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宋離原本還想著實在是不行自己就將當初江大竹贈給自己的大將軍的令牌拿出來,結果沒想到就遇見貴人了。

「走吧,我的朋友。」夏銘淵沖著宋離眨眨眼。

宋離忍住笑容,「是。」

夏銘淵這人不知道是天生熱情還是少根筋,竟然一路上都搭著宋離的肩膀一副哥倆好的樣子。不過莫春猜測可能是因為夏銘淵看出來宋離是女孩子所以才會這麼做的。

不過事實證明其實真的是莫春想多了,夏銘淵那是真的沒有看出來宋離是個女孩子。

「來,兄弟,喝酒。」夏銘淵舉著酒杯就要往宋離的身上倒,不過被眼疾手快的下屬給扶住了。

「宋公子不要見怪,我家大公子有時候就是容易喝醉。」話雖然是這麼說的,但是下屬臉上的尷尬宋離還是看的一清二楚的。

「不見怪,既然大公子已經醉了,那還是趕緊扶他回去休息吧!」他們也累了這麼幾天了,只是這夏銘淵對他們到底也算是有救命之恩,所以他們總不好對夏銘淵置之不理。但是卻沒有想到這夏銘淵喝起酒來竟然是個不要命的。如今人都已經醉了,但是手上的酒杯卻還是捨不得放下。

「公子,咱們該回去了。」即便是有兩個人同時扶住夏銘淵,可是對於已經醉成一攤爛泥的夏銘淵來說那也是白搭。

最後還是宋離讓喬大郎跟莫春一起去幫忙才將夏銘淵放進了自己的轎子裡面。

「怎麼樣?人走了?」宋離見二人累的滿頭大汗的,忍不住笑道。

莫春他們能說什麼呢?那夏鳴淵是真醉還是假裝的,他們倒是沒有分辨出來,不過看夏鳴淵的樣子倒不像是在作假。

宋離忍不住搖頭,那夏鳴淵被扶起來的時候雖然好像將自己全身的力量都壓在了下屬的身上,可是偶爾眨動的眼皮子還是出賣了他。不過看來自己還是不要說了得好

「公子,那大公子的酒量可真是不怎麼樣啊。」不能喝還非要喝這麼多,這不是故意跟自己過不去是什麼?

宋離笑了笑,「行了,人家好歹也是我們的救命恩人,說話的時候還是要注意一點的。」不過一想到那人才喝了不過兩三杯就假醉成這樣倒是還是忍不住笑了。

炙熱牢籠,總裁的陷阱 原本此刻應該是醉的不成人形的夏銘淵卻是無比的清醒。

「那三人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只是這京城入城的關卡被肅王的人給管控住了外人想要進來只怕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了。」

「那大公子的意思是?」

「大將軍那邊怎麼說的?」

「大將軍已經秘密將兵將調遣到了城郊七十里,但是因為肅王那邊盤查的實在是太嚴了,所以不敢靠近的太嚴。」

「哼,好歹算起來也是一家人,可是如今肅王這做的還算是一家人嗎?」夏銘淵冷哼。

下屬見夏銘淵的臉色難看,忍不住勸慰道:「公子今日不是挺高興的,何必為了肅王這樣的事情煩心?」

夏銘淵似乎也想到了剛才的情形,「說起來也好笑,那小傢伙還真以為我喝醉了。而且看她一派自若的樣子,怎麼也不像是從小地方來得人。」夏銘淵說這話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就想到了顧寧,那個當初狼狽的逃出京城的人。現在卻已經成了太子表哥面前的紅人,甚至就連紀家都已經快要被他給逼得走投無路了。

