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完了完了不會打不過吧?她突然的就有些莫名發慌。

保護人什麼的,像她這樣的人根本就做不到啊。

本來剛才自信心爆棚,覺得自己可以一挑五,但是這股勁頭一過,立刻就害怕了起來。

冷靜,她這麼對自己說,又不是沒打過群架,顧筱焉你到底在害怕什麼!

而且還有鯤在一旁呢,還有他在,自己應該沒什麼問題,對,沒有問題的。

「哎,鯤……」眼神落到她剛才所處的地方,聲音忽然如同斷了的線似的一下子卡在喉嚨里。

原本的那個座位上,空無一人。 人呢?

她一瞬間有些詫異。

不僅是鯤,連那位小姐也不見了,只有幾個丫鬟還蹲在地上瑟瑟發抖。

算了,估計是他有自己要做的事情。

眼下最重要的,是保護這幾個人的安全。

腦中轉過幾個想法,她終於沉靜下來。

這一刻,她的眼中充滿了堅定。

這一次,她要自己面對。

無論是什麼樣的敵人。

神色一厲,她故意有些輕蔑的提高嗓音大聲道:「躲躲藏藏有意思嗎,有本事那就出來啊。」

管他是什麼鬼,打就對了。

周圍忽然安靜了下來,連續好幾秒都沒有聲響。

忽的感受到風輕微的波動,她微微抿起的嘴角。

腳腕一轉,腳跟朝著下方的硬物輕輕一踩,一柄刀便從地面上彈起來,勾起腳尖向上一頂,那刀在空中轉了幾個圈便被她牢牢的握在手心。

將那把刀在手中耍玩了一下便反手握住,頭也不回的朝著左後方一擋。

猛烈的風吹動著她的衣角。

「噔」的一聲,那是刀刃與刀刃碰撞的聲響,在此刻如此安靜的氛圍下顯得刺耳無比。

「終於捨得出來了?」她笑道,與此同時加大了手上的力度,側身就朝著身後踹去。

如同完全變了個人一樣,她滿臉都是一種詭異的興奮,眼中閃著奇特的光。

那人反應倒也不滿,手上沒停,身體靈活的閃開。

刺耳的刀柄摩擦的聲音響起,那人使勁全力才將她手中所持匕首的力量抵擋,朝後方猛地撤了一大步,一臉警惕的望著她。

好可怕的力道。

那人在此刻有些驚異。

與這人同行的另一個人不願意娶這家的小姐的事情他也略有耳聞,更何況昨日見這兩人直接被請上了閣樓,看起來明顯就是毫無還手之力的樣子。

沒想到,這其中的一個人居然會武功。

握著刀的手略有些發麻,這他更為不解了。

自己怎麼會判斷錯誤。

「半招都接不下?」她轉身,朝著那人望去,口中帶著嘲諷,狠狠地拉了一波仇恨。

另一隻手伸進口袋裡摸索一番,捏住了那個小小的而又尖銳的東西。

她還以為有多厲害呢,不過是比較擅長在投擲罷了,偷襲和近戰完全不行。

氣息隱藏的不好,力道也使的不對。

白擔心一場了,還沒有昨天遇到的那個人厲害。

方才沉重的心情一掃而空。

這種本以為草叢裡跳出三個大漢準備圍毆自己,卻發現是只是一隻小小野怪朝自己匍匐前進的心情真是……哎。

那人憤憤的瞪了她一眼,沒有出聲,伸手從腰間摸了幾柄摻了毒藥的匕首又是朝著她飛去。

毫不在意的抬手,只憑藉手中的一把刀輕鬆的揮舞幾下就將那幾柄刀擊落在地。

嗤,戰五渣。

將另一隻手從口袋掏出,掌心卻忽然閃現出白色的光,一瞬間就出現了一本書。

風猛烈的吹動,將書本吹開,能瞧見那上面布著密密麻麻的字。

「上官家,三年前慘遭滅門,據傳無一倖存。」她啟唇輕聲道,就像是在念故事。

那人雖蒙著面,卻也能看到他不可置信的瞪大了雙眼。

抬眼望著他這幅模樣,又瞄了一眼手中的書,顧筱焉面上露出瞭然的表情。

這雙眼睛,她不久前見過。

不會忘。

「在下見過你的,無凡,」顧筱焉一手把玩著刀,一手捧著那本書,笑眯眯的朝他漫步走去,「或者在下應該叫你,上官無凡。」 不得不說這本書真的非常好用,很多東西都能夠在上面查到。

