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宋安然說道:「我知道遲早會適應的。我只是好奇這種感覺,明明孩子就在隔壁,為什麼我會孩子孩子存在的真實性。」

顏宓想了想,也沒想明白。女人生孩子這種事情,說實話他估計一輩子都弄不明白。

顏宓對宋安然說道:「你好好養身體,等出了月子,你就能帶著他一起歇息。」

宋安然笑了起來,「你說的對。將來我要帶著孩子一起睡覺。」

顏宓瞬間後悔了。宋安然帶著陽哥兒一起睡覺,那他怎麼辦?這裡還有他的位置嗎?

顏宓心裏面暗搓搓的想著,等宋安然出月子后,他一定要想個辦法,堅決抵制陽哥兒霸佔他的床,『睡』他的女人。這裡是他的地盤,即便陽哥兒是他的兒子,也要靠邊站。

宋安然不知道顏宓的想法,她正在憧憬著未來的生活,想象著陽哥兒長大後會變成什麼樣子。會不會是個翻版顏宓,還是比顏宓更出眾。

想著想著,宋安然就睡著了。

等宋安然睡著后,顏宓又守了一個時辰,這才回書房睡覺。

轉眼,到了洗三的日子。

這一天,親朋好友都來了,給孩子送上禮物,送上祝福。

宋安然也順利下床走動。活動範圍局限在卧房內,宋安然依舊很滿足。

這麼多親朋好友的到來,為孩子祈福,宋安然很高興。

當陽哥兒下水那一刻,宋安然就守在陽哥兒身邊。

陽哥兒哇哇大哭,宋安然卻不負責任的大哭起來。其實陽哥兒哭起來的時候,還是挺有氣勢的。單是哭聲,就秒殺了大部分的孩子。

洗三過後,宋安然的月子生活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月子時間過半,宋安然卻覺著越來越難熬。她感覺自己臭不可聞,即便每天擦拭身體,依舊不能讓宋安然滿足。

宋安然不滿足的原因,關鍵就在於頭髮。

這會已經不像剛生完的頭幾天,天天要出幾斤汗。但是在這樣的天氣里,屋裡又不透風,出汗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身上出了汗,用熱毛巾擦一擦,洗一洗,還能緩解一下。可是頭髮怎麼辦?

那麼長的頭髮,全都打結了。一縷一縷的,用手一抓,感覺全都的是頭油。

宋安然無法想象,自己到底有多臭,有多難看,多不能見人。反正最近十天,宋安然就沒有照過鏡子。她無法直視鏡子裡面的自己。一副邋遢油膩的模樣,自己看著都倒胃口。

真難為顏宓,每天都若無其事的來看望她。

這天顏宓回來,宋安然就拉著顏宓,問道:「我是不是很醜?」

顏宓堅決否認,「娘子一如既往的美。」

「你騙我。」宋安然憤怒的控訴。

顏宓尷尬一笑,「我說的是真的。」

「哼!」宋安然先是冷哼一聲,然後接著問道:「我身上是不是很臭,尤其是頭髮?」

顏宓說道:「沒有,你身上一點味道都沒有。你現在坐月子,無論什麼情況都是正常的。」

宋安然卻不是這麼好打發的,她死死地盯著顏宓,「你已經看到我最丑的模樣,你是不是不愛我了?你會不會喜歡別人?外面有沒有小姑娘勾搭你?」

「絕對沒有。我永遠愛你,只愛你一個人。」顏宓很真誠的說道。

「我不信!」宋安然嘟著嘴,她都難過死了,顏宓還有心情同她看玩笑,過分。

宋安然又對顏宓說道:「我要洗澡,我要洗頭。我已經受不了了。」

顏宓當即否認,「這個不行。現在絕對不能洗頭也不能洗澡。再等半個月,半個月你就能洗澡了。安然,你自己想一想,二十天都熬過來了,剩下的十幾二十天,肯定沒問題。」

「又不是你坐月子,你當然占著說話不腰疼。」

宋安然恨死了顏宓,就是這個混蛋,讓她懷孕,讓她受苦。

宋安然拿起枕頭,朝顏宓甩去,「全都怪你。我難受死了,渾身發癢,好像有螞蟻在爬一樣。不洗澡不洗頭,我會發瘋的。」

「安然,你再忍一忍。」

宋安然怒道:「忍不了。」

顏宓說道:「想一想陽哥兒。你難道不想養好身體,以後天天親自帶陽哥兒?你要是這個時候洗頭洗澡,這月子豈不是功虧一簣。我可是聽說了,月子裡頭千萬不能下水洗澡,落下病根可就麻煩了。一旦落下病根,你肯定沒辦法親自帶陽哥兒。」