「那紀家的小姐還在府上?」說起來紀家跟自家還算是有那麼一點點的關係,但是想要仗著跟自己有那麼一點點的親戚關係就妄想要嫁進夏侯府恐怕是痴人說夢。

「在,這幾日正陪著老夫人呢。」

「既然母親喜歡她,那就讓她多陪母親幾日。」夏銘淵道,一個能討得了自己母親喜歡的人還是有一點用處的。

「公子,既然咱們如今已經進了京城,那咱們接下來應該怎麼做?」之前他們來京城之前都是有計劃的,不過今日在城門口遇見的事情,卻讓他們知道這京城絕對不是那麼容易能留下來的,一個不小心可能就會萬劫不復。

宋離眯了眯眼睛,「不著急,明天咱們先四處走走。」京城這一塊的蛋糕實在是太大了,而且人人都想要從中間切下一塊來,至於有沒有這個本事從這個蛋糕上面切下一塊來,就要看自己的本事了。

客棧的掌柜那是什麼人?那眼力勁還用說?

「客官,我們這裡的客房一共分上中下三等房,不知道客官你們是想要入住哪一種?」畢竟剛才這三人是都能跟夏公子喝上酒的人了,那麼這三人自己怎麼都要好好的籠絡一番才行。

宋離微微一笑,「這上等房的價格幾何?中等房的價格幾何?下等房的又如何?」

掌柜的沒有想到宋離竟然會這麼問,還以為是自己看走眼了,這夏公子的朋友竟然連上等房都住不起嗎?還跟自己打聽下等房的價格。

不過秉著來著都是客的道理,掌柜的還是都一一告訴宋離了,原來這上等房最貴一天晚上都要二兩銀子,而中等房次之每天晚上只需要一兩銀子。 戰氣凌霄 至於這下等房就是更加的便宜了,一晚上只需要五百文錢。可是即便是這樣這價格比起懷安縣那也是十來倍的價格,可想而知這京城的物價了。

醉君榻,致命狂妃 「公子,我跟莫春住下等房就行了。」喬大郎道。

雖然知道喬大郎是為了自己著想,但是宋離卻並沒有立刻表態。而是對掌柜的道:「不知道掌柜的可知道哪裡有什麼小院子?」宋離倒並不是因為捨不得這銀子,而是因為怕住在客棧裡面的隱秘性不高,所以才跟客棧的掌柜的打聽有沒有什麼單獨的院子可以出租的。 名字很不錯,還酒呢,難道是矮人鐵匠?

焰走進去一看,額,和他猜的有點出路,是矮人的死對頭,灰矮人。

「老闆,今天的貨好像少了一件沒備齊。」一個巨魔身上背了個大箱子,瓮聲瓮氣的朝灰矮人說到。

可以啊,居然不止是鐵匠,還是這家店的老闆。這完全出乎了焰的意料。

在這當老闆,就不得了了,這個灰矮人一定技藝非凡,要不然不可能在這裡混得下去。

要知道,灰矮人可不是深淵的土著,雖然深淵可能是所有已知世界裡面最不排外的地方,但想要在這混得有頭有臉,可不簡單,要麼實力強外加心狠手辣,要麼有什麼非凡的獨到技藝。

焰雖然沒和灰矮人老闆說過一句話,但從他打鐵時,不停的揮動鐵鎚帶出一串殘影,就知道這個傢伙絕對實力不差,而且肯定是個心狠手辣的傢伙。

要不是犯下什麼事,走投無路,誰會想來深淵混呢,這裡可不是什麼很適合打鐵和喝酒的地方,亡命徒才喜歡這裡。

這樣的人深淵很多,殺人放火,坑蒙拐騙完全沒事,只要你能夠逃到深淵,並且在這裡站穩腳跟,這裡就是亡命徒的天堂。

事實上,很多亡命徒,還有邪教分子的大本營就在深淵。

這一點非常的令焰不解,或許,現在的深淵,只是他看到的深淵,每個人所站的高度不同,看到的世界完全不一樣。

「老闆,你好!我要一把武器!」焰朝那個灰矮人說到,這個灰矮人鬍子超級的長,焰就納悶了,整天離鍛造爐這麼近,這不會著火么?