其實她剛才就發現了這是昨天晚上與那個叫銘夜的姑娘談話的人。

忽然就想起了昨天晚上偷聽到他們的對話。

面前的這個男人和昨天的女子應該是和這戶人家有仇,這次是來搞事情的。

有了這個想法后馬上就明確了自己所要在書上查詢的東西。

這本書倒也不是那麼萬能,隨便想想就能知道所有的事情,必須要了解一些與之相關的東西才能使用。

就像在現實世界中用度娘,總要有個搜索關鍵詞啊。

而且這本書上的內容倒也不是特別完整,有些功法之類的還好,不算齊全但也涵蓋了很多,但像是些對於事件描述之類的就不是那麼完整了,有時候僅僅是隻言片語,而且不一定是完全真實的。

不過,這簡直是她來到這個世界以後收到的最好的禮物之一。

還有一個是扁鵲的葯,嘿嘿。

本來蔡文姬的禮物也算在裡面的,但是自從她發現裡面有類似於定位儀的東西之後,她就把這個禮物從名單里劃掉了。

回歸正題,這本書畢竟是孫臏小天使跑了很多的地方,穿越了無數次時空才創造出來的,人工採集的信息肯定是不會那麼全面的,可以理解。

而且能夠有這麼多的東西已經是非常難得了,對於她來說簡直就是傳說中的穿越者福利!

對她這個在玩遊戲的時候只是看看幾個本命的官方故事,平時都不怎麼去看官方劇情的人來說,這簡直是超級大的福利。

所以對於面前這個人身上所發生的事情,她也只是知道個大概。

粗略的看了下,發現這兩個人與這戶人家結的仇還不小。

民間的說法是因為兩位家主因為各種方面的不合,導致她目前所處的這戶人家動了殺心,直接抄了上官家滿門。

但也有人說是上官家自己惹了不該惹的江湖人士,以至於被滅門。

「你怎會知道我是……」他的聲音帶著一絲不確定,只是這話還沒說完,他忽的反應過來捂住了嘴。

就算對方這麼喊自己,也不能就這麼答應啊,這不是自己把自己給暴露了嗎。

他懊惱的閉了閉眼。

望著上官無凡面上那糾結的表情,顧筱焉覺得有點想笑。

她也就是這麼隨口一說,沒想到他居然自己就認了。

豪門女傭:惡魔總裁寵上癮 還以為他會狡辯一會兒呢。

我有一個小黑洞 至於為什麼判斷這個無凡是上官家的人,很簡單,這倒不是什麼難事。

因為……

兄弟你出門前可不可以把代表自己身份的牌子給藏好啊!她很想這麼吼道。

看著那人腰間上掛著的反著光的小牌子在她眼前一晃一晃的,她不免感到有些氣。

這個人,怪不得人家姑娘不喜歡你,實力不行還擅自行動,搞事情又不做好準備,真是白長這麼一張臉了。

她慢悠悠的收起書,將化為吊墜的鏈子放回兜里:「哥們,腰上,自己看看吧。」

聞聽此言,上官無凡有點疑惑,於是順著她的話朝自己的腰間看了看。

這一望,讓他自己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象徵著自己身份的腰牌正暴露在外面,在陽光的照耀下泛著金色的光,而掛在下面的紅穗子正隨風飄動,格外的顯眼。