宋安然目光憤恨地盯著顏宓,「就是你欺負我。你是壞蛋。」

「是是是,是我欺負你,我是壞蛋。好安然,你聽我的勸,千萬別去洗澡。」

宋安然忍了又忍,還是將這口氣給忍下來了。宋安然心頭想著,等坐完月子,她一定要好好收拾顏宓一頓,決不能讓顏宓好過。

宋安然繼續掰著手指頭,數著日子。熬啊熬,忍啊忍,繼續臭啊臭。

現在宋安然都不敢抱陽哥兒,她擔心身上太臟,有太多細菌,會傳染給陽哥兒。每天宋安然都讓奶娘將陽哥兒抱到卧房來,然後她就眼巴巴的看著。 辣手狂鳳:嗆上邪佞王 實在是忍不住了,就伸出手輕輕握住陽哥兒的手。

這樣的日子很難熬,宋安然忍得很痛苦。痛苦的同時,宋安然的情緒也變得起伏不定,心情時好時壞。總有一種想要破壞的慾望。

每次都到了爆發的邊緣,宋安然硬生生地忍了下來。

宋安然自己都佩服自己,沒想到自己會如此克制。這可不是一孕傻三年的狀態。

時間緩慢的過去,宋安然數著日子,眼看著快要出月子了,結果孩子的大名還沒取好。

宋安然不得已之下,只能提醒顏宓,趕緊請國公爺將孩子的大名取好。要是國公爺取不出名字來,那就別勉強。他們做父母的早就想好了好幾個名字,只等挑選一個就行了。

顏宓安撫宋安然:「你放心,等你出月子的時候,孩子的名字肯定能取好。」

「當真?」宋安然狐疑地盯著顏宓。

顏宓點頭,非常肯定。

宋安然說道:「那好吧。你稍微催催公爹,孩子都滿月了,名字還沒取好。沒有大名,孩子怎麼上族譜。」

「我明白。你再耐心等幾天,一切都會好的。」

顏宓安撫著宋安然。

孩子已經滿月,但是宋安然依舊還在坐月子。因為宋安然要坐滿四十天的月子。這可苦了宋安然。好在天氣也漸漸涼爽起來,如今宋安然已經很少出汗。

過了兩天,歷盡千辛萬苦,國公爺翻遍所有書籍,總算給陽哥兒取了一個大名。

陽哥兒這一代是土字輩,國公爺歷時一個月,最終決定陽哥兒的大名為『均』,顏均。

宋安然嘴裡面默念這個名字,顏均,顏均,叫起來還是挺順口的。隨即,宋安然又默默吐槽國公爺,這樣一個名字,需要歷時一個月的時間嗎?

陽哥兒有了大名,不過大家依舊陽哥兒陽哥兒的叫。

突然有一天,宋安然聽到陽哥兒似乎笑出聲來了,她又驚又喜。

可是丫鬟們都說宋安然聽錯了,陽哥兒才一個月零幾天,怎麼可能笑出聲來。少說也要等兩三個月才能笑出聲來。

宋安然卻堅信自己聽到了陽哥兒的笑聲,可惜沒人信她。

宋安然有些鬱悶,心想要是有個錄音筆就好了。瞧著陽哥兒咧著嘴巴,笑的開懷,宋安然也跟著笑了起來。

瞧瞧她的陽哥兒,眉毛已經長出來了,眼睫毛也長出了幾根。最最重要的是,陽哥兒的眼睛全部睜開了,眼睛很大,黑白分明的眼睛,特別的純真無辜。這麼大的眼睛,陽哥兒長大后肯定是個大帥哥。

這一個月的時間,陽哥兒的變化很多很多。他明顯長高了,還重了幾斤。肌膚很白嫩,手腕和腿上的像藕節一樣白生生的,一節一節。白白胖胖的模樣,特別惹人愛。

可惜宋安然嫌棄自己太臭,不敢去抱陽哥兒,這是宋安然最大的遺憾。

等啊等,熬啊熬。不知道為什麼,最後幾天特別難熬,感覺時間過的特別的慢。

終於時間還是到了第四十天。

宋安然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洗澡。她今兒要痛痛快快的洗一個熱水澡,要將自己從裡到外,從上到下狠狠的錯一遍。

丫鬟們也早早的準備好了熱水。

宋安然來到凈房,看到木桶裡面冒著熱氣的熱水,宋安然都快激動哭了。

她脫光自己的衣服,沒與偶絲毫遲疑,一步跨入大大的浴桶內。

身體接觸到熱水的那一刻,宋安然好想大哭一場。她終於能洗澡了,她終於從月子裡面解脫了。

經歷了懷孕生子還有月子,宋安然現在得感受就是,月子是最難熬的,生孩子是最痛的,懷孕是最舒服的。

「啊……」

宋安然全身泡在熱水裡,舒服得呻吟出聲。

太舒服了,太爽了。從來不知道洗澡會這麼爽。

丫鬟們進來,給宋安然搓澡,洗頭。

洗過一遍,宋安然看著發渾的水,真是太髒了。

宋安然起身,命丫鬟們換水。

這個上午,宋安然全花在了洗澡上面。前前後後,一共洗了五次。每一次宋安然都覺著自己好臟,沒有洗乾淨,所以她就一遍一遍反覆的清洗身體頭髮。

洗了五遍,宋安然總算滿足了。

換上略微厚實的秋衣,任由丫鬟們擦拭著頭髮。

等頭髮半干,宋安然終於跨出了房門。

整整四十天,宋安然困在方寸之間,不能洗澡,不能洗頭,不能出門,連吃飯喝水都有許多講究。

猶如煉獄一樣的日子,宋安然終於熬過來了。

宋安然大步跨出房門,呼吸著新鮮空氣。

她抬頭仰望天空,這一切都久違了!