「小子,走遠點,沒看到我正在幹活么,有什麼事找我的店員。」灰矮人光著膀子,鐵鎚打在一塊燒紅的鐵塊上面,火花四濺。

「閣下,打造好的武器都在那邊,我帶你看看。」一個店員跑了過來禮貌的說到。

焰無語,這個灰矮人好像很拽的樣子。

焰跟著店員走到店的另一邊,那裡一面石牆上掛滿了武器。

鐺鐺鐺,一陣非常有節奏的聲音從身後傳來,焰不自覺的回過頭去,是那個拽大鬍子灰矮人,他那打鐵的手法就像是在奏樂一樣,聽起來有一種衝鋒陷陣,戰車轟鳴之感。

不僅是焰被吸引了,店裡面大部分的客人都在觀看,這尖嘴就是一場表演,焰從來沒想過,鍛造這種粗糙的力氣活,也可是表現出藝術一般的美感。

偏偏惡魔們還就吃這一套,鋼鐵的碰撞聲,肌肉的力量感,讓他們激動不已,短短几分鐘,一把長劍就在鐵砧上被敲打成型,然後交給了旁邊的惡魔,拿去淬火。

周圍的惡魔們驚呼不已,這簡直就是鍛造機器!

「雖然我天天都在看,但不得不說,老闆的手藝百看不厭,客人你可以仔細看看,這牆上的武器都是老闆親手打造的。」邊上的店員笑著對焰說到。

很不錯,雖然不喜歡,但是焰還是過去拿下來看了看,同樣的工藝,同樣的風格,應該都是出自這個灰矮人之手。

唯一的問題是上面沒有任何魔力波動,這可能是灰矮人鐵匠唯一的弱點了。

不過這對土豪來說,都不是問題,很多人都是從這裡買來武器,然後拿去找人另外附魔。

買什麼武器呢?

焰摸了摸鋒利的刀鋒,陷入了迷茫狀態,看得這麼多武器,說實話,沒有一件是讓他很動心的。

看到焰茫然的眼神,那個助手笑了笑,「尊敬的客人,是不是沒有找到合適的武器。」

焰點了點頭。

「如果沒有讓你眼神發亮的武器,我們也不會賣的。」

「我們不賣最厲害的武器,我們只賣最合適的武器。」店員自豪的說。

這個說法倒是挺新鮮的,「那你們怎麼知道武器合不合適?」

「要不我們來做個測試吧?」店員掏出一個本子。

「什麼鬼,這麼有套路么?」

「客人放心,我們這絕對保護隱私,這些問題都是老闆家祖傳的心理秘法,絕對找出最適合你性格的武器。」

「那行吧,我們來試試。」

焰乾脆坐下來,準備接受一下這個店員的調查,焰倒要看看這到底是什麼花樣。

「第一題,你認為一把武器最重要的作用是什麼?」店員提問道。

「當然是外表看起來拉風,滿足我裝逼的需要。」焰毫不猶豫的答道。

「第二,如果你在街頭看到一把很破舊的武器,你認為這是?」

「這不廢話么,就是一個破爛而已。」焰對自己的眼力還是有自信的。

「第三,你更喜歡什麼樣的戰鬥方式?」

「當然是上來就一招秒殺敵人,拉風到極致,裝逼裝到天上去,」一說到這個,焰的音調不自覺的高了起來,這可是他的特長啊!

