」

「貓爸?貓爹?」

「神貓:老子是貓爺!」

之後上場的是倒立行走的魚。

這條魚上上期挑戰勝利,送走了追光者,但是上期排名倒數第二,成績並不是很理想。

這期她帶來的是一首《無雙》。

一首寫國士的歌。

「…壯志未酬人尤苦,江山處處聞鬼哭……忠忠孝孝,誰能兩全…驚虹三尺恨,四海寇奴血……清風盈滿袖,歲月染鬢白……」

古風並不是古曲,古曲的旋律大多採用傳統的五聲調式,也有部分涉及傳統六聲音階或七聲音階的燕樂與雅樂,而古風雖也主要以五聲調為主,但比較自由,變宮運用較多,而清角則比較罕見,配器則主要是以民族樂器為主,但大多會以電子合成器和西洋樂器為輔,具有現代感的同時又不失古典韻味。

歌詞有的是無病呻吟,為韻而韻,但也有一些是真正能微言說大義,以詞載道的,總體來說良莠不齊,不過因為這邊的觀眾愛吃這一口,所以古風在藍星華夏很火,相比地球古風圈那種為了追求意境而生硬堆砌辭藻的風氣,藍星這邊則要講究得多,誕生出了不少優秀作品,這首《無雙》就是其中名氣比較大的一首。

倒立行走的魚之後是雪栗鼠。

這貨似乎是在叮咚破除二輪游魔咒之後,變成了《蒙面歌王》新的魔咒傳播者,只不過他的這個魔咒相當有正能量:但凡是在他前面演唱的選手,當期都得了第一。

這一期排在實力一般的倒立行走的魚後面,大家都以為他要轉運了,結果人家剛唱了一首慷慨激昂,讓人恨不得半夜騎豬上戰場的《無雙》,你立刻就跟在後邊唱了一首期期艾艾纏纏綿綿的《小蠻》……

「可憐鼠哥三秒。」

「你有病吧?那麼可愛的雪栗鼠怎麼可能是男的?」

「……感覺確實有點娘哈。」

「你TMD讓泰坦來唱《小蠻》也會顯得很娘!」

一曲唱罷,從觀眾們稀稀拉拉的掌聲就能聽出來,雪栗鼠這期又雙叒叕要因為演唱順序的問題排倒數。

後面上場的是上期冠軍莫得感情的殺手。

殺手哥第一第二期分別唱了兩首兒歌,一首倒數第三,另一首則正數第二,到了第三期終於認真選歌,直接依靠一首《歲月》奪魁。

這一次,從選歌來看,他依舊很任性。

《兩小無猜》。

又是一首偏幼齡化的歌曲。

前奏剛出來,大家就笑了。

「確定了,這個殺手心裡住著個孩子。」

「別說,還挺好聽~~這正太音把我萌化了。」

「這位仁兄就是來玩的,根本不在乎成績。」

「嗐,人家實力擺在那兒,就算排最後,大不了下期拿出真本事把挑戰歌手打跑就是了。」

「卧槽!!這是玩兒?你們逗我?」

唱到第二段的時候,莫得感情的殺手嗓音突然一變!

直接變成了女聲!

而且是蘿莉音!

《兩小無猜》有獨唱版,也有對唱版,任誰都會以為他唱的是獨唱。

但偏偏,人家是自己跟自己對唱,而且唱得幾乎無可挑剔。

「剛才誰說的,這貨身體里真的住了一個孩子啊。」

「不是一個,是兩個,謝謝。」

「對,其中一個還是個可愛的女孩紙。」

「嘛呀,只聽聲音的話,誰能想到這是個大老爺們兒。」

「這男童音也是毫無違和感啊。」

「聲優神馬的,果然都是怪物。」

「可惜了,不是新歌,不然跟《傾城》真的有一戰之力!」

「黑貓神探:給你次機會,把話重新組織一遍。」 眼看着他那點頭髮都快被抓沒了,沈茗咳嗽了一聲。

好心提醒。

「你沒事吧,小傢伙。」

哇,大表哥的女朋友,不僅人長得好看,聲音也特別甜美。

聽得他,一下子就臉紅了。

放下了局促的手,坐在沙發上,望着大表嫂憨憨發笑。

沈茗覺得他笑得特傻。

容兆南接了個電話,從陽台那邊走來。

走到沈茗身邊,手搭在沈茗的肩膀上,她瞧見,他接了通電話回來,面上的慍氣直線上升。

跟他說話。

「你表弟真有意思,怎麼半天也不說話。」

容兆南面色是黑著的。

「他還有臉說話,」吼得竇破一愣一愣的,「誰叫你滾過來的,冰箱裏的蛋糕,誰允許你動的?」

他大表哥很少跟他這麼生氣哇。

竇破心尖在顫。

「我,是小姨叫我過來的,他說你今天回來,蛋糕,蛋糕……我看家裏連一個傭人都沒有,實在太餓了,冰箱裏有蛋糕,就,就拿出來吃了。」

想起那塊蛋糕。

好小巧的一塊,上面還寫着他看不懂的外文。

家裏傭人也被清出去了。

這該不會,是大表哥特意為大表嫂準備的,不小心被他吃了吧。

一下子就給急壞了。

「表哥,我……大表嫂,對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快幫我跟表哥求求情。」

大表嫂。

沈茗滿身愉悅。

真是個好稱呼。

摸了摸容兆南搭在她肩膀上的手。

從沙發上站起了身。

「好了,你們哥倆的事自己去解決吧,時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

回去兩個字才說出口,就被某人堵住了。

容兆南掐着她的腰,說話兇狠狠的。

「回哪去,上去洗澡。」

說着,便將她往電梯口推。

都被他表弟撞見了,今晚還想叫她留宿。

這麼不避諱的嗎。

轉過身來,她對竇破招手。

「那一會兒再見了,小傢伙。」

大表嫂不愧是大表嫂,真的好漂亮。

一點也看不出年紀。

看着就跟他一樣大似的。

大表哥的眼神嗖嗖的,他迅速回神,跑到大表哥身邊來。

「表哥,我是不是壞了你們的好事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