宋安然此刻的感覺,好比是重生。無論是身體還是心性,或多或少都發生了改變。

吹著秋天的風,感受著季節的變化,宋安然特別珍惜這樣的日子。

她在院子里走了幾圈,心頭有著強烈的成就感還有自豪感。那樣難熬的月子,她竟然熬過來了。真的忍了四十天沒洗澡也沒洗頭。

此刻,宋安然都要對自己說一聲佩服,真的很厲害。

宋安然嘴角勾起,眉梢眼角都帶著笑意。

宋安然對丫鬟說道:「快去將陽哥兒抱出來。陽哥兒也要吹吹風,感受一下秋天。」

丫鬟領命而去。

很快奶娘抱著陽哥兒出來了。

宋安然從奶娘懷裡接過陽哥兒,手臂一沉,哎呦,陽哥兒重了好多。

「少夫人當心。」奶娘很緊張。

宋安然笑道:「放心,我沒事。」

宋安然抱著陽哥兒,在搖椅上坐下來。

陽哥兒頭上帶著虎頭帽,看著特別可愛。一雙眼睛大大的,有些好奇的東張西望。

宋安然握住陽哥兒的小手,「陽哥兒,我是娘親,我們出月子了。高不高興啊?」

重生之農門旺媳 陽哥兒吐了一個泡泡,這就是他的回答。

宋安然卻笑了起來,陽哥兒每一個變化,每一個動作,她都要反覆看。彷彿一輩子都看不夠。

而且宋安然在就打算好了,她要抽空將陽哥兒的模樣畫下來,做成畫冊。當將來陽哥兒長大了,就交到他手上,讓他自己看一看當年小的時候是什麼模樣。

宋安然想象著那個場面,一定很有趣吧。

她的陽哥兒一定是世上最棒的孩子。

宋安然和天下千千萬萬的母親一樣,都認為自己的孩子是最好的。

宋安然親親陽哥兒的臉蛋,又親親他的鼻子。陽哥兒很開心的笑了起來,眼睛都笑成了一條縫。陽哥兒似乎很喜歡有人陪著他玩,而不是單純的抱著他,只管他的吃和睡。

宋安然知道,不能對奶娘要求太多。以前做月子,她沒辦法親自帶陽哥兒。現在出了月子,宋安然決定每天都要抽出一兩個時辰,專門陪陽哥兒玩耍。她要親自給陽哥兒做啟蒙。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宋安然出了月子,首先要做的兩件事情,其一是親自帶陽哥兒,其二就是重新掌權。

正所謂大女人不可一日無權。宋安然喜歡掌控一切,她享受權利帶來的快感,所以她一定要儘快掌權。

宋安然帶著丫鬟婆子還有陽哥兒,來到上房非顏老太太請安。

顏老太太見到宋安然,頓時笑呵呵的。當看到由奶娘抱著的陽哥兒,顏老太太笑得眼睛都看不見了。

「快將陽哥兒抱過來。」

奶娘先是朝宋安然看去,得了宋安然的首肯,奶娘才抱著陽哥兒上前。

顏老太太伸出雙手抱住陽哥兒,臉上滿是慈愛。

「才幾天沒見,陽哥兒又長壯了。壯實好,我們顏家的孩子就應該長得壯實一點。」

接著顏老太太又對宋安然說道:「大郎媳婦,這回你立了大功。大郎是他們兄弟裡面最大的,偏偏一年年的拖,拖到二十幾才成婚。老身之前還擔心大郎的子嗣。如今有了陽哥兒,老身就放心了。」

宋安然輕聲一笑,說道:「多謝老太太慈愛。有老太太的疼愛,陽哥兒一定能健康平安長大。」

「那是自然。」

顏老太太抱著陽哥兒,就捨不得放手了。實在是因為陽哥兒長得太可愛。

無論是顏宓,還是宋安然,在男女中都屬於頂級相貌。遺傳了兩個人的優點出生的陽哥兒,自然能在瞬間就抓住大人的目光。要是再賣賣萌,吐吐泡泡,那殺傷力絕對是秒殺級別,男女老幼都難逃陽哥兒的可愛殺招。

宋安然見顏老太太如此疼愛陽哥兒,就順勢介紹起陽哥兒的日常生活。比如陽哥兒每天要睡多長時間,每天要吃雞次奶,最近身體有什麼變化,多了多少動作。

顏老太太聽得津津有味,心裡頭對陽哥兒更多了一份愛。

等宋安然介紹完陽哥兒的情況,顏老太太就對宋安然說道:「這段時間辛苦你了。你一邊坐月子,一邊要操心陽哥兒的事情,你身體受得住嗎?要不要請霍大夫來看一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