店員翻過一頁,又接著問道:「第四,相比起來,你更喜歡魔動武器還是冷兵器?」

「冷兵器吧,畢竟這樣看起來更帥氣,而魔動武器總感覺少了幾分暴力的美。」焰還是更喜歡拳拳到肉的感覺,魔動武器依靠魔晶驅動,現在非常流行,大規模戰爭非常管用,但是站在那突突突的放魔法,完全沒有一點熱血的感覺。

「第五,如果手頭的武器壞了,你會選擇怎麼做呢?」

「這個嘛,當然是趕緊換過新的武器了。」

「第六,這個時候若是給你一把神器,你會打算做什麼?」

「條件允許的話,我會整天帶在身上裝逼。」焰對此深信不疑。

「好了,問題問完了。」店員把本子翻到最後一頁。

「大人,經過統計,最適合您的武器需要符合以下幾點要求。」店員敲了敲筆頭。

「大人挑選武器的時候只有兩個標準:拉風,給力!這麼一來,很多看起來常見的武器,就絕對無法入你的法眼了。」

「不過我們店裡面肯定有很適合你的裝備。如果你肯花大價錢的話。」店員笑了笑。

焰不屑的笑了笑,直接伸出手打開戒指,嘩啦啦的清脆碰撞聲響了起來,無數的小可愛蹦蹦跳跳的跑了出來。

在焰的控制之下,亮晶晶的小可愛們在空中轉了一圈,又飛回到了焰的戒指裡面。

「說實在的,這玩意就像是屎一樣,想要的話,每天都有。」焰最終還是忍不住的裝了個粗俗的逼。

店員直接無語,這也太粗俗了,土豪就是土,「如果這是屎的話,我寧願做個糞坑。」店員笑著說道。

這個回答可以!焰高興的賞了這個店員一把魔晶,「來糞坑,接住這坨屎。」

店員接住魔晶,樂呵呵的帶著焰走過一條寬大的走道,來到一個似乎是倉庫一樣的地方。

這裡面的武器數量更加的驚人,而且都是獨一無二的外形,還有寬闊的武器試用場地,似乎是專門為焰這種挑剔人士準備的。

店員把一個立起來的鐵鎚拉了下去,嘭的一聲,整個倉庫都亮起了燈光。

卧槽,真是奢華的陣容,這裡面的武器沒有焰想象的多,但是賣相之好,遠超焰的想象。

「大人,還滿意吧,這是我們店裡面三百多年的存貨,全都是獨一無二的武器,你在深淵絕對找不出第二把一樣的來,而且都是我們老闆用心打造的,每一把,都是獨具匠心。」

焰隨手拿起一把鬼頭大劍來,好傢夥,用料很紮實,不知道是什麼材料,居然這麼重,入手就有一股煞氣。

「大人,這是地獄沉鐵製作而成,自帶幽冥之氣,把人殺的靈魂俱滅可不是說著笑的。」店員自豪的說到,似乎這是他打造的一般。

「而且大人,您看,這裡還有血色戰錘的標記,這是我們店獨一無二的標記,拿出去,一看就是高檔貨,凸顯您獨一無二的尊貴品味!」店員指了指劍身上一處碩大的標記說到。

「和人戰鬥,都不需要運氣,只要亮出武器,氣勢上就已經把對手碾壓得跪到了地上,您要是再猛的翻轉武器,露出這鐵與酒鍛造武器店的血錘標記,那對手估計直接就被碾壓進土裡面了。」