瞧他一副窘迫的樣子,顧筱焉笑了笑,也不繼續這個話題了。使了個小法術將那把刀上面的毒液清理乾淨后收起,朝著他走近了一些。

「啊呀,上官無凡是吧,要不……我們談談?」 ……

濕潤而帶點兒暖意的風如同上好的綢緞似地拂過臉頰。

風雖然小的可以忽略不計,但衣角依舊因為它微微的擺動起來。

女子身著鵝黃色的衣裳,小臉有些紅撲撲的,如同嬌艷的花骨朵一般,不難看出日後更為艷麗的姿容。

眉眼如畫,此刻唇角微微牽起,僅僅只是看著就讓人覺得賞心悅目。

她捋了捋被吹到面前的發,一雙濕潤的眸水波流轉。

「公子將小女帶到這裡來,可是有什麼要事?」

淡定的有些不正常,這頗為隨意的語調讓面前的鯤險些沉不住氣。

他抿了抿嘴,隨後挑了挑眉:「姑娘明白在下的意思。」

面前的這位姑娘好奇的望著他,有些不解的說:「公子說的話,小女可聽不懂吶,小女可不明白公子在說什麼。」

於是鯤就這麼直直的盯著她,幽深如古潭的眼眸眯起。

許久,他忽然笑了:「姑娘就不要說笑了,你應當放過他的。」

聞聽此言,她沒有什麼過大的反應,只是眼皮稍微抬了一下:「公子不要再說讓小女聽不懂的話了。」

「你什麼都明白的,」鯤走進了些,抱臂瞧著她,「莫子軒姑娘。」

「呀,」莫子軒驚訝了一聲,眼角彎了彎,「這位公子明明不想娶小女,怎可直接喚小女的名字?」

鯤也不和她多廢話:「把你的心思都收一收,離他遠一點。」

莫子軒聽他這麼說感到有些意外,像是沒有想到他會這麼直接。

下一秒,她就露出了無比委屈的表情,低垂著頭,眼中有瑩瑩水光:「公子的話小女真的聽不懂,請公子不要再為難小女了。方才公子救了小女,小女自然是萬分感激的,這份恩情小女不會忘,但若是因此而公子為難小女,實在是……」

這表情拿捏的十分到位,面色略有些發白顯得她楚楚可憐,眼中的淚光閃閃讓人心生憐意,不忍去傷害,如微風中一朵嬌嫩的花,彷彿只要用力一捏,那花瓣便會四散飄落。

聽著他一口一個「小女」,鯤感到有些頭大,全然無視她很足的戲,也不打算再多和她多說些什麼,只留下一句「你好自為之」便急忙離開了。

望著鯤離開的身影,莫子軒笑了笑,收起了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隨手理了理因為奔跑而顯得有些凌亂的衣衫。

再次睜眼,眸中已毫無悲傷的神色。

離他遠一點?

放過他?

笑話。

怎麼可能輕易放棄。

若是因為他的一句話就這麼忘卻一切,她就不是莫子軒了。

勉強的笑了笑,朝著與鯤相反的方向離去。

修長的身影,在風中顯得有些蕭瑟。

……

「兄弟啊,你的那個銘夜妹妹看起來可比你要靠譜多了。」

坐在後院的圓桌上,顧筱焉漫不經心的翹著二郎腿晃啊晃,啃著一塊糕點,有些口齒不清的說道。

昨天還覺得沒吃到之前打掉的那盤糕點有點可惜,沒想到今天就彌補了這個遺憾。

對於一個吃貨來說簡直就是天堂。 嗯,有錢人家的好吃的,味道真不錯。

「你究竟是什麼人,」上官無凡面色暗淡,隨後嘆了口氣,「我知道我沒有她那麼優秀,可我只是想盡我自己的一份力量。」

他與面前的這個人交流了一會兒,發現面前的這個人也不是那麼恐怖,於是放下了戒心,打算和他好好談談,順帶試探一下底細。

「冤冤相報何時了啊,」她咽下那口糕點,從桌子上跳下來,撣了撣身上的灰,「你就算是重振家族現在也不遲啊對不對,何必要做到這種地步呢,你好我好大家好嘛。」

她剛才和這個上官無凡聊了聊,發現他好像不是那麼廢柴。

有自己的一套想法,而且思路很清晰,倒也不像是個毫無規劃的人。

至於他剛才的表現……顧筱焉只能將其歸為高分低能。

就像是原本世界有好多的大學霸,學習方面能力很強,但有一部分都上大學了連衣服襪子還不會洗。

雖然她自己也沒聰明到那裡去,能力也沒強到哪裡去。

但面前的這個人簡直比她還蠢。

雖然這個上官無凡在武藝方面略有小成,但也就那麼回事,算不算是特別精通,而且只會一些固定的出招,完全不懂得變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