這個店員不僅幽默,而且很好的打擊到了焰的軟肋上,焰就是喜歡霸氣,裝逼!店員專門撿這方面的說。

焰依依不捨的放下大劍,他還是用不慣這種武器,況且這裡武器還有很多呢,焰走了幾步,又被一個造型奇異的戰錘吸引了注意力。

這戰錘的錘身是一個骷髏頭,錘身由一根像是骨頭一樣的東西製作而成,介面處裝飾著幾根青色鐵鏈,看起來霸氣異常。

焰拿起來試了試,卧槽,好傢夥,就是他拿著都感覺有點吃力,這絕對是給高級高階以上的力量型天賦惡魔準備的武器。

「大人,你可真是神力驚人,這把武器絕對很適合你,這把武器絕對是目前市面上能夠買到的暴力代表,我可以這樣說,這骷髏戰錘就是暴力美學的最好詮釋。」

店員敲了敲戰錘的骨柄接著說道:「大人,您看看,這可是真真的亡靈龍的大腿骨,當初為了圍殺這隻亡靈龍,老闆雇傭的燃燒軍團的人足足被打死了半數以上。」

「這頭顱就更不用說了,幽冥深處挖掘出來的上好魔人頭骨,硬得跟辰鋼一樣,最重要的是!」店員提高了嗓門,他的口水四濺開來。

「這是一柄魔動與鍛造結合的驚人作品,大人,您看看錘柄上是不是有個按鈕,只要按下去,整個骷髏頭裡面便會開始醞釀起驚人的蒸汽,在按一次按鈕,蒸汽從骷髏嘴巴裡面噴射而出,提供的強大推力,能夠讓戰錘擊碎任何阻擋物!」

卧槽,天才的想法!焰試了試,店員雖然說得有些誇張,但是威力確實非常驚人,加上揮動鎚子的力量的話,簡直是氣勢滔天。

這拽鬍子灰矮人真是個天才,他利用魔力加熱蒸汽這種方法,巧妙的繞過了他不會附魔的巨大劣勢,同時能夠讓武器利用上部分魔法的力量。 徐朗雖然心裡歡喜但是面上卻是什麼都沒有顯露出來,畢竟他是一朝大臣如果連這麼一點點小事都一驚一乍的,還有什麼資格在朝中任職?

「是何人買下的?」徐朗問道,畢竟自己這莊子是自己在私底下偷偷進行買賣的,為的就是不讓有心人參與進來。

「是外地來的,說是想在京城買處莊子,正巧就碰見了咱們的莊子。身份我已經查過了,與之所說的沒有什麼差別。」馮進能成為徐府的管家就是因為他這人知道主人要什麼,而且還能為主人辦得乾淨利索,要不然徐朗怎麼可能會重用他。

「那好,這件事情就交由你全權處理。」不過就是賣個莊子,自然是用不著徐朗出面的。

「是。」

莊子的買賣進行的異常順利,宋離同徐朗一樣從頭到尾都沒有出面也是交給了喬大郎來全權打理。

喬大郎跟在宋離身邊這麼久,買賣的契約見得也多了,當然知道該如何處理,所以就算是宋離不插手,這件事情他也能完成的很漂亮。

「我說你這裝修還真是讓人耳目一新。」崇明自從那日知道宋離會在賭坊裡面佔據一角賣東西之後,總是會三不五時的出現在宋離的面前。

聽見崇明對自己的裝修風格的評論宋離也只是淡然一笑,「我就喜歡這樣的。」

崇明的心裡雖然對宋離有些不喜,但是至少明面上還算是能過得去,更何況他又不傻,宋離都能跟少東家交好了,那這時候他當然也就更加沒有必要跟宋離為難了。

宋離不再搭理崇明,自己要忙的事情還有很多,而且這人幾乎可以說是每天都會到自己面前來晃一圈了。

崇明見宋離不搭理自己,心裡也有一點戚戚然。但是轉念一想,你不理我難道我就無事可做了嗎?想他除了在宋離面前栽了一個跟頭之外,在其他人面前那可是十賭九勝。

曾經因為宋離贏過的人,甚至都在想著什麼時候那天那個帶領他們贏過的人跟崇明再來一局。

只可惜雖然現在他們每天都可以看見宋離在賭坊裡面進進出出,但是卻完全沒有要下場來一局的意思,這讓不少人的心裡都痒痒的。

「我說兄弟我看你這樣一天到晚的折騰,忙活著什麼勁兒。還不如直接下場賭一局,說不定比你一年掙得都多。」

每當有人這麼勸宋離的時候,崇明都會豎起耳朵來聽,畢竟當初宋離帶給自己的震撼實在是太強了,如今每天看著宋離出現在在賭坊裡面他都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更別說是讓宋離下場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